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高僧廣欽老和尚

出塵

廣欽老和尚生在清朝末年,從小身世坎坷,四歲的時候因為家裡窮困被親生父母賣給養父母,養母信佛,所以從小跟著養母吃素念佛,剛剛成年,養父母就相繼去世了,父母尸骨未寒身邊那些親戚們開始算計他家裡那點田產,他就覺得世事無常深感無趣,生了出塵之心,乾脆把田產分給那些親戚,自己出家了。

出家以後寺院裡的苦活累活每天都是任勞任怨的干,他說自己沒有讀書,不認識字,不會講經說法,只能「吃人不吃的,做人不做的」,才能培福報恩。

閉關

四十二歲的時候,徵得師父的同意,上山閉關苦修。那時候的閉關不像現在條件好的叢林道場,有個關房給你住著,還有專人護持,他就是背了十幾斤糧食和簡單的衣物,上山找個隱蔽的山洞住下來,十幾年潛心修行不下山。老和尚怎麼修行呢?打坐念佛。念佛念到什麼程度?老虎護法、猴子獻果,這些都是與天地萬物自然而然的感應道交。

當時老和尚在泉州清源山一個山洞裡修行,有一天來了一隻老虎,看到洞裡有人,這隻老虎還算客氣,把尾巴伸進來掃了幾掃,又在洞外叫了幾聲,意思這是我的地盤,警告他快點離開。大家知道這山中之王一聲吼,肯定是地動山搖百獸噤聲,一般人嚇都嚇死了。

可是廣欽老和尚一點不害怕,只是和它說:老虎你不要生氣,你把這個地方讓給我修行,我以後成就了,一定來度你。然後給它念皈依,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三皈依念完以後,這隻老虎果然就乖乖離開了,關鍵是離開了並沒有到別處去,還把它的一家子好幾隻老虎召集起來,每天蹲在山洞門口嬉戲玩耍,給老和尚護法。

那麼當時老和尚不光有老虎護法,還有猴子給他供養果子,因為老和尚在深山修行,常常沒有東西吃,山裡的猴子們就摘取樹上的果子送到山洞口供養他。因為老和尚十多年在山中修行,只有水果或者野薯之類的果腹,慢慢的就只以水果為食,即使後來下山弘法度眾也一直如此,身心清淨之極,所以又被信眾稱為「水果師」。

老和尚常常入定,有一次入定被上山打柴的樵夫發現,試探多次發現沒有呼吸沒有心跳沒有脈搏,認定他死了,跑到山下承天寺給他的師公轉塵老和尚報告,轉塵老和尚也拿捏不好,趕快給弘一法師寫了一封信,讓法師速來鑒定廣欽和尚的生死。

弘一法師當時正在福建弘法,就寫信阻止他們千萬不可以貿然荼毗,等他來了再說。後來弘一法師來到承天寺,上山到廣欽和尚入定的地方一觀察,知道是入定,在他耳邊三彈指,老和尚這才出定了。這一次入定了多長時間呢?四個月之久。弘一大師讚歎說,像這樣甚深的禪定功夫,古來大德都是稀有難得。

念佛

老和尚後來常居台灣弘法度眾,一生唯勸人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九十五歲的時候,預知時至,跟弟子說他要走了,把後事安頓好之後,回到台灣高雄的妙通寺,每天日以繼夜的念佛,他的弟子後來寫文章回憶說,老和尚那種"使盡每一口氣懇切呼喚阿彌陀佛"的念法,非常人可及,大眾輪班跟他大聲念,尚且聲嘶胸痛,氣力難支,何況他九十五歲的高齡?弟子們心疼的說我們念,您聽就好,老和尚一瞪眼說:「各人念各人的,個人生死個人了。」

最後的表演

老和尚往生前六天,還給弟子們表了一個極其意味深長的法,什麼法呢?一輩子教人專念阿彌陀佛的老和尚,忽然命令弟子們為他誦《大藏經》,弟子們著急說《大藏經》浩如煙海,到底誦哪一部呢?老和尚說「會誦什麼誦什麼,統統給我誦「。

弟子們就《金剛經》《心經》《地藏經》等等一部連一部的誦,在這種生死緊要關頭,他們心焦神慮,發現連最短的《心經》都誦不順口,見此情景老和尚卻微微一笑,在大眾誦經聲中繼續「南無阿彌陀佛」一句一句的大聲念,一點不受干擾。

我們常說淨土法門是「總持法門」,一句阿彌陀佛含攝三藏十二部,念一句阿彌陀佛就是總持一切法,這個信心到底具不具足?老和尚一輩子身教言傳地教人明瞭這個甚深法義,最後又在往生之際生動的為我們表演出來,用一句「南無阿彌陀佛」總誦了《大藏經》,給予我們無限深遠的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