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處世間,總免不了兩種行動姿態:昂首與低頭。

為人處世,首先要學會昂首。

「仰天大笑出門去」,昂首,彰顯的是人生的自信,抒寫的是生命的豪邁。也許你身無半文,但也不妨心憂天下;也許你身處陋室,但同樣可以激揚文字;讓眼睛漫步山外,閑觀滿山花開花落;讓靈魂飛離俗塵,心游萬仞,笑對天外雲卷雲舒。

在思想上的昂首,就是精神上的獨立,就是心靈上的自由,就是人格上的尊嚴。自古就有「寧可站著死,不願跪著生」的箴言,就有「不為五斗米折腰」的佳話,就有「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的豪言。嚴峻的生活,有時就需要挺胸昂首,就需要「橫眉冷對」,就需要不屈不撓。橫刀向天,這是改革家的豪邁;一蓑煙雨,這是思想家的灑脫;薦血軒轅,這是革命家的奉獻;堂堂正正,這是平民百姓的理想。

世界有風雨,人生有坎坷,昂首,就是無論何時你都要給自己一個希望,經受風雨才能看見彩虹,踏過坎坷你才能迎接成功。你需要把痛苦的種子埋在心底,昂首向前幸福地活著。海倫•凱勒、邰麗華、史鐵生……他們的名字已經幻化成神聖的星辰,永遠在你我的心底閃亮。須知,任何坎坷和磨難都是上天對一個生命和心靈的考驗。所以,我們都應當以堅定不移的信心和毅力,戰勝自我,超越自我,感動自我,從而感動別人,讓滿世界的風雨,把自己磨煉成一棵執著昂首的向日葵,一棵「千磨萬擊還堅勁」的泰山松。

昂首,保持向上的激情,從今天做起,挖掘潛力,奮力開拓,相信丑小鴨也能變成白天鵝。昂首前行,相信自己,不推諉,不逃避,不懈怠,不輕言放棄,堅持到最後,你才能有資格邁進成功的大門。

然而,在你昂首向上的同時,也要學會,適時保持生命的另一種姿態:低頭。

在印度,據說凡是報考孟買佛學院的學生,進校的第一堂課就是由該校教授把他們領到學院正門一側的一個小門旁,讓他們每人進出小門一次。這個門只有1.5米高,0.4米寬,一個成年人要想過去,必須彎腰低頭,不然,就只能碰壁撞頭了。進出過這個小門的人幾乎無一例外地承認,正是這個獨特的行為,使他們頓悟,讓他們受益終身。在人生的道路上,常有需要我們彎腰低頭才可以過去的小門。

富蘭克林被稱為美國之父。在談起成功之道時,他說這一切源於一次拜訪。在他年輕的時候,一位老前輩請他到一座低矮的小茅屋中見面。富蘭克林來了,他挺起胸膛,大步流星,一進門,「砰」的一聲,額頭重重地撞在門框上,頓時腫了起來,疼得他哭笑不得。老前輩看到他這副樣子,笑了笑說:「很疼吧?你知道嗎?這是你今天最大的收穫。一個人要想洞察世事,練達人情,就必須時刻記住低頭。」

富蘭克林把這次拜訪當成一次悟道,他牢牢記住了老前輩的教導,把謙虛列為他一生的生活準則。

低頭,就是大智若愚的養晦之術;低頭,就是修煉自己的黃金法則;低頭,就是為人處世的平和心態;低頭,就是容納世界的寬廣胸懷。當你高調做事的時候,不妨低調做人;當你昂首前進的時候,何妨低頭看路;當你登上事業的峰巔,不要忘記低頭看清身後的大地。

低頭,不是愚昧和懦弱,不是無能和低下,它其實是「大智若愚」的心智修煉。無數事實證明,該低頭時則低頭,才有你我雙贏的碩果;有彼此彎腰低頭的退讓,才有「六尺巷」的佳話。相逢一笑泯恩仇,是君子的大度;低頭待人留餘地,應該是我們的修為。

記住,你不是太陽,你不是超人,誰也沒有三頭六臂,人生於世都離不開別人的關心與幫助,只有懂得低頭讓步,才能贏得對手的同情與資助,才能讓你的理想生長飛翔的翅膀。

鄭板橋的「難得糊塗」,就是他善於低頭的策略;林則徐的「無慾則剛」,實為其俯身低頭的自我磨礪。有為示無為,方能真有為;聰明示糊塗,實乃絕頂聰明。切不可在人生的緊要關頭,聰明反被聰明誤,以至於弄巧成拙聲名狼藉。古人云,吃虧是福,其實,主動吃虧也是一種做人的風度。

所以說,昂首與低頭,是人生金幣的兩面,是人生大樹的兩枚閃光的金果。昂首與低頭之間,抒寫的是精神,顯示的是心態,為人做事,掌握了二者的尺度,也就掌握了一把人生的金鑰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