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業障的根,才能夠真正懺悔

我們出家人要做得像出家人,一切時心要在道上,要防心離過,所以金山活佛說,修行就是去除我們的病,病的根就是貪瞋癡,貪瞋癡需要慈悲喜舍來對治。

昨天一位居士說:「道理我都明白,但在實際生活當中沒辦法來克製管理好自己。」我說,那你還是沒真正明白,真正地明白了佛的悲心,你還發脾氣嗎?發脾氣傷自己,發脾氣傷別人。就說對自己都沒有這種的慈心,又何能以慈心去對待他人?

金山活佛在世的時候有些人老問他,老家哪兒呀,家裡做什麼呀……他很反感:「不問年老年少,但問有道無道。」

我們出家人,天天要能夠對得起自己,就是天天該起就起,該睡則睡,該過堂過堂,該上殿上殿,該誦經誦經。我覺得能做到這一點,就不枉住一回道場叢林,在我心目中就是相對完美的一個修行人。

經常有人問我:「你這一生最喜歡做的是什麼?你的晚年要怎樣過?」實際我現在已經到晚年了,六十多歲了。我就是努力地一點一點地做一個能夠隨眾修行的出家人,我認為這就是我這一生在叢林道場裡住著,從相上圓滿的一件事情。不管每個人的心裡怎麼樣,我們一定要注重點滴的學修,功夫都是練出來的。

有一個不孝之子,他的母親全靠他養活,但是他對母親一點也不好。金山活佛為了度化他,就去他家裡教他母親念佛等等。但這位不孝之子特別厭惡:一個和尚老來我家干啥?

有一次,他用馬桶裝上糞便站在高處,等金山活佛出門的時候,把糞便從金山活佛的頭上澆了下來,當時引來很多人圍觀看熱鬧。金山活佛一點兒不生氣,他說:「沒關係,沒關係!人的身體就是一個大的臭布袋,現在再給我加個小的臭布袋,這有什麼嘛!」他邊說邊來到河邊,口裡念念有詞,邊洗邊說。

這些說起來不是什麼大事,但我們在生活當中住一個廣單,為什麼有些人住著住著就不歡喜旁邊的人?為什麼在一起相處久了,看到了對方的缺點毛病就生起來厭惡的心?我們來反省觀照一下,自己的這些心都是從哪兒生起來的。

我們常常說我的身體不好,我的這樣,我的那樣。固然由過去世造的業而來,但我們看看現在的心有沒有平。所以那天早晨說:「一切業障海,皆從妄想生。」找到我們業障的根,那才能夠真正地懺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