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大師與淨土法門

智者大師,名智顗,字德安,姓陳,潁川人。母親懷孕時,夢見五彩的煙縈繞懷抱。師誕生時,室內光明洞然。師眼有重瞳,乃古帝王之相。師每臥必定合掌,每坐必定面向西方。師年紀稍長,見佛像就禮,逢僧人必敬。十八歲時,投湘州果願寺的法緒法師出家。誦《法華經》,兼學律藏。因大師好樂禪悅,故到光州大蘇山禮慧思禪師學法。慧思大師一見到智者大師,就對智者說:「昔日靈山同聽法華,宿緣所追,今復來矣。」並示以普賢道場,為說四安樂行,智顗大師於是在大蘇山修法華三昧。

經過三夕,誦至《法華經·藥王品》「是真精進,是名真法供養如來」這一句時,身心豁然,寂而入定,照了法華,通達所有的法相,大徹大悟。陳光大元年的時候,初到金陵,居瓦官寺,弘揚禪法。大建七年,到台州的天台山,結庵於北峰。沒有多長時間,奉詔入金陵。陳朝滅亡後,大師去了廬山,又周遊荊揚間。隋開皇十四年,又回到天台。智者前後造寺三十六所,佛像八十萬軀,親自度僧一萬四千人。贖魚簄溪梁六十餘所,作放生池,並作表上報朝廷,嚴禁采捕。可謂是龍天致敬,道俗向化,佛陀教育於那個時候大盛。當時的晉王楊廣,也是從大師受的菩薩戒。晉王尊重大師,故稱大師為「智者」。

在淨土方面,大師最偉大的著作是《淨土十疑論》,正像「無為子」楊傑在序文裡說的:「讚輔彌陀教觀者,其書山積。唯天台智者大師《淨土十疑論》,最為首冠。援引聖言,開決群惑。萬年暗室,日至而頓有餘光。千里水程,舟具而不勞自力。非法藏後身,不能至於是也。傑頃於都下,嘗獲斯文。讀示所知,無不生信。自遭酷罰,感悟益深。將廣其傳,因為序引。」

在《淨土十疑論》中有人問,諸佛菩薩以大慈悲為業,如果想要救度眾生,只應願生三界,於五濁三途中救苦眾生。如果求生淨土,只令自已得到安樂,而捨離眾生,則是無大慈悲。對於這個問題,智者大師引《大智度論》言:「具縛凡夫,有大悲心願生惡世,救苦眾生者,無有是處。」指出唯有專念阿彌陀佛,往生極樂世界,見彌陀佛,證無生忍後,才能還來三界,乘無生忍船,救苦眾生,廣施佛事。並指出淨土之生是「生而無生,無生而生」。有智慧的人,才會熾然求生淨土,因為他了達生體不可得,即是真無生,這個就是「心淨佛土淨」的道理。愚昧的人,為生所縛。一聽到生,就作生解。一聽到無生,就作無生解。不知生即是無生,無生即是生。不通達這個道理,所以橫生是非,瞋他人求生淨土。大師指出:這樣的人是謗法罪人,邪見外道。

在論的末篇,大師開示欣厭二義。言,想決定生西方的人,如果具二種行,定得生西方淨土。一、厭離行。二、欣願行。

厭離行,是指凡夫無始以來,為五欲纏縛,輪迴六道,備受眾苦。不起心厭離五欲,沒有出期。為此,要常觀我們這個身體,膿血屎尿,一切惡露,不淨臭穢。修行的人不管是動是靜,不管是醒是睡的時候,都要經常觀想這個身體只苦無樂,對它深生厭離之心。即使房事不能一下子斷掉,也要漸漸產生討厭之心,同時要修七種不淨觀:

1.觀想自己這個淫慾的身體,是從父母貪愛淫慾的念頭而來的,這是最初的種子不清淨。

2.父母由於淫念起而行淫,行淫時父精母血結合,自己的神識就進入精子與卵子的結合體中,這就叫做受生不清淨。

3.胎兒在母親的子宮裡,居於五臟六腑之內,這就叫做居住之處不清淨。

4.胎兒在母腹中,吸的是母親的血,這就叫做食噉不清淨。

5.在母胎內期滿之後,胎兒要出生時,頭部自然轉向產門。出生時刻,膿血會一起流出來,又臭又髒,滿地狼藉,這就叫做初生時不清淨。

6.出生之後,日日長大,全身被一層薄皮包裹住,皮內到處是膿血,這就叫做全身不清淨。

7.死了之後,屍體腫脹腐爛,被狐狸野狼吃得骨肉縱橫,這就叫做究竟不清淨。自己的身體如此,別人的身體也一樣。因此人要對於自己內心貪愛的男女肉身,要深生厭離之心,常常觀想它的污穢。如果能這樣觀身不淨的話,淫慾就會日漸減少。

其次要修欣願行。修欣願行有兩個步驟:第一,要先明白為何要求往生;第二,要觀淨土的美好莊嚴。首先求生淨土的意義,是為了要救拔一切痛苦的眾生。如果在此濁惡的世間,因週遭環境太惡劣,說不定就會被宿世的惡業所束縛,而墮落三惡道,求出無期。如果這樣的話,如何能夠拯救苦惱的眾生?因為如此,故要求生淨土。在那裡可以親近諸佛修行,等到證得無生法忍,才有能力到濁惡世中拯救苦難的眾生。《往生論》裡說:

「言發菩提心者,正是願作佛心。願作佛心者,則是度眾生心。度眾生心者,則是攝眾生生佛國心。」

發願生淨土要具備二種修行:第一,要遠離三種心;第二,要生起三種心,這樣才能獲得清淨的菩提心。

遠離三種心:

1.要以智慧為前導,不要只追求自己的快樂,因此要遠離貪愛自身的心。

2.要培養慈悲心,要時時想如何來拔除一切眾生的苦惱,因此要遠離不為眾生著想的心。

3.要修行神通方便,要憐憫一切眾生,以神通力讓他們得到快樂,因此要遠離只以神通供養自己的心態。

若是能遠離上面所說的三種自利心的話,自然就能生出三種清淨的利他心,那就是:

1.無染清淨心,能夠不為自己求各種快樂。

2.安清淨心,就是能夠為眾生拔除痛苦。

3.樂清淨心,就是要讓一切眾生獲得大菩提涅槃的心。

這種菩提心要如何才能獲得呢?要生到淨土,經常不離諸佛,證得無生忍之後,到有生死苦惱的國度去,救度苦惱眾生,這時才能獲得。菩提心是慈悲與智慧的互相融合,雖在禪定之中而能生起大用,這種神通大用能自在運用,了無障礙。第二種觀淨土的美好莊嚴,是指希心起想,緣念彌陀佛,若法身、若報身等,金色光明,八萬四千相,一一相八萬四千好,一一好放八萬四千光明,常照法界,攝取念佛的眾生,又觀極樂世界七寶莊嚴妙樂等。並常行念佛三昧,及施、戒、修等一切善行,且以之迴施眾生,同生極樂,這樣的人決定得生。

大師臨終的時候,命弟子將床安置於東邊的牆壁,面朝西方。專稱阿彌陀佛、觀音。又令多燃香火,唱《佛說無量壽經》題後,說偈:

「四十八願,莊嚴淨土。華池寶樹,易往無人。火車相現,一念改悔者,尚得往生。況戒慧熏修,聖行道力,功不唐捐矣。」

弟子問:大師證入何位?離開這個世界到哪個世界去?智者大師言:我如果不領眾,必淨六根。現在損己利人,只登五品。我的各位師友,現在跟隨觀音菩薩、大勢至菩薩,都來迎接我。說完後端坐,如入三昧,安詳往生極樂世界。那時正好是開皇十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大師67歲。天鄉寺的慧延法師,聽到大師圓寂的消息,非常難過。想知大師生處,就寫《法華經》,以求冥示。夜間夢到智者大師跟隨觀音菩薩從西而來,對他說,你現在疑心消除了吧!可見大師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無疑!因智者大師求生極樂,故後來的台宗祖師也多以求生極樂淨土為指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