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佛法舍假修真

末學生於一九五四年四月八日,法名演兵,一九七四年高中畢業,當時國家還沒有恢復高考制度,一直在家務農。現有一兒一女。

一、入佛因緣

一九八四年,末學的三弟因患白血病,久治無效去世,他當年才十九歲,這件事對我的打擊很大;一九八五年,小妹因小事和父親爭吵了幾句,竟想不開跳崖自殺了,我又一次受到打擊;一九八六年,父親因替別人看管果園,誤服農藥中毒,醫治無效,去世時年僅五十五歲。這些過往的災禍,提起心驚,讓末學體會到人生的苦空無常。

我母親在三十餘歲時,就經常去寺院,在師父的指引下聽聞佛法。她後來害一場大病,七天七夜不吃不喝,因為我是長子,時常不離其左右,匆匆為她準備後事,所幸終於轉危為安。病好之後,她告訴家人,說菩薩告訴她:「再給你二十年壽命。」

我父親去世後,母親就出家了。說也奇怪,她一生未上過學,大字不識一個,出家之後,竟然能提筆寫字,熟練念誦佛教早晚課,隨分隨力度眾生。母親出家後一直在寺修行,於一九八九年往生,掐指一算,剛好二十年。

母親臨終之時,手指著佛像,我明白她的意思是勸我今後要好好念佛。後來我踏入佛門,於一九九〇年皈依三寶。一九九八年,我又受了菩薩戒,距今已整整三十年。

萬古是非渾短夢,一句彌陀作大舟。在以後的日子裡,我來往於幾座寺院,聞法修行。之前因家庭中幾件事的影響,後因受佛法指導,以及慈母教誨,發願學習佛法,廣度眾生,這就是末學的入佛因緣。

二、因果軼事

末學自學佛後,經常觀看關於因果輪迴的光盤、教材,發心念佛,並在莆田廣化寺、浙江佛協流通處請回大量的經書和參考資料,還到縣裡的寺院去做義工,目的都是為了修習佛法。末學平時經常稱念阿彌陀佛聖號和觀音菩薩聖號,名號有不可思議的功德利益,有幾件事,令我終生難忘。

第一件事情,發生在二〇一四年。因永濟市蒲州鎮進行擴建,我參與拆遷工程。一天夜裡一點鐘左右,夢見觀音菩薩點化於我說:「你明天頭頂有幾處傷,這是你前世的惡報,不過無礙,要不了命,希望你繼續修持。」

第二天早上,我把夢對愛人講了一遍,她說:「你平時燒香誦經太專心了,根本不可能。」誰知第二天上班後,果不其然,因干活心切,有人將很大一塊洋灰扔在我頭上,當時血流了一地,圍觀的人也很多,我清楚地聽見有人講:「這個人完了,沒救了。」

同事們迅速送我到醫院,頭上縫了七八針。當時我腦子十分清楚,心中一直默念觀音菩薩聖號。真是不可思議,過了七八天,將線拆後,我都毫無感覺,這不是念觀音菩薩的感應嗎?

第二件事情,是關於我的鄰居的。我在蒲州打工鋤地,我的鄰居也一同前去。有一天,三輪車拉著十幾個人去上班,去的時候鄰居對我講:「昨晚做了一個夢,夢見別人家的樹將我家房屋打倒。」結果一整天,他和平常人一樣,一舉一動看不出什麼異常。

但在晚上收工時,他坐在三輪車上,車子剛一發動,他就倒在地上,沒有了呼吸。這時我口稱觀音聖號,手裡提著他的中指,他終於慢慢地醒來,告訴車裡的人,說他糊里糊塗地跟上幾個人,一直沿河邊走去,聽到我呼喊後,他才急速返回。

第三件事情,發生在今年。我唯一的舅父在正月初九病逝,他死前意識相當清楚,為了助其往生,證明佛法不虛,念佛小組給他助念。我明確地告訴表弟表妹,八小時之內不要有哭聲,要佛號不斷,為老人助念,幫助他往生。後經實踐證明,吾佛所講真實不虛,舅父逝世後,紅光滿面,身體很柔軟,在場的人全都既震驚又喜悅。

三、奉勸眾生學佛念佛

早知早回頭,早醒迷陣,早看透早迴心;早立志,早向善,少結冤恨,早看破紅塵,舍假修真。慧能大師偈曰:「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人身難得,佛法難聞。願末法時期的眾生,多稱念阿彌陀佛聖號與觀音菩薩聖號,廣行佈施,為自己和家人積福積德。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因果循環,不差分毫。念佛人已聞到佛法,應當珍惜此殊勝因緣,努力為自己積累信願行三資糧,以期往生極樂。

現在國富民強,人們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物質條件明顯改善,與此同時,我們的精神文明建設也要加強。為了淨化社會風氣,提陞人心道德,末學願世人多修習佛法,建設佛化家庭,明白佛理,深入了解宇宙人生的真相,深信因果,老實念佛,發願脫離六道輪迴之苦。

奉勸念佛之人,多讀佛經原典及蓮宗十三代祖師的著述,常聽大安法師講經說法,明白淨土之意,信願念佛,求生極樂。

《淨土》2019年第3期    文/黨增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