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平淡淡才是真

我今天講的題目是「平平淡淡才是真」,這本是一位禪師的名言,只是想借此來談一談,如何用禪的思想來指導我們的生活和學習,下面我就講一講自己的生活體會,不正之處大家予以賜教。

作為一名教師,一名學生干部,都想轟轟烈烈地為集體做點事情,以顯示自己的能力和水平,其實大可不必搞得轟轟烈烈,我認為你的能力、水平、貢獻的大小實際就體現在平平常常的生活中。在近幾年的生活、工作和學習中,深深地體會出,要想快快樂樂地生活,就一定要在平平常常的生活中去尋找。我曾讀過這樣一則公案題為《白天吃飯,晚上睡覺》:

仰山在溈山座下參學時,一次,仰山到外地度完暑假回來,看望溈山。溈山問:「慧寂啊,我一個假期沒有見到你了,你干了什麼呀?」

仰山驕傲地說:「不瞞您說,我耕了一塊地,播下一籃種子。」

溈山欣慰地說:「看來你這個暑假沒有白過!

仰山反問道:「師父!您在這個假期肯定也有不少收穫吧?」

溈山答:「白天吃飯,晚上睡覺!」

仰山說:「這麼說,師父這個假期也沒白過!」

仰山說完後,發現自己的言中有刺,於是不好意思地伸出舌頭。溈山看到後,安慰仰山說:「你為什麼看得這那麼重呢!」

這則公案說明了:

我們都知道,偉人之所以偉大就是因為他們從生活瑣事出發,持之以恆。其實我們每一個人也都不遜色,都在默默地不圖名不為利地為他人奉獻著,我們不如試著去挖掘一番。就拿我自己說吧。

我的生活宗旨:平平淡淡才是真。

我其實比在座的同學年齡大不了幾歲,在中學時,我平凡得不能再平凡,不像你們是班上的學習尖子,是班干部。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同學,思想極為單純,但就是在這極平常的情況下,為他人做了許多並不轟轟烈烈也不動人的事情,令我至今難忘。

一般的學校每年都要開運動會,我們那時也是一樣,我每次都參加,並不是因為我的成績十分出色,只是班上需要我。那時,我比現在還瘦,個子也矮,因此在短跑上佔了優勢,但我絕拿不上前三名,就意味著不能獲得個人獎,只能獲得五、六名,為班裡掙上一、二分。其實不為別的,只是想到我是集體中的一員,就要為集體出一份力。這正如我們課堂上講的,良好的班集體的建設,是靠每一位成員的努力。

另外有一件事。我並不是在同學面前吹自己,我盡管是學文科的,可我的數學很好,高考成績為110分。這自然與數學老師的幫助是分不開的。但之所以會有數學老師的幫助,也是因平常小事引起的。事情說來很巧,中學時,我的座位很靠前,一抬頭就能望見數學教研室,經過幾周的無意觀察,發現我的數學老師每週四都來得很早,為數學組打掃衛生。後來我就約了幾個同學要求每週代替老師值日,在我們的努力下,老師同意了。其實這每週一次的值日對我們來講的確算不了什麼,可數學老師很感動,總是利用課餘時間給我們補課,為此全班同學都沾了光,致使我班的數學成績在區裡都是名列前茅的。

上了大學,我沒有一味地鑽進書堆,而是在學習文化知識的同時也兼顧了能力的培養。我主動報名參加院團委,加入了院刊編輯部,從起初的一個小記者到了一名負責人。我後來逐漸知道了一期刊物的出版,要經過許多程序:徵稿、收稿、審閱、定稿、編輯、打印、校對、印刷、發行等,這的確要花費許多時間。毫不誇張地說,自從我進了編輯部,中午從沒有過午睡,不僅如此,還要搭上不知多少夜晚和週末。有人或許要問,這其中有什麼報酬嗎?一分錢也沒有。這一方面是鍛煉自己也是為他人服務。

走上工作崗位也是一樣。前幾天還有學生問我:「劉老師,您原來教我們地理,怎麼這學期又改行了?」並不是我改行了,而是去年學校缺地理老師,已經到火燒眉毛的時候,我就答應教了地理。這種事在學校是再平淡不過的了。

我這樣生活,心情十分舒暢。而我們有些同學,特別是學生干部總覺得干點工作很煩很累,又耽誤學習,其實並非如此,下面我就以無德禪師的「快樂之道」來結束我的講話。

某日,無德禪師正在院子裡鋤草,迎面走過來三位信徒,向他施禮,說道:「人們都說佛教能夠解除人生的痛苦,但我們信佛多年,卻並不覺得快樂,這是怎麼回事?」

無德禪師放下鋤頭,安詳地看著他們說:「想快樂並不難,首先要弄明白為什麼活著。」

三位信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沒料到無德禪師會向他們提出問題。

過了片刻,甲說:「人總不能死吧!死亡太可怕了,所以人要活著。」

乙說:「我現在拚命地勞動,就是為了老了的時候能夠享受到糧食滿倉、子孫滿堂的生活。」

丙說:「我可沒有你那麼高的奢望。我必須活著,否則一家老小靠誰養活呢?」

無德禪師笑著說:「怪不得你們得不到快樂,你們想到的只是死亡、年老、被迫勞動,不是理想、信念和責任。

有理想、信念和責任的生活當然是疲勞、很累的。」

信徒們不以為然地說:「理想、信念和責任,說說倒是很容易,但總不能當飯吃吧!」

無德禪師:「那麼你們說有了什麼才能快樂呢?」

甲說:「有了名譽,就有一切,就能快樂。」

乙說:「有了愛情,才有快樂。」

丙說:「有了金錢,才有快樂。」

無德禪師說:「那我提個問題:為什麼有人有了名譽卻很煩惱,有了愛情卻很痛苦,有了金錢卻很憂慮呢?」

信徒們無言以對。

無德禪師說:「理想、信念和責任並不是空洞的、停留在口頭上的,而是體現在人們每時每刻的生活中。必須改變生活的觀念、態度,生活本身才能有所變化。名譽要服務於大眾才有快樂;愛情要奉獻於他人,才有意義;金錢要佈施於窮人,才有價值。這種生活才是快樂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