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在學佛的居士身上,如何辨別護法和附體?居士們常講自己的「護法」如何如何,這對居士自己和其他修學佛法的人有什麼危害?請師父談談清淨心,如何下手修持?

答:現在在海內外,可能在北方,東北這一塊,這些附體的現象好像顯得比較多一些。我們學佛一定要有正知正見,剛才我們談「心」的問題,要認證我們有妙明本覺之心,這是我們的主人翁,我們用這個主人翁,一定讓它靈明不昧,不要讓它睡覺。佛法包括儒家都是顯發這個靈明的真如覺性的,你在這裡都不加以關注,你還去談什麼附體、護法。你有什麼法可以護哇?所以招來這些附體的,你用好聽的名稱叫他護法,實際上就是附體的那些不好的東西:魑魅魍魎。這些如果你不認證他,你還以為它是很了不得的事情、很好的東西,而且反而還被反客為主,你這個主人翁還做了他的奴才,他叫你干嘛你就干什麼,你可不是本末倒置嗎?在這個身體當中你是主人翁啊,所以凡是附到你身上去的,可以說都是不對的、都是不好的,你一定要把他恭送出去,你在心理上就得要跟他劃清這樣的界線。他為什麼會附到你的身體上來?肯定是你有所求的,是你招來的。解鈴還需繫鈴人,你既然把他招來了,你一定要下定決心把他送走。如果他賴著不走怎麼辦?賴著不走你就跟他念「阿彌陀佛」,你念阿彌陀佛迴向給他,希望他離開。那麼如果你是修淨土法門的,佛菩薩是會護念我們,加持我們,《觀經》也講,一個至心念佛的人,觀音、勢至會隱形保護我們,但是要注意:他絕對不會附體,會護念我們,加持我們,會在我們困難的時候,他會以善巧的不同的形態來幫助我們,絕對不會說在我們這個身體的「這間房間」裡面出現了兩個東西。

你一個身體出現了兩種力量,這實際上說白了就是精神分裂呀。原來我看一本西方的那個精神分裂的案例,以後寫成一篇小說,就是《人格分裂的姑娘》。一個叫西碧爾的姑娘,由於她從小受到母親的虐待,這種虐待可能就使她出現了一種變異的自我保護機製,這種保護機製使她就會有很多化身出來。這化身實際上從唯識學的角度來看,就是她內心的多生多劫的那個不同的身份,誒,這個種子有,它就轉化,那個種子起現行對自己進行一個保護,她自己就把這個身體讓出來了,另外一個化身就控制了她的身體了,就對她的母親——她原來不敢反抗她母親,她另外一個化身就敢跟她母親對著干了。等她這個另外化身起來控制她身體的時候,她自己好像這段時間就失去記憶,化身控制她身體一段時間就交還給她,她就恍恍惚惚又回來了。她從小活到二十多歲的時候都像是在做夢,一段夢做了——又迷糊了,又做一段夢,這樣過程度過的,最後實在沒有辦法就請教精神心理醫生。精神心理醫生就開始給她治療,治療很有意思,這個醫生等她候診的時候,觀察坐在門口的西碧爾,他會辨別這是哪個西碧爾,每個化身都有它的年齡,都有它的名字,都有它不同的性格,它是變化成這個,所以要把這十六種這樣的分裂的人格,要把它整合成一個全新的人格,他花了十多年的時間。所以這是一種變態,當然這可能是她自己變化出來的一個自我保護機製。

但確實經典當中講的有很多年老成魔的邪魅呀,這種魑魅魍魎啊,包括天魔呀,你只要有求貪神通的心啦,貪善巧的心啦,貪辯才的心啦,哎,由你一念貪心,他趁虛就附到你的身體上,而且他這個附體的還能給你顯現種種神通,控制你的大腦,你認為他是聖人呢——還是菩薩呢。

這個你不要老是講自己「護法」如何,你這些都是迷惑顛倒啦,你談你有「護法」,他也有「護法」,你就這一念哪,你傳這個觀念,都是自誤誤人哪,搞得很多居士都要去求「護法」,那些不好的東西都附到居士身上去了,以後你都是在敗壞佛教形象。到時候有很多居士有「護法」,碰到什麼事他不經過自己的思維,他都閉上眼睛去問所謂的護法,被人家控制,到時候你這一學,人家都以為你這佛教真的是迷信啦:敗壞佛教形象啊。佛教是要把我們本有的智慧顯發出來,我當下一念心「是心作佛,是心是佛」——「即心即佛」,我念佛的時候就是佛,就是佛的光明現前,你還去找什麼其他的東西呀。心外求法都是邪的,我們一定要向內心去求,我們本具佛性,我們的心是這麼尊嚴,你不向自己的本心去求,還去求外面的,你就是邪魔外道。

至於說清淨心的問題——如何下手修清淨心,首先要認證一個事實,我們凡夫眾生是沒有清淨心的,心絕對是生滅的、污染的、罪惡的。如果說真正有清淨心的人只有一個,就是佛,佛才能夠得上清淨,等覺菩薩以來,他都有生相無明,都不能說究竟清淨。但我們修行要趨向佛的心,要趨向清淨,怎麼趨向清淨呢?就是念「南無阿彌陀佛」,這句阿彌陀佛是清淨的摩尼寶珠,投到我們濁染的內心,能夠轉凡夫的濁染為佛心的清淨。你念的越多,我們的心的念頭就清淨的更多一些,多多益善,每天至少一萬聲到三萬聲佛號,你心就比較得安靜、清淨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