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世因果報應故事十則

莫輕小惡以為無罪 不吃小虧終吃大虧

夏家嫂子買東西從來是只有佔便宜,沒有吃虧的事。就是買一角錢的香蔥,她都要扯來扯去地讓人家再找她兩根。這天上午,夏家嫂子準備去菜場割一斤五花肉做粉蒸肉吃。在把菜場的幾個肉攤子都看了個遍後,七挑八選,她終於在一個肉攤子跟前站住了腳。

夏嫂子把幾刀掛著的五花肉翻了又翻,比了又比,然後指著選定的一刀肉對老闆說:就割這裡,莫把底下的肉泡子割進去了啊!老闆拿起鋒利的刀子開始割肉了,夏嫂子不放心,右手食指跟著刀尖直跑:哎哎哎哎,這裡這裡這裡,莫搞肉泡子……

哪知道夏嫂子的手指頭點得太急,冷不防一下子就點到了刀尖上。這割豬肉的刀碰上人肉,那還不像割熱豆腐一樣?這一刀「殺」進去可就深了。只見鮮血直往外湧。夏嫂子趕緊往醫院跑。結果,縫了兩針,還打了破傷風和消炎針,一共花了兩百多塊!

(2006年11月15日《武漢晚報》第十二版,記者:丁金漢)

眾生三毒,首毒即貪。若夏家嫂子之貪,尚屬其小者。雖小,亦是惡因,亦能感生惡果。《地藏經》中便告誡說:「是故眾生,莫輕小惡,以為無罪。死後有報,纖毫受之。」不肯吃虧,最後卻吃了大虧,可見只要有因,必然果報無爽!至於先後遲速,則全在一個緣字爾。因緣具足者,生前亦報,未必死後!

貪污禍死

武漢市武珞路某鐵路單位有負責小官,六十年代初生人。貪污公款,審計時被領導發現,便招他晚上來單位談話。他接到這個消息,非常害怕,以致心神恍惚。走在路上,被東湖行吟閣啤酒廠的汽車撞倒,頭蓋骨都撞碎了,竟沒有當場死亡,送到醫院搶救,成了植物人,拖了半年後又活了過來,還能走路。妻子看到他這個樣子,私自跟肇事單位達成協議,拿了對方賠償的十萬元棄夫而去,連小孩也給帶走了。

此後有兩年時間,他還比較正常,但漸漸越來越衰,什麼都不能做了,被送到養老院,2006年夏天死去。此人貪污,果報曲折離奇,死而復生,生而又死,也不知道前世今生有何陰德,較同類遭遇者還多活了幾年時間。但不知懺悔,終於未能留住一命!

(湯智慧居士口述)

謊言戳穿羞愧自裁

三十五歲的新西蘭籍女子懷特海德,於2001年從新西蘭移居英國倫敦,在「英國醫學協會」下屬的一份醫學雜誌工作。2005年7月7日,恐怖分子在英國倫敦製造了連環爆炸襲擊,致使死傷多人。而「英國醫學協會」大樓外的塔維斯托克廣場,正是倫敦七七爆炸案現場之一。爆炸發生後,懷特海德向《新西蘭先驅報》記者繪聲繪色地描述了自己冒死救人的英雄事蹟。她自稱:自己當時冒著爆炸的危險第一時間衝入現場,以女醫生的身份指揮救治倖存者。她的故事在新西蘭引起轟動,從而一夜成名,成為新西蘭「女英雄」。

事後,記者進行了深入調查。結果發現,所謂的「女英雄」壓根就不具備醫生的資格,她的救人神話全是一派胡言。謊言被戳穿後,面對來自各方面的詰難,懷特海德羞愧難當,自殺身亡。

(《楚天都市報》2005年9月1日第28版綜合報道)

眾生惡業,不出殺盜婬妄四大類。懷特海德企圖以妄語博取榮耀,僅僅一個月就果報現前,竟致不得不以自殺來謝罪國人。愚癡不智,實在不值!同時也讓我們看到:因果報應是不分國家、宗族、宗教信仰的。作善得祥,造惡獲殃,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謀殺親母竟殺自己

1994年3月23日,美國發生一起異乎尋常的命案。死者是一個年青人,名叫羅納爾德·奧帕斯。案件起因則微不足道。僅僅只是因為不能再從母親那裡得到錢花,羅納爾德便懷恨在心,在六個星期前偷偷給父親的獵槍上了膛,企圖利用老頭子的「吵架癖好」借槍殺母。

他的父親喜歡打獵,脾氣火爆;而老媽則愛嘮叨,兩人經常吵架。一吵起來就沒完沒了,最後,丈夫不得不舉起獵槍威脅,才能使妻子住口。不過,老頭子平常從不在獵槍裡裝子彈,所謂舉槍威脅,只是與老媽鬧著玩而已。孰料此一習慣竟被逆子利用。

非常奇怪,逆子等了一個多月,老媽竟然還活著。出於失望和沮喪,逆子居然萌發了一個瘋狂的念頭,他留下遺書,怨恨蒼天不遂人願,決心從十層高的樓頂跳下自殺。

結果是,逆子在墜到九樓時,一發獵槍子彈突地穿出窗戶,準準打中他的頭部,當即就將他送進地府。事後發現,案發當時,大樓正好進行修理,工人在外牆八層的地方張起了安全網,尸體被網攔住,沒有掉到地面。也就是說,若非那顆子彈催命,羅納爾德絕不可能掉到地上摔死!

美國法律認為:一個人如果決意自殺,即使他的死因並不像原來設計的那樣,仍可以被認為自殺。問題就在於有那麼一張安全網,死者本應自殺不遂。要他命的,實為那顆獵槍子彈。警方遂將此案作為謀殺案處理。

一個人原本要殺某甲,結果錯殺了某乙,依照法律,他依然要承擔謀殺罪名。但警方經過周密調查取證,最後認定:老頭子用獵槍威脅老伴,是鬧著玩的行為,對獵槍中裝有子彈一事完全不知情。而根據死者遺書,則可證明,子彈就是逆子本人所裝,原本是要謀殺老媽的,誰知道最後卻把自己給殺死了!

原來,逆子家正住九層,那天跳樓時,剛好他的父母又在吵架,老頭子又像過去一樣拿起獵槍嚇唬老伴,不想這次一扣扳機,獵槍真的走了火。幸好老婦命大,那子彈鬼使神差地從她身邊擦過,逕直射出窗外,恰好洞穿逆子腦殼。

真相大白後,法官以羅納爾德·奧帕斯自己謀殺自己為由結案,並宣佈老頭子無罪開釋。

(原載《海外星雲》2004年第八期,甘幼坪編譯)

佛經上講:父母夫妻子女之間的關係,不外四種:報恩、報怨、討債、還債。又向世人揭示出:好殺生之人,家庭不睦,且容易招致冤家對頭成為眷屬。觀諸本案,無不合節。老頭子家藏獵槍,定犯打獵殺生之罪,故生子悖逆,夫妻爭吵。逆子謀殺親母,按佛經所闡明之因果,犯五逆重罪,當墮無間地獄。奸謀不售,轉而自殺,按說本不當死,然其心腸過於惡毒,天地不容,故最終竟然被自己裝進獵槍的那顆子彈結果了性命。真是天意注定,十張安全網也救不了他!中國人早就說過:自作孽,不可活。逆子自作自受,更鮮明體現出的則是佛教因果報應之理!

小過不悛終成大惡殺人狂魔被判死刑

佛經多次教導眾生:勿以惡小而為之。但世人多為眼前利益所蒙蔽,以為小惡既不犯法,又不易為人抓住把柄,不做白不做。而不知常行小惡,必將自折己福,自絕己路。倘若不能覺悟回頭,必釀大惡,以小惡因償大惡果。報載陝西殺人狂魔邱興華之人生經歷,就很好地證實了這一真理。

2006年7月15日晚十時許,家住陝西省漢中市佛坪縣大河壩鄉的邱興華竄至漢陰縣平梁鎮鳳凰山上,將道觀鐵瓦殿(始建於清代、在當地頗為知名)的主持熊道成及住宿香客等十人(其中還有兒童)殺害,然後逃亡。逃亡過程中又犯下搶劫殺人之罪。邱興華被捕後,法院判其死刑。但他不服判決,表示要「堅決上訴」。

追究邱興華的人生軌跡,其今日造下滔天大罪,皆由昔日微小惡行引起。據介紹,邱興華在其老家被公認有小聰明。柴油機修得比別人好,但他的人品卻倍受詬病,在方圓幾個鄉同樣有名。村民們送去修的柴油機本來沒啥大問題,他卻說要大修,其實是與另一台柴油機的零件互換而已。還有一次,他把一根木楗當成零件打入機器,說是修好了,主人用了一段時間才發現,大呼上當。

邱興華還喜歡向人借錢,但往往有借無還,逐漸失去村民信任,想做點事也得不到幫助了。尤其有一次,一名鄰居家的牛踩踏了邱興華家的包谷,邱為此登門索賠,後來鬧到村長那裡,卻毫無結果。一氣之下,他將牛殺死,反而賠了二千多元。

因為長期與鄉鄰不和,又違反計劃生育政策,被罰三千元,邱興華在村裡呆不下去,短短七年內五度舉家搬遷,且越搬越遠,最短一次只在搬遷地住了十多天。他打過魚,養過蠶,挖過草藥,顛沛流離,但生活仍然不見起色。

2006年3月,邱興華到石泉縣城散心,遇到一個頭髮鬍子花白的算命先生,對方說邱之所以生活不順,是因為邱家有兩尊祖先的石碑被風吹雨淋,同時也缺了香火。6月14日,邱興華與妻子登上位於漢陰縣鳳凰山上的鐵瓦殿時,竟然發現正殿門口露天處果然有兩塊刻有邱姓人名的石碑。盡管不知是否與自己有血緣關係,邱興華仍然糊里糊塗地認了祖,先後三次上山祭祖,然後偷偷將石碑挪移到屋簷下。此舉引起熊萬成等管理人員的不滿,雙方大吵一通。邱興華最後被迫將石碑移回露天處。

邱興華遭此挫折,認為鐵瓦殿的管理人員阻止他移碑,就是擊碎了他「依靠祖先庇護興家立業」的夢想。於是他將自己多年來生活中遭受的挫折,全部怪罪在鐵瓦殿管理人員頭上,一怒之下竟殺人泄憤。

實則邱的人生挫折,皆由其人品惡劣造成。如果他不坑矇客戶,誠信待人,以他的聰明能力,在電器維修這條路上走下去,說不定大有前途。但他貪圖一時之利,終於使人們失去對他的信任,自己斷了自己的活路。而他不知道反省,卻將希望寄託在祖先墓碑的庇護上,企圖通過迷信的方式來改變命運。一旦其願不遂,蘊藏在內心深處的仇恨社會心理就來了一次猛烈的爆發,竟致淪為殺人狂魔。

據辦案人員審知,邱興華在逃亡途中,還擬出一份殺人名單。上面基本上都是他的至親之人,甚至包括為他生了三個孩子的妻子。原因是這些親人都曾責備過他,因此他要瘋狂報復。其偏執竟到如此程度!殺人時,他不痛惜別人的性命;落網後,他卻舍不得自己的性命。在法庭上辯稱有自首情節,應予輕判;又不肯接受法律的公正裁決,還要上訴,企求苟延殘生。

(《武漢晚報》2006年10月20日第四版《深度報道》專欄報道。特派記者:王兵;記者:蔡早勤)

邱興華的人生之路,向我們揭示出:只有不犯小惡,才能制止大惡。至於善行,也應從微細之處開始著手予以培養落實。古人常云:防微杜漸,見微知著。還說得好:未見一屋不掃而能掃天下者!

暴炒員工終炒自己果報速現毫釐不差

張某憑藉一技之長,又因工作賣力,得到老闆信任,被廣東某民企聘為廠長。上任後即重新製定管理規章:「遲到一次罰款五十元,三次者開除!工作時間由原來的每天十小時增加到十二小時,不准請假……」新廠規一出台,全廠即一片嘩然。張某為展示自己權威,就將帶頭鬧事的工人炒掉了。可接下來,工人們紛紛辭職,這位張廠長也毫不猶豫地全部批准了。

殊不知,廠里正是生產高峰,缺人手。新聘工人不熟悉生產流程,效率低下,生產任務不能完成。焦頭爛額的張某只得向老闆如實稟報。老闆一聽勃然大怒:「廠規廠紀的最終目的是出效益,你亂炒員工,對不起,我也要炒掉你!」張某不但失去了權力,還失去了飯碗,只得到擇業市場上低聲下氣再次為自己謀求新職……

(《武漢晚報》2006年7月31日第四十版《新廠長亂炒員工丟「烏紗」》。記者:商為智;通訊員:王芬)

佛教所闡明的因果就是:你對別人做什麼,因果必然還報你什麼。殺人者被殺,騙人者被騙,害人者被害,助人者獲助。張某當了廠長,頭腦發熱,自我膨脹,以為從此老子天下第一,可以為所欲為了。於是肆意欺壓工人,暴炒員工魷魚。不料果報迅疾現前,自己竟然同樣被炒。不知這位張廠長經此一番教訓後能夠有所醒悟否?做人還是低調些好,縱然你可以欺凌整個世界,你也決不能欺凌得了因果!諸般事實,歷史上還少見了嗎?

藥師患怪病吃肉全身疼

宜昌有一位李先生,職業是藥師,從2004年開始,得了一種怪病,一吃葷腥就全身肌肉陣痛,嘴唇發麻。嚴重時還會喉嚨紅腫。特別是吃了牛肉、豬肉最嚴重,疼痛一般要一天時間才會消失,期間甚至連豆漿、牛奶也不能喝。請專家看,猜測可能是蛋白質過敏,並告發病率為千萬分之一雲。

(《武漢晚報》2006年 8月8日頭版報道。通訊員:三峽;記者:張振軍)

其實這就是殺生吃肉的果報。所謂怪病,從因果而言,實在是不奇怪啊!

欠下巨債走投無路買兇殺己堪稱奇報

周若紅,綽號貓姐,五十三歲;夫名林寶生,五十九歲。夫妻倆同為澳門葡京賭場貴賓廳負責人,今年7月以來,欠下逾億元債項,債主包括親友和賭廳。夫妻倆走投無路,唯有一死。但若自殺,不但身後一無所有,且會累及子女。為此,夫妻倆左思右想,遂在生前將部分財產轉移給周之胞弟。同時讓胞弟聯繫殺手,在他們夫婦到內地討債時了結自己性命。以便博取眾人包括債主的同情,更因是「因公殉職」,可得到所屬賭廳發下一筆安家費,令其在美國留學的女兒生活及學費無憂。

2006年8月18日清晨,夫婦由澳門到珠海,被殺手割喉,一同慘死於中國十大超級豪宅名列第八位的廣東珠海唐家灣高爾夫山莊之內。然而,案件很快告破,真相大白。兩人畢生從事賭業,如今果報現前,為求一死,竟還要花錢買兇來殺死自己。可謂天下奇聞,因果奇報。

(《武漢晚報》2006年9月14日第 28版,據《廣州日報》報道)

澳門賭業興盛,內地貪官污吏多於此豪賭,所輸巨金皆百姓血汗脂膏。這些貪官污吏無不有報。而開賭場興賭業者,害他在先,自害隨後。邪命為活,亦無不報!

贓款曝光「意外」落網

院保衛,五十三歲,先後曾任內蒙古自治區烏拉特前旗新安鎮黨委副書記和書記、旗城建局長、林業局長和科技局長。後在旗科技局長任內退休,並喬遷新居。

院保衛搬家後,發現少了兩個大額存摺,他與妻子關著門想了幾天幾夜,就是想不起來存摺「飛」到哪兒去了。2006年5月26日,一群民工在拆除烏拉特前旗政府機關宿舍——一幢老式磚木結構平房的一處小院時,在南房頂棚意外發現了這兩個大額存摺。檢察機關因此順藤摸瓜,查出院保衛的不明財產金額高達四百二十多萬元。其中銀行存款金額為三百六十萬元,分別存入二十九個存摺之中。6月7日,院保衛因涉嫌貪污罪被依法逮捕。

(《武漢晚報》2006年9月14日第 28版,據新華社電報道)

莫說人不知鬼不覺,藏得再緊,也終有曝光的一天!那些貪污受賄而心存僥倖者,應該明白這個真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盜畫懸案終於告破

韓文王,現年三十二歲。原籍四川省蒼溪縣。1994年至1997年在西安美術學院深造,師從馬驥生教授。巧的是,馬教授舊居與韓的宿舍僅一牆之隔。這堵牆因年深日久,破敗不堪,磚頭都鬆動了。晚上,韓文王甚至都能從宿舍看到馬教授屋子裡透過來的燈光。

韓文王知道馬教授的名望很高,作品更是價值不菲,看到導師一屋子的畫作無人看管,竟然動起了歪腦筋。1994年11月初的一個深夜,他與同宿舍的兩名同學將牆掏開一個大洞,鑽入馬教授屋內盜得各類作品二百多幅,以及馬教授收藏的一些老照片。韓文王事後分得四十餘幅畫作及二十餘張老照片。案發後,民警在現場進行調查時,由於隔壁就是學生宿舍,他們根本就沒想到學生會偷導師的畫作,於是放過了這堵牆,將偵破方向放在其他地方,因而未能發現線索。不久,平房拆除,此案也就成了懸案。

十二年後,韓文王認為馬教授已去世多年,加上馬教授的作品價值越來越高(全部失竊作品市場價值在六百萬以上),他便決定將盜來的畫作全部售出狠撈一筆。為了保險,他選擇了網上拍賣的方式,一來考慮到人不用出面;二來想當然地認為:知道當年馬教授失竊的人寥寥無幾,知情人不會看到他的信息。誰知這些畫作中有一幅是馬教授為其剛出生四個月的兒子所作畫像,當時因為照相技術不普及,這幅畫就成為馬教授兒子童年時代唯一的畫像,馬教授在臨終前特地將此事囑咐其子。

韓文王發佈信息,欲將盜來的畫全部出手,沒想到馬教授兒子的一個學生看到這一信息後,將此事告知馬教授子。憑著這幅童年畫像,馬教授子斷定這批畫作即當年失竊之物。於是立即從北京趕到西安,向警方報案。10月25日,兩地刑警趕到廣西南寧,拘捕了韓文王,在其住處追繳到尚未及出手的四十多幅畫及二十多張老照片。韓文王在沉默兩個小時後,自知無法抵賴,終於交代了自己當年的犯罪事實。真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