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來了位信徒。她帶著小孩,有點憂心的樣子。一見到我,就要我幫她提陞小孩的學習成績。她的那種急迫、恨鐵不成鋼的心情,讓我馬上感受到——什麼是天下父母心啊。

我不專業地建議她:多鼓勵小孩努力、培養他興趣、堅定他信心;多給他創造條件與環境;多給他介紹正面的典型事例,給予榜樣的力量;同時,為他讓他多拜拜文殊菩薩,從大智大慧的文殊菩薩那裡得到加持。

事後,我在想,古人不是這麼說的嗎!兒孫自有兒孫福,莫為兒孫作遠憂。這也讓我想到——今日自有今日事,不為明日枉憂愁。是啊,明天自有明天的太陽,明天的月亮,明天的山,明天的河,明天的希望,明天的夢,以及明天的生命與生活。

我們平時,都在讚歎猶太人的聰慧與能力。猶太人對「一日」的定位,就讓我驚嘆。他們的一日,是從今天的日沒時開始算起,到明天天亮時結束。有書《塔木德》說:與其明亮開始,黑暗結束;不如黑暗開始,明亮結束。這,是多麼有境界的話呀。中國人常說:「仁者不憂,智者不惑」,「君子不憂」。對呀,憂都無須,何況還是明日的。

我雖信仰佛教,但對兄弟宗教,也很敬重。兄弟宗教的博愛與寬恕,也令我敬仰。《聖經》就說:「不要為明日自誇,因為今日要生何事,你尚且不知道」,「不要為明天憂慮,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

是啊,今日不知明日事,憂什麼!明日不知後日的事,愁什麼!如果,今日就為明日憂愁,就如今日已有擔子,還把明日擔子又擱在今日肩上,那還挑得動嗎?那還不折斷腰折斷腿嗎?

佛法,告訴我們,諸法是運動無常變異的,每時每刻,剎那剎那。這就意味著,前念、現念、後念,雖相續,卻不同。當我們在熱烈地談論「此刻」時,這「此刻」已經成為了過去。今天,也一樣,終將成為昨天。而昨天,是過去式。佛法說,過去的已經過去。所以,對此刻,對今日,我們有能力擔當多少,就多少!這就夠了。佛教叢林中,選拔執事人員,歷來以盡心盡職為好,至於能力大小,不太被在乎。為此,對待此刻,對待今天,就如同對待明日一樣,我們也無須憂慮。只管活於當下,只管擔當於當下,這就好了。

有人說——不傷逝昨日,不憂愁明天。不為明日憂,不為昨日悔。這大概也是這種意思吧。

有位妻子,老擔心丈夫駕車技術不精,怕出意外。有次,要出行長途,丈夫說開車送她,她不放心,不讓送,就去坐其他熟練老司機開的車。不料,中途意外,車仰馬翻,她也中年逝去。可是,車技始終不佳的丈夫,開了一輩子的私家車,卻活到了90多歲,壽終正寢。丈夫生前,人問他,車技不好卻平安行駛的原因。他說:開車時,不想明天的事,不想等下的事,不想安全的事,不想不安全的事,但注意開車於當下,但小心開車於當下。

不過,我要特別提醒的是,我說這些,不是要你從此——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或者:今朝有酒今朝醉,莫管門前是與非。

至於,在「不為明日憂」與「今朝有酒今朝醉」這兩者人生態度之間,如何平衡把握,如何辯證對待,就是另一篇文章的內容了,希望你能親自去書寫並書寫好。畢竟,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理論與實踐的結合,最終,還得靠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