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運與倒霉

護眼色: 字體:粗體 作者:季羨林 發佈時間:2017-10-29 23:15:16 简体字 

走運與倒霉

走運與倒霉,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是絕對對立的兩個概念。世人無不想走運,而絕不想倒霉。

其實,這兩件事是有密切聯繫的,互相依存的,互為因果的。說極端了,簡直是一而二,二而一者也。這並不是我的發明創造。兩千多年前的老子已經發現了。他說:「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孰知其極?其無正。」老子的「福」就是走運,他的「禍」就是倒霉。

走運有大小之別,倒霉也有大小之別,而二者往往是相通的。走的運越大,則倒的霉也越慘,二者之間成正比。中國有一句俗話說:「爬得越高,跌得越重。」形象生動地說明了這種關係。

吾輩小民,過著平平常常的日子,天天忙著吃、喝、拉、撒、睡;操持著柴、米、油、鹽、醬、醋、茶。有時候難免走點小運,有的是主動爭取來的,有的是時來運轉,好運從天上掉下來的。高興之餘,不過喝上二兩二鍋頭,飄飄然一陣了事。但有時又難免倒點小霉,「閉門家中坐,禍從天上來」,沒有人去爭取倒霉的,倒霉以後,也不過心裡鬱悶幾天,對老婆孩子發點小脾氣,轉瞬就過去了。

但是,歷史上和眼前的那些大人物們,他們一身系天下安危,或者系一個地區、一個行當的安危。他們得意時,比如打了一個大勝仗,或者倒賣房地產、炒股票,發了一筆大財,意氣風發,躊躇滿志,自以為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固一世之雄也」,怎二兩二鍋頭了得!然而一旦失敗,不是自刎烏江,就是從摩天高樓跳下,「而今安在哉!」

從歷史上到現在,中國知識分子有一個「特色」,這在西方國家是找不到的。中國曆代的詩人、文學家,不倒霉則走不了運。司馬遷在《太史公自序》中說: 「昔西伯拘羑裡,演《周易》;孔子厄陳蔡,作《春秋》;屈原放逐,著《離騷》;左丘失明,厥有《國語》;孫子臏腳,而論兵法;不韋遷蜀,世傳《呂覽》;韓非囚秦,《說難》、《孤憤》;《詩》三百篇,大抵賢聖發憤之所為作也。」司馬遷算的這個總賬,後來並沒有改變。漢以後所有的文學大家,都是在倒霉之後,才寫出了震古鑠今的傑作。像韓愈、蘇軾、李清照、李後主等等一批人,莫不皆然。從來沒有過狀元宰相成為大文學家的。

了解了這一番道理之後,有什麼意義呢?我認為,意義是重大的。它能夠讓我們頭腦清醒,理解禍福的辯證關係;走運時,要想到倒霉,不要得意過了頭;倒霉時,要想到走運,不必垂頭喪氣。心態始終保持平衡,情緒始終保持穩定,此亦長壽之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