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本從自性來

六種神通分開來講是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漏盡通、神足通。神足通又名神境通,又名如意通。談到天眼通,我們一樣都是人,有的人和其他的人就不同,怎麼不同法呢?他可以徧觀三千大千世界,如觀掌中的庵摩羅果一樣。阿那律尊者得到天眼通,他是天眼第一,他就是這樣子。有天耳通,從人間到三千大千世界,這一切的音聲他都可以聽得見,天上一切的音聲他也可以聽得見。他心通,是你心裡所想要做的事情,雖然沒有說出來,他已經知道了。宿命通,是你前生所行所做,或善或惡,他都可以知道。神境通,就是方才所說的這個「神」──也就是一種不可思議的境界,這就叫神。

這個「神」和「妙」字,有少少的相似,所以有的時候說神妙莫測,也就是一種不可思議的境界。境,是這種境界;通,通達無礙,本來不通而通了。好像牆本來是有阻礙的,你把它捅出個窟窿來,這就通了。我們的無明障礙,把自性的光明都給障住了,你能用你的智慧劍,一劍把它穿通了,這也是通。

漏盡通,我們人為什麼不能成佛,就因為漏了,我們人為什麼不能做菩薩,也就因為漏。這個漏,說是漏到三界裡來──漏到欲界、色界、無色界三界裡。這個漏,不但漏到三界去,更漏到九界去。什麼叫九界呢?菩薩、聲聞、緣覺、天、人、阿修羅、地獄、餓鬼、畜生,這九界的眾生不成佛,就因為有漏,要是沒有漏,就成佛了。這個漏從什麼地方來的?就是從無明那兒來的。所以,你要是能破無明,就沒有漏;破不了無明,就「漏無剩殆」,因此漏盡通的人是不易多得的。你要是沒有漏,就了生死;你為什麼不能了生死,就因為有漏;有所漏,像有漏的瓶子似的:你裝上水,它漏了;再裝上水,它還是漏了,總也存不住。你要是把這個漏沒有了,那是漏盡通了。

說我們人本來並沒有神通,就是指我們,在凡夫的時候,沒有神通。本來就是神通,在聖人的果位上來說,是本來就有神通的。凡夫沒有神通,聖人有神通。聖人有神通,是不是從外邊得來?不是,本來就有的。凡夫沒有神通,是不是丟了?不是,也還在他的自性裡邊,不過他沒有發覺到,沒有把它找出來。所以,以為就是沒有了,因為這個緣故,所以說本來沒有神通。

有神通和沒有神通,這都沒有什麼重要。你不要以為有了神通,就是得道了,就是證果了,這與證果得道,差得遠之又遠。我們人不要得少為足,不要得到一點點,就以為:「哦!我這回發了財了!」得到一兩金子,就以為發財了。人家有幾萬萬兩在那兒存著,都不以為意,還像沒有那麼回事似的。你得到一兩有什麼不得了的呢?所以不要得少為足。「得少為足,中道自劃」,是二乘的境界,不是大乘的菩薩根性。所以,不要以為有神通,就是很不得了。你有神通就認為自己不得了,那太小了,因你還有所執著,有所滿足。「品」,就是這一類,和這個相同的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