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當前之所受

人一生、自「出生」到「死亡」,中間就是用痛苦來聯繫的,所謂生、老、病、死,就表明了人生的旅途是痛苦的。現在若將我們關在一間小屋子足不出戶一天,試問我們之中那一位受得了呢?而我們母胎中,暗無天日、動彈不得,受十個月之苦,好不容易歷經千辛萬苦才來到世間,所以嬰兒出世必定哇哇大哭,沒有一個是哈哈大笑而來,好像預知來到世間會與苦結了不解之緣。人不能完全憑著自己的喜、怒、哀、樂行事:人生在世、百歲光陰,宛如南柯一夢,李白的將進酒「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青春不駐,歲月催人,老態龍鍾,道盡人生的老苦。而人自「生」到「老」所受痛苦,真是無法言盡,即以「病苦」來講,在座各位,那一個敢高聲疾呼:「我從沒有遭受‘病苦’。」

人生七十古來稀,到了七十歲,人往往不再策劃未來,而只是沉溺於回憶過往的日子,到頭來仍免不了在哭聲中離去。我們凡夫俗子,在六道中輪迴,頭出頭沒,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死是什麼滋味呢?佛經上說:「臨命終時,地水火風,四大分離。地大分離時,體重如山,變為全身硬化抽搐,水大分離,通身發汗;火大分離,則面發熱;風大分離則斷氣分離。

」除了肉體上的生、老、病、死外,我們的精神上亦不得安寧,更有那「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的苦。我們正值盛年,也許體會不出那份味道來,而近日內我們就要隨著講座的結束而不得不告別我們所敬愛的師長、學長們,那久久盤旋於心中的依依不舍心情,這就是離別之痛。除了我們所敬愛的人不能常常和我們在一起外,相反地,我們卻常有「不是冤家不聚頭」的痛苦經驗,「怨憎會」苦啊!我們再環顧週遭,芸芸眾生,朝朝暮暮,汲汲營營,名、利、權、勢是那麼有力的吸引著人,而人們的慾望是永遠沒有滿足的時候,即使隨時滿足亦是隨時消失,新的慾望仍然驅使著人。貧賤生活固然難過,富貴生活也不見得幸福,所謂「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此外我們時時刻刻還有個「五陰熾盛」苦,一切有情的生命都是五蘊和合而成,色蘊是屬於物質方面;受、想、行、識是屬於精神方面,人的生命,在某一期間內精神與物質因緣和合,這個偶然的結合體,俗人稱之為「我」,但是,聰明的您,請告訴我,「我」在那裡啊?若從物質要素中求我,到底眼是「我」啊?還是耳是「我」啊?鼻是「我」?舌是「我」?抑是身是「我」呢?如果說這些都是「我」,豈不是成了無數無量的「我」嗎?如果說分開不是「我」,合起來才是「我」,但分開既不可能是「我」,合起來怎麼會是「我」呢?何況我們體內的物質新陳代謝,刻刻不同,到底今日的「我」是「我」?還是明日的「我」,昨日的「我」才算是我呢?

再從精神要素來找「我」,到底受是「我」?想是「我」?行是「我」?識是「我」?分開是「我」?還是合起來才算是「我」呢?這個答案仍然是個未知數,所以「我」是不存在的,「我」是沒有本性的。而西方哲學家笛卡爾卻說:「我思故我在。」,人的心理活動刻刻變遷,「思想」這東西是變化多端的。所以「我」是不存在的,「‘我’思故‘我’在」不成立,「‘我’在故‘我’思」亦不正確。而可憐復可悲的人群,卻以為自己的身軀就是我,所以說五陰熾盛是苦的根源。以上就是所謂的苦苦。

人生的苦果,除了苦苦外,尚有壞苦,就是「萬法無常」。人生有聚有散,有生必有死,青春必將衰殘,富貴必將幻滅,這一切的一切,如夢幻泡影,人生無常,古今同慨。人生固然無常,而生理的無常,生命的無常,更是常見。李白的將進酒:「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黃河之水,滾滾東流,一去不回頭,這是自然的無常啊!而白雲蒼狗,滄海桑田這是歷史變遷的無常啊!整個宇宙的現象,無時無刻不在變,這都說明了無常是不變的真理,以上就是所謂的壞苦。

苦苦、壞苦以外佛家更說了行苦,行苦就是起心動念,剎那生滅,每一轉念,就是一回生死。總而言之,宇宙是成、住、壞、空地在運行,人生是生、老、病、死地在轉變,而心念則生、住、異、滅地在遷變。

三界火宅,眾苦煎迫。欲界要受苦苦、壞苦、行苦。色界受的是壞苦、行苦,到了無色界天仍免不了要受行苦。

天氣這麼熱,人家所感受的是苦,而我在此高談闊論仍然是離不了苦,豈不是苦上加苦嗎?人天生就有「安身立命,向上超越」的精神,所以,苦的覺悟。便是佛陀人生觀的起點。

固然,人生的事實是無常、無我,是四大苦空。我們是不是因此就消極、厭世、悲觀地束手待斃呢?不!決不!釋迦牟尼佛悟出了人生的真理,要我們從苦觀為出發點以解脫為最後目的。要破除我執、法執,在四大苦空的人生中,要勇猛精進、不可懈怠。

勇猛精進就是我們應有的人生態度。所以佛在八大人覺經中的第四覺知說:「懈怠墜落,常行精進。」,在第八覺知中說道:「生死熾然。苦惱無量。發大乘心。普濟一切。願代眾生受無量苦。令諸眾生、畢竟大樂。」

我們更進一步地談談人生的歸宿問題,佛是位大醫王,他指出了眾生的八萬四千毛病,也開了八萬四千法門,所謂「方便有多門,歸元無二路」,法門無高下,只要我們能早日破迷啟悟、離苦得樂就好。而在佛法行門中有一特別捷徑,那就是末法時期最為方便的淨土宗,只要我們肯持名念佛,必能帶業往生,當生成就。遠離娑婆世界,而到達「無有眾苦,但受諸樂」的極樂世界。但是,別忘了,無量無邊的眾生,仍在茫茫苦海中迷失了方向,迷失了自己。因此,一旦我們證得佛果,必須倒駕慈航,五濁惡世誓先入,還度如是恆沙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