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治淫慾的觀想方法

修行人最難除的是婬念。然而婬念不除,不能入道。即使淫慾已除,倘使意婬未盡,仍不能超出塵凡。所以楞嚴經說:‘若不斷婬,修禪定者,如蒸砂石,欲其成飯。’又說:‘必使婬機身心俱斷,斷性亦無,於佛菩提,斯可希冀。’但是欲斷婬心,談何容易?平日不見女人的時候,也知犯婬不是一件好事;一旦美貌當前,暖香觸體,此心便不能自主。試問坐懷不亂,把握得定的,能有幾人?

目睹美色,心不起念的,更能有幾人?這不是女人的魔力大,實在是自己的業力深。因為眾生多世多生,沉淪在情慾海里,薰染不是一天;到今日要一刀斬斷,難上加難;惟有用佛法慢慢地薰修,時常作種種對治的觀想,觀想日久,習與性移,自然而然,那婬念不斬自斷。今將各種觀想的方法,一一演說出來,願大眾洗耳諦聽。

一、穢想。毛髮爪甲齒牙孔竅無一不垢,涎唾涕淚身汗尿屎,無一不臭;身外出泥,身內出蟲。縱有閉月羞花之貌,沉魚落雁之姿,清晨睡起,口臭難當;日久不浴,身臭欲嘔。芙蓉粉面,內中安著骷髏;白玉肌膚,裡面全包膿血。

二、毒想。看似嬌姿,恰同蛇蠍;近著他身,要喪我命。譬如糖蜜,參著秕齤霜;到口雖甜,捐軀可怕。

三、老想。女人顏色,不過三十以前;過此以往,形容漸樀,肌膚漸縐。日月如梭,催人易老;當前雖是百媚千嬌,試想將來,總要變成白髮老嫗,有何趣味?

四、死想。絕代佳人終有死,豈能地久與天長?面黃如紙身如石,就是當年可喜娘。

(以下從脹想起,至白骨想止,都是女人死後逐漸變相。)

五、脹想。死後無多日,渾身膨脹加;皮如盛水袋,腹似斷藤瓜;氣味生奇臭,蠅蛆聚亂沙;諸公覺悟否,當日是嬌娃!

六、青瘀想。紅白分明相,青黃瘀爛身;請君開眼看,不是兩般人。

七、壞想。皮肉既脫落,五臟般般見;憑君徹底看,那樣堪留戀?

八、血塗想。一片無情血,千秋不起人;淋漓塗宿草,狼藉污埃塵。莫辨妍媸相,安知男女身;哀哉癡肉眼,錯認假為真!

九、膿爛想。腐爛真難看,腥臊不可聞;豈知膿潰處,蘭麝昔曾薰。

十、啖想。尸骸遭啖食,方寸少完全;不飽饑鳥腹,難幹饞狗涎。當年空自愛,此日有誰憐?不若豬羊肉,猶堪值幾錢!

十一、散想。形骸都分散,手足漸移置;諦觀嫵媚姿,畢竟歸何處?

十二、白骨想。皮肉已銷盡,惟餘骨何存?雨添苔蘚色,水浸土沙痕。鑽嚙多蟲蟻,收藏少子孫;風流何處去,愁煞未歸魂!

十三、纏累想。婦女者,附骨之癰疽,一著於體,無日得痊。女色者,世間之枷鎖,一繫於身,無力自脫。四十二章經說:‘人繫於妻子,甚於牢獄。牢獄有散釋之期,妻妾無遠離之念。’大寶積經說:‘何因緣故,名為婦人?所言婦者,名加重擔,能令眾生,負於重擔,遍周行故。’

十四、疾病想。女色是殺人利刀,情慾是催命靈符。圖一時之快樂,成癆瘵而飲恨身亡;貪片刻之歡娛,染惡疾而呼號畢命。

十五、果報想。果報之速,莫甚於婬。絕嗣之墓,無非好色狂徒;妓女之祖宗,盡是貪花浪子。

十六、地獄想。生前好色者,死後必墮猛火地獄;系本人心中慾火所造,到處皆是猛火,焦頭爛額,永無出期。

十七、推己及人想。誰無妻女?誰無廉恥?我婬他人之妻女,則謔浪笑傲。試想:如他人婬我之妻女,我當作何感想?一轉移間,能無汗下?

十八、鬼神如在想。佛無去來,光無不照;神目如電,森列空中。世人淫慾丑態,他人不見而鬼神見之。每當婬念起時,即覺佛天在上,鬼神在旁,婬念自然冰釋。

修行人閑居靜坐時,或乍見女色時,當作以上種種觀想;行之日久,則婬念不懺而自懺,不除而自除矣。(身為苦本,婬為身本。無論男女,求了生死,斷婬為本。)

《學佛淺說》王博謙居士輯述 印光大師鑒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