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想修行,必須先清淨你的心

大家天天念《金剛經》,你體會到佛怎麼樣來善護念、善付囑啊?你必須得淨心。你淨了心,觀你的心,跟佛所教導的教義,跟佛所製定的制度,結合不結合?一定要結合。結合了之後,你就進入解脫道。不然你上不了,連道路怎麼走、到得了哪兒你都不知道。你出了門都找不到家,東西南北往哪兒走啊!就是這樣一個含義。

你要想修,必須清淨你的心,然後好好觀察一下。事前有些準備,你準備好了,然後正式修行。像我今天要拜懺,拜懺了,你的心先靜一下;到正式拜的時候,每句話都講「一心敬禮」,你千萬不要兩個心、三個心、四個心乃至包括多好心到這裡來磕頭。磕頭只有身體禮拜,效果不大。雖然也在磕,拜完了也出一身大汗,汗白流。汗白流的意思,是你得到的少而付出的多。這樣子就需要淨心,需要觀心。

我們這裡說的淨心、觀心,是能把你的妄心降伏一下,不是斷。我們還沒有達到真心。真心具足一切,從降伏到斷,讓我們真心顯現。顯現了之後,依真而修,才能夠從菩提道的發心證入菩提果。這中間有很多過程,要不然佛不需要修三大阿僧祗劫。

但是,我們自己要求自己不要太高。我們曉得我們是什麼位置,曉得我們的貪、嗔、癡有好重,漸漸地磨練就好了。若一步登天,沒有那種事。想頓悟,盡看大乘了義經典。其實我們太躐等了,我們是小學生、凡夫,淨想做聖人的境界,這是做不到的!

應當怎麼辦呢?就我們現行的煩惱,你哪一個煩惱重,你就用佛教導我們對治煩惱的方法,先把煩惱降伏了。讓你的心經常在愉快當中,來學佛,來信佛,來做一切事業。你做,賠錢了,也很喜歡;生病了,病很嚴重,很喜歡。

我曾對一個癌癥的弟子說:「你不生癌癥,你不會這麼樣誠心信。」生了癌癥,癌癥治不好,直到死亡了。他知道死亡了,下了決心,等死。你等死,反倒不死了,癌癥好了,這叫不可思議。就是你要下決心,一般的小病,我們要有信心,不能說沒信心,沒信心,你怎麼入佛門呢?

有一天淨耀法師帶我到土城監獄,去探視三個死刑犯,要我對他們講開示,講啥開示?我說:「好好一起念觀世音菩薩。有兩種道路走:一種,槍斃,照樣地執行;另一種,改變了。」如果聞到了觀世音菩薩,槍斃你了,真是太好了,在我要死的時候聞到觀世音菩薩,一心念到死,我說:「你就再不墮三途了,再不被槍斃了。不然你再來生,也許還被槍斃。」為什麼?你盡做壞事,不槍斃?但是不曉得多少年月、多少劫才能轉生為人,這樣槍斃你下地獄去了。你聞到佛號了,聞到佛法,就這麼修行,雖然一樣的死,死得不同了,全變了。因變,果也變了。或者,你還留戀這個世界,還想不死,因為你這一念聖號,不死了。

這種例子我經歷過很多。我住監獄裡頭,不許宣揚佛法,但是我還不被為難。我挨著那個判死刑的人,他也不吃飯,也不幹啥,在那兒哭啊。哭沒得用,流眼淚不會給你釋放了。我說:「有個方法你用不用?」他說:「什麼?只要有方法我一定用。」「念觀世音菩薩!」他連話都沒問我,靈不靈都沒有問,他這時候就一心念,念到第七天,不可思議來了,就要提他出去。他說:「似乎要槍斃了。」我說:「不一定,這種提法,不像槍斃,警察都沒來,若要槍斃了,門口一定佈滿了人,這不像槍斃。我們應生歡喜,誠誠懇懇地念。」

後來到那兒給他重新審判,回來的時候腳鐐手銬都沒有了,不過,不許他跟我說話,他就走了。你說靈不靈?「他都靈,老和尚你為什麼住在監獄三十三年?」這有兩種說法,我不靈,我念得不誠心。他是必死心的,我不是,那就對我不靈、對他靈。他的問題是,他父親在香港,他在大陸,被懷疑是間諜。因為有一個人栽賊他,就斷定了,要槍斃。就在他念觀世音菩薩的時候,香港來證明說他跟他父親毫沒聯繫,而他父親是個純粹的好生意人,從來沒叛過國。好,這麼一下子,他馬上就從監牢釋放。這過程是不可思議,觀世音菩薩靈不靈?說靈,這是他的事,不關觀世音菩薩;說不靈,他不念觀世音菩薩,他就死了,這叫不可思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