佛弟子不能吃肉的經典依據

《大乘入楞伽經》

佛言:『大慧!羅剎惡鬼常食肉者,聞我所說尚發慈心、舍肉不食,況我弟子行善法者,當聽食肉?若食肉者,當知即是眾生大怨,斷我聖種。大慧!若我弟子聞我所說,不諦觀察而食肉者,當知即是旃陀羅種,非我弟子,我非其師。是故大慧!若欲與我作眷屬者,一切諸肉悉不應食」

大慧。未來之世有愚癡人。於我法中而為出家。妄說毘尼壞亂正法。誹謗於我言聽食肉亦自曾食。大慧。我若聽許聲聞食肉。我則非是住慈心者。修觀行者。行頭陀者。趣大乘者。云何而勸諸善男子及善女人。於諸眾生生一子想斷一切肉。大慧。我於諸處說遮十種許三種者。是漸禁斷令其修學。今此經中自死他殺。凡是肉者一切悉斷。大慧。我不曾許弟子食肉。亦不現許亦不當許。大慧!凡是肉食,於出家人悉是不淨。大慧!若有癡人,謗言如來聽許食肉,亦自食者,當知是人惡業所纏,必當永墮不饒益處。

未來之世有愚癡人。於我法中而為出家。妄說毘尼壞亂正法。誹謗於我言聽食肉亦自曾食。

《楞嚴經》

阿難。我令比丘食五淨肉。此肉皆我神力化生,本無命根。汝婆羅門,地多蒸濕,加以砂石,草菜不生。我以大悲神力所加,因大慈悲假名為肉,汝得其味。奈何如來滅度之後,食眾生肉,名為釋子

《楞枷經》

大慧。我有時說遮五種肉。或制十種。今於此經一切種一切時。開除方便一切悉斷。大慧。如來應供等正覺尚無所食。況食魚肉。亦不教人。以大悲前行故。視一切眾生。猶如一子。是故不聽令食子肉

大慧。我涅槃後於未來世法欲滅時。於我法中有出家者。剃除鬚髮自稱我是沙門釋子。披我袈裟癡如小兒。自稱律師墮在二邊。種種虛妄覺觀亂心貪著肉味。隨自心見說毗尼中言得食肉。亦謗我言諸佛如來聽人食肉。亦說因制而聽食肉。亦謗我言如來世尊亦自食肉。

《梵網經》

若佛子,故飲酒。而生酒過失無量,若自身手過酒器與人飲酒者,五百世無手,何況自飲。不得教一切人飲及一切眾生飲酒,況自飲酒!一切酒不得飲。若故自飲、教人飲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故食肉。一切肉不得食,夫食肉者,斷大慈悲佛性種子,一切眾生見而舍去。是故一切菩薩不得食一切眾生肉,食肉得無量罪。若故食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不得食五辛:大蒜、革蔥、慈蔥、蘭蔥、興蕖,是五種一切食中不得食。若故食者,犯輕垢罪。

若佛子,以慈心故,行放生業,應作是念: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我生生無不從之受生,故六道眾生,皆是我父母。而殺而食者,即殺我父母,亦殺我故身,一切地、水是我先易,一切火、風是我本體,故常行放生業,生生受生。若見世人殺畜生時,應方便救護,解其苦難,常教化講說菩薩戒,救度眾生。

《大方廣佛華嚴經》

若諸菩薩。住塚間時。於諸眾生。恆住慈心及利益心。堅持淨戒。攝護威儀。澡潔其身。不應食肉。

《大般涅槃經》

迦葉菩薩復白佛言。世尊。云何如來不聽食肉。善男子。夫食肉者斷大慈種。迦葉又言。如來何故。先聽比丘食三種淨肉。迦葉。是三種淨肉隨事漸制。迦葉菩薩復白佛言。世尊。何因緣故。十種不淨乃至九種清淨而復不聽。佛告迦葉:亦是因事,漸次而制,當知即是,現斷肉義。

《楞伽阿跋多羅寶經》

佛告大慧。有無量因緣不應食肉。然我今當為汝略說。謂一切眾生從本已來。展轉因緣常為六親。以親想故不應食肉。驢騾駱駝狐狗牛馬人獸等肉。屠者雜賣故不應食肉。不淨氣分所生長故不應食肉。眾生聞氣悉生恐怖。如旃陀羅及譚婆等。狗見憎惡驚怖群吠故不應食肉。又令修行者慈心不生故不應食肉。凡愚所嗜臭穢不淨無善名稱故不應食肉。令諸咒術不成就故不應食肉。

以殺生者見形起識深味著故不應食肉。彼食肉者諸天所棄故不應食肉。令口氣臭故不應食肉。多惡夢故不應食肉。空閑林中虎狼聞香故不應食肉。令飲食無節量故不應食肉。令修行者不生厭離故不應食肉。我常說言。凡所飲食作食子肉想作服藥想故不應食肉。聽食肉者無有是處。復次大慧。過去有王名師子蘇陀娑。食種種肉遂至食人。臣民不堪即便謀反斷其奉祿。以食肉者有如是過故不應食肉

復次大慧。凡諸殺者為財利故殺生屠販。彼諸愚癡食肉眾生。以錢為網而捕諸肉。彼殺生者。若以財物若以鉤網。取彼空行水陸眾生。種種殺害屠販求利。大慧。亦無不教不求不想而有魚肉。以是義故不應食肉。大慧。我有時說遮五種肉。或制十種。今於此經一切種一切時。開除方便一切悉斷。大慧。如來應供翟積覺尚無所食。況食魚肉。亦不教人。以大悲前行故。視一切眾生。猶如一子。是故不聽令食子肉。

《大乘本生心地觀經》

彌勒菩薩法王子 從初發心不食肉

以是因緣名慈氏 為欲成熟諸眾生

《大方等無想經》

云何得慚愧?云何得好身?云何復能得眾所愛敬身?云何得不貪?云何得不瞋?云何能得微妙光明?云何得正性?云何得自在?云何能得大眾眷屬?云何能得不壞眷屬?不退、不失、不貪飲食;常修知足,終不食肉;於諸眾生常生愛心,常為世間之所恭敬,得名一切大施之主、得名大力、得名健行。大慈、大悲、大舍、大喜、大慧總持,隨順世間,為安世間,為樂世間。

《佛說佛醫經》

人食肉譬如食其子,諸畜生皆為我作父母、兄弟、妻子,不可數。亦有六因緣不得食肉:一者,莫自殺;二者,莫教殺;三者,莫與殺同心;四者,見殺;五者,聞殺:六者,疑為我故殺。無是人意得食肉,不食者有六疑。人能不食肉者,得不驚怖福。

《菩薩善戒經》

菩薩摩訶薩發菩提心不失正念,放諸眾生不起害心,不食肉,不欺誑,常以善法教化眾生。眾生不受、不廢、不愁,能自調伏,亦能調他。隨其所化眾生之處,皆悉能令滋長福業。若以客塵煩惱因緣,墮三惡道,能速得出,雖同受苦,不生楚毒。見受苦者,心生悲愍。菩薩初發菩提心者,成就如是無量功德。

菩薩摩訶薩為破眾生種種惡故,受持神咒,讀誦通利,利益眾生。為咒術故受持五法:一者,不食肉。二者,不飲酒。三者,不食五辛。四者,不婬;五者,不淨之家不在中食。菩薩具足如是五法,能大利益無量眾生,諸惡鬼神、諸毒、諸病無不能治。」

《央掘魔羅經》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因如來藏故,諸佛不食肉耶?』 佛言:『如是!一切眾生無始生死生生輪轉,無非父母、兄弟、姊妹。猶如伎兒變易無常,自肉、他肉則是一肉,是故諸佛悉不食肉。復次文殊師利!一切眾生界、我界即是一界,所食之肉即是一肉,是故諸佛悉不食肉。』」

「上座迦葉,棄舍種種甘饍之食,舍肉味食,受持修行不食肉法,家家乞食,不惡惡想,始終常一,苦樂無變。其所乞處,有種種人,或言無者,或罵辱者,答言安樂,然後舍去,心不傾動。若言有者,不生貪喜,答言安樂,受之而去,心不傾動。」

《分別善惡報應經》

復云何業獲報人間?有十種業。何等十業:一離殺生。二離不與取。三離非梵行。四離虛誑語。五離雜穢語。六無離間語。七離麁惡語。八離飲酒食肉。九離癡闇。十離邪見諦信三寶。修如是等十種耎業。獲報人間。

《大般涅槃經》

佛讚迦葉。善哉善哉。汝今乃能善知我意。護法菩薩應當如是。善男子!從今曰始,不聽聲聞弟子食肉!若受檀越信施之時。應觀是食如子肉想。

《央掘魔羅經》

上座迦葉,棄舍種種甘饍之食,舍肉味食,受持修行不食肉法,家家乞食,不惡惡想,始終常一,苦樂無變。其所乞處,有種種人,或言無者,或罵辱者,答言安樂,然後舍去,心不傾動。若言有者,不生貪喜,答言安樂,受之而去,心不傾動。

《大般涅槃經》

爾時迦葉復白佛言。世尊。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因他而活。若乞食時,得雜肉食。云何得食,應清淨法?佛言:迦葉!當以水洗,令與肉別,然後乃食。若其食器,為肉所污。但使無味,聽用無罪。若見,食中多有肉者,則不應受。一切現肉,悉不應食,食者得罪。我今唱是斷肉之制。

若行乞食,及僧中食。常知止足,不受別請。不食肉,不飲酒。五辛能熏,悉不食之。

《佛說佛名經》

寶達頃前更入一地獄,名曰飛刀地獄,其地獄縱廣十五由旬,鐵壁周匝,鐵網覆上,其城四角,火風勐利,來吹鐵山。其山相磨則成利刀,其刀兩刃亦如鋒鋩。虛空銝銝鏇鏇亦如雷聲,刀刀相鈸亦如霹靂。從空而來,刺罪人頭,從頭而入,足下而出;從背上入,胸前而出,左出右入,煙火俱然。一日一夜受罪萬端,千生千死,萬生萬死。若得為人,身生惡瘡,遍體周匝。

寶達問曰:『此諸沙門作何等行受如是苦?』

馬頭羅剎答曰:『此諸沙門受佛淨戒而不淨持,心無慈心,飲酒食肉言無罪報。食肉之罪,理不可恕,以是因緣故受此罪。』

《大方廣華嚴十惡品經》

葉菩薩白佛言:『世尊!食肉者得何等罪?

佛告迦葉:『善哉,善哉!一切眾生不食肉者,是吾遺腹之子,則非凡夫。善男子!一切眾生若受大乘大般涅槃。善男子!一切眾生若住一劫不聽食肉。』

『世尊!食肉者墮何處地獄?』

佛告迦葉:『食肉者墮阿鼻地獄,縱廣正等八萬出旬,四方有門,一一門外各有勐火,東西南北交通徹地,周匝鐵牆、鐵網彌覆。其地赤鐵,上火徹下,下火徹上,鐵枷、鐵鈕、鐵銜、鐵□,持火燒之,驅食肉之人入此地獄受其大苦,心生重悔而懷慚愧,又莫更食。猶如濁水置之明珠,以珠威力水即為清;如煙雲除月則清明,作惡能悔亦復如是。』

佛告迦葉:『一切眾生食肉者斷大慈種,不食肉者有大功德,百千萬分不如其一。』

迦葉菩薩白佛言:『世尊!煮肉、炙肉、斬肉殺生之人分別幾處?』

佛告迦葉:『煮肉者墮鑊湯地獄,縱廣五百由旬,其中有水,其下有火,持火燒之,潰潰乃沸,驅煮肉之人入此地獄受其大苦;炙肉之人墮炙床地獄,縱廣八萬出旬,其上鐵床,其下有火,持火燒之,驅炙肉之人臥之在上,肉乾燋爛,受其大苦;斬肉之人墮到碓地獄,其中力士其數五百,斬令萬段,吹令微塵,還復受其大苦。』

迦葉菩薩白佛言:『世尊!食肉者非如來弟子,即是外道眷屬也』。

佛告迦葉:『食肉者不覺、不知、不聞、不見當食肉,或君食臣肉,或臣食君肉,或子食父肉,或父食子肉,或弟食兄肉,或兄食弟肉,或妹食姊肉,或姊食妹肉,或妻食夫肉,或夫食妻肉。』

佛告迦葉:『食肉之人即食父母眷屬肉。』

迦葉菩薩白佛言:『世尊!食肉者墮何處地獄?』

佛告迦葉:『食肉者墮糞穢地獄,縱廣正等八萬由旬,其中有糞乃深萬丈,驅食肉之人入此地獄受其大苦,五百萬世無有出期。善男子!食肉者猶如群狗爭骨,各各貪多,食肉之人亦復如是。善男子!斬肉者即斬其父,割肉者即割父肉、割害其母。譬如父死必作牛羊,持刀害之即是其父。一切眾生心則顛倒,食肉者即食父肉,嚙骨者即嚙父骨,若飲肉汁者即飲父血。善男子!一切眾生若有慚愧不應食肉,雖先食肉又能發露心生重悔,亦發阿褥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迦葉菩薩白佛言:『世尊!唯願如來為我解說,破齋者墮何處地獄?』

佛告迦葉:『破齋者墮餓鬼地獄。其中餓鬼身長五百由旬,其咽如針,頭如太山,手如龍爪,朝食三千,暮食八百,一呼三萬驅。破齋之人入此地獄受其大苦。復離此地獄遶其太山,猶如緋色驅,破齋之人將背倚之,肉乾燋爛受其大吉。復離此苦轉形更受。善男子!若食齋訖者,或裹齋食者與父母、兄弟、君臣、師長、朋友知識,未來世中墮鐵輪地獄,左腋入、右脅出,融銅灌口,若受齋食者亦復如是。』

佛言:『食雞肉者,當墮地獄。三人共償,倍半相迎,同入地獄。』

迦葉菩薩白佛言:『世尊!實如聖教、實如聖教!』

迦葉菩薩白佛言:『世尊!唯願如來為我解說,不飲酒、不食肉者得幾所福?』

佛告迦葉:『假使有人像、馬、牛、羊、琉璃、珍寶、瓔珞、國城、妻子持用佈施,猶亦不如有人能斷酒肉,百千萬分不如其一。復置是事,假使有人百千兩金徧滿三千大千世界持用佈施,猶亦不如有人能斷酒肉,百千萬分不如其一。復置是事,假使有能鑄金為人數百持用佈施,猶亦不如有人能斷酒肉,百千萬分不如其一。復置是事,假使有人造作幡華寶蓋徧滿三千大千世界,猶亦不如有人能斷酒肉,百千萬分不如其一。復置是事,假使有人造大浮圖寶塔,簷簷相次如稻麻竹(竹韋)上至梵天,不如有人能斷酒肉,百千萬分不如其一。善男子!不食肉者,現世菩薩則非凡夫。善男子!不食肉者常無肉想。』」

《示所犯者瑜伽法鏡經》

「復次,善男子!未來世中,諸惡苾芻於國國、城城、村村、寺寺、處處講說經、律、論爭,隨文取義,不達如來深密要義。善男子!我出於世為大眾說食眾生肉,無有是處。若食肉者,無有慈悲;無慈悲者,非我弟子,我非彼師。何以故?此大眾中各有異性,各有異見,何況未來世者!善男子!今此眾中,或見如來住世一劫,或見如來入般涅槃;或有或生都不見我;或見我身,或不見我身;或見我身倍長三人,或見如來光明之身,或見大身,或見化身,或見報身坐蓮華藏師子之座,菩薩圍繞,住於無量世界海中,隨大眾心而為說法,或有見我法身同於虛空,無有色像,週徧法界,清淨無礙,或有見我住婆羅雙樹間,或不見者;或見此地土沙礫石,或見此地種種樹林、土石、牆壁周匝圍繞,或見此地及牆壁等但是七寶,或見四寶莊嚴,或見眾寶莊嚴;或見如來過去、未來、現在起行遊化之處,見如是等不可思議希有之事。何以故?一切眾生業行不同,是故所見各異。善男子!如來終無異相,應如是知!」

《受十善戒經》

一切愛眼目 愛子亦復爾 愛壽命無極 是故不殺生 名為梵行最 不殺無殺想

亦不噉於廚 見殺者如賊 必知墮地獄 噉肉者多病 斷命自莊嚴 當行大慈心

奉持不殺戒 必成菩提道

《入楞伽經》

復次大慧!我諸弟子為證世間謗三寶故,不應食肉。何以故?世間有人見食肉故,謗毀三寶作如是言:『於佛法中何處當有真實沙門、婆羅門修梵行者?舍於聖人本所應食食眾生肉,猶如羅剎食肉滿腹醉眠不動。依世凡人、豪貴勢力覓肉食噉,如羅剎王驚怖眾生。』是故處處唱如是言:『何處當有真實沙門、婆羅門修淨行者?無法、無沙門、無毗尼、無淨行者生。』如是等無量無邊惡不善心,斷我法輪,絕滅聖種,一切皆由食肉者過。是故大慧!我弟子者,為護惡人譭謗三寶,乃至不應生念肉想,何況食肉!

復次大慧!菩薩為求清淨佛土教化眾生,不應食肉。應觀諸肉如人死尸,眼不欲見,不用聞氣,何況可嗅而著口中!一切諸肉亦復如是。大慧!如燒死尸臭氣不淨,與燒餘肉臭穢無異,云何於中有食、不食!是故大慧!菩薩為求清淨佛土教化眾生,不應食肉。

復次大慧!菩薩為求出離生死,應當專念慈悲之行。少欲知足,厭世間苦,連求解脫,當舍憒鬧,就於空閑。住尸陀林、阿蘭若處、塚間、樹下獨坐思惟。觀諸世間無一可樂:妻子眷屬如枷鎖想、宮殿台觀如牢獄想、觀諸珍寶如糞聚想、見諸飲食如膿血想、受諸飲食如塗癰瘡。趣得存命,繫念聖道,不為貪味,酒、肉、蔥、韭、蒜、薤臭味悉舍不食。大慧!若如是者是真修行,堪受一切人、天供養!若於世間不生厭離,貪著滋味,酒、肉、葷、辛得便噉食,不應受於世間信施。

復次大慧!有諸眾生過去曾修無量因緣,有微善根,得聞我法,信心出家,在我法中。過去曾作羅剎眷屬,虎、狠、師子、貓、狸中生,雖在我法,食肉餘習,見食肉者,歡喜親近。入諸城邑、聚落、塔寺飲酒、噉肉以為歡樂,諸天下觀猶如羅剎爭噉死尸等無有異,而不自知已失我眾,成羅剎眷屬。雖服袈裟,剃除鬚髮,有命者見,心生恐怖,如畏羅剎。是故大慧!若以找為師者,一切諸肉悉不應食!」

復次大慧!世間邪見諸況術師,若其食肉咒術不成,為成邪術尚不食肉,況我弟子為求如來無上聖道、出世解脫?修大慈悲,精勤苦行猶恐不得,何處當有如是解脫為彼癡人食肉而得?是故大慧!我諸弟子為求出世解脫樂故,不應食肉。

復次大慧!食肉能起色力,食味人多貪著。應當諦觀一切世間有身命者,各自寶重,畏於死苦;護惜身命,人畜無別。寧當樂疥野干身,不能舍命受諸天樂。何以故?畏死苦故。大慧!以是觀察死為大苦,是可畏法。自身畏死,云何當得而食他肉?是故大慧!欲食肉者先自念身,次觀眾生,不應食肉。

復次大慧!夫食肉者,諸天遠離,何況聖人!是故菩薩為見聖人,當修慈悲,不應食肉。大慧!食肉之人睡眠亦苦,超時亦苦。若於夢中見種種惡,驚怖毛豎,心常不安。無慈心故,乏諸善力。若其獨在空閑之處,多為非人而伺其便。虎狼師子亦來伺求,欲食其內,心常驚怖,不得安隱。

復次大慧!諸食肉者貪心難滿,食不知量,不能消化,增益四大,口氣腥臊。復中多有無量惡蟲,身多瘡癬、白癩病疾種種不淨。現在凡夫不喜聞見,何況未來無病香潔人身可得。復次大慧!我說凡夫為求淨命噉於淨食,尚應生心如子肉想,何況聽食非聖人食。聖人離者,以肉能生無量諸過,失於出世一切功德,云何言我聽諸弟子食諸肉血不淨等味?言我聽者是則謗我。大慧!我聽弟子食諸聖人所應食食,非謂聖人遠離之食,聖食能生無量功德遠離諸過。大慧!過去現在聖人食者,所謂粳米、大小麥、豆、種種油蜜、甘蔗、甘蔗汁、騫陀、末干提等,隨時得者聽食為淨。大慧!於未來世有愚癡人,說種種毗尼言得食肉,因於過去食肉熏習愛著肉味,隨自心見作如是說,非佛聖人說為美食。大慧!不食肉者,要因過去供養諸佛,種諸善根,能信佛語,堅住毗尼,信諸因果,至於身口能自節量,不為世間貪著諸味,見食肉者能生慈心。

大慧!我憶過去有王,名師子奴,食種種肉,愛著肉味,次第乃至食於人肉。因食人肉,父母、兄弟、妻子、眷屬皆悉舍離,一切臣民、國土、聚落即便謀反,共斷其命。以食肉者有如是過,是故不應食一切肉。復次大慧!自在天王化身為鴿,釋提桓因是諸天主,因於過去食肉習氣,化身作鷹,驚逐此鴿,鴿來投我。我於爾時,作尸毗王,憐愍眾生更相食噉,稱己身肉與鷹代鴿,割肉不足,身上秤上,受大苦惱。

大慧!如是無量世來食肉熏習,自身、他身有如是過,何況無愧常食肉者。大慧!復有餘王不食肉者,乘馬遊戲,為馬驚波,牽入深山,失於侍從,不知歸路,不食肉故,師子、虎狼見無害心,與雌師子共行欲事,乃至生子斑足王等。以過去世食肉熏習,及作人王亦常食肉,在七家村多樂食肉,食肉太過遂食人肉,生諸男女盡為羅剎。大慧!食肉眾生依於過去食肉熏習,多生羅剎、師子、虎狼、豺豹、貓狸、□梟、凋鷺、鷹雞等中,有命之類各自護身不令得便,受飢餓苦,常生噁心念食他肉,命終復墮惡道,受生人身難得,何況當有得涅槃道。

大慧當知!食肉之人有如是等無量諸過,不食肉者即是無量功德之聚。大慧!而諸凡夫不知如是食肉之過、不食功德,我今略說不聽食肉。大慧!若一切人不食肉者,亦無有人殺害眾生,由人食肉,若無可食處處求買,為財利者殺以販賣,為買者殺,是故買者與殺無異。是故食肉能障聖道。大慧!食肉之人愛著肉味,至無畜生乃食人肉。何況蘪鹿、雉兔、鵝鴈、豬羊、雞狗、駝驢、象馬、龍蛇、魚鱉,水陸有命得而不食,由著肉味,設諸方便殺害眾生,造作種種置羅機網,羅山置地、截河堰海,遍諸水陸安置罟網、機撥、坑埳、弓刀、毒箭間無空處,虛空、地、水種種眾生皆被殺害,為食肉故。大慧!獵師、屠兒、食肉人等,噁心堅固,能行不忍,見諸眾生形體鮮肥、膚肉充悅,生食味心,更相指示言是可噉,不生一念不忍之心,是故我說食肉之人斷大慈種。

大慧!我觀世間無有是肉而非命者,自己不殺,不教人殺,他不為殺。不從命來而是肉者,無有是處。若有是肉不從命出,而是美食,我以何故不聽人食?遍求世間無如是肉,是故我說食肉是罪,斷如來種,故不聽食。

《楞伽經》

爾時聖者大慧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我觀世間生死流轉、怨結相連、墮諸惡道,皆由食肉,更相殺害,增長貪瞋,不得出離,甚為大苦。世尊!食肉之人斷大慈種,修聖道者不應得食。世尊!諸外道等說邪見法、盧迦耶陀墮俗之論,墮於斷、常、有、無見中,皆遮食肉。自己不食,不聽他食。云何如來清淨法中修梵行者,自食、他食一切不制?如來、世尊放諸眾生慈悲一等,云何而聽以肉為食?善哉,世尊!哀愍世間,願為我說食肉之過、不食功德。我及一切諸菩薩等,聞已得依如實修行,廣宣流佈。令諸現在、未來眾生一切識知!」

佛告聖者大慧菩薩言:「善哉,善哉!善哉,大慧:汝大慈悲愍眾生故,能間此義。汝今諦聽,當為汝說。」

大慧菩薩白佛言:「善哉,世尊!唯然受教。」

佛告大慧:「夫食肉者,有無量過。諸菩薩摩訶薩修大慈悲,不得食肉。食與不食功德、罪過,我說少分,汝今諦聽。

大慧!我觀眾生從無始來食肉習故,貪著肉味,更相殺害,遠離賢聖,受生死苦。舍肉味者,聞正法味,於菩薩地如實修行,連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復令眾生入於聲聞、辟支佛地止息之處,息已令人如來之地。大慧!如是等利,慈心為本。食肉之人斷大慈種,云何當得如是大利?

是故大慧:我觀眾生輪迴六道,同在生死,共相生育,迭為父母、兄弟、姊妹。若男、若女中表內外六親眷屬;或生餘道,善道、惡道常為眷屬。以是因緣,我觀眾生更相噉肉,無非親者。由貪肉味,迭互相噉。常生害心,增長苦業,流轉生死,不得出離。」

佛說是時,諸惡羅剎聞佛所說,悉舍噁心,止不食肉。迭相勸發慈悲之心,護眾生命過自護身,舍離一切諸肉不食,悲泣流淚而白佛言:「世尊!我聞佛說諦觀六道,我所噉肉皆是我親。乃知食肉,眾生大怨,斷大慈種,長不善業,是大苦本。世尊!我從今日斷不食肉,及我眷屬亦不聽食。如來弟子有不食者,我當晝夜親近擁護。若食肉者,我當與作大不饒益。」

佛言:「大慧!羅剎惡鬼常食肉者,聞我所說尚發慈心,舍肉不食,況我弟子行善法者當聽食肉?若食肉者,當知即是眾生大怨,斷我聖種。大慧!若我弟子聞我所說,不諦觀察而食肉者,當知即是旃陀羅種,非我弟子,我非其師。是故大慧!若欲與我作眷屬者,一切諸肉悉不應食!

復次大慧!菩薩應觀一切是肉皆依父母膿血、不淨赤白和合,生不淨身,是故菩薩觀肉不淨,不應食肉。復次大慧!食肉之人眾生聞氣,悉皆驚怖逃走遠離。是故菩薩修如實行,為化眾生不應食肉。大慧!譬如旃陀羅、獵師、屠兒、捕魚鳥人一切行處,眾生遙見作如是念:『我今定死!而此來者是大惡人,不識罪福,斷眾生命,求現前利,今來至此,為覓我等。今我等身悉皆有肉,是故今來我等定死。』大慧!由人食肉能令眾生見者皆生如是驚怖。

大慧!一切虛空、地中眾生,見食肉者皆生驚怖,而起疑念:『我於今者為死、為活?如是惡人不修慈心,亦如豺狼遊行世間,常覓肉食,如牛噉草、蜣蜋逐糞不知飽足。我身是肉正是其食,不應達見。』即舍逃走離之遠去,如人畏懼羅剎無異。大慧!食肉之人能令眾生見者皆生如是驚怖。當知食肉眾生大怨,是故菩薩修行慈悲,為攝眾生不應食彼,非聖慧人所食之味,惡名流佈,聖人呵責。是故大慧!菩薩為攝諸眾生故,不應食肉。

復次大慧!菩薩為證眾生信心,不應食肉。何以故?大慧!言菩薩者,眾生皆知是佛、如來慈心之種,能與眾生作歸依處,聞者自然不生疑怖,生親友想、善知識想、不怖畏想,言得歸依處、得安穩處、得善導師。大慧!由不食肉能生眾生如是信心。若食肉者,眾生即失一切信心,便言世間無可信者,斷於信根。是故大慧!菩薩為證眾生信心,一切諸肉悉不應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