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一個人人喜歡的漢字。民以食為天,「禾」字旁一個「口」,當農業收成好了,口中有糧吃了,人最基本的生活需求有了保障,這是和最起碼的前提了。中國漢字就是這麼偉大。告子說「食色,性也」,人生莫過於食色二欲了。食乃維持生命,色乃繁衍生命,此二欲為實欲,適可而止。不能貪著,否則失去平和,反而有害健康。

除實欲外,人還有虛欲,只能隨緣而得,不可強求。人生如戲,知足常樂,同樣不能執著,否則有害健康。道家講「有即無,無即有」,佛家講「色即空,空即色」。如果慾望過重,其結果只能是可憐、可悲、可嘆。

世上本無枷,心鎖困住人。佛教導我們說,世間本無煩惱,一切煩惱全是自己招來的。看看生活中的人,沒有戀人想戀人,結婚以後吵鬧甚至要離婚,沒有子女想子女,有了子女累老人,不孝子女成了自己的掘墓人,沒有官職想權力,有了權力,寵辱皆驚,何來幸福可言?沒有錢財想錢財,有了錢財忘乎所以,慾壑難填,結果遺患無窮。

這方面的例子不勝枚舉,而這些痛苦卻都是自己造作的。佛法說「一切唯心造」,為什麼?迷而不悟啊!現代社會可以說是-個病態的社會,特別是現在這個社會充滿了種種矛盾:人與人之間的矛盾,人與自然的矛盾,個人與社會的矛盾,個人內心的矛盾。同時,種種矛盾也充斥著世界。

一方面是科技的高度發展,種種發明創造,本是為了使我們自己獲得更充分的自由,結果反而為其所束縛。另一方面是人文精神的失落,我們有時候會不自覺地失去自我,淪為物的奴隸,有時以「我」為中心,強調什麼自我凸顯,自我中心,自我張揚,等等,然而這些恰恰說明了「自我」的失落。從佛學角度來說就是「貪、嗔、癡」三毒無限膨脹的結果。

天地下和,無焦無慮,無憂無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因而能長久。一切成敗毀譽都不影響平和寧靜,這就是佛家所講的「八風吹不動」。

這裡講一個佛教故事,一位僧人替一家施主做法事,事後主人發現家中丟失20兩白銀,便懷疑是僧人所為,於是氣勢洶洶地到寺院中問罪索取。僧人明白來意後,取出白銀20兩說:「施主請把銀兩拿回去吧。」這個人抓過銀子氣沖沖回家去了,嘴裡仍囉嗦不停。等他回到家中,弟弟告訴他,昨天因為事情緊急,來不及告訴哥哥,拿走了銀子沒有及時交代。他聽後感到非常內疚,萬分羞愧,急忙回到寺廟送還銀兩,向法師道歉。師父接過銀子只說:「阿彌陀佛,善哉,善哉!」一個有口皆碑的大師,被人誣偷銀兩卻泰然處之,不怒不爭。從現在的觀點來看,雙方都沒有證據,如果對簿公堂,也只能是事出有因,查無實據,但必定會引起更多人的猜疑。一個法師,心中無染,心中無鎖,外界的一切變化,對他絲毫不起影響,心中平和。相比之下,對照我們身邊的兒女情長之苦,追逐名利之累,大家應有所悟啊!

六祖慧能大師說:「如來,如來,本來如是」。鐵礦能煉出鐵因為它本質是鐵,金礦煉出金,是因為它本質是金,我們硬要從鐵礦煉出成金,豈非妄想?這與鵝卵石中孵不出小雞的道理是相同。所以,對子女生養以後,提供正常的長身體和學習條件以外,讓他們懂得人生大道就是矣,不必過多操心。

平和即心理平衡,合於自然松靜之道。人只有心靜,才能去燥,沉穩才能避開輕浮之舉。水面靜,才能映出完整的月亮,心靜才能接受宇宙良好的信息和能量。煩惱生於不悟。

心靜則安!慧能大師牢記五祖弘忍的告誡,為避免佛家內訌,持衣缽遠離寺院南行隱名十五年,干的是所謂下等人的活,到了師父規定之日,才公開佛家宗師的身份-六祖。他的心是何等的靜啊!這正是一靜去百愁。

再看《臨濟錄》裡的一段故事:有天晚上,大含和尚一個人在讀經,一強盜持刀入室,和尚平靜地問:「你是要錢還是要索命?」強盜說要錢,和尚就隨手從懷中取出錢袋扔給強盜,說拿去吧。說完又看書了。強盜拿了錢正要逃出去,和尚突然大喊一聲:「等等,出去把門關好。」這一喊嚇得強盜呆若木雞,屁滾尿流地逃竄。這個強盜事後對人說:「我打家劫舍,歷盡風險十幾年,從未像這次嚇得魂飛膽破。」你看平和的威力竟如此巨大。

靜守心房,順乎自然,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物場」,場靜,周圍亂也變靜;場亂,周圍靜也亂。所以佛家講「境隨心轉」,「心淨則一切淨。」

這裡我介紹一件真實的事:一位出身在富農家庭的中學老師,在「階級鬥爭」的年代,這「階級烙印」使他苦惱萬分,他拚命地工作,對領導唯命是從,工作出色,學生尊敬,家長叫好,就是評先進,獎福利等方面永遠輪不上,內心不平,又不能流露於外,結果疾病纏身,整個消化系統全出了毛病,牙齦腫脹,口腔潰瘍,胃竇炎,結腸炎,用了中藥西藥,口服腸灌就是不見好轉。十一屆三中全會後,黨的政策轉變,在善知識指引下,皈依了佛門,他漸漸明白了,結果什麼藥也沒有服,病就不治而愈,為什麼?平和啊。我國中醫講的治病就是讓「精、氣、血」平和。場效應是客觀存在的,人與人之間的生物場是相互溝通影響的。佛法並不深奧,從養生的角度,懂得心靜平和,遠離煩惱,打牢養生的基礎,這是養生的起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