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無量清淨平等覺經卷上

佛在王舍國靈鷲山中,與大弟子眾千二百五十人,菩薩七十二那術,比丘尼五百人,清信士七千人,清信女五百人,欲天子八十萬,色天子七十萬,徧淨天子六十那術,梵天一億,皆隨佛住。神通飛化弟子,名曰知本際賢者、馬師賢者、大力賢者、安詳賢者、能讚賢者、滿願臂賢者、無塵賢者、氏聚迦葉賢者、牛齝賢者、上時迦葉賢者、治恆迦葉賢者、金杵坦迦葉賢者、舍利弗賢者、大目揵連賢者、大迦葉賢者、大迦旃延賢者、多睡賢者、大賈師賢者、大瘦短賢者、盈辨了賢者、不爭有無賢者、知宿命賢者、了深定賢者、善來賢者、離越賢者、癡王賢者、氏戒聚賢者、類親賢者、氏梵經賢者、多欲賢者、王宮生賢者、告來賢者、氏黑山賢者、經剎利賢者、博聞賢者。其女弟子,名曰大欽姓比丘尼、幻者比丘尼、蓮華色比丘尼、生地動比丘尼、生地擔比丘尼、生則侍者頭痛比丘尼、安豐殖比丘尼、體柔軟比丘尼、勇生行比丘尼、自淨比丘尼。清信士,名曰給飯孤獨長者、安念眾長者、快臂長者、火英長者、善容長者、具足寶長者、名遠聞長者、香辟疫長者、安吉長者、施寶盈長者、欣讚長者、胎施殷長者、供異道長者、勇降怨長者、寶珥長者、寶結長者。清信女,名曰生僂,名曰黑哲,名曰信法,名曰軟善,名曰樂涼,名曰忍苦樂,名曰樂愛優婆夷。如此之人皆一種類,消盡諸垢勇淨者也。無數之眾悉共大會。

於時,佛坐思念正道,面有九色光,數千百變,光甚大明。賢者阿難即從座起,更正衣服,稽首佛足,長跪叉手,前白佛言:「今佛面目光色,何以時時更變明乃爾乎?今佛面目光精數百千色,上下明徹,好乃如是。我侍佛已來,未曾見佛身體光曜巍巍重明乃爾!我未曾見至真等正覺光明威神有如今日明好不妄,會當念諸過去、當來、若他方佛國今現在佛。」

佛告阿難:「有諸天來教汝,諸佛教汝,令問我耶?若自從智出乎?」

阿難白佛言:「亦無諸天、無諸佛教。我今問佛者,自從意出來白佛耳!每佛坐起若行出入,有所至到,所當作為,所當教敕,我輒知佛意。今佛獨當展轉相思,故使面色光明乃如此耳!」

佛言:「善哉!阿難,若所問者,甚深快善,多所度脫。若問佛者,勝於供養一天下阿羅漢、辟支佛,佈施諸天人民及蜎飛蠕動之類累劫,百千萬億倍矣!」

佛言阿難:「今諸天帝王人民,及蜎飛蠕動之類,汝皆度脫之。」

佛言:「佛威神甚重難當!若所問者大深。汝乃慈心,於佛所哀,諸天人民,若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大善,當爾爾,皆過度之。」

佛語阿難:「如世間有優曇缽樹,但有實,無有華;天下有佛,乃有華出耳!世間有佛甚難得值。今我作佛出於天下,若有大德聰明善心,豫知佛意,若不忘在佛邊侍佛也。若今所問,善聽!諦聽!」

佛語阿難:「前已過去劫,大眾多不可計,無邊幅不可議,及爾時有過去佛,名錠光如來——復次有佛,名曰曜光;復次有佛,名日月香;復次有佛,名安明山;復次有佛,名日月面;復次有佛,名無塵垢;復次有佛,名無玷汙;復次有佛,名曰如龍無所不伏;復次有佛,名曰日光;復次有佛,名大音王;復次有佛,名寶潔明;復次有佛,名曰金藏;復次有佛,名焰寶光;復次有佛,名曰有舉地;復次有佛,名曰琉璃光;復次有佛,名日月光;復次有佛,名曰日音聲;復次有佛,名光明華;復次有佛,名神通游持意如海;復次有佛,名嗟嘆光;復次有佛,名具足寶潔;復次有佛,名光開化;復次有佛,名曰大香聞;復次有佛,名曰降棄恚嫉;復次有佛,名妙琉璃紫磨金焰;復次有佛,名心持道華無能過者;復次有佛,名積眾華;復次有佛,名水月光;復次有佛,名除眾冥;復次有佛,名日光蓋;復次有佛,名溫和如來;復次有佛,名曰法意;復次有佛,名師子威象王步;復次有佛,名曰世豪;復次有佛,名曰淨音;復次有佛,名不可勝;復次有佛,名樓夷亙羅,在中教授四十二劫,皆已過去——乃爾劫時作佛,天上天下人中之雄,經道法中勇猛之將。佛為諸天及世人民,說經講道莫能過者。世饒王聞經道歡喜開解,便棄國位行作比丘,名曇摩迦留,發菩薩意,為人高才,智慧勇猛,無能踰者,與世絕異。到世饒王佛所,稽首為禮,長跪叉手,稱讚佛言:

「無量之光曜, 威神無有極,

 如是之焰明, 無能與等者,

 若以日摩尼, 火月水之形,

 其景不可及, 其色亦難比。

 顏色難稱量, 一切世之最,

 如是大音聲, 遍諸無數剎,

 或以三昧定, 精進及智慧,

 威德無有輩, 殊勝亦希有。

 深微諦善念, 從是得佛法,

 持覺若如海, 其限無有底。

 瞋恚及愚癡, 世尊之所無,

 嗟嘆佛世雄, 終始無厭足。

 佛如好花樹, 莫不愛樂者,

 處處人民見, 一切皆歡喜。

 令我作佛時, 願使如法王,

 過度於生死, 無不解脫者。

 檀施調伏意, 戒忍及精進,

 如是三昧定, 智慧為上最。

 吾誓得佛者, 普逮得此事,

 一切諸恐懼, 我為獲大安。

 假令有百千, 億萬那術佛,

 如是佛之數, 使如恆水沙,

 計以沙等佛, 一切皆供養,

 不如求正道, 堅勇而不怯。

 譬如恆水中, 流沙之世界,

 復倍不可計, 無數之剎土,

 光焰一切昭, 遍此諸數國,

 如是精進力, 威神難可量。

 令我為世雄, 國土最第一,

 其眾殊妙好, 道場踰諸剎,

 國如泥洹界, 而無有等雙。

 我當常愍哀, 度脫一切人,

 十方往生者, 其心悅清淨,

 已來到我國, 快樂喜安隱。

 幸佛見信明, 是我第一證,

 發願在於彼, 精進力所欲。

 十方諸世尊, 皆有無礙慧,

 常念此尊雄, 知我心所行,

 令我身止住, 於諸苦毒中,

 我行精進力, 忍之終不悔。

「法寶藏比丘,說此唱讚世饒王如來至真等正覺已,發意欲求無上正真道最正覺:‘我立是願,如多陀竭佛所有者,願悉得之;拔人勤苦生死根本,悉令如佛;唯為說經,所可施行,令疾得決;我作佛時,令無及者。願佛為我說諸佛國功德,我當奉持,當那中住,取願作佛國亦如是。’」

佛語阿難:「其世饒王佛,知其高明,所願快善,即為法寶藏菩薩說經言:‘譬如大海水,一人升量之,一劫不止,尚可枯盡,令海空竭,得其底泥。人至心求道,何而當不可得乎?求索精進不休止者,會得心中所欲願耳!’法寶藏菩薩,聞世饒王佛說經如是,則大歡喜踴躍。其佛則為選擇二百一十億佛國中諸天人民善惡、國土之好丑,為選心中所願用與之。世饒王佛說經竟,法寶藏菩薩便一其心,則得天眼徹視,悉自見二百一十億諸佛國中諸天人民之善惡、國土之好丑,則選心所欲願,便結得是二十四願經,則奉行之。精進勇猛,勤苦求索,如是無央數劫所師事供養諸佛,已過去佛亦無央數。其法寶藏菩薩至其然後,自致得作佛,名無量清淨覺最尊,智慧勇猛,光明無比,今現在所居國甚快善。在他方異佛國教授八方上下無央數諸天人民,及蜎飛蠕動之類,莫不得過度解脫憂苦者。無量清淨佛為菩薩時,常奉行是二十四願,珍寶愛重,保持恭順,精進禪行之,與眾超絕卓然有異,皆無有能及者。」

佛言:「何等為二十四願者?

「一、我作佛時,令我國中無有地獄、禽獸、餓鬼、蜎飛蠕動之類,得是願乃作佛。不得從是願,終不作佛。

「二、我作佛時,令我國中人民有來生我國者,從我國去,不復更地獄、餓鬼、禽獸、蠕動。有生其中者,我不作佛。

「三、我作佛時,人民有來生我國者,不一色類金色者,我不作佛。

「四、我作佛時,人民有來生我國者,天人世間人有異者,我不作佛。

「五、我作佛時,人民有來生我國者,皆自推所從來生本末所從來十億劫宿命。不悉知念所從來生,我不作佛。

「六、我作佛時,人民有來生我國者,不悉徹視,我不作佛。

「七、我作佛時,人民有來生我國者,不悉知他人心中所念者,我不作佛。

「八、我作佛時,我國中人民不悉飛者,我不作佛。

「九、我作佛時,我國中人民不悉徹聽者,我不作佛。

「十、我作佛時,我國中人民有愛慾者,我不作佛。

「十一、我作佛時,我國中人民住止盡般泥洹。不爾者,我不作佛。

「十二、我作佛時,我國諸弟子,令八方上下各千億佛國中,諸天人民蠕動之類,作緣一覺大弟子,皆禪一心,共數我國中諸弟子,住至百億劫無能數者。不爾者,我不作佛。

「十三、我作佛時,令我光明勝於日月,諸佛之明百億萬倍,昭無數天下窈冥之處皆常大明,諸天人民蠕動之類見我光明,莫不慈心作善來生我國。不爾者,我不作佛。

「十四、我作佛時,令八方上下無數佛國諸天人民蠕動之類,令得緣一覺果證弟子坐禪一心,欲共計知我年壽幾千萬億劫,令無能知壽涯底者。不爾者,我不作佛。

「十五、我作佛時,人民有來生我國者,除我國中人民所願,餘人民壽命無有能計者。不爾者,我不作佛。

「十六、我作佛時,國中人民皆使莫有噁心。不爾者,我不作佛。

「十七、我作佛時,令我名聞八方上下無數佛國,諸佛各於弟子眾中,嘆我功德國土之善,諸天人民蠕動之類聞我名字,皆悉踴躍來生我國。不爾者,我不作佛。

「十八、我作佛時,諸佛國人民有作菩薩道者,常念我淨潔心,壽終時我與不可計比丘眾,飛行迎之共在前立,即還生我國作阿惟越致。不爾者,我不作佛。

「十九、我作佛時,他方佛國人民,前世為惡,聞我名字及正為道,欲來生我國,壽終皆令不復更三惡道,則生我國在心所願。不爾者,我不作佛。

「二十、我作佛時,我國諸菩薩不一生等,置是餘願功德。不爾者,我不作佛。

「二十一、我作佛時,我國諸菩薩不悉三十二相者,我不作佛。

「二十二、我作佛時,我國諸菩薩,欲共供養八方上下無數諸佛,皆令飛行;欲得萬種自然之物,則皆在前,持用供養諸佛,悉遍已後,日未中則還我國。不爾者,我不作佛。

「二十三、我作佛時,我國諸菩薩欲飯時,則七寶缽中生自然百味飲食在前,食已缽皆自然去。不爾者,我不作佛。

「二十四、我作佛時,我國諸菩薩說經行道不如佛者,我不作佛。」

佛告阿難:「無量清淨佛為菩薩時,常奉行是二十四願,分檀佈施不犯道禁,忍辱、精進、一心、智慧,志願常勇猛,不毀經法,求索不懈,每獨棄國捐王,絕去財色,精明求願無所適莫,積功累德無央數劫,自致作佛悉皆得之,不忘其功也。」

佛言:「無量清淨佛光明最尊第一無比,諸佛光明皆所不及也。八方上下無央數諸佛中,有佛項中光明照七丈,中有佛項中光照一里,中有佛項中光明照五里,中有佛項中光明照二十里,中有佛項中光明照四十里,中有佛項中光明照八十里,中有佛項中光明照百六十里,中有佛項中光明照三百二十里,中有佛項中光明照六百四十里,中有佛項中光明照千三百里,中有佛項中光明照二千六百里,中有佛項中光明照五千二百里,中有佛項中光明照萬四百里,中有佛項中光明照二萬一千里,中有佛項中光明照四萬二千里,中有佛項中光明照八萬四千里,中有佛項中光明照十七萬里,中有佛項中光明照三十五萬里,中有佛項中光明照七十萬里,中有佛項中光明照百五十萬里,中有佛項中光明照三百萬里,中有佛項中光明照六百萬里,中有佛項中光明照千二百萬里,中有佛項中光明照一佛國,中有佛項中光明照兩佛國,中有佛項中光明照四佛國,中有佛項中光明照八佛國,中有佛項中光明照十五佛國,中有佛項中光明照三十佛國,中有佛項中光明照六十佛國,中有佛項中光明照百二十佛國,中有佛項中光明照五百佛國,中有佛項中光明照千佛國,中有佛項中光明照二千佛國,中有佛項中光明照四千佛國,中有佛項中光明照八千佛國,中有佛項中光明照萬六千佛國,中有佛項中光明照三萬二千佛國,中有佛項中光明照六萬四千佛國,中有佛項中光明照十三萬佛國,中有佛項中光明照二十六萬佛國,中有佛項中光明照五十萬佛國,中有佛項中光明照百萬佛國,中有佛項中光明照二百萬佛國。」

佛言:「八方上下無央數諸佛,其項中光明所照,皆如是也。無量清淨佛項中光明,焰照千萬佛國。所以諸佛光明所照有遠近者何?本前世宿命,求道為菩薩時所願功德,各自有大小,至其然後作佛時,悉各自得之,是故令光明轉不同等。諸佛威神同等耳,自在意所欲作為不豫計。無量清淨佛光明所照最大,諸佛光明皆所不能及也!」

佛稱譽無量清淨佛光明:「無量清淨佛光明極善,善中明好,甚快無比,絕殊無極也!無量清淨佛光明殊好,勝於日月之明百億萬倍也!無量清淨佛光明,諸佛光明中之極明也!無量清淨佛光明,諸佛光明中之極好也!無量清淨佛光明,諸佛光明中之極雄傑也!無量清淨佛光明,諸佛光明中之快善也!無量清淨佛光明,諸佛光明中之王也!無量清淨佛光明,諸佛光明中之最極尊也!無量清淨佛光明,諸佛光明中之壽明無極!無量清淨佛光明,焰照諸無央數天下幽冥之處皆常明。諸有人民蜎飛蠕動之類,莫不見無量清淨佛光明,見無量清淨佛光明,莫不慈心歡喜者。世間諸有婬泆、瞋怒、愚癡,見無量清淨佛光明,莫不作善者。諸泥犁、禽獸、薛荔、考掠勤苦之處,見無量清淨佛光明至,皆休止不得復治,死後莫不得解脫憂苦者也!無量清淨佛光明,名聞八方上下無窮無極無央數佛國,諸天人民莫不聞知,聞知者莫不得過度者。」

佛言:「我不獨稱譽無量清淨佛光明也。八方上下無央數諸佛、辟支佛、菩薩、阿羅漢,所稱譽皆如是。」

佛言:「其有人民,善男子、善女人,聞無量清淨佛聲,稱譽光明,如是朝暮,常稱譽其光明明好,至心不斷絕,在心所欲願往生無量清淨佛國,可得為諸菩薩、阿羅漢所尊敬,智慧勇猛。若其然後作佛者,亦當復為八方上下無央數辟支佛、菩薩、阿羅漢所稱譽。光明亦當復如是,則眾比丘僧,諸菩薩、阿羅漢,諸天、帝王、人民,聞之皆歡喜踴躍,莫不讚嘆者。」

佛言:「我道無量清淨佛光明姝好巍巍稱譽快善,晝夜一劫尚未竟也,我但為若曹小說之耳!」

佛說無量清淨佛,為菩薩求索得是二十四願時,阿闍世王太子,與五百大長者迦羅越子,各持一金華蓋,前上佛已,悉卻坐一面聽經。阿闍世王太子,及五百長者子,聞無量清淨佛二十四願,皆大歡喜踴躍,心中俱願言:「令我等後作佛時,皆如無量清淨佛。」

佛則知之,告諸比丘僧:「是阿闍世王太子,及五百長者子,卻後無央數劫,皆當作佛如無量清淨佛。」

佛言:「是阿闍世王太子,五百長者子,作菩薩道已來無央數劫,皆各供養四百億佛已,今復來供養我。是阿闍世王太子,及五百人等,皆前世迦葉佛時為我作弟子,今皆復會是共相值也。」則諸比丘僧,聞佛言皆心踴躍,莫不歡喜者。

佛告阿難:「無量清淨佛作佛已來凡十八劫,所居國名須摩提,正在西方,去是閻浮利地界千億萬須彌山佛國。其國地皆自然七寶,其一寶者名白銀,二寶者名黃金,三寶者水精,四寶者琉璃,五寶者珊瑚,六寶者琥珀,七寶者硨磲。是七寶皆以自共為地,曠蕩甚大無極,皆自相參轉相入中,各自焜煌參光極明,自然軟甚姝好無比。如其七寶地,諸八方上下眾寶中精,都自然之合會共化生耳!其寶比如第六天上之七寶也。其國中無有須彌山,其日月星辰、第一四天王、第二忉利天,皆在虛空中。其國土無有大海水,亦無小海水,無江河洹水也,亦無山林溪谷,無有幽冥之處。其國七寶地皆平正,無有泥犁、禽獸、餓鬼、蜎飛蠕動之類也。無阿須倫、諸龍鬼神也。終無有大雨時,亦無春夏秋冬也。亦無有大寒,亦不大熱,常和調中,適甚快善無比。皆有萬種自然之物、百味飲食,意欲有所得則自然在前,意不用者則自然化去;比如第六天上自然之物,恣若自然則皆隨意。其國中悉諸菩薩、阿羅漢,無有婦女。壽命極壽,壽亦無央數劫。女人往生者,則化生皆作男子。但有菩薩、阿羅漢無央數,悉皆洞視徹聽,悉遙相見,遙相瞻望,遙相聞語聲,悉皆求道善者,同一種類無有異人也。其諸菩薩、阿羅漢,面目皆端正,清潔絕好,悉同一色,無有偏丑惡者。諸菩薩、阿羅漢,皆才猛黠慧。其所衣服,皆衣自然之衣。都心中所念,常念道德。其所欲語言,便皆豫相知意。其所念言道,常說五事。其國中諸菩薩、阿羅漢,自共相與語言,輒說經道,終不說他餘之惡。其語言音響,如三百鐘聲,皆相敬愛,無有相憎者。皆自以長幼上下先後言之,都共往會以義而禮,轉相敬事如兄如弟。以仁履義,不妄動作,言語而誠,轉相教令,不相違戾,轉相承受。皆心潔淨無所貪慕,終無有婬泆、瞋怒之心、愚癡之態也,無有邪心念婦女意也。悉智慧勇猛,和心歡樂,好喜經道。皆自知其前世所從來生,億萬劫世時宿命善惡存亡,現在卻知無極。

「無量清淨佛所可教授講堂精舍,皆復自然七寶,金、銀、水精、琉璃、白玉、琥珀、硨磲,自共轉相成也,甚姝明好,絕姝無比,亦無有作者,亦不知所從來,亦無有持來者,亦無所從去。無量清淨佛所願德重,其人作善故,論經語義,說經行道,講會其中,自然化生耳。其講堂精舍,皆復有七寶樓觀欄楯,復以金、銀、水精、琉璃、白玉、琥珀、硨磲為瓔珞,復以白珠、明月珠、摩尼珠為交絡覆蓋其上,皆自作五音聲音聲甚姝無比。無量清淨佛國,諸菩薩、阿羅漢所居舍宅,皆復以七寶,金、銀、水精、琉璃、珊瑚、琥珀、硨磲、瑪瑙,化生轉共相成也。其舍宅皆悉各有七寶樓觀欄楯,復以金、銀、水精、琉璃、白玉、琥珀、硨磲為瓔珞,復以白珠、明月珠、摩尼珠為交絡覆蓋其上,皆各復自作五音聲。無量清淨佛講堂精舍,及諸菩薩、阿羅漢所居,七寶舍宅中外內處處,皆復自然流泉水浴池。其浴池者,皆復以自然七寶,七寶俱生,金、銀、水精、琉璃、珊瑚、琥珀、硨磲,轉共相成也。水底沙皆復以七寶金、銀、水精、琉璃、珊瑚、琥珀、硨磲也。有純白銀池者,其底沙皆黃金也。中有純黃金池者,其水底沙皆白銀也。中有純水精池者,其水底沙皆琉璃也。中有純琉璃池者,其水底沙皆水精也。中有純珊瑚池者,其水底沙皆琥珀也。中有純琥珀池者,其水底沙皆珊瑚也。中有純硨磲池者,其水底沙皆瑪瑙也。中有純瑪瑙池者,其水底沙者皆硨磲也。中有純白玉池者,其水底沙者皆紫磨金也。中有純紫磨金池者,其水底沙者皆白玉也。中復有二寶共作一池者,其水底沙者皆金、銀也。中復有三寶共作一池者,其水底沙者皆金、銀、水精也。中復有四寶共作一池者,其水底沙金、銀、水精、琉璃也。中復有五寶共作一池者,其水底沙皆金、銀、水精、琉璃、珊瑚、琥珀也。中復有六寶共作一池者,其水底沙皆金、銀、水精、琉璃、珊瑚、琥珀、硨磲也。中復有七寶共作一池者,其水底沙皆金、銀、水精、琉璃、珊瑚、琥珀、硨磲、瑪瑙也。其浴池中有長四十里者,中有池長八十里者,中有池長百六十里者,中有池長三百二十里者,中有池長六百四十里者,中有池長千二百八十里者,中有浴池長二千五百六十里者,中有浴池長五千一百二十里者,中有浴池長萬二百四十里者,中有浴池長二萬四百八十里者,其縱廣各適等。是浴池者,皆諸菩薩、阿羅漢常所可浴池。」

佛言:「無量清淨佛浴池,長四萬八千里,廣亦四萬八千里,其浴池皆七寶轉自共相成。其池水底沙,皆復以七寶、白珠、明月珠、摩尼珠也。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浴池中水,皆清淨香潔,中皆有香華,悉自然生百種華,種種異色異香。華皆千葉,諸華甚香無比,香不可言也。其華香者,亦復非世間之華,復勝天上之華。是華香者,八方上下眾華香中精自然生耳。池中水流行,轉相灌注,池中水流亦不遲亦不駛,皆復自作五音聲。」

佛言:「八方上下無央數佛國,諸天人民及蜎飛蠕動之類,諸生無量清淨佛國者,都皆於是七寶水池蓮華中化生,便則自然長大。亦無乳養之者,皆食自然之飲食。其身體者,亦非世間人之身體也,亦非天上人之身體也,皆積眾善之德,悉受自然虛無之身體,甚姝好無比。」

佛語阿難:「如世間貧窮乞丐人,令在帝王邊住者,其人面目形貌,何等類乎?寧類帝王面目形貌顏色不?」

阿難言:「假令使子在帝王邊住者,其面目形狀甚丑惡不好,不如帝王面目形類姝好百千億萬倍也!所以者何?見乞人貧窮困極,飲食未曾有美食時也。既惡食不能得飽食,食才支命,骨節相撐拄,無所用,自給常乏,無有儲積,飢餓寒凍,怔忪愁苦。但坐其前世宿命為人時,愚癡無智,富益慳貪,有財不肯慈哀、仁賢為善、博愛施與,但欲唐得,貪惜飲食,獨食嗜美,不信施貸後得償報也。復不信作善後世得其福,蒙籠頑佷益作眾惡,如是壽終財物盡索,素無恩德無所恃怙,入惡道中坐之適苦,然後得出解脫,今生為人,作於下賤貧家作子,強像人形,狀貌甚丑,衣被弊壞,單空獨立,不蔽形體,乞丐生活耳!飢寒因苦,面目羸劣,不類人色,坐其前世身之所作,受其殃罰,示眾見之,莫誰哀者?棄捐市道,暴露痟瘦,黑丑惡極,不及人耳!所以帝王人中獨尊最好者何?皆其前世宿命為人時作善,信愛經道,佈施恩德,博愛順義,慈仁喜與,不貪飲食與眾共之,無所遺惜,都無違諍,得其福德壽終德隨不更惡道,今生為人,得生王家自然尊貴,獨王典主,攬制人民,為人雄傑,面目潔白,和顏好色,身體端正,眾共敬事,美食好衣隨心恣意,在樂所欲自然在前都無違諍,於人中姝好,無憂快樂,面色光澤,故乃爾耳!」

佛告阿難:「若言是也。如帝王雖於人中好無比,當令在遮迦越王邊住者,其面目形貌甚丑惡其狀不好,比如乞人在帝王邊住耳!帝王面丑,尚復不如遮迦越王面色姝好百千億萬倍也!如遮迦越王,於天下絕好無比,當令在第二忉利天帝釋邊住者,其面甚丑不好,尚復不如天帝釋面貌端正姝好百千億萬倍也!如天帝釋,令在第六天王邊住者,其面貌甚丑不好,尚復不如第六天王面貌端正姝好百千億倍也!如第六天王,令在無量清淨佛國中諸菩薩、阿羅漢邊住者,其面甚丑,尚復不如無量清淨佛國中諸菩薩、阿羅漢面貌端正姝好百千億萬倍也!」

佛言:「無量清淨佛諸菩薩、阿羅漢面貌,悉皆端正,絕好無比,次於泥洹之道也。」

佛告阿難:「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講堂精舍所居處舍宅,中外浴池上,皆有七寶樹。中有純銀樹,中有純金樹,中有純水精樹,中有純琉璃樹,中有純白玉樹,中有純珊瑚樹,中有純琥珀樹,中有純硨磲樹,種種各自異行。中復有兩寶共作一樹者,銀樹——銀根、金莖、銀枝、金葉、銀華、金實,金樹者——金根、銀莖、金枝、銀葉、金華、銀實。是兩寶樹轉共相成,各自異行。中復有三寶共作一樹者,銀樹——銀根、金莖、水精枝、銀葉、金華、水精實,金樹者——金根、銀莖、水精枝、金葉、銀華、水精實,水精樹者——水精根、銀莖、金枝、水精葉、銀華、金實。是三寶樹轉共相成,各自異行中。復有四寶共作一樹者,銀樹——銀根、金莖、水精枝、琉璃葉、銀華、金實,金樹者——金根、銀莖、水精枝、琉璃葉、金華、銀實,水精樹者——水精根、琉璃莖、銀枝、金葉、水精華、琉璃實,琉璃樹者——琉璃根、水精莖、金枝、銀葉、琉璃華、水精實。是四寶樹轉共相成,各自異行中。復有五寶共作一樹者,銀樹——銀根、金莖、水精枝、琉璃葉、珊瑚華、金實,金樹者——金根、銀莖、水精枝、琉璃葉、珊瑚華、銀實,水精樹者——水精根、琉璃莖、珊瑚枝、銀葉、金華、琉璃實,琉璃樹者——琉璃根、珊瑚莖、水精枝、金葉、銀華、珊瑚實,珊瑚樹者——珊瑚根、琉璃莖、水精枝、金葉、銀華、琉璃實。是五寶樹轉共相成,各自異行中。復有六寶共作一樹者,銀樹——銀根、金莖、水精枝、琉璃葉、珊瑚華、琥珀實,金樹者——金根、銀莖、水精枝、琉璃葉、琥珀華、珊瑚實,水精樹者——水精根、琉璃莖、珊瑚枝、銀葉、琥珀華、金實,琉璃樹者——琉璃根、珊瑚莖、琥珀枝、水精葉、金華、銀實,珊瑚樹者——珊瑚根、琥珀莖、銀枝、金葉、水精華、琉璃實,琥珀樹者——琥珀根、珊瑚莖、金枝、銀葉、琉璃華、水精實。是六寶樹轉共相成,各自異行中。復有七寶共作一樹者,銀樹——銀根、金莖、水精節、琉璃枝、珊瑚葉、琥珀華、硨磲實,金樹者——金根、水精莖、琉璃節、珊瑚枝、琥珀葉、硨磲華、銀實,水精樹者——水精根、琉璃莖、珊瑚節、琥珀枝、硨磲葉、白玉華、金實,琉璃樹者——琉璃根、珊瑚莖、琥珀節、白玉枝、硨磲葉、水精華、銀實,珊瑚樹者——珊瑚根、琥珀莖、白玉節、銀枝、明月珠葉、金華、水精實,琥珀樹者——琥珀根、白玉莖、珊瑚節、琉璃枝、硨磲葉、水精華、金實,白玉樹者——白玉根、硨磲莖、琉璃節、珊瑚枝、琥珀葉、金華、摩尼珠實。是七寶樹轉共相成,種種各自異行,行行自相值,莖莖自相準,枝枝自相值,葉葉自相向,華華自相望,極自軟好,實實自相當。」

佛言:「無量清淨佛講堂精舍中,外內七寶浴池繞邊,上諸七寶樹,及諸菩薩、阿羅漢七寶舍宅中,外七寶浴池繞,池邊七寶樹數千百重行,皆各各如是,行行自作五音聲甚好無比。」

佛語阿難:「如世間帝王萬種伎樂音聲,不如遮迦越王諸伎樂一音聲好,百千億萬倍也!如遮迦越王萬種伎樂音聲,尚復不如第二忉利天上諸伎樂一音聲好,百千億萬倍也!如忉利天上萬種伎樂之聲,尚復不如第六天上諸伎樂一音聲好,百千億萬倍也!如第六天上萬種音樂之聲,尚復不如無量清淨佛國中七寶樹一音聲好,百千億萬倍也!無量清淨佛國亦有萬種自然之伎樂無極也。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欲浴時,便各自入其七寶池中浴。諸菩薩、阿羅漢意欲令水沒足,水則沒足;意欲令水至膝,水則至膝;意欲令水至腰,水則至腰;意欲令水至腋,水則至腋;意欲令水至頸,水則至頸;意欲令水自灌身上,水則灌身上;意欲令水轉復還如故,水則轉還復如故,恣若隨意所欲好喜。」

佛言:「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皆浴已,悉自於一蓮華上坐,則四方自然亂風起。其亂風者,亦非世間之風也,亦復非天上之風也。是亂風者,都為八方上下眾風中之自然都相合會共化生耳!其亂風亦不大寒,亦不大溫,常和調中,適其涼好無比。亂風徐起,亦不遲,亦不疾,適得中宜,吹國中七寶樹。七寶樹皆復自作五音聲。亂風吹華,悉覆蓋其國中,華皆自散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適墮地,華皆厚四寸,極自軟好無比。華小萎,則自然亂風吹萎華悉自然去。則復四方,復自然亂風起吹七寶樹,七寶樹皆復自作五音聲。亂風吹華,悉復自然散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墮地,則自然亂風,復吹萎華悉自然去。則復四方自然亂風起,吹七寶樹華,如是者四反。諸菩薩、阿羅漢中,有但欲聞經者,中有但欲聞音樂聲者,中有但欲聞華香者,中有不欲聞經者,中有不欲聞五音者,中有不欲聞華香者。其所欲聞者,輒則獨聞之。其所不欲聞者,了獨不聞也。則皆自然隨意在所欲喜樂,不違其心中所欲願也。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皆浴訖已各自去。其諸菩薩、阿羅漢各自行道,中有在地講經者,中有在地誦經者,中有在地說經者,中有在地口受經者,中有在地聽經者,中有在地念經者,中有在地思道者,中有在地坐禪一心者,中有在地經行者,中有在虛空中講經者,中有在虛空中誦經者,中有在虛空中說經者,中有在虛空中口受經者,中有在虛空中聽經者,中有在虛空中念經者,中有在虛空中思念道者,中有在虛空中坐禪一心者,中有在虛空中經行者,中有未得須陀洹道者則得須陀洹道,中有未得斯陀含道者則得斯陀含道,中有未得阿那含道者則得阿那含道,中有未得阿羅漢道者則得阿羅漢道,中有未得阿惟越致菩薩者則得阿惟越致菩薩。

菩薩、阿羅漢各自說經行道,皆悉得道,莫不歡喜踴躍者。諸菩薩中,有意欲供養八方上下無央數諸佛,即皆俱前,為無量清淨佛作禮,卻長跪叉手白佛辭行,欲供養八方上下諸無央數佛。無量清淨佛則然可之,則使其行供養諸菩薩等,皆大歡喜。數千億萬人,無央數不可復計,皆智慧勇猛,各自翻飛,等輩相追,俱共散飛,則行即到八方上下無央數諸佛所,皆前為佛作禮便則供養諸佛。其諸菩薩,意欲得萬種自然之物在前,則自然百雜色華百種,自然雜繒幡彩百種物,自然劫波育衣,自然七寶,自然燈火,自然萬種伎樂,悉皆在前。其華香萬種自然之物者,亦非世間之物也,亦復非天上之物也。是萬種之物,都為八方上下眾物自然共合會化生耳。意欲得者,則自然化生在前。意不用者,便則自化去。諸菩薩便共持供養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邊傍前後徊繞周匝,自在意所欲得,則輒皆至。當爾之時,快樂不可言也!

「諸菩薩意,各欲得四十里華,則自然四十里華在前。諸菩薩皆於虛空中共持華,則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在虛空中下向,華甚香好。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萎華悉自然去。諸菩薩意,各復欲得八十里華,則自然八十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散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復在虛空中下向。華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萎華去。諸菩薩意,各復欲得百六十里華,則自然百六十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則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復於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悉自然去。諸菩薩意,各復欲得三百二十里華,則自然三百二十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共持華則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復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悉自然去。諸菩薩意,各復欲得六百四十里華,則自然六百四十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復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悉自然去。諸菩薩意各復欲得千二百八十里華,則自然千二百八十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復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悉自然去。諸菩薩意,各復欲得二千五百六十里華,則自然二千五百六十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復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悉自然去。諸菩薩意,各復欲得五千一百二十里華,則自然五千一百二十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則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復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悉自然去。諸菩薩意,各復欲得萬二百四十里華,則自然萬二百四十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復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則自然去。諸菩薩意,各復欲得二萬四百八十里華,則自然二萬四百八十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持華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

華皆復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自然亂風吹,華悉自然去。諸菩薩意,各復欲得五萬里華,則自然五萬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悉自然去。諸菩薩意,各復欲得十萬里華,則自然十萬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則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悉自然去。諸菩薩意,各復欲得二十萬里華,則自然二十萬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則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悉自然去。諸菩薩意,各復欲得四十萬里華,則自然四十萬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則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悉自然去。諸菩薩意,各復欲得八十萬里華,則自然八十萬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則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則自然去。諸菩薩意,各復欲得百六十萬里華,則自然百六十萬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則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悉自然去。諸菩薩意,各復欲得三百萬里華,則自然三百萬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則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悉自然去。諸菩薩意,各復欲得四百萬里華,則自然四百萬里華在前。諸菩薩心意,俱大歡喜踴躍,皆在虛空中,共持華則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都自然合為一華,華正團圓周匝各適等,華轉倍前極自軟好,轉勝於前華好,數百千色,色色異香,甚香不可言。諸菩薩皆大歡喜,俱於虛空中,大共作眾音自然伎樂,樂佛及諸菩薩、阿羅漢。當是之時,快樂不可言。諸菩薩皆悉卻坐聽經,聽經竟則悉皆諷誦通利,重知經道,益明智慧。其諸華香,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悉皆自然去。則諸佛國中,從第一四天王上,至三十六天上,諸菩薩、阿羅漢、天、人,皆復於虛空中,大共作眾音伎樂。諸天人前來者,轉去避後來者,後來者轉復供養如前,更相開避。諸天人歡喜聽經,皆大共作音樂。當是之時,快樂無極。諸菩薩供養聽經訖竟,便皆起為諸佛作禮而去,則復飛到八方上下無央數諸佛所,則復供養聽經,皆各如前時悉遍。以後日未中時,諸菩薩則皆飛而去,則還其國,悉前為無量清淨佛作禮,皆卻坐一面聽經,聽經竟,皆大歡喜。」

佛說無量清淨平等覺經卷中

佛言:「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欲食時,則自然七寶機、自然劫波育、自然罽氎以為座。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皆坐已,前悉有自然七寶缽,中皆有自然百味飲食。飲食者,亦不類世間飲食之味也,亦復非天上飲食之味也。此百味飲食者,都為八方上下眾,自然之飲食中精味,甚香美無有比,都自然化生耳!其飲食自在所欲得味甜酢,缽自在所欲得。諸菩薩、阿羅漢中有欲得銀缽者,中有欲得金缽者,中有欲得水精缽者,中有欲得琉璃缽者,中有欲得珊瑚缽者,中有欲得琥珀缽者,中有欲得白玉缽者,中有欲得車渠缽者,中有欲得瑪瑙缽者,中有欲得明月珠缽者,中有欲得摩尼珠缽者,中有欲得紫磨金缽者,皆滿其中百味飲食,自恣若隨意則至,亦無所從來,亦無有供作者,自然化生耳!諸菩薩、阿羅漢皆食,食亦不多亦不少,悉自然平等。諸菩薩、阿羅漢食亦不言美惡,亦不以美故喜。食已,諸飯具、缽、機、坐皆自然化去,欲食時乃復化生耳!諸菩薩、阿羅漢,皆心清潔,不慕飯食,但用作氣力耳!皆自然消散糜盡化去。」

佛告阿難:「阿彌陀佛為諸菩薩、阿羅漢說法時,都悉大會講堂上。其國諸菩薩、阿羅漢,及諸天人民無央數,都不可復計,皆飛到無量清淨佛所,悉前為無量清淨佛作禮,卻坐聽經。無量清淨佛便則為諸比丘僧,諸菩薩、阿羅漢,諸天人民,廣說道智大經,皆悉聞知經道,莫不歡喜踴躍心開解者。即四方自然亂風起,吹國中七寶樹,七寶樹皆復作五音聲。亂風吹七寶華,華覆蓋其國,皆在虛空中下向。華甚香極自軟好,香遍國中。華皆自散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墮地皆厚四寸。華適小萎,則自然亂風吹,萎華自然去。則四方俱復自然亂風起,吹七寶樹,七寶樹皆復自作五音聲。亂風吹七寶樹華,華復如前,皆自然散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墮地復厚四寸。華小萎,則自然亂風吹,萎華悉自然去。亂風吹華,如是四反。則第一四天王諸天人、第二忉利天上諸天人、第三天上諸天人、第四天上諸天人、第五天上諸天人、第六天上諸天人、第七梵天上諸天人,上至第十六天上諸天人,上至三十六天上諸天人,皆持天上萬種自然之物,百種雜色華,百種雜香,百種雜繒彩,百種劫波育疊衣,萬種伎樂,轉倍好相勝,各持來下,為無量清淨佛作禮,則供養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諸天人皆復大作伎樂,樂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當是之時,快樂不可言。諸天人前來者,轉去避後來者,後來者轉復供養如前,更相開避。則東方無央數佛國,不可復計如恆水邊流沙,一沙一佛其數如是,諸佛各遣諸菩薩無央數不可復計,皆飛到無量清淨佛所,則為無量清淨佛作禮,以頭面著佛足,悉卻坐一面聽經;聽經竟,諸菩薩皆大歡喜,悉起為無量清淨佛作禮而去。則西方無央數諸佛國,復如恆水邊流沙,一沙一佛其數如是,諸佛各復遣諸菩薩無央數,都不可復計,皆飛到無量清淨佛所,則前為無量清淨佛作禮,以頭面著佛足,悉卻坐一面聽經;聽經竟,諸菩薩皆大歡喜,起為無量清淨佛作禮而去。則北方無央數諸佛國,復如恆水邊流沙,一沙一佛其數如是,諸佛各復遣諸菩薩無央數,都不可復計,皆飛到無量清淨佛所,則前為無量清淨佛作禮,以頭面著佛足,悉卻坐一面聽經;聽經竟,諸菩薩皆大歡喜,起為無量清淨佛作禮而去。南方無央數諸佛國,復如恆水邊流沙,一沙一佛其數如是,諸佛各復遣諸菩薩無央數,都不可復計,皆飛到無量清淨佛所,則前為無量清淨佛作禮而去。則復四角無央數諸佛國,各復如恆水邊流沙,一沙一佛其數各如是,諸佛各復遣諸菩薩無央數,都不可復計,皆飛到無量清淨佛所,前為無量清淨佛作禮已,頭面著佛足,悉卻坐一面聽經;聽經竟,諸菩薩皆大歡喜,起為無量清淨佛作禮而去。」

佛言:「八方上下諸無央數佛,更遣諸菩薩,飛到無量清淨佛所,聽經供養,轉更相開避。如是則下面諸八方無央數佛國,一方者各復如恆水邊流沙,一沙一佛其數復如是,諸佛各遣諸菩薩無央數,都不可復計,皆飛到無量清淨佛所,前為阿彌陀佛作禮,以頭面著佛足,悉卻坐聽經;聽經竟,諸菩薩皆大歡喜,起為無量清淨佛作禮而去。上方諸佛,更遣諸菩薩,飛到無量清淨佛所,聽經供養相開避,前來者則去避後來者,後來者供養亦復如是,終無休絕極時。

「譬若如恆沙剎, 東方佛國如是,

 各各遣諸菩薩, 稽首禮無量覺。

 西南北面皆爾, 如是恆沙數土,

 是諸佛遣菩薩, 稽首禮無量覺。

 此十方菩薩飛, 皆以衣裓諸華,

 天拘蠶種種具, 往供養無量覺。

 諸菩薩皆大集, 稽首禮無際光,

 繞三匝叉手住, 嘆國尊無量覺。

 皆持華散佛上, 心清淨稱無量,

 於佛前住自說, 願使我剎如此。

 所散華止虛空, 合成蓋百由旬,

 其柄妙嚴飾好, 悉遍覆眾會上。

 諸菩薩都往至, 諸尊剎難得值,

 如是人聞佛名, 快安隱得大利!

 吾等類得是德, 諸此剎獲所好,

 計本國若如夢, 無數劫淨此土。

 見菩薩繞世尊, 威神猛壽無極,

 國覺眾甚清淨, 無數劫難思議。

 時無量世尊笑, 三十六億那術,

 此數光從口出, 徧照諸無數剎。

 則迴光還繞佛, 三匝已從頂入,

 色霍然不復現, 天亦人皆歡喜。

 廅樓亙從坐起, 正衣服稽首問,

 白佛言何緣笑, 唯世尊說是意。

 願授我本空莂, 慈護成百福相,

 聞是諸音聲者, 一切人踴躍喜。

 梵之音及雷霆, 八種音深重聲,

 佛授廅樓亙決, 今吾說仁諦聽。

 眾世界諸菩薩, 到須阿提禮佛,

 聞歡喜廣奉行, 疾得至得淨處。

 已到此嚴淨國, 便速得神足俱,

 眼洞視耳徹聽, 亦還得知宿命。

 無量覺授其決, 我前世有本願,

 一切人聞說法, 皆疾來生我國。

 吾所願皆具足, 從眾國來生者,

 皆悉來到此間, 一生得不退轉。

 若菩薩更興願, 欲使國如我剎,

 亦念度一切人, 令各願達十方。

 速疾超便可到, 安樂國之世界,

 至無量光明土, 供養於無數佛。

 其奉事億萬佛, 飛變化遍諸國,

 恭敬已歡喜去, 便還於須摩提。

 非有是功德人, 不得聞是經名,

 唯有清淨戒者, 乃逮聞此正法。

 曾更見世尊雄, 則得信於是事,

 謙恭敬聞奉行, 便踴躍大歡喜。

 惡憍慢弊懈怠, 難以信於此法,

 宿世時見佛者, 樂聽聞世尊教。

 譬從生盲冥者, 欲得行開導人,

 聲聞悉或大乘, 何況於俗凡諸!

 天中天相知意, 聲聞不了佛行,

 辟支佛亦如是, 獨正覺乃知此。

 使一切悉作佛, 其淨慧智本空,

 復過此億萬劫, 計佛智無能及。

 講議說無數劫, 盡壽命猶不知,

 佛之慧無邊幅, 如是行清淨致。

 奉我教乃信是, 唯此人能解了,

 佛所說皆能受, 是則為第一證。

 人之命希可得, 佛在世甚難值,

 有信慧不可致, 若聞見精進求。

 聞是法而不忘, 便見敬得大慶,

 則我之善親厚, 以是故發道意。

 設令滿世界火, 過此中得聞法,

 會當作世尊將, 度一切生老死。」

佛語阿難:「無量清淨佛為諸菩薩、阿羅漢說經竟,諸天人民中,有未得須陀洹道者則得須陀洹道,中有未得斯陀含道者則得斯陀含道,中有未得阿那含道者則得阿那含道,中有未得阿羅漢道者則得阿羅漢道,中有未得阿惟越致菩薩者則得阿惟越致菩薩。阿彌陀佛輒隨其本宿命求道時,心所喜願大小隨意,為說經輒授之,令其疾開解得道,皆悉明慧各自好喜,所願經道莫不喜樂誦習者。則各自諷誦經道,通利無厭無極也。諸菩薩、阿羅漢中有誦經者,其音如雷聲;中有說經者,如疾風暴雨。時諸菩薩、阿羅漢,說經行道皆各如是,盡一劫竟終無懈倦時也。皆悉智慧勇猛,身體皆輕便,終無有痛癢,極時行步坐起。皆悉才健勇猛,如師子中王在深林中,當有所趣向時,無有敢當者。無量清淨佛國,諸菩薩、阿羅漢,說經行道皆勇猛,無有疑難之意,則在心所作為不豫計百千億萬倍,是猛師子中王也。如是猛師子中王百千億萬倍,尚復不如我第二弟子摩訶目揵連勇猛百千億萬倍也。無量清淨國諸菩薩、阿羅漢,皆勝我第二弟子摩訶目揵連也。」

佛言:「如摩訶目揵連勇猛,於諸佛國諸阿羅漢中最為無比。如摩訶目揵連飛行進止,智慧勇猛,洞視徹聽,知八方上下去來現在之事,百千億萬倍都合為一智慧勇猛。當在無量清淨佛國諸阿羅漢中者,其德尚復不如無量清淨佛國一阿羅漢智慧勇猛者,千億萬倍也。」

是時坐中有一菩薩,字阿逸菩薩。阿逸菩薩則起前,長跪叉手,問佛言:「阿彌陀佛國中諸阿羅漢,寧頗有般泥洹去者不?願欲聞之。」

佛告阿逸菩薩:「若欲知者,如是四天下星,若見之不?」

阿逸菩薩言:「唯然,皆見之。」

佛言:「而我第二弟子摩訶目揵連,飛行四天下,一日一夜遍數星,知有幾枚也。如是四天下星甚眾多,不可得計,尚為百千億萬倍是四天下星也。」

佛言:「如天下大海水,減去一渧水,寧能令海水為減不?」

阿逸菩薩言:「減大海水百千億萬斗石,水尚復不能令海減少也。」

佛言:「阿彌陀佛國諸阿羅漢中,雖有般泥洹去者,如是大海減一小水耳!不能令諸在阿羅漢為減知少也。」

佛言:「減大海水一溪水,寧能減海水不?」

阿逸菩薩言:「減大海百千萬億溪水,尚復不能減海水,令知減少也。」

佛言:「阿彌陀佛國諸阿羅漢中,有般泥曰去者,如是大海減一溪水耳。不能減諸在阿羅漢,為減知少也。」

佛言:「而大海減一恆水,寧能減海水不?」

阿逸菩薩言:「減大海水百千萬億恆水,尚復不能減大海水,令減知少也。」

佛言:「阿彌陀佛國諸阿羅漢,般泥曰去者無央數,其在者新得阿羅漢者亦無央數,都不為增減也。」

佛言:「令天下諸水都流行入大海中,寧能令海水為增多不?」

阿逸菩薩言:「不能令海水增多也。所以者何?是大海為天下諸水眾善中王也,故能爾耳。」

佛言:「無量清淨佛國亦如是,悉令八方上下無央數佛國無央數諸天人民、蜎飛蠕動之類,都往生無量清淨佛國者。其輩甚大眾多,不可復計,無量清淨佛國諸菩薩、阿羅漢、眾比丘僧,都如常一法不異為增多也。所以者何?無量清淨佛國為最快,八方上下無央數諸佛國中,眾菩薩中王也。無量清淨佛國,為諸無央數佛國中之雄國也。無量清淨佛國,為諸無央數佛國中之珍寶也。無量清淨佛國,為諸無央數佛國中之極長久也。無量清淨佛國,為諸無央數佛國之眾傑也。無量清淨佛國,為諸無央數佛國中之廣大也。無量清淨佛國,為諸無央數佛國中都自然之無為也。無量清淨佛國,為最快明好甚樂之無極也。無量清淨佛國獨勝者何?本為菩薩求道時,所願勇猛,精進不懈,累德所致,故乃爾耳。」

阿逸菩薩則大歡喜,長跪叉手言:「佛說無量清淨佛國諸阿羅漢,般泥洹去者甚眾多,無央數國土快善之極,明好最姝無比,乃獨爾乎?」

佛言:「無量清淨佛國諸菩薩、阿羅漢,所居七寶舍宅中,有在虛空中居者;中有在地居者;中有意欲令舍宅最高者,舍宅則高;中有意欲令舍宅最大者,舍宅則大;中有意欲令舍宅在虛空中者,舍宅則在虛空中,皆自然隨意在所作為。中有殊不能令其舍宅隨意所作為者。所以者何?中有能者,皆是前世宿命求道時,慈心精進,益作諸善,德重所能致也。中有不能致者,皆是前世宿命求道時,不慈心精進,作善少德小,悉各自然得之。所衣被服飲食,俱自然平等耳。是故不同,德有大小別,知勇猛令眾見耳。」

佛告阿逸菩薩:「若見是第六天上天王所居處不耶?」

阿逸菩薩言:「唯然,皆見之。」佛言:「無量清淨佛國土講堂舍宅,倍復勝第六天王所居處,百千億萬倍也。無量清淨佛國,其諸菩薩、阿羅漢,悉皆洞視徹聽,悉復見知八方上下去來現在之事;復知諸無央數天上天下人民,及蜎飛蠕動之類,皆悉知心意所念善惡,口所欲言;皆知當何歲何劫中,得度脫得人道,當往生無量清淨佛國;知當作菩薩道,得阿羅漢道,皆豫知之。無量清淨佛國諸菩薩、阿羅漢,其項中光明,皆悉自有光明所照大小。其諸菩薩中,有最尊兩菩薩,常在無量清淨佛左右座邊,坐侍政論。無量清淨佛常與是兩菩薩共對坐,議八方上下去來現在之事。無量清淨佛,若欲使令是兩菩薩到八方上下無央數諸佛所,是兩菩薩便飛行,則到八方上下無央數諸佛所。隨心所欲至到何方佛所,是兩菩薩則俱飛行則到,飛行駛疾如佛,勇猛無比。其一菩薩名廅樓亙,其一菩薩名摩訶那,光明智慧最第一。其兩菩薩項中光明,各焰照他方,千須彌山佛國常大明。其諸菩薩項中光明,各照千億萬里。諸阿羅漢項中光明,各照七丈。」

佛言:「其世間人民,善男子、善女人,若有一急恐怖遭縣官事者,但自歸命是廅樓亙菩薩,無所不得解脫者也。」

佛告阿逸菩薩:「無量清淨佛項中光明極大明,其日月星辰皆在虛空中住止,亦不復回轉運行,亦無有精光,其明皆蔽不復現。無量清淨佛光明照國中,及焰照他方佛國常大明,終無有當冥時也。其國中無有一日、二日也,無有十五日一月也,無有五月、十月也,無有五歲、十歲也,無有百歲、千歲也,無有萬歲、億歲、億萬歲、十億萬歲也,無有百千億萬歲也,無有千億億萬歲也,無有一劫、十劫也,無有百劫、千劫也,無有萬劫、十萬劫也,無有千萬劫也,無有百千億萬劫也。」

佛言:「無量清淨佛光明,光明無極。無量清淨佛光明,卻後無數劫、無數劫,重複無數劫、無數劫、不可復計劫,劫無央數,終無有當冥時也。無量清淨國土及諸天,終無有壞敗時也。所以者何?無量清淨佛壽命極長,國土甚好,故能爾耳!」

佛言:「無量清淨佛尊壽,劫後無數劫常未央,無般泥洹時也。無量清淨佛於世間教授,意欲適度八方上下,諸無央數佛國諸天人民,及蜎飛蠕動之類,皆欲使往生其國,悉令得泥洹之道。其諸有作菩薩者,皆欲令悉作佛,作已悉令轉復教授八方上下,諸天人民及蜎飛蠕動之類,皆復欲令悉得作佛。作佛時復教授無央數諸天人民、蠕動之類,皆令得泥洹道去。諸所可教授弟子者,展轉復相教授轉相度脫,至令得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道,轉相度脫皆得泥洹之道悉如是。無量清淨佛,常未欲般泥曰也。無量清淨佛,所脫度展轉如是,復住無數劫、無數劫、不可復計劫,終無有般泥洹時也。八方上下,無央數諸天人民、蜎飛蠕動之類,其生無量清淨佛國者,不可復勝數。諸作阿羅漢得泥洹之道者,亦無央數,都不可復計也。無量清淨佛恩德,諸所佈施,八方上下無窮無極,甚深大無量,快善不可言也。無量清淨佛智慧教授所出經道,佈告八方上下諸無央數,天上天下甚多不原。其經卷數甚大,眾不可復計,都無極也。」

佛告阿逸菩薩:「若欲知無量清淨佛壽命無極時不也?」

阿逸菩薩言:「願皆欲聞知之。」

佛言:「明聽!悉令八方上下,諸無央數佛國中,諸天人民、蜎飛蠕動之類,皆使得人道,悉令作辟支佛、阿羅漢,共坐禪一心,都合其智慧,為一勇猛,共欲計知無量清淨佛壽命,知壽幾千億萬劫歲數,皆無有能計知極無量清淨佛壽者也。」

佛言:「復令他方面各千須彌山佛國中,諸天人民及蜎飛蠕動之類,皆復得人道,悉令作辟支佛、阿羅漢,皆令坐禪一心,共合其智慧,都為一勇猛,共欲數無量清淨佛國中諸菩薩、阿羅漢,計千億萬人,皆無有能數者也。」

佛言:「無量清淨佛,年壽甚長久浩浩,浩浩照明善甚深無極無底,誰當能信知其者乎?獨佛自知耳!」

阿逸菩薩聞佛言,即大歡喜,長跪叉手言:「佛說無量清淨佛壽命甚長,威神大智慧光明,巍巍快善,乃獨如是乎?」

佛言:「無量清淨佛至其然後般泥洹者,其廅樓亙菩薩便當作佛,總領道智,典主教授,世間八方上下所過度諸天人民、蜎飛蠕動之類,皆令得佛泥洹之道。其善福德,當得復如大師無量清淨佛。住止無央數劫、無央數劫、不可復計劫、不可復計劫,惟法大師爾乃般泥曰。其次摩訶那缽菩薩,當復作佛,典主智慧,都總教授,所過度福德,當復如大師無量清淨佛。止住無央數劫,常復不般泥洹,展轉相承,受經道甚明,國土極善,其法如是,終無有斷絕,不可極也。」

阿難長跪叉手問佛言:「佛說無量清淨佛國中,無有須彌山者。其第一四天王、第二忉利天,皆依因何等住止乎?願欲聞之。」

佛告阿難:「若有疑意於佛所耶?八方上下,無窮無極,無有邊幅,其諸天下大海水,一人升量之,尚可枯盡得其底;佛智亦如是,八方上下,無窮無極,無有邊幅。」

佛言:「我智慧所知見,諸已過去佛,如我名字釋迦文佛者,復如恆水邊流沙,一沙一佛。甫始諸來欲求作佛者,如我名字釋迦文佛者,復如恆水邊流沙,一沙一佛。佛正坐直南向,視見南方今現在佛,如我名字釋迦文佛者,復如恆水邊流沙,一沙一佛。八方上下,去來現在諸佛,如我名字釋迦文佛者,各如十恆水邊流沙,一沙一佛。其數如是,佛皆悉豫見知之。」

佛言:「往昔過去無央數劫已來,一劫、十劫、百劫、千劫、萬劫、億劫、萬億劫、億萬劫,劫中有佛,諸已過去佛,一佛、十佛、百佛、千佛、萬佛、億佛、億萬佛中有佛,佛各各自有名字,名字不相同類,無有如我名字者。甫始當來劫,諸當來佛,一劫、十劫、百劫、千劫、萬劫、億劫、萬億劫、億萬劫,劫中有一佛、十佛、百佛、千佛、萬佛、萬億佛、億萬佛中有佛,佛各自有名字,名字各異,不同諸佛名字,時乃有一佛,如我名字釋迦文佛耳!諸八方上下,無央數佛國,今現在佛,次他方異佛國,一佛國、十佛國、百佛國、千佛國、萬佛國、億佛國、萬億佛國、億萬佛國,佛國中有佛,各各自有名字,名字各異多多,復不可同,無有如我名字者。八方上下,無央數諸佛中,時時乃有如我名字釋迦文佛耳!八方上下,去來現在,其中間曠絕甚遠悠悠,無窮無極。佛智亙然甚明,采古知今,前知無窮,卻睹未然,豫知無極,都不可復計甚無央數佛威神尊明,皆悉知之。佛智慧道德合明,都無有能問佛經道窮極者,佛智慧終不可斗量盡也!」

阿難聞佛言,則大恐怖,衣毛皆起。阿難白佛言:」我不敢有疑意於佛所也。所以問佛者?他方佛國皆有須彌山,其第一四王天、第二忉利天,皆依因之住止。我恐佛般泥曰後,當有諸天人民,若比丘僧、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來問我:‘無量清淨佛國,何以獨無須彌山?其第一四王天、第二忉利天,皆依因何等住止乎?’我等應答之。今我不問佛者,佛去後,我當持何等語答報之乎?獨佛自知之耳!其餘人無有能為解之者,以是故問佛耳。」

佛言阿難:「若言是也,第三焰天、第四兜率天,上至第七梵天,皆依因何等住止乎?」

阿難言:「是諸天皆自然在虛空中住止,無所依因也。」

佛言:「無量清淨佛國,無有須彌山者亦如是。第一四王天、第二忉利天,皆自然在虛空中住止,無所依因也。」

佛言:「佛威神甚重,自在所欲作為,意欲有所作不豫計也。是諸天皆常自然在虛空中住止,何況佛威神尊重,自在所欲作為乎!」

阿難聞佛言,則大歡喜,長跪叉手言:「佛智慧知八方上下去來現在之事,無窮無極,無有邊幅,甚高大妙絕,快善極明,好甚無比,威神尊重,不可當也。」

佛告阿逸菩薩:「其世間人民,若善男子、善女人,欲願往生無量清淨佛國者,有三輩作功德,有大小轉不能相及。」

佛言:「何等為三輩?其最上第一輩者,當去家舍、妻子、斷愛慾,行作沙門就無為道,當作菩薩道奉行六波羅蜜經者,作沙門,不當虧失經戒,慈心精進,不當瞋怒,不當與女人交通,齋戒清淨,心無所貪慕,至精願欲生無量清淨佛國,當念至心不斷絕者。其人便今世求道時,則自於其臥睡中,夢見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其人壽命欲終時,無量清淨佛則自與諸菩薩、阿羅漢,共翻飛行迎之,則往生無量清淨佛國。便於七寶水池蓮華中化生,則自然受身長大,則作阿惟越致菩薩;便則與諸菩薩共翻輩飛行,供養八方上下諸無央數佛;則智慧勇猛,樂聽經道,其心歡樂。所居七寶舍宅在虛空中,恣隨其意,在所欲作為去無量清淨佛近。」

佛言:「諸欲往生無量清淨佛國者,精進持經戒,奉行如是上法者,往生無量清淨佛國者,可得為眾所尊敬,是為上第一輩。」

佛言:「其中輩者,其人願欲往生無量清淨佛國,雖不能去家舍、妻子、斷愛慾、行作沙門者,當持經戒無得虧失,益作分檀佈施,常信受佛語深當作至誠忠信,飯食沙門而作佛寺起塔,燒香散華燃燈,懸雜繒彩。如是法者,無所適貪,不當瞋怒,齋戒清淨,慈心精進,斷慾念,欲往生無量清淨佛國,一日一夜不斷絕者,其人於今世,亦復於臥睡夢中,見無量清淨佛。其人壽欲盡時,無量清淨佛則化令其人,自見無量清淨佛及國土。往生無量清淨佛國者,可得智慧勇猛。」

佛言:「其人奉行施與如是者,若其然後中復悔,心中狐疑,不信分檀佈施作諸善後世得其福,不信有無量清淨佛國,不信往生其國中。雖爾其人續念不絕,暫信暫不信,意志猶豫,無所專據,續結其善,願名本續得往生。其人壽命病欲終時,無量清淨佛則自化作形像,令其人目自見之,口不能復言,便心中歡喜踴躍,意念言:‘我悔不知益齋作善,今當生無量清淨佛國。’其人則心中悔過,悔過者過差少,無所復及。其人壽命終盡,則生無量清淨佛國,不能得前至無量清淨佛所,便道見無量清淨佛國界邊自然七寶城,心中便大歡喜,道止其城中。則於七寶水池蓮華中化生,則受身自然長大。在城中於是間五百歲,其城廣縱各二千里,城中亦有七寶舍宅,舍宅中自然內外皆有七寶浴池,浴池中亦有自然華繞,浴池上亦有七寶樹重行,皆復作五音聲。其飲食時,前亦有自然食,具百味食,在所欲得。其人於城中快樂,其城中比如第二忉利天上自然之物。其人於城中不能得出,復不能得見無量清淨佛,但見其光明,心中自悔責,踴躍喜耳。亦復不能得聞經,亦復不能得見諸比丘僧,亦復不能得見知無量清淨佛國中諸菩薩、阿羅漢狀貌何等類,其人若如是比而小適耳!佛亦不使爾身諸所作自然得之,皆心自趣向道入其城中。其人本宿命求道時,心口各異,言念無誠,狐疑佛經,復不信向之,當自然入惡道中,無量清淨佛哀愍威神引之去耳!其人於城中五百歲乃得出,往至無量清淨佛所聞經,心不開解;亦復不得在諸菩薩、阿羅漢比丘僧中聽經;以去所居處舍宅在地,不能令舍宅隨意高大在虛空中;復去無量清淨佛甚大遠,不能得近附無量清淨佛。其人智慧不明,知經復少,心不歡樂,意不開解。其人久久,亦自當智慧開解知經,明健勇猛,心當歡樂,次當復如上第一輩。所以者何?其人但坐其前世宿命求道時,不大持齋戒,虧失經法,心意狐疑不信佛語,不信佛經深,不信分檀佈施作善後世當得其福,復坐中悔,不信往生無量清淨佛國,作德不至心,用是故為第二中輩。」

佛言:「其三輩者,其人願欲生無量清淨佛國,若無所用分檀佈施,亦不能燒香、散華、燃燈、懸繒彩、作佛寺、起塔、飲食沙門者,當斷愛慾無所貪慕,慈心精進,不當瞋怒,齋戒清淨。如是清淨者,當一心念欲生無量清淨佛國,晝夜十日不斷絕者,壽終則往生無量清淨佛國,可復尊極智慧勇猛。」

佛言:「其人作是已後,若復中作悔心,意用狐疑,不信作善後世當得其福,不信往生無量清淨佛國。其人雖爾續得往生,其人壽命病欲終時,無量清淨佛則令其人於臥睡夢中,見無量清淨佛國土。其人心中歡喜,意自念言:‘我悔不知益作善,今當生無量清淨佛國。’其人但心念是,口不能復言,則自悔過。悔過者過差減少,悔者無所復及。其人命終則生無量清淨佛國,不能得前至,便道見二千里七寶城,心中獨歡喜,便止其中。復於七寶水池蓮華中化生,則自然長大。其城亦復如前城法,比第二忉利天上自然之物。其人亦復於城中五百歲,五百歲竟乃得出,生無量清淨佛所,心中大歡喜。其人聽聞經,心不開解,意不歡喜,智慧不明,知經復少;所居舍宅在地,不能令舍宅隨意高大在虛空中;復去無量清淨佛,亦復如是。第二輩狐疑者,其人久久,亦當智慧開解,知經勇猛,心當歡樂,次如上第一輩也。所以者何?皆坐前世宿命求道時,中悔狐疑,暫信暫不信,不信作善後得其福德,皆自然得之耳。隨其功德有鉉不鉉,各自然趣向,說經行道,卓德萬殊超不相及。」

佛言:「其欲求作菩薩道生無量清淨佛國者,其然後皆當得阿惟越致菩薩。阿惟越致菩薩者,皆當有三十二相、紫磨金色、八十種好,皆當作佛,隨心所願在欲於何方佛國作佛,終不更泥犁、禽獸、薜荔。隨其精進求道,早晚之事事同等耳,求道不休會當得之,不失其所欲願也!」

佛告阿逸菩薩等諸天帝王人民:「我皆語若曹,諸欲生無量清淨佛國,雖不能大精進禪、持經戒者,大要當作善:一者、不得殺生,二者、不得盜竊,三者、不得婬泆犯愛他人婦女,四者、不得調欺,五者、不得飲酒,六者、不得兩舌,七者、不得惡口,八者、不得妄言,九者、不得嫉妒,十者、不得貪慾,不得心有所慳惜,不得瞋怒,不得愚癡,不得隨心嗜欲,不得心中中悔,不得狐疑,當作孝順,當作至誠忠信,當作受佛經語深,當信作善後世得其福。奉持如是其法不虧失者,在心所願可得往生無量清淨佛國。至要當齋戒,一心清淨,晝夜常念欲往生無量清淨佛國,十日十夜不斷絕,我皆慈愍之,悉令生無量清淨佛國。」

佛言:「世間人欲以慕及賢明,居家修善為道者,與妻子共居,在恩好愛慾之中憂念。若多家事匆務,不暇大齋戒、一心清淨,雖不能得離家,有空閑時自端正心,意念諸善,專精行道。十日十夜殊使不能,爾自思惟熟計欲度脫身者,下當絕念去憂,勿念家事,莫與女人同床,自端正身心斷愛慾,一心齋戒清淨,至意念生無量清淨佛國,一日一夜不斷絕者,壽終皆得往生其國,在七寶浴池蓮華中化生,可得智慧勇猛,所居七寶舍宅自在其意所欲作為,可次如上第一輩。」

佛語阿逸菩薩言:「諸八方上下,無央數諸天人民,比丘僧、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其往生無量清淨佛國眾等大會,皆共於七寶浴池中,都共人人,悉自於一大蓮華上坐,皆自陳道德善。人人各自說其前世宿命求道時,持經戒所作善法,所從來生本末,其所好喜經道,知經智慧,所施行功德,從上次下轉皆遍。以知經有明不明,有深淺大小,德有優劣厚薄,自然之道,別知才能,智慧猛健,眾相觀照,禮義和順,皆自歡喜踴躍。智慧有勇猛,各不相屬逮。」

佛言:「其人殊不豫益作德,為善輕虧,不信之然,徒倚懈怠,為用可爾,至時都集說經行道,自然迫促,應答遲晚。道智卓殊超絕,才妙高猛,獨於邊羸。臨事乃悔,悔者已出,其後當復何益?但心中戾[忄+亮],慕及等耳!」

佛說無量清淨平等覺經卷下

佛言:「無量清淨佛國諸菩薩、阿羅漢眾等,大道聚會自都集,拘心制意,端身正行,遊戲洞達,俱相隨飛行,翻輩出入,供養無極,歡心喜樂。樂共觀經行道,和好文習,才猛智慧,志若虛空,精進求願,心終不復中回意、終不復轉、終無有懈極時。雖求道外若遲緩,內獨駛急疾。容容虛空中,適得其中,中表相應,自然嚴整,檢斂端直。身心淨潔,無有愛慾有所適貪,無有眾惡瑕穢。其志願皆安定殊好,無增缺減。求道和正,不誤傾邪,准望道法,隨經約令,不敢違失蹉跌,若於繩墨。游於八方上下,無有邊幅,自在所欲,至到無窮無極,咸然為道,恢廓慕及,曠蕩念道,無他之念,無有憂思,自然無為,虛無空立,淡安無慾,作德善願,盡心求索,含哀慈愍,精進中表,禮義都合,通洞無違,和順副稱,苞羅表裡,過度解脫,敢升入於泥洹,長與道德合明,自然相保守,快意之滋滋真真了,潔白志願高無上,清淨定安,靜樂之無有極,善好無有比,巍巍之耀照照,一旦開達明徹,自然中自然相,自然之有根本,自然成五光至九色,五光至九色參回轉,數百千更變,最勝之自然,自然成七寶,橫攬成萬物,光精參明俱出好,甚姝無有極。其國土甚姝好若此,何不力為善,念道之自然,著於無上下,洞達無邊幅,捐志虛空中?何不各精進,努力自求索,可得超絕去?往生無量清淨阿彌陀佛國,橫截於五道,惡道自閉塞,升道之無極,易往無有人。其國土不逆違,自然之隨牽,何不棄世事,行求道德,可得極長生,壽樂無有極?何為用世事,饒共憂,無有常?

「世人薄俗,共爭不急之事,共於是處劇惡極苦之中,勤身治生,用相給活,無尊無卑,無富無貧,無老無少,無男無女,皆當共憂錢財,有無同然,憂思適等,屏營愁苦,累念思慮,為之走使,無有安時。有田憂田,有宅憂宅,有牛憂牛,有馬憂馬,有六畜憂六畜,有奴婢憂奴婢,衣被錢財金銀寶物復共憂之,重思累息,憂念懷愁恐,橫為非常水、火、盜賊、怨家、債主所漂燒系唐突沒溺,憂毒怔忪無有解時,結憤心中慉氣毒怒,病在胸腹憂苦心離,心堅意固適無縱舍,或坐摧藏終亡身命,棄捐之去莫誰隨者,尊貴豪富有此憂懼,勤苦若此,結眾寒熱與痛共居。小家貧者窮睏乏無,無田亦憂欲有田,無宅亦憂欲有宅,無牛亦憂欲有牛,無馬亦憂欲有馬,無六畜亦憂欲有六畜,無奴婢亦憂欲有奴婢,無衣被錢財什物飯食之屬亦憂欲有之,適有一少一,有是少是思有齊等,適小具有便復儩盡,如是苦生,當復求索,思想無益不能時得,身心俱勞坐起不安,憂念相隨勤苦若此。焦心不離,恚恨獨怒,亦結眾寒熱與痛共居。或時坐之終身夭命,亦不肯作善為道,壽命盡死,皆當獨遠去,有所趣向,善惡之道莫能知者。

「或時世人父子兄弟、夫婦家室、中外親屬,居天地之間,當相敬愛,不當相憎,有無當相給與,不當有貪,言色當和,莫相違戾。或儻心爭有所恚怒,今世恨意微相嫉憎,後世轉劇至成大怨。所以者何?今世之事,更欲相患害,雖不臨時應急相破,殺之愁毒結憤精神,自然克識不得相離,皆當對相生,值更相報復。人在世間愛慾之中,獨來獨去死生,當行至趣苦樂之處,身自當之,無有代者。善惡變化,殃咎異處,宿豫嚴待,當獨升入遠到他處,莫能見者去在何所。善惡自然追逐往生,窈窈冥冥別離久長,道路不同會見無期,甚難甚難復得相值。何不棄眾事,各勵強健時,努力力為善,力精進來度世,可得極長壽。殊不肯求於道,復欲何須待?欲何樂乎?

「如是世人,不信作善得善,不信為道得道,不信死後世復生,不信施與得其福德,都不信之,亦以謂之不然,言無有是。但坐是故且自見之,更相看視,前後轉相承受父餘教令。先人祖父,素不作善,本不為道,身愚神闇,心塞意閉,不見天道,殊無有能見人生死,有所趣向亦莫能知者,適無有見善惡之道,復無有語者,為用作善惡福德、殃咎禍罰,各自競作為之用,殊無有怪也。至於生死之道轉相續,顛倒上下,無常根本,皆當過去不可常得,教語開導,信道者少,皆當生死無有休止。如是曹人,朦冥抵突,不信經語,各欲快意,心不計慮,愚癡於愛慾,不解於道德,迷惑於瞋怒,貪猥於財色,坐之不得道,當更勤苦極,在於惡處生,終不得止休,息痛之甚可傷。或時家室中外、父子兄弟夫婦,至於生死之義,更相哭淚,轉相思慕,憂念憤結,恩愛繞續,心意痛著,對相顧思,晝夜無有解時。教示道德,心不開明,恩愛情慾不離,閉塞濛濛交錯覆蔽,不得思計心自端正決斷世事、專精行道便旋至竟,年壽命盡不能得道,無可奈何!總猥憒譊皆貪愛慾。

「如是之法,不解道者多,得道者少。世間匆匆無可聊賴,尊卑上下、豪貴貧富、男女大小各自匆務,勤苦躬身,各懷殺毒,惡氣窈冥,莫不惆悵,為妄作事,惡逆天地,不從仁心、道德、非惡,先隨與之,恣聽所為。其壽未至,便頓奪之,下入惡道,累世勤苦,展轉愁毒,數千萬億歲,無有出期,痛不可言,甚可憐愍。」

佛告阿逸菩薩等諸天帝王人民:「我皆語若曹,世間之事人用,是故坐不得道。若曹熟思惟之,惡者當縱舍遠離之;從其善者,當堅持之,勿妄為非,益作諸善。大小多少愛慾之榮,皆不可常得,猶當別離,無可樂者。曼佛世時,其有信愛佛經諸深,奉行道德,皆是我弟子也。其有甫欲學佛經戒者,皆是我弟子也。其有欲出身去家舍妻子,絕去財色,欲來作沙門,為佛作比丘者,皆是我子孫。我世甚難得值,其有願欲生無量清淨佛國者,可得智慧勇猛,為眾所尊敬,勿得隨心所欲,虧負經戒。在人後儻有疑意不解經者,復前問佛,佛當為若解之。」

阿逸菩薩長跪叉手言:「佛威神尊重,所說經快善!我曹聽佛經語,皆心貫思之。世人實爾,如佛所語無有異。今佛慈哀,我曹開視天道教語生路,耳目聰明長得度脫。若得更生,我曹聽佛經語,莫不慈心歡喜踴躍開解者。我曹及諸天、帝王人民、蜎飛蠕動之類皆蒙佛恩,無不得解脫憂苦者。佛諸教戒甚深,無極無底。佛智慧所見知,八方上下、去來現在之事無上無邊幅。佛甚難得值,經道甚難得聞,我曹皆慈心於佛所。今我曹得度脫者,皆是佛前世求道時,慊苦學問,精進所致,恩德普覆,所施行福德,相祿巍巍,光明徹照,洞虛無極,開入泥洹,教授經典,制威消化,愍動八方上下,無窮無極。佛為師法尊絕群聖,都無能及佛者。佛為八方上下諸天帝王人民作師,隨其心所欲願,大小皆令得道。今我曹得與佛相見,得聞無量清淨佛聲,我曹甚喜,莫不得黠慧開明者。」

佛告阿逸菩薩:「若言是實當爾。若有慈心於佛所者,大喜實當念佛。天下久久乃復有佛耳!今我於苦世作佛,所出經道,教授洞達,截斷狐疑,端心正行,拔諸愛慾,絕眾惡根本,游步無拘,典總智慧,眾道表裡,攬持維綱,昭然分明開示五道,決正生死泥洹之道。」

佛言:「若曹從無數劫以來,不可復計劫,若曹作菩薩道,欲過度諸天人民,及蜎飛蠕動之類,以來甚久遠。人從若得道度者無央數,至得泥洹之道者亦無央數。若曹及八方上下,諸天帝王人民,若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若曹宿命從無數劫以來,展轉是五道中,死生呼嗟,更相哭淚,轉相貪慕,憂思愁毒,痛苦不可言,至今世死生不絕,乃至今日與佛相見,共會值是乃聞無量清淨佛聲。甚快!善哉!助汝曹喜,亦可自厭死生痛癢,生時甚痛甚苦甚極,至年長大亦苦亦極,死時亦痛亦苦亦極,甚惡臭處不淨潔了無有可者。佛故悉語,若曹亦可自決斷臭處惡露。若曹亦可端心正身,益作諸善,於是常端中外,潔淨身體,洗除心垢,自相約檢,表裡相應,言行忠信,人能自度脫,轉相扶接,拔諸愛慾,精明至心,求願不轉,結其善道根本。雖精進苦一世,須臾間耳!今世為善,後世生無量清淨佛國,快樂甚無極!長與道合明,然善極相保守,長去離惡道痛癢之憂惱,拔勤苦諸惡根本,斷諸愛慾恩好。長生無量清淨佛國,亦無有諸痛癢,亦無復有諸惡臭處,亦無復有勤苦,亦無婬泆、瞋怒、愚癡,亦無有憂思愁毒。生於無量清淨佛國,欲壽一劫、十劫、百劫、千劫、萬億劫,自恣若意,欲住止壽無央數劫、不可復計數劫,恣汝隨意皆可得之,欲食不食,恣若其意,都悉自然,皆可得之。次於泥洹之道,皆各自精明求索。心所欲願,勿得狐疑心中悔,欲往生者,無得坐其過失,在無量清淨佛國界邊,自然七寶城中,讁五百歲。」

阿逸菩薩言:「受佛嚴明重教,皆當精進一心求索,請奉行之,不敢疑怠。」

佛告阿逸菩薩等:「若曹於是世,能自制心正意,身不作惡者,是為大德善,都為八方上下最無有比。所以者何?八方上下無央數佛國中,諸天人民皆自然作善,不大為惡,易教化。今我於是世間為佛,於五惡、五痛、五燒之中作佛為最劇,教語人民,令絕五惡,令去五痛,令去五燒,降化其心,令持五善,得其福德、度世長壽泥洹之道。」

佛言:「何等為五惡?何等為五痛?何等為五燒中者?何等為消化五惡令持五善者?何等為持五善,得其福德、長壽度世泥洹之道?」

佛言:「其一惡者,諸天人民下至禽獸蜎飛蠕動之類,欲為眾惡,強者伏弱,轉相剋賊,自相殺傷,更相食啖,不知為善,惡逆不道,受其殃罰,道之自然,當往趣向,神明記識,犯之不貫,轉相承續,故有貪窮、下賤、乞丐、孤獨人,有聾、盲、瘖啞、愚癡、弊惡,下有尪狂不及逮之屬。其有尊貴豪富,高才明達,智慧勇猛,皆其前世宿命,為善慈孝,布恩施德故有。官事、王法、牢獄,不肯畏慎作惡入法,受其過讁重罰致劇,求望解脫難得度出,今世有是目前現在;壽終尤劇,入其窈冥,受身更生,譬若王法劇苦極刑,故有自然泥犁、禽獸、薜荔、蜎飛蠕動之類屬,轉貿身形,改惡易道,壽命短長,魂神命精,自然入趣,受形寄胎,當獨值向,相從共生,轉相報償,當相還復,殃惡讁罰,眾事未盡,終不得離,展轉其中,世世累劫,無有出期,難得解脫。痛不可言,天地之間自然有是!雖不臨時卒暴至,應時恆取自然之道,皆當善惡歸之。是為一大惡,為一痛,為一燒,勤苦如是,愁毒呼嗟!比如劇火起燒人身,人能自於其中,一心制意,端身正行,獨作諸善,不為眾惡者,身獨度脫,得其福德,可得長壽度世上天泥洹之道。是為一大善。」

佛言:「其二惡者,世間帝王、長吏人民、父子兄弟、室家夫婦,略無義理,不從政令,轉婬奢憍慢,各欲快意,恣心自在,更相欺調,殊不懼死,心口各異,言念無實,佞諂不忠,諛媚巧辭,行不端正,更相嫉憎,轉相讒惡陷入惡枉。主上不明,心不察照,任用臣下,臣下存在,踐度能行,知其形勢,在位不正,為其所調,妄捐忠良,不當天心,甚違道理。臣欺其君,子欺其父,弟欺其兄,婦欺其夫,室家中外,知識相殆,各懷貪婬。心獨恚怒、朦朧愚癡、殺盜,無有尊卑上下,無男無女,無大無小。心俱同然,欲自厚己,破家亡身,不顧念前後家室親屬,坐之破族。或時家中內外、知識、朋友、鄉黨、市里愚民,轉共從事,更相利害,爭錢財鬥,忿怒成仇,轉爭勝負,慳富焦心,不肯施與,專專守惜,愛寶貪重,坐之思念,心勞身苦。如是至竟,無所恃怙,獨來獨去,無一隨者,善惡禍福,殃咎讁罰,追命所生,或在樂處,或入毒苦,然後乃悔,當復何及?或時世人,愚心少智,見善誹謗恚之,不肯慕及,但欲為惡,妄作非法,但欲盜竊,常懷毒心,欲得他人財物,用自供給,消散摩盡,賜覆求索,邪心不正,常獨恐怖,畏人有色,臨時不計,事至乃悔,今世現在,長吏牢獄。自然趣向,受其殃咎,世間貧窮,乞丐孤獨,但坐前世宿命,不信道德,不肯為善,今世為惡,天神別籍,壽終入惡道,故有自然泥犁、禽獸、薜荔、蜎飛蠕動之類,展轉其中,世世累劫,無有出期,難得解脫,痛不可言。是為二大惡、二痛、二燒,勤苦如是。比如火起燒人身,人能自於其中,一心制意,端身正行,獨作眾善,不為眾惡者,身獨度脫,得其福德,可得長壽度世上天泥洹之道。是為二大善。」

佛言:「其三惡者,世間人民,寄生相因,共依居天地之間,處年壽命,無能幾歲。至有豪貴者、賢明善人;下有貧賤尪羸愚者,中有不良之人,但懷念毒惡,身心不正,常念婬泆,煩滿胸中,愛慾交錯,坐起不安,貪意慳惜,但欲唐得,眄睞細色,惡態婬泆,有婦厭憎,私妄出入,持家所有,相結為非,聚會飲食,自共作惡,興兵作賊,攻城格鬥,劫殺截斷,強奪不道,取人財物,偷竊趣得,不肯治生,所當求者,不肯為之,噁心在外,不能專作,欲擊成事,恐勢迫脅,持歸給家,共相生活,恣心快意,極身作樂,行亂他人婦女,或於其親屬不避,尊卑長老眾共憎惡,家室中外患而苦之,亦復不畏縣官法令無所避錄。如是之惡,自然牢獄,日月照識,神明記取,諸神攝錄,故有自然泥犁、禽獸、薜荔、蜎飛蠕動之類,展轉其中,世世累劫,無有出期,難得度脫,痛不可言。是為三大惡、三痛、三燒,勤苦如是。比若火起燒人身,人能自於其中,一心制意,端身正行,獨作眾善,不為眾惡者,身獨度脫,得其福德,可得長壽度世上天泥洹之道。是為三大善。」

佛言:「其四惡者,諸惡人不能作善,自相壞敗,轉相教令,共作眾惡,主為傳言,但欲兩舌、惡口、罵詈、妄語、相嫉,更相鬥亂,憎嫉善人,敗壞賢善,於傍快惡。復不孝順供養父母,輕易師父知識,無信難得誠實,自言尊貴有道,橫行威武,加卷力勢,侵克易人,不能自知為惡,不自羞慚,自用頗健,令人承事敬畏,復不敬畏天地、神明、日月,亦不可教令作善,不可降化,自用偃蹇,謂常當爾,亦復無憂哀心,亦不知恐懼。恣意憍慢如是,天神記識,賴其前世宿命,頗作福德,小善扶接,營護助之。今世作惡,福德盡儩,諸善鬼神各去離之,身獨空立,無所復依,受重殃讁。壽命終,身惡繞歸,自然迫促,當往追逐,不得止息,自然眾惡,共趣頓乏。其有名籍,在神明所,殃咎引牽,當值相得,當往趣向,受過讁罰,身心摧碎,神形苦極,不得離卻,但得前行,入於火鑊,當是時悔復何益?當復何及?天道自然,不得蹉跌,故有泥犁、禽獸、薜荔、蜎飛蠕動之屬,展轉其中,世世累劫,無有出期,難得解脫,痛不可言。是為四大惡、四痛、四燒,勤苦如是。比如火起燒人身,人能於其中,一心制意,端身正行,獨作眾善,不為眾惡者,身獨度脫,得其福德,可得長壽度世上天泥洹之道。是為四大善。」

佛言:「其五惡者,世人徒倚懈惰,不肯作善,不念治生,妻子飢寒。父母俱然,欲呵教其子,其子噁心,瞋目應怒,言令不和,違戾反逆劇於野人,比若怨家,不如無子。妄遍假貸,眾共患厭,尤無返復,無有報償之心,窮貧睏乏,不能復得。辜較諧聲,放縱游散,串數唐得,自用賑給,不畏防禁,飲食無極,吃酒嗜美,出入無有期度,魯扈抵突。不知人情,睢眄強制。見人有喜,憎嫉恚之。無義無禮,自用職當,不可諫曉。亦復不憂念父母妻子有無,又復不念卒報父母之德,亦復不念師父之恩。心常念惡,口常言惡,日不成就,不信道德,不信有賢明先聖,不信作善為道可得度世,不信世間有佛,欲殺羅漢,斗比丘僧。常欲殺人,欲殺父母、兄弟、妻子、宗親朋友,父母、兄弟、妻子、宗親朋友憎惡見之,欲使之死。不信佛經語,不信人壽命終盡死,後世復生。不信作善得善,不信作惡得惡。如是曹人,男子女人,心意俱然,違戾反逆,愚癡蒙冥,瞋怒嗜欲,無所識知,自用快善為大智慧,亦不知所從來、生死所趣向,不肯慈孝,惡逆天地,於其中間,求望僥倖,欲得長生,躬得不死,會當歸就生死勤苦善惡之道,身所作惡,殃咎眾趣,不得度脫。亦不可降化令作善,慈心教語,開導生死善惡所趣有是,復不信之。然苦心與語,欲令度脫,無益其人。心中閉塞,意不開解,大命將至,至時皆悔,其後乃悔,當復何及?不豫計善,臨窮何益?天地之間,五道分明,恢廓窈窕,浩浩茫茫,轉相承受,善惡毒痛,身自當之,無有代者。道之自然,隨其所行,追命所生,不得縱舍。善人行善,從善慈孝,從樂入樂,從明入明;惡人行惡,從苦入苦,從冥入冥,誰能知者?獨佛知見耳!教語人民,信用者少。生死不休,惡道不絕。如是世人,不可悉道,故有自然泥犁、禽獸、薜荔、蜎飛蠕動之類,展轉其中,世世累劫,無有出期,難得解脫,痛不可言。是為五大惡、五痛、五燒,勤苦如是。比如火起燒人身,人能自於其中,一心制意,端身正行,言行相副,所作至誠,所語如語,心口不轉,獨作眾善,不為眾惡者,身獨度脫,得其福德,可得長壽度世上天泥洹之道。是為五大善。」

佛告阿逸菩薩等:「我皆語若曹,是世五惡,勤苦如是,令起五痛,令起五燒,展轉相生。世間人民,不肯為善,欲作眾惡,敢有犯此諸惡事者,皆悉自然,當更具歷入惡道中。或其今世,先被病殃,死生不得,示眾見之,壽終趣入至極大苦,愁痛酷毒,自相焦燃,轉相燒滅。至其後共作怨家,更相傷殺。從小微起至大困劇,皆從貪婬財色,不肯忍辱施與,各欲自快,無復有曲直;欲得健名,為癡欲所迫;隨心思想不能得也,結憤胸中,財色縛束,無有解脫,不知厭足;厚己諍欲,無所省錄,都無義理,不隨正道。富貴榮華,當時快意,不能忍辱,不知施善;威勢無幾,隨惡名焦,身坐勞苦,久後大劇自然隨逐,無有解已,王法施張,自然糾舉,上下相應,羅網綱紀,煢煢忪忪,當入其中。古今有是,痛哉可傷!」

佛語阿逸菩薩等:「若世有是佛,皆慈愍哀之,威神摧動,眾惡諸事皆消化之,令得去惡就善,棄捐所思,奉持經戒,莫不承奉施行經法,不敢違失度世無為泥洹之道,快善極樂!甚明無極!」

佛言:「若曹諸天、帝王人民及後世人,得佛經語熟思惟之,能自於其中端心正行。其主上為善率化,檢御其下,教語人民,轉相敕令,轉共為善,轉相度脫,各自端守,慈仁愍哀,終身不殆,尊聖敬孝,通洞博愛,佛語教令無敢虧負,當憂度世泥洹之道,當憂斷截生死痛癢、拔惡根本,當憂斷絕泥犁、禽獸、薜荔、蜎飛蠕動之類。惡苦之道,當勵佛世,堅持經道,無敢失也。」

佛言:「若曹當作善者,云何第一急?當自端身,當自端心,當自端目,當自端耳,當自端鼻,當自端口,當自端手,當自端足,能自檢斂,莫妄動作,身心淨潔,俱善相應,中外約束,勿隨嗜欲,不犯諸惡,言色常和,身行當專,行步坐起不動。作事所為,當先熟思慮計之,揆度才能;視瞻圓規,安定徐作為之。作事倉卒,不豫熟計,為之不諦,亡其功夫,敗悔在後,唐苦亡身。至誠忠信,得道絕去。」

佛言:「若曹於是,益作諸善,布恩施德,能不絕道禁,忍辱、精進、一心、智慧,展轉復相教化,作善為德。如是經法,慈心專一,齋戒清淨,一日一夜者,勝於無量清淨佛國,作善百歲。所以者何?無量清淨佛國,皆積德眾善,無為自然,在所求索,無有諸惡大如毛髮。」

佛言:「於是作善十日十夜者,其得福,勝於他方佛國中人民作善千歲。所以者何?他方佛國皆悉作善,作善者多,為惡者少,皆有自然之物,不行求作便自得之。是間為惡者多,為善者少,不行求作不能得也。人能自端製作善,至心求道,故能爾耳。是間無有自然,不能自給,當行求索勤苦治生,轉相欺怠調作好惡,得其財物歸給妻子,飲苦食毒,勞心苦身,如是至竟,心意不專周旋不安。人能自安靜為善,精進作德,故能爾耳。」

佛言:「我皆哀若曹及諸天帝王人民,皆教令作諸善,不為眾惡,隨其所能輒授與道,教戒開導悉奉行之。則君率化為善,教令臣下,父教其子,兄教其弟,夫教其婦,室家內外、親屬朋友轉相教語作善為道,奉經持戒,各自端守,上下相檢,無尊無卑、無男無女,齋戒清淨,莫不歡喜,和順義理,勸樂慈孝,自相約檢。其有得佛經語,悉持思之。不當所作,如犯為之則自悔過,去惡就善,棄邪為正,朝聞夕改,奉持經戒,劇如貧人得寶。佛所行處,所在郡國,輒授與經戒,諸天,日月星辰諸神,國王、傍臣、長吏、人民,諸龍鬼神,泥犁、禽獸,承奉行之,則君改化為善,齋戒精思,淨自湔灑,端心正行,居位嚴慄,教敕率眾為善,奉行道禁,令言令止,臣事其君,忠直受令,不敢違負,父子言令孝順承受,兄弟、夫婦、宗親朋友,上下相令順言和理,尊卑大小轉相敬事,以禮如義不相違負,莫不改往修來,灑心易行,端正中表,自然作善,所願輒得,感善降化自然之道,求欲不死則可得長壽,求欲度世則可得泥洹之道。」

佛言:「佛威神尊重,消惡化善,莫不度脫。今我出於天下,在是惡中,於苦世作佛,慈愍哀傷教語開道,諸天帝王、傍臣左右、長吏人民,隨其心所欲願樂皆令得道。佛諸所行處,所更過歷郡國、縣邑、丘聚、市里莫不豐熟,天下太平,日月運照,倍益明好,風雨時節,人民安寧,強不凌弱,各得其所,無惡歲疾疫,無病瘦者,兵革不起,國無盜賊、無有怨抂、無有拘閉者,君臣人民莫不歡喜,忠慈至誠各自端守,皆自然守國,雍和孝順莫不歡樂,有無相與布恩施德,心歡樂與皆相敬愛,推財讓義,謙讓於先,前後以禮敬事,如父如子,如兄如弟,莫不仁賢,和順禮節都無違諍,快善無極。」

佛言:「我哀子曹欲度脫之,劇父母念子。今八方上下,諸天、帝王人民及蜎飛蠕動之類,得佛經戒,奉行佛道,皆得明慧,心悉開解,莫不得度過度脫憂苦者。今我作佛,在於五惡、五痛、五燒之中,降化五惡,消盡五痛,絕滅五燒,以善攻惡拔去毒苦,令得五善明好,燒惡不起。我般泥洹去後,經道稍稍斷絕,人民諛諂,淳為眾惡,不復作善,五燒復起,五痛劇苦,復如前法,自然還復,久後轉劇不可悉說。我但為若曹,小道之耳!」

佛告阿逸菩薩等:「若曹各思持之,展轉相教戒,如佛經法無敢犯也。」

阿逸菩薩長跪叉手言:「佛所說甚苦痛!世人為惡,甚劇如是如是。佛皆慈哀悉度脫之,皆言受佛重教,請展轉相承,不敢犯也。」

佛告阿難:「我哀若曹,令悉見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所居國土,若欲見之不?」

阿難則大喜,長跪叉手言:「願皆欲見之。」

佛言:「若起更被袈裟西向拜,當日沒處,為無量清淨佛作禮,以頭面著地言:‘南無無量清淨平等覺。’」

阿難言諾受教,則起更被袈裟西向拜,當日所沒處,為無量清淨佛作禮,以頭腦著地言:「南無無量清淨平等覺。」阿難未起,無量清淨佛便大放光明威神,則遍八方上下。諸無央數佛國天地,則皆為大震動。諸天無央數天地,須彌山羅寶、摩訶須彌大山羅寶,諸天地大界、小界,其中諸有大泥犁、小泥犁,諸山林溪谷幽冥之處,皆則大明,悉皆大開闢。則阿難、諸菩薩、阿羅漢等,諸天、帝王人民,悉皆見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國土、七寶已,心皆大歡喜踴躍,悉起為無量清淨佛作禮,以頭腦著地,皆言:「南無無量清淨三藐三佛陀。」

無量清淨佛放光明威神已,諸無央數天人民及蜎飛蠕動之類,皆悉見無量清淨佛光明,莫不慈心歡喜作善者。諸有泥犁、禽獸、薜荔,諸有考治勤苦之處,則皆休止不復治,莫不解脫憂苦者。諸有盲者則皆得視,諸跛躄蹇者則皆得走行,諸病者則皆愈起,諸尪者則皆強健,愚癡者則皆更黠慧,諸有婬泆、瞋怒者皆悉慈心作善,諸有被毒者毒皆不行,鐘鼓琴瑟箜篌樂器,諸伎不鼓皆自作音聲,婦女珠環皆自作聲,百鳥畜獸皆自悲鳴。當是之時,莫不歡喜得過度者。則時爾日,諸佛國中,諸天人莫不持天上華香來下,於虛空中悉皆供養,散諸佛及無量清淨佛上。諸天各共大作萬種自然伎樂,樂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當是之時,甚快樂不可言。

佛告阿難、阿逸菩薩等:「我說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國土、自然七寶,當無有異乎?」

阿難長跪叉手言:「佛說無量清淨佛國土快善!如佛所說,無有一異。」

佛言:「我說無量清淨佛功德國土快善!晝夜一劫尚復未竟,我但為若曹小說之耳!」

阿逸菩薩則長跪叉手,問佛言:「今佛國從是間當有幾阿惟越致菩薩,往生無量清淨佛國?願聞之。」

佛言:「若欲知者,明聽著心中。」

阿逸菩薩言:「受教。」

佛言:「從我國當有七百二十億阿惟越致菩薩,皆往生無量清淨佛國。一阿惟越致菩薩者,前後供養無央數諸佛,以次如彌勒皆當作佛。及其餘諸小菩薩輩者,無央數不可復計,皆當往生無量清淨佛國。」

佛告阿逸菩薩:「不但我國中諸菩薩當往生無量清淨佛國,他方異國復有佛亦復如是。第一佛名光遠昭,其國有百八十億菩薩,皆當往生無量清淨佛國。他方異國,第二佛佛名寶積,其國有九十億菩薩,皆當往生無量清淨佛國。他方異國,第三佛名儒無垢,有二百二十億菩薩,皆當往生阿彌陀佛國。他方異國,第四佛名無極光明,其國有二百五十億菩薩,皆當往生無量清淨佛國。他方異國,第五佛名於世無上,其國有六百億菩薩,皆當往生無量清淨佛國。他方異國,第六佛名勇光,其國有萬四千菩薩,皆當往生無量清淨佛國。他方異國,第七佛名具足交絡,其國有十四億菩薩,皆當往生無量清淨佛國。他方異國,第八佛名雄慧王,其國有八菩薩,皆當往生無量清淨佛國。他方異國,第九佛名多力無過者,其國有八百一十億菩薩,皆當往生無量清淨佛國。他方異國,第十佛名吉良,其國有萬億菩薩,皆當往生無量清淨佛國。他方異國,第十一佛名慧辯,其國有萬二千菩薩,皆當往生無量清淨佛國。他方異國,第十二佛名無上華,其國有諸菩薩無央數不可復計,皆阿惟越致,皆智慧勇猛,各供養無央數諸佛,以一時俱心願欲往生,皆當生無量清淨佛國。他方異國,第十三佛名樂大妙音,其國有七百九十億菩薩,皆當往生無量清淨佛國。」

佛言:「是諸菩薩皆阿惟越致。諸比丘僧中,及小菩薩輩無央數,皆當往生無量清淨佛國。不獨是十四佛國中諸菩薩當往生也,都八方上下無央數佛國諸菩薩輩,各各如是,皆當往生無量清淨佛國。其無央數,都共往會無量清淨佛國。大眾多不可復計,我但說八方上下無央數佛名字,晝夜一劫尚未竟。我但復說佛國諸比丘僧、眾菩薩,當往生無量清淨佛國人數,說之一劫不休止尚未竟。我但為若曹,總攬都小說之耳!」

佛語阿難、阿逸菩薩等:「其世間帝王人民,善男子、善女人,前世宿命行善所致相祿,乃當聞無量清淨佛聲,慈心歡喜,我代之喜。」

佛言:「其有善男子、善女人,聞無量清淨佛聲,慈心歡喜,一時踴躍,心意清淨,衣毛為起淚出者,皆前世宿命作佛道,若他方佛故菩薩,非凡人。其有人民男子女人,聞無量清淨佛聲,不信有佛者,不信佛經語,不信有比丘僧,心中狐疑都無所信者,皆故從惡道中來生。愚蒙不解,宿命殃惡未盡,未當得度脫故,心中狐疑不信向耳!」

佛言:「我語若曹,若曹所當作善法,皆當奉行信之。無得以我般泥洹去後故,若曹及後世人無得復言:‘我不信有無量清淨佛國。’我故令若曹悉見無量清淨佛國土,所當為者若自求之。我具為汝曹,道說經戒順法,若曹當如佛法持之,無得毀失。我持是經以累汝曹,汝曹當堅持之,無得為妄增減是經法。我般泥洹去後,經道留止千歲,千歲後經道斷絕,在心所願皆可得道。」

佛言:「師開導人耳目,智慧明達,度脫人令得善,舍泥洹之道,常當慈孝,於佛如父母,常念師恩,當念不斷絕,則得道疾。」

佛言:「天下有佛者,甚難得值;人有信受師法經語深者,亦難得值;若有沙門,若師為人說佛經者,甚難得值。」

佛說是經時,則萬二千億諸天人民,皆得天眼徹視,悉一心皆為菩薩道。則二百二十億諸天人民,皆得阿那含道。則八百沙門,皆得阿羅漢道。則四十億菩薩,皆得阿惟越致。

佛說經已,諸菩薩、阿羅漢,諸天、帝王人民,皆大歡喜,前趣為佛作禮,繞佛三匝,以頭面著佛足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