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好生惡死乃人之常情。多數的人忌諱談死,殊不知‘人生自古誰無死’,死亡豈是逃避或所謂的‘看開’就能解決的。對於遲早都將面臨的事實,早一點認識並作充分的準備,只會有好處;如此一來,將不至於對死亡的愚癡無知而產生不必要的焦慮與害怕,更不會因為自己錯誤的看法,將死亡的情況,弄得更糟,這就是我們要關心‘死亡’的目的。

一般的人,活著的時候,迷迷糊糊地造業,死的時候,又被業力牽引,倉惶無奈地離去,這種生死都作不了主的人生,真是一點美感都沒有,更遑論什麼‘藝術’了。今生縱使你是達官貴族、億萬富翁,縱使你是沉魚落雁、貌賽西施,死亡一到來,你就得舍棄所擁有的一切。那麼,要降低這種‘大佈施’的逼迫感,就該在活著的時候,將身心的妄執,佈施給空性;將安祥喜悅,佈施給眾生——畢竟唯有覺醒的人生,才能真正懂得死亡的藝術。

有情眾生是一群迷惑的演員,重覆著演出痛苦的悲劇。

看過歌劇或話劇的人,對於戲劇結束後,演員出場謝幕時,洋溢在臉上的表情,印像一定十分地深刻。那種充滿喜悅、篤定、感念眾緣的神情,事實上,正是這齣戲的最高潮處。善知識,當你在人生的舞台上謝幕時,內心是否也滿懷著安祥與踏實的覺受呢?如果是的話,可以肯定的,你已盡心盡力地演一出「深信因果、植眾德本、淨業成就」的人生大戲。那麼,接受掌聲與讚美是相得益彰的,又何以會憂苦怖惱而眷戀著不肯下台呢!

死亡不是滅絕,而是另一個生命的起點。由於死亡的心是接續來生的近因,因此臨終的心志,更是無可言喻的重要。當然,明白死亡的過程,並預為準備,就成了人生大學必修的一個學分了。

‘死亡的藝術’乃拙於1985年七月在高雄弘法的講演內容,希望見聞者,都能為自己的‘終身大事’早作打點,才不枉這輩子難得的人身與學佛聞法的因緣。

善知識,生從何來?死往何去?無常迅速是絕不相待的,輪迴路滑,望各自珍重!

(一)

有修行的人縱使喪失了生命也能甘之如飴;沒修行的人卻不能透視人生,一點點小事就牽腸掛肚、痛苦不堪。就像眼睛一樣,容不下一粒砂;‘雞仔腸,鳥仔肚’。

今天的重點,要舉實例來說,光談理論是沒有用的。佛法裡有句話說:‘學生之道易,學死之道難。’學習如何生活,學習為社會國家貢獻,學習如何生存,這叫作‘學生’。‘學死’之道,就是學如何‘好死’,如何才能解脫,這些事情,並不是很簡單的。

昨天,我們談到‘執著’難破;人痛苦之根本是‘我見、我愛、我慢、我癡’;人死後隨念頭而去,隨習氣而去,隨業力而去。我們今天就舉實例來印證佛所說的道理,到底有沒有極樂世界?這就必須看看臨命終時亡者的痛苦、執著——種種的情形了。

從我學佛到出家迄今已十多年,所助念與看過的亡者有好幾百個了;慘死的也有,好死的也有,臨命終很自在,看到佛的也有,燒出來有舍利子的也有,要死的時候口張得好大,眼睛不瞑目的也有。出生之時,每一個人幾乎都一樣的情況,一出生落地都‘哇哇叫’地哭;但到了死之時,卻都不一樣,有人臉色呈現黑色,眼睛張開,嘴也合不攏,為什麼呢?這就證明‘業力’不同;聖人的死與凡夫的死差別太大了。現在我們還沒死,先未雨綢繆一番;有些人我看也已漸漸踏入死亡的界線,所以,要聽清楚。

死有千差萬別,要如何解釋呢?用‘業力’來解說才圓融。若說是上帝主宰人類,人類只能匍匐在上帝面前謳歌和讚頌;這並不能達到解脫。

如果說:‘世界末日到的時候,人一個一個從墳墓裡拖出來,重新審判,無罪的人上天堂,有罪的下地獄。’這是很不符合邏輯的。按佛教說:‘人死後最慢四十九天神識不知跑到哪兒投生去了,怎能接受審判?’

我問你,‘世界末日’的明天是什麼?世界哪裡有末日?時間有止境嗎?你說世界末日是幾年幾月呢?七千零一年以後是什麼?

世界末日人類毀滅,世界還是存在啊!若說所謂的‘世界末日’是指人全部死亡,縱使地球上人類全部死亡,他方世界的人還是存在啊!又‘上帝創造萬物’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創造呢?

世界哪有末日!佛法中的‘因明學’也就是‘理則學’或‘邏輯學’來看‘世界末日’是完全矛盾的,沒有所謂世界末日的。世界末日,也就是世界的開始;什麼叫末?沒有一個結束的點,只要眾生的業存在,就沒有結束的。因為時間與空間是業力的變化產生的;業力的變化中,就會產生一種主觀的時間觀念,就會有客觀存在的生活空間。有了時間與空間的觀念,就產生很大的束縛,束縛就產生生命的連續,產生了意識的存在。

而佛就是突破時間與空間的束縛,超越時空束縛。因此,佛沒有開始或結束,才達到圓滿的究竟。像虛空從哪一個動點開始呢?虛空不過是以我們人的立場來劃分東、南、西、北而已。

方位也是人定的,所以座標軸X、Y、Z三度空間的軸,是以人為中心點的;如果中心點失去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所謂的三度空間。也就是突破‘我相’的剎那就沒有座標軸。所以,我們研究數學劃X、Y、Z,那是由動點開始才有座標軸,這一點是0,如果這一點突破它,座標軸要在哪裡?所以,整個虛空,你說X、Y、Z在哪裡呢?根本就沒有。生命完全是虛幻的,虛幻的當下,因為有所執著,所以產生意識的連鎖;有意識的連鎖就有生命的主觀現象,就是我們今天的‘生死、死生’的循環。正因為沒有突破時間和空間的觀念,而由點產生生命的線,再達到一種空間,這是一種假設的存在。

我們睡覺時,失去意識的作用,你知道幾點嗎?你知道在哪個房間睡覺嗎?人在睡覺時就失去時間、空間的觀念;當然,這是迷糊的時候。但是一個超越的聖者,突破就是一種超越,他雖然看到眾生、看到宇宙萬物,但他能如如不動,他沒有動到念頭,所以沒有時間觀念。我們晚上睡覺沒有動到意識,所以沒有時間觀念;只不過這種沒動到意識只是一種迷糊狀況,並不是超越。

‘佛說時間,即非時間,是名時間。’這意思就是說時間本來是一種虛妄的,所以當下就不是時間;又因不得已,為了讓人感受到而假立時間。所以,時間、空間都是虛妄的。

因此,人不必在生、老、病、死的痛苦中打轉,不要有太強烈的得失觀念。

昨天我們講到,人因為常執著,到臨命終時,很難突破。有修行的人縱使喪失了生命也能甘之如飴;沒修行的人卻不能透視人生,一點點小事就牽腸掛肚、痛苦不堪。就像眼睛一樣,容不下一粒沙;‘雞仔腸,鳥仔肚’。

現在講一件事。我在大三時,對死亡的處理漸漸熟悉了,助念也有心得了。有一位同學打電話給我:‘林學長,快一點來,我伯母快過世了,請您快來助念。’去了之後,那兒的師父就說助念的事宜由我負責,他要去拜三昧水懺;他說三昧水懺拜了之後,可助亡者往生,不然就是回魂。於是,我負責助念,師父先看了一下說:‘情況不妙,你摸摸她的腳底看看。’我摸了一下,腳底‘燒燒’。人要死之時,意識墮落下去了,所以腳板才會熱熱的,意識執著於腳底就會往下墮。而死後凡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頭頂上八小時都是溫熱的。若升天,摸眼睛或額頭有溫熱感,約十個小時後才會慢慢冷下來。如果是死後再投胎轉世為人,心臟那兒是熱熱的,八小時中都會有溫溫的感覺。若墮入鬼道,肚子就會熱熱的,那裡最慢消熱。若投入畜生時,膝蓋熱熱的。若入地獄腳底就熱熱的。所以,我們一直助念‘阿彌陀佛......’念到中午,變成心臟熱熱的。繼續助念,熱氣從腳底一直上升;下午三四點時,頭頂熱起來了。於是,我就結手印幫他灌頂。我聽到一種聲音,那聲音不是凡夫世界所有的;我遍尋不著,那是這一生所找不到,沒聽過的聲音。助念到情況很好的時候,喪家的親戚回來了,失聲大哭。我勸她不要哭,她竟然說:‘我母親去世,難道我不能哭嗎?’我說:‘可以,等一切處理圓滿以後,我拿麥克風讓你盡情地哭個夠。亡者臨命終時,你哭她又不能復生。’我勸她靠一邊,沒想到她跑去找兒子來,告訴她母親:‘媽媽,這位是阿牛仔,你認得他嗎?’我說:‘唉呀!臨命終牽牛來給她看,就算牽狗來也沒用啊!’這就是不會安排死亡的結果。

(二)

‘人死不能復生’,臨命終是不需要哭的,助念要緊;亡者也不用怕死,如果阿彌陀佛或觀世音菩薩現前時,正好跟西方三聖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什麼事都得放下。

如何才算死亡呢?第一、看眼神:人將死去時,眼睛一定無神。第二、看呼吸。第三、全身冰冷。如此,才能確定其死亡。

‘人死不能復生’,臨命終是不需要哭的,助念要緊;亡者也不用怕死,如果阿彌陀佛或觀世音菩薩現前時,正好跟西方三聖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什麼事都得放下。

我就碰過一個人,念到極樂世界、阿彌陀佛都現前來接引了,竟然還想到現在正是收成割稻子的時候,一天三百元,放不下又活了過來。後來很沒福報,過了一個月就死了,死時正好大家沒空,沒人來助念。臨命終三百塊錢看不開,就變成這樣的結果。

所以臨命終時,一定要全部放下。尤其我們學佛的人,不管做人兒子或女兒的,長輩臨危時,一定要會安慰他放下一切,不要讓他為了錢或兒孫的事情而有所牽掛,這很重要。因為往往人的執著是最難斷、最難破的地方。在臨命終時,亡者最疼惜的孫子,不要讓他靠近;如果和亡者有冤仇的人,也不能讓他靠近。最執愛與最恨的,都不要讓他靠近。

有一天,一位同學打電話給我說:‘林老師,有一位蓮友要往生了,我們去助念。’趕到現場,那位快死去的人五臟六腑都已經開始腐爛了,嘴裡吐出黃沫液,人真的很臭,兒孫都不敢靠近。於是我開口說:‘人,每一個都必須死,父親臨終,竟然不敢靠近,哪有人做子女這樣子的。’我靠近死者,把他扶起來,以臉巾擦拭其面頰,再將他安置回去。

臨死的老人還清醒著,我接著說:‘阿伯,你會怕死嗎?’他搖搖頭。我又說:‘你會念阿彌陀佛嗎?一心念佛,知道嗎?’他點頭,我就拿一張阿彌陀佛的佛像讓他看,我告訴他:‘要這尊佛來,你才可以跟著走,其他的來,不要跟著去!’他點頭,眼睛閉起來又繼續念佛。

我們一直助念到隔日,他的次子帶著孩子回來。沒想到老人看到這個兒子走進來,竟兩眼睜大,咬牙切齒喘著氣,手一直撥著想坐起來,我趕忙扶他,我問他:‘阿伯,什麼事嗎?’他一直指著他這個兒子,懷著恨意,雙眼張得很大,念佛念不下去,又開始口吐黃沫,臉上呈現出痛苦的模樣。本來我們已經助念到他面相、情緒都很平穩了,只因為看到這個兒子就變了臉色。於是,我們只得重頭再來,重新開始助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念到深夜,他竟然都念不死,再下去我們穩死的。這時候,我們決定先休息,把往生被蓋在他身上。

我們出去吃飯了,才十幾分鐘時間,一回來(往生被發生力量),他斷氣了,面貌如生。所以,佛說:‘世間好話佛說盡,佛語不信何言可信。’意思就是說:‘世間的好話佛都講完了,該說的已說完了,信不信由你。’由這一次我知道,會令死者不悅之人,臨命終一定不可靠近,靠近後死者起嗔心墮入三惡道就不好了。當時一看那臉色全變黑,我們只得從頭開始再為他助念,臉色才又好轉。

人總有一天要死,在座諸位,只要知道時間已經差不多了,回去趕緊把後事交代清楚,才不會臨命終時手足無措,氣得發抖。我就已經交代清楚了——我過世後,骨灰拋給魚吃。如果你認為我是你的師父,可以撿幾塊骨頭放進甕裡祭拜,隨你怎麼拜,我在極樂世界庇佑你,這副臭皮囊也沒有什麼用處。

接著向大家說明,臨命終幾種不適當的處理方法——

人將死了,要送到醫院?還是不要?臨命終是留在醫院好,還是送回家中好?

在生之時生病看醫師,臨命終就必須看法師了。有一天,一位臨命終的人,已經裝上氧氣呼吸了,我奉勸他們拿掉盡量來助念,他的家人不願意,還請特別護士來打針。我對護士說:‘站在醫學的角度,把氧氣拿掉,好像是很殘忍的事,怎麼可以見死不救呢?但站在佛法的立場,我們是慈悲的,你們是害人的。如果已臨命終,靠著醫療機器勉強維持,神智是最痛苦的;急救不能起死回生,只是增加無量痛苦。’我說:‘我做師父的,只是會勸告你們氧氣拿起來,其餘的看師父,這樣好不好?要聽醫生或法師,隨便你們?’結果他們不作決定,相互觀望,最後我回頭走了出來,他們開始急救,沒多久就死了。

以前我有一位國文老師——黃老師,她對我很好、疼惜我,我常到她家去。在學校她教我國文,空檔時我為她講佛法,所以,她最疼我。她認為我最老實,從不去郊遊玩樂;我連台中公園在哪裡都不知道,令她很訝異。因為我一有時間都在懺雲法師、李炳南老師那兒研究佛法,連大學畢業典禮時,開雞尾酒會也沒參加,同學都以‘怪人’稱呼我。

黃老師的父親是我們學校的教授,已半身不遂了。我對黃老師交代說:‘萬一你父親生命垂危時,不要送醫院,大部份的醫生不了解佛法。臨命終時做無謂的急救,裝上氧氣,一壓下去,那是不行的。’過了一段時間,她父親病危了,送到台中某大醫院急救,黃老師對她的弟弟說:‘弟弟,以前對我講佛法的林同學告訴過我,人臨命終時不能急救的。’她的弟弟回答她說:‘你那個同學頭腦壞掉了。’做姊姊的無法作主,於是醫生全力急救,心臟停止了,因太大力擠壓,竟把體內血液壓吐出來,一塌糊塗,當時黃老師看了差點昏倒。既然已經無法急救了,就必須助念讓他安祥解脫;人愚癡,常為了讓病者活久些——急救,結果反而害了他。

當然,必須判斷正確,還可以救時就快點救,不能救時趕緊送回家助念,可不要還能救,就放棄救人喔!黃老師在父親死後的二個星期中,三次夢見他父親滿身是血回來,對她說:‘女兒啊!我很痛苦,你要超渡我。’是否是因為自己太過於罣礙父親臨死的影像呢?可是一躺下來,夢中又一直浮現。這就是人臨命終時不會安排所造成的。

臨命終時不能哭、不能去壓他,也不能換衣服,必須在斷氣後十二個小時,身體全身轉冷以後,才能換衣服或移動他。於是黃老師把他父親的名字寫給我,我告訴她:‘沒關係,我每天迴向給您父親,水陸法會時幫他寫牌位超渡,這件事交給我來做,老師您不要再哭。’所以,人臨命終要送醫院或留在家裡,必須仔細作決定;如果看情形生命已經回天乏術了,就快送回家來助念。

再說一則錯誤處理的事件:有一個老人七十四歲了,一大早,他的孫子去叫他,沒有起來,一直到了十點多,覺得有異,打開門一看,老人已經死亡,身體也已經僵硬了,家人將他扛到大廳來。他們一直號哭著,要幫他更換衣服,可是卻怎麼也無法穿上,看他的樣子,咬緊牙根很難看,他的媳婦說:‘爸爸,身體放鬆,穿衣好回去啦!’因為在台灣的習俗來講,日落以前衣服沒穿好,對亡者不利。所以,子女一直動他,但是因為全身僵硬,實在無法穿上,我說:‘這樣不對的,勉強穿衣服,若把四肢弄斷怎麼辦呢?’

我教他們去拿熱水用毛巾從關節上開始敷,用熱氣烘軟,敷一下搬一下,不要強力去搬動。於是亡者的身體慢慢柔軟下來了。可是穿了三層以後,鈕扣扣不上;據說要穿五層,不知道是誰規定的,死人要穿五層,真是迷信。我一直加持念咒,幫他撒一些金光明沙,蓋上往生被,才好一點,臉上才不致於一股怨恨之氣。這就是處理錯誤的例證。

人在臨命終時,不要趕著穿衣服。如果,在沒有斷氣以前神識清楚,你可以先把壽衣換上;如果已斷氣了,就不必要去動身體了,死後十二小時全身都冰冷後再來換衣服。經典上說的,死時如生龜脫殼般的痛苦。所以,不要去動他,若碰到他的身體,他會痛入骨髓一般地痛苦,而他又沒辦法抗議。所以,活人不知死人苦,就是如此。

再來,盡可能不要放入殯儀館;如果你已肯定他全身冰冷了,才可放入殯儀館。冬天能夠的話,最好放七天,夏天天熱較容易發臭,最少也要放三天,才可以凍在殯儀館。人若剛斷氣,就推入冰窖,就如經典上說的,如下寒冰地獄那麼痛苦。因神識未散去,你若立刻將亡者存入冰窖,他有知覺,其痛苦是難以言喻的。你害死他了,本來可以往生的,被放入冰窖中,可就困難了。

有個例子是這樣的:有一位學生是國際商專佛學社社長,他告訴我有一位同學患尿毒症,在左營海光三村,要我去看看這位患者。因為可能到最後階段了,希望老師來勸勸他和他的家人,開示一下。我去了,看到他肚大如牛,讓我感到人窮沒有關係,就是不要生病。那肚子好像膨風一樣,光滑異常,又好像氣球一般,隨時可能會爆炸開來似的。

我問他父親這孩子的情況,他說:‘我是軍人,這小孩到現在花掉我大約八十萬元,錢都用光了。’他媽媽也很耽心地說:‘不知道還要拖多久,要花的錢實在太多。’我問她:‘沒有保險嗎?’她說:‘有,但仍然必須支付其它費用,費用很貴,常要洗腎。’我回過頭來,看看那位生病的孩子說:‘老師來看你。現在會不會感到很痛苦?’他回答:‘老師,我很痛苦,走路都沒有辦法走。’我說:‘你聽老師的話,我先問你,晚上睡覺時,是否看過什麼人來?講些什麼話?’他說:‘有,每次我躺在床上,就看到一位很高的人,還有一位很矮的人。’我心想,那就是七爺八爺,這黑無常與白無常現身,已經無法救了。我說:‘你會怕嗎?’這個孩子說:‘我很害怕喔!他一直跟我講,你的壽命到了......。’我說:‘你不要怕,老師來救你。’我只是安慰他罷了。俗語說:‘真仙難救無命人。’這些陰已現前,就表示壽命將盡。於是,我教他全心全力,一心念‘阿彌陀佛’。

我告訴他媽媽說:‘這小孩這輩子可說是來討債的。’她說:‘對!他自讀書以後,一直花錢,花到今天。’我說:‘沒關係,總是有緣才出世來做你們的兒子,花完以後,他就走了。’我拿了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叭咪吽’讓她念,她天天念,燒完後讓他喝水(潤濕嘴唇)。我說:‘希望這樣讓佛法來為你們解決冤業。’於是,全家人每天念咒。他母親問我還會拖多久,我告訴她說:‘不會超過一個月。’她說:‘醫生說要再拖一年。’我說:‘再拖一年,你們就破產了。’她說:‘現在我們已一貧如洗了。’我說:‘我估計不會超過一個月。’患了尿毒症相當痛苦,水也不能喝,嘴唇都已乾裂得流血。只能用棉花潤濕一下嘴唇,不能喝水、吃東西,但他又非常飢餓,這叫作人間的餓鬼。

有一天,他從桌上捉了一把吃的東西,跑入廁所裡猛吃猛吞,他父親看到,在外面叫:‘你干什麼,不能吃啊......。’看起來真可憐,令人想到‘業力’的可怕。‘今生多病為何因?前世多是殺生人。’今生多病苦,一定是因為前世多殺生。我留了電話給他媽媽,我說:‘你兒子危險時趕緊打電話給我,我再遠都會來,犧牲性命也會幫你兒子,電話號碼拿好。’

經過二十一天後,在八○二醫院要洗腎,他對媽媽搖手說:‘媽媽,不要洗了,我時間到了。’病到今天,這孩子臉色蒼白,實在不好看;但是斷氣以後,不可思議的事情就發生了,臉色由白轉為紅潤,非常漂亮,比活的時候美了百倍。他的姊夫來時,怎麼也認不出來;念佛只有二十一天,竟然有這種效果。但不幸地,他卻立刻被送入冰庫。這些是他母親後來才告訴我的,我說:‘唉!你當時怎麼沒有通知我呢?’他母親說:‘當時,怎麼也找不到你的電話。’那時,我若去了,一定不會讓人將他立刻放入冰庫裡的。何況,斷氣後臉色變得那麼好看,再怎麼樣,我一定會堅持八個小時後;醫生不讓我放著,不然就送回家嘛......。從冰庫裡拖出來,我看了,很可憐,凍得硬繃繃的,如同寒冰地獄一般......,這孩子福報太淺!因此,盡可能不要放入殯儀館。命危時不要住醫院了,醫生對死後的情況並不了解。這種事情,必須找會處理死亡的法師。

如何才算死亡呢?第一、看眼神:人將死去時,眼睛一定無神。第二、看呼吸。第三、全身冰冷。如此,才能確定其死亡。但是沒經驗的,不要為了探冷熱而亂觸摸,多讓亡者痛苦,只要時間稍久(十八至廿四小時)就是。

有一次,我去助念,念了一天沒消息,到了第二天,衣服都換好了,第三天還是沒死,第四天再去時,臨終的這個人,一直指背部,我問他說:‘是癢嗎?’他竟然點頭,哇!還知道癢......。再找些蓮友來讚佛,他也跟著大聲念,要死還能這麼大聲......。一直比腳尾,是不是腳尾癢,結果不是。問他是否要把腳尾飯拿起來......,一拿走,三分鐘後就斷氣,他兒子一看:‘原來如此喔,還沒放腳尾飯時,他一直念佛,臉呈現歡喜慈祥,還看到佛。沒想到腳尾飯一放下去就走不出去了。’所以,我奉勸各位,以後不要拜‘腳尾飯’,才走得出去。

所以,修行人所看的角度與世間人不同,有時甚至相反。世間人不知道為什麼要拜腳尾飯——這也是不當的處理。

另外,我們談談特殊病——罹患癌症,臨命終時的處理方法。有一次去助念,一位曾經墮胎的婦人,患子宮癌與口腔癌,他先生是我的教授。他還問我:‘唉!你怎麼出家呢?’我也打趣的說:‘唉!你怎麼沒有出家呢?’同樣的語氣。我趕緊助念,發現師母嘴唇變黑,不會講話了。年紀才三十多歲,母親從台東趕來看她。她的母親一直聽到小孩子叫:‘阿嬤!阿嬤!’張開眼睛仔細看看,卻又看不到。這就是曾經墮過胎的女人,臨命終時,小孩來了。

所以,如果是墮過胎的婦人,要禮拜八十八佛懺悔,持大悲咒或往生咒迴向冤親債主方能超度。解冤釋結了,臨命終時才不會有障礙。助念時,看她實在非常痛苦,痛得直哀嚎,醫生徵求我的意見:‘法師,打鎮靜劑吧!’這個時候,沒錯,應該打鎮靜劑,這是特殊的處理,但不能打迷魂劑。打止痛劑,讓她不會痛,但意識保持清醒。如此一來,有助於助念;否則太痛苦,無法攝心念佛,要往生極樂世界就沒辦法。鎮靜劑以不影響到腦部的清醒為主,這樣才能打。

至於助念時,如果別人不能接受,這個時候就看個人的功夫了。有一天,我在雷音寺,有人打電話要我助念。這一家人,大姊信佛教,弟弟、妹妹信一貫道;法師到了,點傳師也到了,不知道是該由點傳師一點得道,還是由我助念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大姊說:‘媽媽!這串念珠,您一定要拿好,這是西方極樂世界過門的標誌,不要放掉,阿彌陀佛這句佛號要記得一直念。’

弟妹就說:‘媽媽,我請點傳師給您點一下,讓您得道。’於是,我請這位點傳師先點。點完以後,他母親依然哀叫著。輪到我了,我用手印加持,念到她斷氣,安詳地走了。原先只有我們兩個人一直念‘阿彌陀佛......’,最後大家一看,也跟著一起念佛號了。

從此以後,他們家人都信佛教了。後來,她來雷音寺感謝,她說除了母親之外還度了弟妹,我說該感謝的是你媽媽這樣的因緣,也是你媽媽的業輕,加持才有感應......。

(三)

幫人家助念,紅包絕對不能收,因為你沒辦法讓人家種福田。所以,在家人披出家人的衣服(袈裟)去助念賺取紅包的就要注意了,你沒有受戒而且賺這種錢,一定墮地獄。

有人問,幫人家助念,要注意什麼?

第一:不能吃蔥和蒜。楞嚴經說的,吃蔥吃蒜,天仙鬼神都跑掉了,佛也不靠近。因為蔥和蒜都是植物中的葷菜。戒律中說:‘生吃生恚,熟食生婬。’生吃蔥蒜脾氣會壞,煮熟吃會生淫慾心。因此,不能吃蔥蒜。

第二:幫人助念完,喪家送臉巾或肥皂可以拿沒關係,那是結緣。如果你覺得自己沒德行,沒這個福報,不敢收,你可以說:‘好,我轉給比丘或比丘尼用,供養出家人。’但紅包絕對不能收,因為你沒辦法讓人家種福田。所以,在家人披出家人的衣服(袈裟)去助念賺取紅包的就要注意了,你沒有受戒而且賺這種錢,一定墮地獄。

有一次我到水裡去找懺公師父,到水裡已中午了,我知道師父持‘過午不食戒’,如果現在去,過午了還要麻煩出家人,自己沒這個福報。於是,我到一條巷子裡去吃碗素面。正好碰上四位穿著出家衣服的人在飲酒,仔細聽他們的談話內容,原來不是出家人,而是冒充出家人去為喪家做法事,賺取紅包的假和尚,真令我感到傷心與氣憤。佛教界就是這樣被人破壞污辱,像這種人實在太多,而事實上,將來的果報他們擔受不了的。

(四)

如何助念:一定要活人在旁助念,佛菩薩才會靠近,因人有陽氣,所以人多助念容易往生。助念最好在十六小時以上,或者至少八小時。最重要的事,就是助念的人不能哭,若控制不住情緒想哭,到別處去哭一哭再來助念。

再來,談如何助念。從什麼時候開始助念?差不多其氣奄奄一息時就開始,不能等到全身發冷才助念,那個時候神識已脫去了。助念時不能用木魚,不用念阿彌陀經,只要用引磬(柳音):‘阿彌陀佛......’對此印光大師談得很詳細,不用木魚,也不用誦‘阿彌陀經’。因為亡者的神識已快脫離了,以四字佛號為主,用‘阿彌陀佛’四字就好。

不能只用錄音機播放,錄音機是幫助活人提起正念來助念的。若用錄音機助念,卻沒有人助念,這樣子鬼是不怕錄音機的,一定要活人在旁助念,佛菩薩才會靠近,因人有陽氣,所以人多助念容易往生。如果以錄音機伴念,是用來輔助活人助念的聲音;而活人在錄音機旁的作用是放光避邪,所以必須有真正的人助念。助念最好在十六小時以上,或者至少八小時。不能用耳機;助念的聲音大小,必須注意到亡者臉色的變化,如有感應,臉色會一直變為慈祥。念佛的音調,不能太慢,因為人要死亡時,心臟律動較快,念太慢效果恰好相反,那是痛苦的,但也不能太快速,要斷氣前,可稍快一點。

還有一種特殊的助念法,哪一種人要用特殊的助念法呢?臨命終亂吼亂叫的人;這種人看到了一些陰的。對此種情況的人,必須先持‘往生咒’至少一○八次,因‘往生咒’摧下之時,鬼就很難靠近了,等到亡者意識、情緒穩定後再開始助念。

最重要的事,就是助念的人不能哭,若控制不住情緒想哭,到別處去哭一哭再來助念。平常盡量與法師結緣,或與蓮友結緣,如此一來長輩逝世時,才有幫忙助念的因緣。還有,多安慰亡者。

往生淨土神咒

南 na 無 mo 阿 a 彌 mi 多 duo 婆 po 夜 ye 哆 duo 他 tuo 伽 qie 多 duo 夜 ye 哆 duo 地 di 夜 ye 他 tuo 阿 a 彌 mi 利 li 都 du 婆 po 毗 pi 阿 a 彌 mi 利 li 哆 duo 悉 xi 耽 dan 婆 po 毗 pi 阿 a 彌 mi 利 li 哆 duo 毗 pi 迦 jia 蘭 lan 帝 di 阿 a 彌 mi 利 li 哆 duo 毗 pi 迦 jia 蘭 lan 多 duo 伽 qie 彌 mi 膩 ni 伽 qie 伽 qie 那 na 枳 zhi 多 duo 迦 jia 利 li 娑 suo 婆 po 訶 he

述聞雲、明僧宗本淨土行法曰、此咒須持二十一遍方合經意。不思議神力傳雲、持咒之法、淨身漱口燃香、佛前胡跪合掌、朝夕六時、各誦三七遍、即滅四重五逆十惡謗法等罪。若人能誦此咒者、阿彌陀佛常住其頂、日夜擁護、無令冤家而得其便、現世常得安穩、臨終任運往生。若數滿二十萬遍、即感得菩提芽生。若至三十萬遍、即面見阿彌陀佛。又諸本句讀稍異、今依古本故十四句也。

七佛滅罪真言

離 li 婆 po 離 li 婆 po 帝 di 求 qiu 訶 he 求 qiu 訶 he 帝 di 陀 tuo 羅 luo 尼 ni 帝 di 尼 ni 訶 he 囉 la 帝 di 毗 pi 黎 li 你 ni 帝 di 摩 mo 訶 he 伽 qie 帝 di 真 zhen 陵 ling 乾 qian 帝 di 娑 suo 婆 po 訶 he

文殊師利菩薩、愍念末法比丘毀四重戒、及比丘尼犯八重戒。所犯重罪云何懺悔、請佛開示。爾時如來即說此咒、乃過去七佛所說。是咒能滅四重五逆諸罪、獲福無量。四重五逆、非無生懺、焉能滅罪。咒乃七佛稱性所說、行人誦之、念念亦稱妙性、得無生理、如新滅罪、猶湯烊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