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化老和尚親述殺生的現世報應

就拿我自己的經歷來說,我的腿是怎麼摔斷的?就是我過去殺的畜生太多了,雖然有的我並沒有親手殺它們,但卻是因我而殺的,所以果報就現在我的身上。民國六十三年端午節的前幾天,我在關房中拜淨土懺,準備要求生西方。如果工夫好一點的,淨土懺修好了就到西方去了,那些眾生的命債要找誰算呢?當然這些債總是要還,所以當我在修淨土懺時它們就來阻止我,不准我先往生西方。

我記得很清楚,那天早上八點鐘,第一支香拜下去,就覺得我自己好像朝著西方淨土的方向走,走著,走著後面很多的雞、鴨跟著我走。我心裡想,這些雞鴨從那裡來的呢?我從關房望出去,關房外面的小院子一直通到馬路,從馬路一直到南投街上,接著到一個大操場,都徧滿了密密麻麻的雞、鴨,其中還有豬、牛、狗。

說到這裡,我要告訴你們,我吃了很多豬肉,照理,應該有很多豬,為什麼這裡只有兩條豬?我想起來了,因為這兩條豬是為了我個人的喜事而殺的,其他的就沒有算在這裡面。至於一頭牛,是民國三十三年把養著的牛殺了過年。還有一隻大狗,二隻小狗,大狗是在抗日戰爭時代,軍隊正在撤退,我那時候是軍需,司令部派了幾個士兵來保護我撤退。有一天船靠在河岸邊,我們就在岸邊走走,看到河的對岸有一條狗,我心裡就動念了,自言自語的說:「好哇!有狗,現在天氣正冷,吃狗肉很補。」

排長聽到我這麼念著,拿了槍就將那隻狗射倒在地,我們把船開了過去,就在船上吃了。另外兩隻小狗,是民國三十八年,我當稅務主任的時候,叫工友殺了招待客人的,所以這兩條狗也跟在後面。事實上,我也不只吃這三條狗而已,在狗肉店買來吃的可多了;而兩隻小狗是工友殺的,但是由於都是我叫他們殺的——教人殺,這個罪還是算在我頭上。

所以不要以為殺畜生沒有關係,到將來修行用功,用到得力的時候,它們就會來阻止你前進。你們聽了我這一段現身說法切身之談,就要警惕不要去殺害畜生。有的人為什麼今天這個病,明天那個病,想修行也沒辦法修行呢?要怨誰?怨你自己殺害的眾生太多了。也許你們沒有遇到這個境界,你看不到,但是在冥冥中,它就來障礙你修道。所以,修行人如果經常生病,趁年輕就要趕快懺悔業障。若是老修行了,愈修行愈生病痛,那就表示他就快往生西方,或者就要出離三界了,為什麼?因為無始劫來的業障都來算賬了,那現在這樣的病苦算是重報輕受,應該要安心受報,這是可喜可賀的事。

當初我如果沒有殺那些狗、豬、牛,現在可能不會是這個樣子,至少比現在好一點,它們不會來障礙我修行。所以我在這裡特別把我個人切身的經驗告訴你們,提醒諸位不要殺害畜生,乃至一隻小螞蟻,都不要無緣無故去殺害它,殺了它,它將來會來障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