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高僧中峰明本禪師

各位吉祥,阿彌陀佛。

我們中國的佛教行門就是修持的方法,可以說是禪宗和淨土最為契機,容易上道。那麼禪宗發展到宋代的時候,也就是說在佛教宗派中,幾乎達到了一枝獨秀的這樣的高光時刻。可是因為宋朝以後朝代更迭,進入了元朝,元朝眾所周知,因為他這個民族,然後文化的差異,它本身是崇尚藏傳佛教居多。這樣整體上元朝的漢傳佛教漸漸的可以說是走向一個低迷。

但是就在這種低迷的情況下,有這麼一位禪師,他可以說是用自己清澈的禪悟,乃至出塵的文字般若和僧格的這種高潔的風骨,他折服了整個一個朝代,就是元朝。

元朝前後幾個皇帝都曾經對這位大禪師獻上自己的恭敬,而且數次還冊封、賜號,還追封為國師。在這樣的影響下,原來只有藏傳佛教的蒙古和南傳佛教的雲南,竟然也有了禪宗的流佈,還陸續出現了一批禪宗高僧。告訴大家這位禪師就是中峰明本禪師,杭州人。

常說自古名師出高徒,他的師父叫高峰原妙禪師,就是位得道高僧。他老人家一生的最大的特色就是行頭陀行。我們知道頭陀就是苦行的意思。硬生生的在西天目山閉關十七年生死關,他可以說也是宋朝禪宗裡邊這樣的一個非常出格的大丈夫。

中峰明本禪師是這位頭陀禪師門下最傑出的弟子,他幾乎有著跟他師父一樣的風骨,一輩子非常的清苦,名滿天下,但是他對這個世間的名望唯恐避之而不及。大家要知道,當時官府很多大的叢林都來迎請他,德行感召。結果他為了躲避這些名利之累,中峰明本禪師三十多年都沒有一個固定的居所。

我們佛法講無常,在佛陀時代,也是說比丘就不能在一棵樹下超過三天。所以,中峰明本禪師有時候住在船上,有時候就在長江上下和黃河兩岸到處就是這麼雲遊,甚至有的時候他就隨便找個寺院暫時居住一下,大家相應了,聚在一起說說法,有時候又被認出來了,那就又走了。所以他所建居的這些寺院、庵堂一律都稱作叫做「幻住庵」。

我們又講到庵了,我現在住在白華庵。庵就是典型的民間自籌結社居住,結這個道場居住。一般寺院是政府皇上敕建。所以因為他在江南一帶游化得非常的法緣殊勝,所以就這樣的一個草根民間式的弘化方式,還被人們送一個美譽,叫江南古佛。

當然,我們一聽到說這樣的一種超然於世外的禪師,他肯定又是緊繃繃的,沒有什麼生氣,但是他並不是那種完全不言笑的苦行僧。他也有禪者的清風明月,大修行人的圓融無礙。

特別是他在世間文學和書法上都有非常高的造詣,可以說是當時很多的王公貴族、名流士大夫非常推崇的精神領袖。也就是說他在攝受眾生的時候,其實各個階層都是面面俱到的。

我提一個就是我們眾所周知的大書法家趙孟頫。趙孟頫跟他有著亦師亦友的深厚法緣,他們之間常有書信來往探討佛法,交流一下心得。

明本禪師還給他寫了一篇叫做《勉學賦》,其實是對他一種勸誡、說道。他說古人是通過學才學藝才達到這種道的境界,就是所謂的禪茶一味、禪書法也是一味,禪詩詞歌賦都是一味,是實實在在,確實有法有道的一味。

但是他說後來的人就是他們那個時代已經不行了,空負學道的聲名,但是實際上心就流於才藝了,舍本逐末了,沒有真正的禪的悟境。所以他就寫了這個來勉勵趙孟頫,害怕這成為他的障道因緣,可以說兩位既是在道上的知己。在這個世間也是有非常高層的法誼!

中峰明本禪師他一生留下了很多的語錄、文集,甚至有上千首的詩偈,他對後世的禪宗,特別是淨土宗,阿彌陀佛都有非常深廣的影響。

他寫的一百零八首《懷淨土詩》,可以說是獨讚、偏讚淨土,力勸世人、求生西方。給大家讀一首,他說,大夢宅中無一法,萬法皆空,於無法處有千差。因果不亂。回觀自性離分別。就是念念阿彌陀佛,念念相應念念佛。念念重開白蕅華。將來七寶池,蓮花化生。所以白蕅華我們普陀山也叫做小白華山。

大家聽了詩以後,希望我們也像中峰明本禪師在詩中勉勵我們一樣,說及早念彌陀,舍此娑婆苦,及早念彌陀,取彼西方樂。這是真法、正法,也是最容易上手的法,最容易成功的法。

南無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