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池大師論出家與在家

蓮池大師(1535-1615),字佛慧,自號蓮池。俗姓沈,浙江杭州人。他與憨山、紫柏、蕅一併稱明清四大高僧。大師17歲補邑庠,後信奉淨土宗,志在出世,3l歲出家,於杭州昭慶寺受具足戒,學華嚴,參禪要,歷游諸方,徧參知識。37歲回杭州,見雲棲山水幽寂,即結茅安居,日久漸成叢林。同門因尊稱他為雲棲大師。

蓮池大師被尊為淨土宗第八祖,對我國淨土宗思想的發展起到了重要作用。大師的《彌陀疏鈔》,是淨土宗的重要文獻。大師的《西方發願文》,幾乎成為了我國淨土宗行人迴向時不可或缺的定課。在行持上,大師主張各宗並進,持戒為本,華嚴為體,淨土為歸。蓮池大師同時也是華嚴宗的大德,在《宗教律諸祖演派》被推為華嚴圭峰下第二十二世,在大師的《彌陀疏鈔》中展現了大師華嚴思想的精華。

憨山大師讚歎蓮池大師道:「慾海橫流,三毒熾然,孰能遏狂瀾以清烈焰?自非應身大士,又何能醒顛暝而朗長夜?時當後五百年,尤難其人,是於雲棲大師深有感焉。」(見《古杭雲棲蓮池大師塔銘》)蓮池大師一生著述非常豐富,對後世的影響極大。大師的《竹窗隨筆》、《正訛集》、《直道錄》、《山房雜錄》等廣為流傳。

特別是《竹窗隨筆》,是大師在日常修行中隨感所寫的法語,有四百餘篇,每篇小巧精緻,卻又振聾發聵,直指人心,是蓮池大師難得的佛教隨筆精品。在《竹窗隨筆》中,蓮池大師對出家修行與在家修行之間的關係作了詳細地解說,並表明了自己對出家修行與在家修行的獨到見解。下面我們就對蓮池大師對出家與在家看法展開論述。

一、蓮池大師對出家看法

出家有很大的功德,在很多經典中都有對出家功德的論述。如《佛說出家功德經》云:佛告阿難言:「此羅羨那比丘,畏於生死地獄苦故,舍欲出家,一日一夜,持淨戒故,舍此世已,生四王天,為北方天王沙門子,恣心受於五欲快樂,貪受五欲,與諸女共相娛樂,壽五百歲。五百歲已,命終轉生三十三天,為帝釋子,具受五欲,極天之樂,天妙女,恣意千歲。壽盡生焰天,為焰天王子,自恣受天色聲音味觸,快心欲樂。……「此毗羅羨那,以一日一夜出家故,滿二十劫,不墮地獄餓鬼畜生,常生天人,受福自然,最後人中,生富樂家,財富珍寶具足。壯年已過,諸根熟時,畏惡生老病死患故,厭世出家,剃除鬚髮故,身披法服,勤修精進,持四威儀,常行正念,觀於五陰苦空無我,解法因緣,成辟支佛,名流帝,於是時,放大光明,多有人天,生於善根,令諸群生種於三乘解脫因緣。」

蓮池大師認為出傢具有很大的功德,但是要求出家的人必須要嚴持戒律,發真正了脫生死之心。若是不能破煩惱,斷無明,而只是做形象上的出家人,貪圖名聞利養;則出家反而會遭致更大的過患,倒不如不出家的好。蓮池大師在《出家利益》一文中說:

古德云:「最勝兒,出家好。」俗有恆言曰:「一子出家,九族生天。」此者讚歎出家,而未明言出家之所以為利益也。豈曰不耕不織,而有自然衣食之為利益乎?豈曰不買宅,不賃房,而有自然安居之為利益乎?豈曰王臣護法,信施恭敬,上不役於官,下不擾於民,而有自然清閑逸樂之為利益乎?古有偈曰:「施主一粒米,大似須彌山,若還不了道,披毛戴角還。」又云:「他日閻老子與你打算飯錢,看你將何抵對?」此則出家乃大患所伏,而況利益乎哉!所謂出家之利益者,以其破煩惱,斷無明,得無生忍,出生死苦,是則天上人間之最勝,而父母宗族被其澤也。不然,則雖富積千箱,貴師七帝,何利益之有?吾實大憂大懼,而並以告夫同業者。

在這段論述中,蓮池大師認為出家是一件大事,並不是為了不耕不織,有衣食所需,有安穩住所,有別人供養就是出家的利益。若作此想,自己又貪圖享受,不畏懼因果之苦,將來就必須披毛戴甲來償還別人的供養。更有甚者,還有可能墮落地獄之中受苦。

蓮池大師認為出家的確是「大丈夫之事」,並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大師所說的出家並不是出世俗所居住的家,關鍵是要出三界火宅之家,如此,才能算作大丈夫。如果雖出世俗之家卻不能了脫生死,出離三界火宅,只不過是白出家一場,對自己沒有一點益處可言。大師在《出家(一)》一文中說:

先德有言:「出家者,大丈夫之事,非將相之所能為也。」夫將以武功定禍亂,相以文學興太平,天下大事皆出將相之手,而日出家非其所能,然則出家豈細故哉?今剃髮染衣,便謂出家。噫!是不過出兩片大門之家也,非出三界火宅之家也;出三界家而後名為大丈夫也。猶未也,與三界眾生同出三界,而後名為大丈夫也。古尊宿歌云:‘最勝兒,出家好,出家兩字人知少。’最勝兒者,大丈夫也。大丈夫不易得,何怪乎知出家兩字者少也。

蓮池大師認為,一個發菩提心,真為生死而出家的人,他們的初發心都很好。可怕的是,他們的初發心往往難於保持長久。這樣的人出家之後往往為名利所束縛,沒有心思用在道業上,即使是有的曾在深山中經過多年苦行的人,有時也很難經受住名利的誘惑。所以,大師勸誡已經出家的佛子,一定要真為生死,斷除煩惱,出塵勞之家,如此才不負自己出家的初衷。對此,蓮池大師在《出家(二)》一文中說:

人初出家,雖志有大小,莫不具一段好心;久之,又為因緣名利所染,遂復營宮室,飾衣服,置田產,畜徒眾,多積金帛,勤作家緣,與俗無異。經稱一人出家,波旬怖懼;今若此,波旬可以酌酒相慶矣!好心出家者,快須著眼看破。曾見深山中苦行僧,一出山來,被數十個信心男女歸依供養,遂埋沒一生,況其大者乎!古謂必須重離煩惱之家,再割塵勞之網,是出家以後之出家也。出前之家易,出後之家難,予為此曉夜惶悚。

二、蓮池大師對在家修道的觀點

雖然出家修道有種種利益,但是佛教對出家人的要求條件較高。而且出家人如果不能夠嚴持戒律,明因識果,在道業上沒有什麼成就,將來就得披毛戴甲償還信眾的供養。也就是說,出家人不精進修道所遭受的果報遠比在家人要重。再者說,嚴守戒律,不犯因果,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做到的,在沒有十足的把握能約束自己的行為之前,以在家的身份修行比出家要好得多。蓮池大師在《修行不在出家》一文中說:

予昔將欲出家,有黃冠語予:「不必出家,只在得好師耳。」予時出家心急,置其語不論。出家後,思彼以延年修養色身為業,得傳而留形久住足矣,何必出家。為僧者,欲破惑證智,上求佛果,下化眾生,則古德皆舍家離俗而作沙門。又彼若志求金丹大道,亦須出家。則彼之言未為當理。但觀今人有未出家前,頗具信心,剃染之後,漸涉世緣,翻成退墮;則反不如居家奉父母、教子孫,得一好師示導正法,依而行之,是如來在家真實弟子,何以假名阿蘭若為哉?如是,則彼言亦甚有理,又不可不知也。

蓮池大師結合自己的親身經歷說明了在家修行的好處。大師自己當年要出家時,曾有一個道士勸他,修行只要有一個好的指導老師就行了,不一定非要出家。蓮池大師當時的出家心切,並沒有把道士的話當回事。等到大師出家之後,想到道士以長壽延年修養色身為業的,只要能得好師傳授,只要修到可以留形久住就足夠了,的確不必出家。

但作為僧人,希望破惑證智,上求佛果,下化眾生,所以古德都是舍家離俗而作沙門的。況且他們道士如果志求金丹大道,也必須要出家。可見,他的話不能算是在理。但反過來看現在的人,有未出家以前具有很大的信心,但是在剃髮染衣之後,漸漸地沾染上了世俗的習氣,這樣反而更容易墮落。如果因出家而遭致罪業。那就不如在家孝養父母,教導子孫,拜一個好的師父作指導,依法而行。這樣會在道業上取得很高的成就,同樣能夠成為真實的佛弟子,又何必非要住寺院出家修行呢?

蓮池大師的話,具有很深的道理。也許有人會說,在家修行,俗事繁雜,不能夠一心修行,不如出家少事少惱,可以一心在道。其實,在家出家只不過是一種形式,在家修行有成就者也比比皆是。從佛世時的維摩詰居士,到唐代的傅大土都是在家修行有成就者的典範。所以,在家修行也能夠有大成就。我想,蓮池大師主張在家修行的觀點,對那些不安心俗世生活,整天尋求出家修道的人來說,當是一劑清醒劑,使他們能夠認清在家修行的好處,從而做到俗務修行兩不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