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惑與陷阱--上億身家的老闆是怎樣淪落為民工的

2008年的時候我剛入行經商時,和一個老闆有業務往來,當時他正是意氣風發的時候。那時上海的裝修行業正是興旺之時,隨便開個裝修公司,都能掙到大把的錢。這個老闆相貌俊美、風度翩翩,老婆漂亮溫柔、端莊大方,家裡還有一兒一女兩個孩子,生活真真是在蜜罐裡。

剛開始與他業務上往來時我還比較忐忑,他們店裡的夥計說,你放心,我們老闆一口唾沫一個釘,一定不會少你半毛錢。只要我們老闆答應的事情,一定會做到。其實我當時還是不太相信,小老闆說大話的情況真是多了去了。我嘿嘿傻笑,啥也沒說。果然,當天他們老闆回來後,馬上給我結了貨款,老闆娘還慇勤地叫人送我回家。我非常感動,我非常感謝他們老闆娘,感覺這個人生意一定能做大。

有一次我家小孩子生病,我非常著急,但是公司又急著要這個單子,我左右不是,急得眼淚都掉下來了,老闆娘知道這情況後,二話不說就簽了單子,先給了錢。其實那時候我們負責做的廣告都沒有做好。

因為生意往來,又挺合得來,所以我與他們有了更多的私交。有時候會在一起聊天,老闆娘是個非常溫柔細膩的女人,她和老公上初中時相識,一起來到上海打拚,從一無所有,到家財不菲。我至今都記得她說起她老公時,眉眼含笑,一臉的幸福。

後來,我自己也開始做涉足這個行業,與他們來往就少多了。但在圈子裡,還是經常得到他們的消息。老闆生意越做越大,那幾年已經接了好幾單幾千萬的裝修工程,銀行都有幾千萬貨款,事業如日中天。

俗話說,飽暖思婬逸,飢寒起盜心。老闆在一帆風順之下,心就漸漸不安分了。一次飯局上,他認識了一個鮮嫩如花的小姑娘,小姑娘一看見這麼風度翩翩、出手大方的老闆,一下子就迷上了。她年輕嬌俏,一口一個大叔地叫著,老闆非常享受這種被人仰望、被人當偶像、當天邊的皓月一樣崇拜著的感覺,他人醉心也醉了……很快就你儂我儂,芙蓉帳暖度春宵,纏纏綿綿到天涯。黏在一起看星星、看月亮,從詩詞歌賦談到人生理想,大叔恍然回到了青春年少。老闆娘問起時,就說在陪客戶在工地,在各地考察市場。慢慢地,小姑娘的衣服從路邊攤到商場,從商場到專賣店,再到國際一線大牌,行情一路看漲。家裡的老婆還穿著淘寶299元包郵的大衣,大衣領子上還沾染著工地上的灰塵。一邊是唇紅齒白、清純動人的小姑娘,一邊是人老珠黃、只知道照看生意、不解風情的黃臉婆。大叔已經忘了來時路,更不記得歸路。

不僅如此,小姑娘還喜歡賭博,沒事就來兩手。剛開始老闆只是為了討小情人的歡心,漸漸地,他自己也陷進去了,踏上這條不歸路。開始時10萬、20萬……輸輸贏贏無所謂,老闆不差錢。次數多了,和一般賭徒也沒兩樣,贏了想多贏點,輸了想翻本。所以越賭越大,越陷越深。最後動輒上百萬地砸在賭桌上。沒有錢,不是有貨款麼?反正接了生意能還得上。老闆有時也會覺得這樣很不妙,莫名地恐慌。但每當這時小姑娘就嘴巴一噘,梨花帶雨,老闆立馬就沒轍了。邪婬與業力,加上僥倖心理,讓他身不由己,越陷越深。好在老闆娘感覺到了資金流向的不對勁,緊急採取措施,總算截住了最後的一點資產。

只是為時已晚,一個資產上億的公司,在小姑娘的纖纖玉手下,就這樣統統送上了賭桌。很快,法院查封了老闆的公司、店面、房產。老闆娘無法接受老公不知回頭的濫賭,更接受不了他帶著小三輸盡家財。為了一兒一女以後生活有著,要求離婚。

與此同時,老闆和小情人也正計劃著與老闆娘離婚,把財產卷走,把債務都留給老闆娘,換個地方再創一番事業。老闆娘在生意場上打拚多年,風風雨雨見過多少,危機關頭,哪會這般坐以待斃?她馬上調取了公司的賬目,又找出老闆和小姑娘廝混的證據,成了有力的呈堂證供。這些證據之下,老闆最後淨身出戶。

在法院判決時,老闆娘泣不成聲說:「我以為,我們會一直看著孩子長大,兩鬢斑白。還記得15歲的時候你說,跟你走,你給我最好的生活。可是最好的生活有了,我失去了你……」我在旁聽席上,一時聽得淚流滿面。法院判他們離婚了,出了法院,老闆也不由得莫名傷感、潸然淚下。

後來,老闆帶著小情人去了南方,想東山再起。他覺得自己有能力,在哪兒也能再打下一片江山。只是時勢不由人,好運再也沒有光顧過他。空有雄心萬丈,也很快在柴米油鹽面前無力掙扎,夢想越來越遠,成了遙不可及的幻想。人一旦享受過富貴,哪裡受得住這種窮困?地攤上的衣服再好,也是起毛起球的;家裡的飯菜再香,也沒有大酒店的奢華氛圍。小姑娘不滿意了,開始鬧了,不開心了,打架了……糾纏,吵鬧,哭喊,反反覆覆。老闆腰身不再挺拔了,頭髮花白了,眼神也渾濁了。這就是當年那個在生意場上叱吒風雲的夢中情人麼?還是那個在賭場上一擲萬金的老闆麼?曾經的山盟海誓,很快輸給了貧窮的現實,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小姑娘對他說:「我累了,我不愛你了……」

老闆傻眼了,不是說好真愛無敵,戰勝世俗麼?不是說好沒錢沒車、再窮再苦也要廝守在一起嗎?不是說只愛我這個人,不圖名分、只要真愛嗎?老闆一切都輸完了,只剩下愛情。現在愛情也沒了,他徹底傻眼了……

為了維持生活,曾經的老源、如今的大叔去工地上做苦工,聽說是80元一天。不知扛著水泥、搬著鋼筋的他,有沒有想起過青春年少時的誓言,有沒後悔過那時的瘋狂?

這是我身邊發生的真事,曾經的生意夥伴,真不是寫小說。因果這個東西,自己做了自己受啊,邪婬最折損福報啊。這就是傳說中的孽緣吧。

事業如日中天的時候,小情人的出現,讓他公司倒閉,家破人散。從四口小家變孤家寡人,從老闆淪落成了的民工。等一切都敗完了,小情人就消失了,她似乎只為這一件事而來的。這讓人不由得想起周幽王的褒娰,夏紂王的妲己。都說紅顏禍水,但是反過來想,如果自己不陷進去,一個小姑娘家家,能有多大的能耐呢?自己甘願陷進去,才會被人家牽引,走到窮途末路。心中有那份邪念,世上的誘惑與陷阱就應心而現,無處不在,沒有褒娰還有妲己。

《詩經》上說:「煢煢白兔,東走西顧,衣不如新,人不如故。」背棄患難與共的結髮妻子,置道義於不顧,已經種下了不祥的種子;沉淪於邪婬,嚴重折福,得了妻離子散報;沉湎於賭博,耗散家財,得了貧窮下賤報。臨了還想將債務轉給妻子,卷款而去,另起爐灶。人要起壞了良心,必走敗路,神仙難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