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的惡報從六根而出

訟習

訟,爭訟,意思是說,我們自己有了過失,但是我們不想把過失發露出來。那怎麼辦呢?用種種的言詞來加以爭辯,目的是來覆藏自己的過失,叫爭訟。他的因果也是從當下同時來安立。

總標

十者訟習交諠,發於藏覆,如是故有鑒見照燭。

起惑:訟習交諠,言辭上的爭辯,而且他是互相的爭辯,互相爭辯就是一種煩惱相貌。它主要引發的罪業就是覆藏,產生一種覆藏的罪業,把自己所做的過失隱藏起來,不想讓別人知道,他也不想發露,這是他造的業。

他所引發的苦果:如是故有鑒見照燭。

這個果不是來生而是當下的,在一念心當中你就會有好像鏡子的照了,又好像有蠟燭的照了一樣,就沒辦法再覆藏。

這句話的意思是,為什麼因果同時?我們今天造了一個殺盜婬妄的罪業,我們把這個業隱藏在內心的深處,一個黑暗的地方把它遮蓋起來,我們覺得自己掩飾得非常好。但是我們人他是有善有惡的,是善惡的和合體,所以我們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們心一旦寂靜下來,我們就會感到內心不安,內心當中有一個鏡子,好像有一個蠟燭在照了那過失一樣,就使令我們弟子心不安。為什麼不安呢?就是罪業被照了。我們在造罪業的時候,其實我們內心當中,有一種功能會產生照了自己過失的功能,就像鏡子,就像蠟燭一樣照了,這一部份是沒辦法掩飾的。

別明

如於日中,不能藏影。二習相陳,故有惡友業鏡火珠,披露宿業,對驗諸事。

譬喻:這種照了的功能,就好像在日正當中,什麼事情都看得清清楚楚,我們身體的影子根本沒有地方可以隱藏,身影無藏身之處。

合法,講來世果報:二習相陳,二習指種子跟現行,二個法互相的陳述,所以我們到了陰間以後……一個人經常的覆藏,他來生的循業發現,這個惡友來跟他對驗,惡友就是過去跟他一起造業的這些同伴,就來到陰間跟你對證,業鏡就是它有一種善惡業力的鏡子,它能夠照見你過去所做的種種惡事,火珠這個珠子它能夠顯現你心中種種的想法,你心中有什麼樣的想法,當時是用什麼樣的心態來造作的,這個火珠它就能夠顯現給你看。透過惡友、業鏡跟火珠這三個法,使令這個罪人他就很清楚的如實的披露過去所造的罪業,用這樣來對驗我們過去的事情,在陰間就會有這種果報出現。

勸誡

是故十方一切如來,色目覆藏,同名陰賊。菩薩觀覆,如戴高山,履於巨海。

佛陀對我們勸勉說:十方如來以他的智慧眼,來觀察我們造了罪以後的覆藏,就好像陰賊,陰就是躲在暗處的賊,這個賊沒有消失掉,我們表面看,哦!這個賊不在了,其實他是在的,他隨時會出來活動,因為他躲在暗處,隨時會出來破壞我們的財寶。菩薩觀察覆藏這件事情,就好像一個人頭頂著高山想要過大海一樣,因為山越多,下沉的就越厲害。

戒律上說:懺悔則安樂,不懺悔罪愈深。意思就是說,我們造了一個善法要把它隱藏,但是你造了罪業一定要發露出來,因為你一發露,你的罪業就能夠消滅掉。

以上十種的惡因它的情況,蕅益大師說:其實是偏重在純情跟九情一想,這種比較粗重的煩惱來說,才招感地獄的果報,是這個意思。

圓瑛老法師後面有一段開示講得非常好,圓瑛老和尚說:我們一個人,一般正常人都是有造善有造惡,我們有時候拜佛、念佛,有時候也造作一些罪業,包括前生、包括今生,這怎麼辦呢?我們對已經造的罪業怎麼辦?

圓瑛老和尚提出一個觀念說:修行人你要做一個很殊勝的法門就是有因無緣。

你不能夠去創造一個去刺激罪業的因緣,譬如你今天你有一個田地,裡面有很多的種子,但是你不去灌溉,不去澆水,不去思惟,這個種子它也不能開花結果的。

所以圓瑛老和尚說:在淨土往生的臨終正念當中,你要能夠做到所謂的有因無緣,使令苦果不成。惑、業、苦我們起煩惱,造的罪業,業到苦果這個中間你要把它切斷,不能讓業轉成果報,那這怎麼辦呢?當然你要斷惡念的相續。

這個思想在大乘起信論也提到,它說:我們正念真如的人,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破和合識,斷相續心。因為你根本沒辦法去對治種子,煩惱有種子跟現行,種子沒辦法對治的,只有持《楞嚴咒》,所以我們是怎麼樣?是對治煩惱的現行。

我們要注意一點,煩惱的第一念是沒辦法對治的,凡夫沒辦法對治第一念。你看菩薩戒,第一個煩惱它不治你的罪,因為這不是你的錯,這是你的等流習氣,你是個生死凡夫,遇境逢緣肯定起煩惱。但是你煩惱第一念起來以後,你的觀照力止觀力量沒有現前,第二念開始治罪。菩薩戒是從一個比較合理的角度來治罪,它是從第二念來治罪,煩惱的相續開始治罪。

它這個觀念就是說:我們今天只要你能夠每一個惡念起來,第一念不能怪你,但是你第二念的時候,你馬上轉念念佛,或者用空觀,或者你思惟煩惱的過失,觀察煩惱是生滅的,你不隨妄轉,正念真如,不隨妄轉,然後把煩惱的相續破壞掉,這樣子就能夠達到臨終的正念。

我們一再的強調,臨終的正念是有二種情況:一個是祖師的正念。祖師的正念是怎麼樣?他完全沒有煩惱,這個我們做不到!第二種是有煩惱,但是你憶念你的真如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你能夠做到不隨妄轉,我們現在是做這一件事,我們求的是凡夫的正念--不隨妄轉,祖師的正念是根本沒有煩惱,這根本做不到。

這一段圓瑛老和尚的開示是說:從有因無緣當中做到苦果不成,而成就帶業往生,這觀念很重要。

這一段講到十種煩惱,蕅益大師說:雖然煩惱有很多,但這十種已經完全收攝了,佛陀的智慧把它收歸成十種的煩惱。

辛二、明六報

前面是講惡因,這地方偏重在苦果。

總標六報

云何六報?阿難!一切眾生六識造業,所招惡報從六根出。

什麼叫六報呢?為什麼這些果報匯歸成六種呢?

佛陀說:我們眾生在因地的時候,是根據六根接觸六塵而引生六識,六塵的情識來造業,在果地上招感這個惡報,是從六根的感受來受報。

意思是說,根塵識,它的因果又不太一樣。造因的時候是由識來引導,就是你的名言分別、你的想像,但得果報的時候是由根,就是受。你看《唯識學》它講:想蘊是決定你的因地,你遇到事情的時候你是怎麼想,你安立的是什麼樣的名言分別,比方你今天看到佛像,你安立這佛像是功德相,你就造一個善業,你就會去禮拜、讚歎、供養等等。

我們因地的時候是依止想來造業,果報的時候是根據根的受,感受,就是種直覺。從《唯識》的角度來說,我們造業你有選擇權,你可以選擇造跟不造,受果報的時候,因為它是根,你沒有選擇權。你說:我不想受!沒辦法,受果報只有認命,但是你造因的時候,你可以選擇你要造不造。

其實我們修行,我們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有受果報跟因地,修行主要是注意那個因地,因為那個果現前,你根本一點辦法都沒有,你沒有選擇權,那完全是一種感受。

這地方是一個總標,把因跟果的造作過程說出來。第二段的別示,它有六種情況……

見報

見報意思是說,我們在造業的時候,當然是六根接觸六塵產生六識,這地方是講,眼根當中的眼識,見的功能來造業。也就是說,你造業當中,它的一個啟動的動機是從眼睛開始,你眼睛先看到這個東西,生起貪愛、生起瞋恚,然後再造業。你因地是以眼根為主,所以你得果報的時候,你的果報也是從眼根來開始受報。我們造業就像有一個開關一樣,先有個開關打開了,它那個煩惱跟罪業才會整個發動出來。也就是說,當我們因地的時候,我們習慣性是從眼睛先看到東西,然後再去造罪的,未來得果報的時候,也是從眼根開始受報。

臨終見墜

云何惡報從六根出?一者見報招引惡果,此見業交,則臨終時,先見猛火滿十方界,亡者神識,飛墜乘煙,入無間獄。

什麼是地獄的惡報從六根而出呢?

一者見報,它是以眼識來帶動造業,以眼識為主,以其它的諸識為助伴,這樣的情況就有見業交,見業報跟交業報。見業報是以眼根當中的眼識來得它的正式果報,交業報它雖然不是一個主導者,但是它當時是幫助眼根的眼識來造業,叫交業報,其餘的諸根、諸識,來受果報,它當時是助伴,所以得果報的時候也是助伴。

假設我們是以眼根的眼識來造業,臨命終的時候,這個罪人是先看到這個世間上生起猛火,而且這個火是充滿十方世界。

說明:你要先背下來,眼根是屬火。你眼根造業的時候,你第一件事情先看到火,因為眼根的屬性是屬於火,看到火以後,亡者的神識他就很想要往高處跑,想要爬高或者想要干什麼,他就會想要飄飛而上,但是他本身造業的時候依止情想,而情想是屬於下墜的,所以雖然爬還是爬不上去,最後還是墜下於煙火當中,而直接入於無間地獄。這地方是講到我們依止眼根來造業的時候,臨終的情況,他是先看到猛火而生起的。

到了地獄以後是什麼情況呢?

本根發相

發明二相:一者明見,則能徧見種種惡物,生無量畏。二者暗見,寂然不見,生無量恐。

它隨著煙火而墜入無間地獄以後,這個罪人他也是從眼根當中,他見到二種不同的情況:一者明見,明見的意思就是說,他在因地的時候造業,他是明目張膽,毫無忌諱的在眾人的情況之下造業。這種情況它在得果報的時候,它就普遍見到種種的邪惡之物,比方說牛頭馬面,或者火蛇火狗,這種可怖畏的東西,現在他的前面。罪人看到這個東西以後,生起無量的畏懼,這是它明目張膽造業的情況。

二者暗見,寂然不見,生無量恐。這個罪人他造業的時候他是在暗處,別人不知不覺的情況之下造業,他到地獄以後,他是什麼都沒看見,整個外在環境是一點動靜都沒有,所以他就很害怕。是怎麼回事呢?他心中產生一種莫名的恐懼,他什麼都沒有見到,這個是暗見。

這是講到他的本根,他依止眼根造業,所以他得果報的時候,先從眼根出現恐怖之相。但是他在造業的時候也可能會帶動其它的諸根來助伴,所以他後續也會有交報,六根在因地的時候是互相的造作,得果報也是互相來受報。

正示交報

如是見火,燒聽,能為鑊湯洋銅,燒息,能為黑煙紫焰,燒味,能為焦丸鐵糜,燒觸,能為熱灰爐炭,燒心,能生星火迸灑,煽鼓空界。

眼根見火,其實這個地方見火,古德說是少了一句,應該是先見到鐵床銅柱這種火燒的色法。因為因地的時候可能是看一些美貌的男女之色而造業,所以他得果報的時候,他先眼根當中看到這樣怖畏的色法。燒聽,因為眼根屬於火,火它是燒,但是它在燒的時候,因為因地的時候有耳根的助伴,所以它就燒到耳根。諸位知道耳根屬於水,所以火跟水的和合變成鑊湯洋銅,這種熱的湯或者是洋銅,這種被融化的銅汁,聽到這樣種種的音聲,乃至於有這樣種種的痛苦出現。

燒息,眼根的火燒到鼻根的息,息是氣息,氣息跟火的接觸就產生黑色的煙跟紫色的火焰,就會有種種臭穢的氣味發生。

燒味,這是舌根的和合,舌根是屬於金,火跟金的和合變成焦丸鐵糜,口中會嘗到焦熱的鐵丸跟鐵糜的這種熱汁,來燒灼他的身體。

燒觸,能為熱灰爐炭,觸是身根,它是一種觸,觸就是和合,我們因地的時候可能跟男女的柔軟的身體和合,得果報的時候因為眼根的火跟身根的觸和合,就會感受到有這種熱灰,有這種爐炭來燒觸我們的身體。

燒心,這個心屬於風,風者動也,火跟風合起來的時候,罪人就會感到滿天的星空當中,有很多的星火普遍的灑下來,而且充整個虛空之界,完全是無處可躲,無處可逃。

他是以眼根來當本根而造作。這地方的意思說,得果報當然以眼根為主,但是其它五根就不一定,看你在因地的時候依止哪一根跟眼根配合,哪一個就有罪業,假設其它哪一個沒有,它就沒有這個果報,交報就是在因地當中有交互作用,得果報的時候才會交互受報,我們看得到眼根的得果報以火燒為主。所以你看一個臨命終的人他要是看到熱火,它是眼根得果報,第一個先看到火的話,他的因地一生當中,他的眼根的罪業最重,所以他眼根先發動出來,先看到火,這是一個判定的方式。

聞報

臨終見墜

二者聞報招引惡果,此聞業交,則臨終時,先見波濤,沒溺天地,亡者神識,降注乘流,入無間獄。

這個人他因地的時候是以耳根的耳識,來聽種種音聲所帶動他的罪業,這罪業當然有他耳根本身業報,也有其它諸根來幫助的所謂的交報。本身的業報跟交報和合起來,在臨終的時候,他先看到波浪濤天,淹沒整個天地,因為耳根屬水,所以他看到的是水,徧滿天地,波浪一波一波的向他衝過來。而這亡者神識當然他也想要跑,他要往高處跑,他跑到屋頂上面去,但是他本身是屬於純情,或者九情一想,他的情執重,所以到最後他內心的情感還是把他壓下,乘波浪之流沒入於水中,而入於無間地獄當中,這是他臨終的時候所看到的情況。

本根發相

發明二相:一者開聽,聽種種鬧,精神愗亂。二者閉聽,寂無所聞,幽魄沉沒。

他到了地獄以後,他的情況是二種:一者開聽,他聽到的是一個動態的聲塵而造業,別人跟他講什麼話,別人對他有所嫌恨,他就帶動他的煩惱跟罪業,他是以聽到音聲來造業的,所以他得果報的時候他在地獄當中,也會經常聽到種種的吵鬧恐怖的音聲,這種音聲非常大聲而且根本沒有停止,使令一個人的精神昏昧(愗)錯亂。這音聲他跑到哪裡都有音聲,所以不知道如何是好,經神愗亂。二者閉聽,他在因地當中造業的時候,是依止靜態的聲塵而造罪,就是別人都沒講話,但是他從別人的表情當中,他懷疑別人對他有嫌恨心而造業,從靜態的音聲造業,所以得果報的時候,他就一個寂然而無所聽聞,完全沒有音聲,他的神識就跟隨波浪而沉沒,完全在無聲無息當中,隨波浪而沉沒。這是他的本根得果報所發出痛苦的相狀。

正示交報

如是聞波,注聞,則能為責為詰,注見,則能為雷為吼,為惡毒氣,注息,則能為雨為霧,灑諸毒蟲,周滿身體,注味,則能為膿為血,種種雜穢,注觸,則能為畜為鬼,為糞為尿,注意,則能為電為雹,摧碎心魄。

五根交互受報:耳識屬於波浪,它以水波為主,水波跟耳根結合就產生一個責跟詰,到地獄,耳根聽到空中有一種很大聲的訶責他的聲音,或者詰問他的音聲,訶責他為什麼要這樣做,詰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注見,當耳根跟眼根的見和合,見是屬於火,水跟火合起來就變成雷,就像天上的雷吼叫的音聲,或者是邪惡的毒氣來傷人,為雷為吼,意思是譬喻看到很多很多的眾生,對他現出怒目兇惡的相狀,這是他的見跟耳根的結合。

注息,跟鼻根的氣息結合,則能為雨為霧,灑諸毒蟲,充滿身體,水跟氣息結合在一起就產生下大雨,或者是天空很多的霧,在這雨水跟霧當中,就徧滿很多很多有毒的小蟲,隨著雨水、隨著霧,就爬滿自己的身體,這樣的一種痛苦。

注味,則能為膿為血,種種雜穢,耳根跟他的舌根,舌根屬於味,味也包括金的意思,水跟味結合在一起就產生膿血,種種污濁臭穢的東西出現,他跑到哪一個地方,都很多污濁臭穢的東西沾滿了身體,這是他的耳根跟舌根交互的造業。

注觸,耳根跟身根,身根的觸是和合,則能為畜為鬼,為糞為尿,他會看到很丑陋、很卑賤的畜生或很多怖畏的鬼,經常在他的身旁,跑到哪裡去都沒辦法躲避,或者經常接觸到糞尿這種不淨的東西沾滿他的身體,這是他的耳根跟身根交互作用的結果。

注意,意根的思它屬於風,動態的風,耳根的水跟風的結合,則為電為雹,看到空中突如其來的閃電、冰雹突然而來,他自己的精神感到一種很強大的壓迫。

耳根它主要的內涵是水,看到很多臭穢的水沾滿他的身體,這是耳根主要的相貌。

嗅報

舌根嗅的功能。

臨終見墜

三者嗅報招引惡果,此嗅業交,則臨終時,先見毒氣,充塞遠近,亡者神識,從地湧出,入無間獄。

因地是以鼻根的嗅來造業,得果報的時候也包括鼻根的自業報,也包括其它諸根的交業報,這二個結合在一起,臨終的人他的鼻根屬於氣息,所以他先看到惡毒的氣息充滿空中,若遠若近,亡者的神識看到這個毒氣的時候,因為毒氣是往上飄,所以他就往地上爬,可能跑到洞裡面去,但是他跑到洞裡面的時候,發覺地下的洞裡面,也充滿了毒氣,所以他從地湧出,從洞裡面跑出來,結果就直接墮入無間地獄。

從地湧出就是說,他看到毒氣他很自然的往地下鑽,他到了地下以為沒事,結果地下還是出現毒氣,所以他就從地裡面跑出來,結果就直接墮入無間地獄,這是種臨終的情況。

我們講到嗅報,鼻根當中嗅的功能。

本根發相

發明二相:一者通聞,被諸惡氣,熏極心擾。二者塞聞,氣掩不通,悶絕於地。

以鼻根造業到無間地獄以後,他有二種受苦的相狀:一者通聞,他因地當中他的鼻根,是依止通塵,他的鼻根是完全開通的,也就是他遇到的美妙的滋味,產生貪愛而去造業,叫通聞。得果報的時候他就會被種種惡毒的氣息,來熏習他的色身,而感到心神擾亂不安,這是通聞招感惡氣來熏習他。二者塞聞,氣掩不通,悶絕於地。塞聞就是說他的鼻根在因地的時候是依止塞塵,他聞到一種他不喜歡聞的氣味,而產生厭惡進而造業,叫做塞聞。他得果報的時候他的氣息就阻塞不通,喘不過氣來而昏昧,氣絕於地上。這是他因地的時候依止的煩惱相貌不同,得果報的相貌也會不同。這是講到他的本根發出痛苦的相狀,以下看看它跟諸根交互受報的情況。

正示交報

如是嗅氣,沖息,則能為質為履,沖見,則能為火為炬,沖聽,則能為沒為溺,為洋為沸,沖味,則能為餒為爽,沖觸,則能為綻為爛,為大肉山,有百千眼,無量咂食,沖思,則能為灰為瘴,為飛砂礰,擊碎身體。

嗅氣它衝到他本根的氣息的時候,就產生質跟履,到了地獄就會經常有人來跟他對質,證明他的過失,或者是履,有一些牛馬等等來踐踏他的身體,使令他喘不過氣來,這是講到他的沖息。

沖見,他的鼻根跟眼根的見和合,就產生火跟炬,火是比較小,廣大火叫炬。

沖聽,則能為沒為溺,為洋為沸,假設是跟耳根的聽,聽是屬水,鼻根的氣息根火的結合,就會為大水所沉沒、所淹溺,乃至於會有洋銅灌口,乃至於沸騰的屎尿等等的情況出現。

沖味,則能為餒為爽,假設鼻根跟舌根的結合,為餒,腐爛的肉所發出的味道,爽,臭穢的菜,這二種味道都是很臭穢的。

沖觸,則能為綻為爛,假設他是跟身根的觸結合,就感覺到皮肉破裂(綻)或者爛壞,甚至於他就會發覺他的色身變成一個廣大的肉山,而這肉山當中他有百千的眼睛,但卻沒有手跟腳,他也沒辦法跑,也沒有手來處理他身上的蟲,所以他就眼睜睜看到他身上的肉,被無量的小蟲來咂食他的身體。

沖思,就是鼻根跟意根的思,思是屬於風相結合,就會經常感受到空中有很多的灰塵,他跑到水中就有很多很多瘴毒的氣來干擾他,或者在路上行走的時候,有很多的砂(細沙)礰(小石頭),砂跟小石頭從空中飛過來,來擊破他的身體。

這是從鼻根的氣息,鼻根的氣息它主要的果報有二種:一、他經常聞到臭穢的味道。二、他根本就喘不氣來,二種情況,這跟他因地的煩惱不同,一個是貪愛,一個是厭惡的結果不太一樣。

味報

臨終見墜

四者味報,招引惡果,此味業交,則臨終時,先見鐵網猛焰熾烈,周覆世界,亡者神識,下透掛網,倒懸其頭,入無間獄。

味報就是他因地的時候,依止舌根來造罪,當然舌根也帶動其他諸根,得果報的時候,除了舌根的自業報,也包括其餘諸根的交業報,這二個結合在一起的時候,臨命終的時候,他首先看到很多非常猛烈充滿火焰的鐵網,因地當中因為貪求美食,就廣泛的利用鐵網來補殺山中跟水中的生物。在臨終的時候,看到燒得很熾盛的鐵網充滿整個世界,亡者的神識他當然想跑,但是他跑的時候因為他本身有情重,所以就是從空而降,下降下來透過網子掛在網子中間,而且身體是倒掛在鐵網當中,而直接進入無間地獄。

因為他這個都是情比較重,所以臨命終的時候基本上都沒有中陰身,直接看到痛苦的相狀,直接下去,因為他情重,所以下沉的速度很快,到了地獄以後……

本根發相

發明二相:一者吸氣,結成寒冰,凍冽身肉。二者吐氣。飛為猛火,焦爛骨髓。

他得果報的時候,第一個是吸氣,他因地當中他的氣息是由外而內,他在造業的時候是吸氣來造業,所以吸氣他本身會產生寒冰。前面說過,一個人經常吸東西,他身體就會寒冷,產生寒冰凍冽他身上的血肉。第二個,他因地當中的氣息是吐氣的,把氣息往身外吐,吐氣會產生火,身上會感到猛烈的火,來燒燬自己的身體,變成骨頭來燒燬焦爛自己的骨髓。他得果報有吸氣跟吐氣二種差別,一個是寒冰,一個是猛火。

正示交報

如是嘗味,歷嘗,則能為承為忍,歷見,則能為然金石,歷聽,則能為利兵刃,歷息,則能為大鐵籠,彌覆國土,歷觸,則能為弓為箭,為弩為射,歷思,則能為飛熱鐵,從空雨下。

他的舌根跟他的本根接觸的時候,就產生承跟忍,他會感受到一種很強大的壓力,使令他不得不承受、忍受這種痛苦的滋味,叫做為承為忍。他本身不喜歡去成受這種滋味,但是那種強大的壓力,意思是說,因為他因地的時候吃眾生肉,吃眾生肉他也沒有經過眾生同意,他也是強迫的把眾生殺了,把它的肉吃掉,所以他得果報的時候,這來的強大壓力也沒有經過他的同意,強迫他必須要去承當、要去忍受。

歷見,則能為然金石,眼根的見火相遇的時候,就會產生強烈的火燒,他會發覺自己……金石就是金石做的鍋,他發覺自己在鍋裡面被燒煮,因地的時候燒煮動物,所以他覺得自己在金石當中被燒煮。

歷聽,則能為利兵刃,耳根的聽就會經常聽到鋒利兵刃的音聲。

歷息,則能為大鐵籠,彌覆國土,舌根跟鼻根的結合,就會發覺自己處在一個很大的鐵籠當中,而這個鐵籠是瀰漫國土,在鐵籠當中空氣也不流通,使令自己喘不過氣來。

歷觸,則能為弓為箭,為弩為射,跟身根的結合就會發覺有強大的弓箭,或者是發射毒箭的機器(弩),有弓箭跟毒箭來射傷自己的身體。

歷思,則能為飛熱鐵,從空雨下,假設跟意根的思,思屬於風結合,就會看到空中飛來熱鐵,炎熱的鐵器從空而下,無處可逃。

舌根有二種情況:一、它是屬於味,經常的感受到臭穢難忍的氣味,二、舌根本身又屬於金,所以又招感兵刃鐵器種種的傷害,舌根的果報大致是如此。

觸報

觸是身根,以接觸東西來造業。

臨終見墜

五者觸報招引惡果,此觸業交,則臨終時,先見大山四面來合,無復出路,亡者神識,見大鐵城,火蛇火狗,虎狼獅子,牛頭獄卒,馬頭羅剎,手執槍槊,驅入城門,向無間獄。

他因地的時候依止身根來接觸而造作罪業,得果報的時候有他觸的自業報,以及諸根交互作用的交報。臨命終的時候依止身根造業的是什麼情況呢?他會先看到有廣大的山從四面來合,因為因地的時候身根就是四大,地水火風,所以他會發覺四面的山來逼迫自己的身體,自己根本就沒有出路可以跑。沒路可逃的時候,亡者神識就一直跑、一直跑,就看到一個很廣大的鐵城,因為山要來逼迫他,他就跑到鐵城當中來躲避,但是發現鐵城當中有很多的火蛇跟火狗,還有虎狼獅子,他又不敢進去。他不敢進去,而這牛頭獄卒跟馬頭的羅剎,拿著尖銳槍槊逼迫他一定要進入鐵城,入了鐵城以後,就直接進入無間地獄,這是他臨終的情況。

本根發相

發明二相:一者合觸,合山逼體,骨肉血潰。二者離觸,刀劍觸身,心肝屠裂。

到了地獄以後身根造業,地獄有二種:一者合觸,他造業的時候強迫以自己的身體來接觸別人,用強迫的方式,所以他的果報的時候是合山逼體,骨肉血潰,就有左右或者是四面的山來逼破他的身體,擠壓他的身體,使令他的骨肉破碎,乃至於血流出來,這地方講合的情況。二者離觸,刀劍觸身,心肝屠裂。這個人他在因地當中是強迫自己離開自己的父母師長,棄之不顧,叫離觸,所以他得果報的時候是由刀劍觸壞他的身體,使令他的心肝整個斷裂,心是心、肝是肝,各處一方,叫心肝屠裂,這是他依止離觸來造業的情況。

正示交報

如是合觸,歷觸,則能為道為觀,為廳為案,歷見,則能為燒為爇,歷聽,則能為撞為擊,為剚為射,歷息,則能為括為袋,為考為縛,歷嘗,則能為耕為鉗,為斬為截,歷思,則能為墜為飛,為煎為炙。

他身根的觸跟身根的觸結合的時候,則能為道為觀,為廳為案,這個道就是說,牛頭馬面逼迫罪人趨向於地獄,通往地獄的道路叫道,觀就是地獄主他所居的宮殿的二邊,往往是在判罪的地方,為廳為案,廳是審案的地方,案是判罪的地方,這四個都是一個恐怖的地方,使令他的身體不得不要往於這地方走。

歷見,則能為燒為爇,他身根跟眼根的火接觸,就感到自己的身體有大火在燒,非常的炎熱。

歷聽,跟耳根的聽相接觸,就感到有大石來相撞,有木杖來擊打的音聲,乃至於剚,剚用刀來割其肉,或者用箭來射其身,種種的恐怖的情況發生。

歷息,則能為括為袋,為考為縛,假設跟鼻根相應的時候,括用布把他的身體纏繞起來,袋,用布袋把他封起來,考,用布纏繞以後再加以考打,縛,用布袋裝起來以後,就用繩子把頭的地方再綁起來,總而言之,就是讓他喘不過氣,是他鼻根的氣息的交報。

歷嘗,則能為耕為鉗,為斬為截,假設是跟舌根的嘗相應的時候,就會發覺有犁來耕其舌頭,或者用鉗子來拔他的舌頭,用刀來斬壞他的舌根,截,截斷他的舌根,這是用他的舌根的交報。

歷思,思屬風,身體下墜或者是往上拋,煎就是放在鍋子裡面去燒煮,炙直接用火來燒烤,為煎為炙。

身根的情況主要二種,一個是招感石頭或刀箭來壓迫他的身體,叫做觸。

思報

思就是意根當中的思惟,在因地的時候主要靠意識的思惟來造業。

臨終見墜

六者思報招引惡果,此思業交,則臨終時,先見惡風吹壞國土,亡者神識,被吹上空旋落乘風,墮無間獄。

他因地的時候依止思,第六意識的思惟來造業,得果報的時候也是二種,一種是思的自業報跟諸根的交業報。他臨命終的時候是先見到兇惡的狂風,吹壞整個國土,亡者神識就會感到自己被吹上空中,然後馬上落下來,因為他畢竟是屬於情重,所以他從空而降,落入風大當中,就直接墮入無間地獄,隨風而入無間地獄,這是他臨終的情況。

本根發相

發明二相:一者不覺,迷極則荒,奔走不息。二者不迷,覺知則苦,無量煎燒,痛深難忍。

到地獄的時候的二種相貌:一者不覺,這個人在因地造業是在迷夢不覺,比方說他是喝醉了酒,迷夢不覺的時候去造業,所以他得果報的時候,他也是感到自己在迷夢不知的情況,突然間莫名其妙,慌亂不已,也不知道在慌什麼,總而言之,到處奔走,不知何去何從,這是他依止迷夢不覺的心態來造業。二者不迷,他造業的時候內心是很清楚分明的,在一種覺知的情況造業,他得果報的時候,他真正的能夠覺知身心劇苦,為什麼呢?因為他身心感到無量的猛火在煎燒,使令他的痛苦非常的深重而難以忍受。這地方因為他的覺跟不覺,得果報的相貌也不太一樣。

正示交報

如是邪思,結思,則能為方為所,結見,則能為鑒為證,結聽,則能為大合石,為冰為霜,為土為霧,結息,則能為大火車,火船火檻,結嘗,則能為大叫喚,為悔為泣,結觸,則能為大為小,為一日中萬生萬死,為偃為仰。

邪思,假設他是結合他的耳根的思,就會有方所,會經常感受到猛風吹到某一個地方,或在某一個處所,完了以後又被吹到某一個地方、一個處所,因為思屬風,居無方所。

結見,則能為鑒為證,他的思惟跟眼根結合造業,得果報就見,他會經常看到有業力的鏡子,來顯現當時造業的情況來對他做證明。

結聽,跟耳根的聽結合就會發覺左右有大山來夾合他的身體,或者為冰塊寒霜所苦,或者身體會經常感受到有空中的塵土,還有空中的雲霧來干擾他的身體。

結息,假設跟鼻根的氣息結合,就會感受到自己在一個大火車當中,這火車密閉的,裡面充滿了猛火來燃燒他的身體,使令他無處可逃,或者火船,或者火檻(車子),四面都封閉的車子叫檻。

結嘗,假設跟舌根的嘗接觸,這時會感到身心很痛苦而生起叫喚,或者感到悔恨乃至於感到悲泣。

結觸,如果是跟身根的觸接觸,就會感到自己為業風所吹,業風吹到它身體裡面去,他身體裡面突然間膨脹又變成縮小,忽大忽小,或者一天當中為業風所吹突然間死掉,又為業風所吹突然間又活過來,萬生萬死,或者是由業風所吹彿,躺於地面(偃),或者面向於天空(仰)。這是他的意根,意根他主要就是會感到非常的慌亂,或者是有種種的熱火來燒他的身體,這屬於風。

六交報我們簡單做總結:

一個臨命終的人他要墮落到三惡道去,第一個他的相貌一定是下墜,因為我們造罪是依止情,因為情愛來造罪,情愛是屬於下墜相。所以我們做夢的時候,你夢到一個人往下墜這不是好事情,因為造了功德相的人,你的身體是輕飄的,所以你如果修行的過程當中,感到內心很沉悶,這就是煩惱跟罪業的相狀,一個功德很強的的人他的身心感到很輕安,因為功德是輕飄的。所以臨命終的時候他下墜相,這是一種墮落的相狀。第二個,他一定是怖畏相狀、恐怖,他不可能很安穩。

蕅益大師一再強調,這種果報是因緣所生,非本來有。這個觀念很重要,非本來有就是說它是因緣生,它當然也可能因為我們清淨的因緣而消滅。諸法因緣生,也因為我們覺悟的因緣,而諸法因緣滅。

我講一個淨土宗的小故事:

在念佛法要講到:宋朝有一個叫吳瓊的居士,這個居士他年輕的時候他出過家,後來因為某種因緣他還俗了,還俗以後他也沒其它工作好做,就造殺業的工作,為人家殺雞、殺鴉,但他畢竟學過佛,知道造殺業以後會有痛苦的果報,所以他每次在殺雞殺鴨的時候,他這刀子砍下去一下,就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而且他還發願希望你們能好好的去超生,一方面造罪業,一方面給它們咒願,希望它們好好的去超生。

殺了幾年以後,他殺業的花報現前了,他眼睛的上方長了一個腫瘤,這腫瘤看起來就像雞的眼睛,長得跟雞的眼睛一模一樣的腫瘤,他生起大怖畏。這是要墮落的前兆,花報現前,他就不敢再造這個罪業了,趕快就跑到山上去,在一個茅棚每天修懺念佛。

念了幾年以後,後來他的罪業慢慢消滅,罪從心起將心懺,心若滅時罪亦亡。突然間他有一天,他就跟他附近的居民說:我明天晚上要往生淨土,如果明天有空來幫我助念一下,順便送我一程。大家都覺得很好奇啊!果然晚上的時候就來幫他助念。而這吳瓊居士他在助念當中,他就在佛前端坐,念一念他就說:佛來也!阿彌陀佛來了。然後就在那個地方端坐念佛而往生。你看他本來是造了罪業,他地獄的花報也現前。

所以蕅益大師說:一個人你即便你造了罪業,然後速斷相續心,起殷重懺悔。二個重點:速斷相續心,起殷重懺悔,懺悔之力亦能往生。

他這意思是說:我們有些人造罪業以後,他一點辦法都沒有,他那個惑業苦,煩惱障、業障、報障,那個力量非常堅固,完全沒辦法踩剎車。煩惱引生罪業,罪業引生果報,這三個東西像惡叉聚一樣,產生那個強大的漩渦,肯定把他旋轉下去,這個人造了罪業一定要得果報的,為什麼?沒有善根。

佛弟子的好處在哪裡?因為他本身聽聞佛法,他產生一種智慧的觀照,所以他造罪過程當中,他一時的糊塗造罪業,但是他善根發起來的時候,光明覺悟生起來的時候,他能夠努力的懺悔,乃至於憶佛、念佛,他在黑暗當中產生光明的相狀。

蕅益大師說,就算你造了罪業,以懺悔之力,亦能往生。

你看我們佛教徒,我們還不是很怕說這個人煩惱重,還真的是怕你沒有善根,所以一個人根利遮重還有救。我們過去講過央掘摩羅,他一生殺了九百九十九個人的生命,但他後來遇到佛陀至誠的懺悔,修習止觀,他今生成就阿羅漢果,殺了九百九十九個人他照樣證阿羅漢果,因為他那個還滅的力量生起了。你看有些人他根鈍遮輕,他也沒有什麼煩惱,他也沒善根,就完蛋了!最可怕的是根鈍遮重,有些人他煩惱重,罪業也重,這個人他得果報的時候是誰也救不了他,因為他沒辦法踩剎車。

雖然我們過去造罪業,沒關係!第一個你不能再造作——懺悔。第二個要發願,發願會產生一種強大的力量。

你為什麼會懺悔?你為什麼會發願?那你就是要聽聞經典明白道理。所以栽培善根,這一件事很重要。蕅益大師常講一句話:真能破妄,他說:你雖然依止虛妄的心造了很多罪業,但是你要依止真實的道理來生起觀照,你肯定可以破妄。

這地方是講到說,假設這個人完全沒有善根,在造罪的時候完全沒有慚愧心,那就沒辦法了,惑業苦就直接下去了。

庚三、總結

因果根源

阿難!是名地獄十因六果,皆是眾生迷妄所造。

因果的根源做總結:

招感地獄的十習因跟六交報,是怎麼來的呢?它不是上帝創造的,也不是自然生起的,完全是眾生一念的迷真起妄,乃至於執妄為真去造業。簡單的說,就是我們一念的妄想去造業,我們依止一念的妄想去造業,也依止一念的妄想去得果報。等到有一天我們成佛以後再正念真如,把虛妄的妄想給破壞了,煩惱障、業障、報障完全消滅,若因若果,就是一念妄想的妄動所生的。

因果差別

依圓別判

若諸眾生,惡業同造,入阿鼻獄,受無量苦,經無量劫。六根各造,及彼所作兼境兼根,是人則入八無間獄。

六根的具足跟不具足:

假設這個眾生在造業的時候是同造,同造,註解有二層意思:一、這個人煩惱特別的重,他具足了前面十種煩惱,十習因全部具足,貪瞋癡慢全部具足,他每一個煩惱都很重,依止十習因來共同造作。二、依止六根,他每一根的煩惱都很重,這叫同造。依止十習因,同時具足六根來推動罪業,這種人在果地當中,就直接進入阿鼻地獄經無量劫,這阿鼻地獄是最嚴重的,這阿鼻地獄只有一個。

二、六根各造,六根當中雖然煩惱很重,但是他是六根不同時,某一根比較強,所以他可能是在某一種境緣,在某一種根兼境,某一種境,某一種根當中。比方說他是以眼根為主來帶動其他諸根,或者是以耳根為主來帶動其它諸根,但是他的煩惱還是特別的重。前面那個是偏重在純情,這是九情一想,進入到八無間地獄,比前面的阿鼻地獄稍微輕一點。

身口意業三作殺盜婬,是人則入十八地獄。

依具缺判

三業不兼,中間或為一殺一盜,是人則入三十六地獄。見見一根,單犯一業,是人則入一百八地獄。

他的身口意(六根)他可能只是身業來造業,身業是殺盜婬,他只是其中的身業,或者其中的口業,來造二舌、綺語、惡口,或者其中的意業貪瞋癡。總而言之,他是偏重在身口意的某一個業,這種人就直接進入十八層地獄,比前面的八無間地獄還輕。

假設他的身口意當中,他每一個業的造業也不具足,比方說,他的身業(殺盜婬)他可能身業當中只造殺跟盜,三惡之中的二種,沒有把身業的罪全部造滿,這個就入三十六地獄,比前面的十八地獄又更輕了。

或者他只是六根當中的一根,眼根或者耳根,在六根當中單一眼根或單一耳根等等,在所造的業當中,可能只犯殺生,或者只犯偷盜,或者只犯邪婬。單根單業就更輕了,受苦的情況比前面三十六種地獄更輕了,一百八地獄,他受苦的情況、受苦的時間都比較輕。

別造同受

由是眾生別作別造,於世界中,入同分地,妄想發生,非本來有。

總結:這個眾生他的造也是別作別報,每一個人各別的造作,得果報的時候各別來受報。你在因地歡喜用耳根來帶動造業,你得果報的時候,耳根受的苦特別多,你依止眼根來造罪,你眼根受的苦就比一般的根重。別作別造,在諸根當中個別造作各別受報,你哪一根沒有造業,那一根在得果報的時候絕對沒事。

在整個果地的世界當中,是入同分地,雖然是各別造作各別得果報,但是它的確有它固定的處所,總而言之,是妄想發生,非本來有。

妄想發生,非本來有,就是前面的假觀又把它回歸到空觀去了。

蕅益大師說:什麼叫妄想發生,非本來有?

狂華亂舞,其實空體是依然。我們這一念心本來沒有煩惱,本來沒有罪業,也本來沒有痛苦,完全是一念的妄想自己捏造出來的。

罪業的輕重,我們也可以從《唯識學》做一個總結。《唯識學》說:造業有三種的判定:

一、約心,約心的強弱。本經說的你在造業的時候,第一個煩惱具足,或者六根同時,這個業就特別重,心力強。你看我們在佈施也是一樣,有錢人佈施跟貧窮人佈施,那個業就不同,因為貧窮人他的痛苦當中又能夠佈施,他所生起那個佈施的心相對強,所以貧窮人在佈施當中,他得果報會特別的殊勝,因為心力強。

二、約境,境有三種境:上品境,佛菩薩、父母、師長,這種境造的業也特別的大。中品境就是人道,因為人道是法器,所有人會生天,只有一種情況,在人間修福報,所有人會墮到地獄去,也是在人間,其它道不可能造業。你研究《唯識》你就知道,六道當中只有人道有強大的造業功能,第六意識那個想,我們講造業是依止想,諸天太快樂,他那個想像力太薄弱,他整天大概都沒什麼想像,活在當下及時行樂,三惡道是痛苦的不得了,也沒有時間去想,人間苦樂參半,所以人間是最有可能成就法器的。所以人道的果報,你佈施人跟佈施畜生當然不一樣,人道是中品境,下品境就是畜生跟餓鬼,境還是有差別。

三、約相續,你數數現行,你造業的次數,如果是無慚無愧當然業就比較重。所以你的心境相續,在本經當中就是你的身口意要具足。

我在新加坡有一個女眾居士她問我:師父啊!修淨土宗的人是不是一定要拜佛?她說她就喜歡念佛,她不太喜歡拜佛。

諸位你要知道,你如果沒有拜佛,你身口意三業不具足。天親菩薩是身業的禮拜、口業的讚歎、意業的觀想,身口意三業相應。你今天三業當中少一個業,少一個身業的禮拜,那麼這種淨業你要成就,你只有成就別人三分之二的功德,因為你身業不具足。

造善造惡都是一樣,你造惡業的時候身口意三業同時,這個業特別重,你看前面就是這樣,身業也具足,口業也具足,意業也具足,你造善也是這樣子,你對佛陀的皈依,身業的禮拜,口業又同時出聲,意業又同時觀想,那力量特別大,這道理就是這樣子!

(楞嚴經講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