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四眾弟子、諸大國王、臣民在舍衛城給孤獨園中,恭敬圍繞釋迦牟尼佛,聆聽開示。此時大眾心中不禁興起疑問:‘世尊過去生是何因緣,能發起如此廣大道心,救度一切眾生,而成就無上佛道?’阿難尊者知道大家心中的疑問,於是上前恭請世尊開示過去生髮無上菩提心的因緣。世尊演說的當下,大眾皆屏氣凝神,百鳥走獸也寂然無聲,專注地聆聽這段殊勝的因緣:

久遠以前,有一位勇健聰明、福德具足的國王,名叫大光明。大光明王和鄰國友好,彼此和睦相處,對於鄰國所欠缺的物資都不吝惜給予,而鄰國的國王也能知恩圖報,只要獲得珍奇的寶物,都不忘致贈給大光明王。

一天,鄰國國王打獵時,捕捉到珍奇的大白象,雄壯威武,見者歡喜,於是派人為白象裝飾種種瓔珞寶物,將其送給大光明王。大光明王收到這份稀世禮物,非常歡喜,召來負責馴服大象的象師散闍,囑咐他說:‘這是一隻稀世罕見的白象,你要好好調順它。’散闍奉命,每天盡心盡力地教導大白象,不久即將它調教圓滿。完成任務後,散闍前往稟報大光明王:‘大王!臣下已將大白象調教好了,您可以擇一良辰吉時,試乘白象。’大光明王一聽,非常高興,立刻命人擊鼓召集王公大臣。

在眾人殷殷矚目下,儀表堂皇、高大威武的大光明王端坐在身披瓔珞的大白象背上,彷彿日出光明照耀大地,令人目不暫舍,大眾不禁發出衷心的讚歎!

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前往城外試乘,途中,經過一處大蓮花池,池中有許多大象正在食用蓮花根。這時年輕氣盛的大白象見到象群,忽然野性大作,狂奔追逐母象,在漫天黃沙、天搖地動中,眾象直往森林裡奔去。象師散闍的調象功夫,此時完全發揮不了作用,在象背上幾乎被震落的大光明王驚慌恐怖,不僅皇冠掉了,頭髮散落肩上,華麗的衣服也被樹枝割破,遍體鱗傷,國王心想:‘這次難逃一死了!’在千鈞一髮之際,騎坐在另一隻象背上的象師散闍提議:‘大王!快!抓住樹枝。’大光明王奮力一躍,緊緊地抓住眼前的樹枝,狂象奔離後,國王從樹上狼狽地滾落地面,胸口仍砰砰地跳著,茫然地走出森林。

隨後也抓住樹枝、得以逃命的象師散闍匆匆趕來,見到大光明王,連連叩頭請罪:‘大王!請不用煩惱,等大白象欲心息滅,自會回到宮中,因為它已習慣了宮中豐美的飲食,再也吃不慣野外粗穢的食物了。’大光明王此時餘悸猶存,生氣地回答:‘我再也不想見到你跟大白象了!這只象幾乎害我喪失性命!’這時,急急忙忙追趕而來的群臣,一路擔憂著大光明王是否已為狂象所害,沿途看到散落的皇冠、破碎的衣服及血跡,不禁心驚膽顫,等到看到面容慘綠的大光明王坐在樹下,終於放下心中的大石頭,即刻將國王迎請回宮。城中百姓,看到歷劫歸來、狼狽不堪的國王,也都心疼憂惱不已!

闖下大禍的大白象,此時正如像師所言,對野外粗穢的雜草及污濁的臭水再也吃不習慣,因想念王宮中清美甘甜的飲食,而乖乖地走回王宮。象師見了,立即前往稟報國王:‘大王!大白象回來了,您要不要去看一看……’‘哼!你還敢來見我!我再也不需要你及大白象了!’大光明王生氣地說。象師知道國王氣憤難消,大白象闖下這樣的大禍終將難逃一死,象師心中懷著最後一絲希望,稟報大光明王:‘大王!如果你不再需要我及大白象了,懇請大王給予最後一次機會,前往觀看我如何調御大白象?’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大光明王同意了。

城中百姓風聞象師散闍將當眾表演調伏大白象的方法,也都群集圍觀,一時人山人海,擠滿了會場。散闍命人製作七顆鐵丸,燒得赤紅,帶著大白象來到會場,象師心想:‘吞下這熱鐵丸,大白像一定命終,大王或許會後悔,我再為大白象作最後一次的請命吧!’散闍上前,忐忑不安地稟告:‘大王!這大白象乃稀世珍寶,只有具大福報的轉輪聖王才能獲得,今日它犯下了過錯,理當處死,但是賜死了,就再也難得這樣的寶物了。’大光明王餘怒未消地說:‘大象若尚未調教好,就不應該讓我騎乘,若已經調順了,為何又會發生這樣的意外?我不再需要你及大白象了。’象師仍不放棄最後一絲希望:‘可是,會不會太可惜了……’‘別再說了,下去吧,我再也不想見到你們了!’大光明王猶盛怒未消地回答。

象師知道國王心意已堅,大白象終將難逃一死,與其讓大白象痛苦地讓鐵鉤碎裂大腦而死,不如吞下熱鐵丸快速地結束它短暫的一生。象師含著眼淚來到大白象身邊,低聲告訴它:‘吞下這熱鐵丸吧!否則你將被鐵鉤碎裂大腦漫長而痛苦地死去。’深具靈性的大白象聽了象師的話,眼中含著淚水跪下,看著大光明王,希望他改變心意,然而大光明王轉過頭去,視若無睹。大白象環顧會場四週,沒有一個人可以救拔它的性命,於是用象鼻卷起赤熱的大鐵丸吞了下去!火紅的鐵丸一下子將白象腹中燒得焦爛,大白像在痛苦中死去了!砰地一聲,鐵丸從白象身中滾出來,依然火紅赤熱!大眾看了莫不低聲哭泣。這時,親眼看著大白象痛苦死去的大光明王,在錯愕驚訝中也忘了自己差點喪命在象群中的憤怒,心中開始後悔了!

大光明王於是再次召來象師,說出心中的疑問:‘如果你已將大白象調伏好了,為何在樹林中不能制止它呢?’這時在淨居天的天帝知道大光明王發無上菩提心的時機到了,於是運用神通力,令象師跪下回答:‘大王!我只能調伏大象的身體,卻無法調伏它的心。’國王問道:‘那普天之下,有誰可以調伏身體,又能調御心理?’象師回答:‘普天之下,只有三覺圓滿的佛陀,能夠善調眾生的身心!’宿有善根的大光明王聽到‘佛陀’二字,身上汗毛豎立,繼續問道:‘你所說的佛陀,具有何種性德,為何具有這樣不可思議的力量?’象師說道:‘大慈大悲的佛陀,具有二種殊勝性德,一是廣大無邊的智慧,二是深切憫念眾生的慈悲心,廣行六度萬行,圓滿一切功德。他既能調伏自己,也能調伏一切眾生身心,皆令安樂!’此時善根萌發的大光明王一聽,即刻從座位上起身,回到宮中,沐浴香潔,換上新衣,在王宮的高台上,虔誠向四方頂禮,焚香立下誓願:‘願我所有功德,皆迴向佛道,成佛之後,我誓願調御自己及一切眾生身心,如果有一人在地獄道中受苦,我亦不舍棄,誓當入此地獄,救拔他!’這時大地六種震動,天上樂音飄飄,歌詠讚歎大光明王的大悲願心!天人們也由衷地請求:‘願大王成佛後,不忘度脫我們遠離六道輪迴之苦,願在初轉法 輪的清淨會上,也有我們的參與。’

世尊說完這段宿世因緣,告訴與會大眾,當年的大白象就是難陀,象師則是現在的舍利弗,大光明王也就是我的前身,當時看到大白象身調而心不調的因緣,因此立下廣大誓願,調御一切眾生身心,皆令發無上菩提心。

典故摘自:《賢愚經·卷三》

省思

《佛遺教經》云:‘心之可畏,甚於毒蛇、惡獸、怨賊,大火越逸,未足喻也。……縱此心者,喪人善事,制之一處,無事不辦。’眾生之苦皆因心中的貪、嗔、癡、慢、疑熾盛,而糾結纏繞。佛法的智慧正是為了解開眾生此一無明煩惱,令得清涼安樂,解脫自在。一段馴象的意外,開啟了大光明王過去生的善根,發起無上菩提心,誓願成就佛果,調御一切眾生身心。因此佛陀十號,其一即為調御丈夫,讓我們學習佛陀的智慧及慈悲,在佛法的滋潤下,善調身心,廣利有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