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我和許多人一樣,總是慣於從身外尋找參照物,喜歡和別人一比高低,凡事不甘人後,雖明知心靈會由此受到繫縛,雖明知退步可以海闊天空,然而由於習氣太犟,心裡就是很不願意「退」上一步。

不甘人後——這是我執的表現,在修行中有想要超越別人意識的時候,其實便已有了二元的對立,脫離修行的正軌---違背了喜無量心的善意;違背了不二法門的要求;違背了常見已過即與道相當的古訓,必定為境所轉,可以說欲勝還負。於此可見,古德說「我」才是修行人唯一的對手,誠哉是言。若能戰勝自我,就無有對手,一切障礙必然攻無不剋。

聖人與凡夫的區別,從某個角度講就是他們的「方向感」不強所以無有比前對後的計較之想,反而常有喜見別人進步並倍加讚揚,善借鑒別人的錯誤而自我警惕,於是乎可以輕鬆進退、自然轉身。可謂大智若愚。

修行人若常能發現自身問題,就可能一步步明白「我」的內涵其實並不像想像中完美。不過只要願意去懺悔,就有使自已的人格真正完美的條件。值得注意的是,可能第一次懺悔,習氣並不能完全去除,還做不到完美,但只要堅持反覆懺悔,那就是肯邁出戰勝自我的第一步,習氣就果然會明顯降低,這時你會發現有很多事一旦著手去做往往沒想像的困難。在這個過程中,已解開了些心結,解開了生命的一些束縛。如同脫軌的車終於復位了,信心自然增加。信心源於努力,於此可見一斑。

導師說大宇宙是個大生命,有無限的可能。從佛菩薩到六道眾生皆因眾生的心態而成;天堂、地獄為眾生心態所感召。

當真我抬頭時,即與佛同一鼻孔出氣:當真我展現,循聲救苦、悲智雙運即是觀音;當回真我展現,自我淨化,即是地藏菩薩、藥師佛深入我心中救度裡中的地獄眾生——貪瞋癡:當真我展現,徧一切處,隨緣顯德,即是普賢;當真我展現,高懸慧劍、光照寰宇即是文殊;當真我展現,淨若青蓮,出於泥而無染,即如處在紅塵中的淨土、娑婆裡的極樂。

當假我抬頭,即與災難併肩同行:當假我當道,嗔火攻心即同刀光劍影的戰場、苦不堪言的地獄;當假我當道,貪婪垢穢何異於自埋於垃圾堆中、任由惡鬼橫行?當假我當道,犯愚癡之過,不信因果佛理,甘為欲所奴役,豈非如同畜?

假「我」是生命災難的主子,它在「緣生」這塊土地上,播下了身語意的種子,造種種染業,於是乎昨天的因成就了今天的果,今天的果成為明天的因,以因成果、果復為因,無休無止。這一切皆由於有個製造二元對立的「我」。此假「我」當道,則如師所說,人就不能當家作主,無有自由分,只能隨境哭笑,卻又懵然不知,猶如癡人。正應了佛之垂示——「我」既不亡輪迴無盡。

智慧的佛菩薩讓真我當家,對他們而言因果同在當下,心一不安便知有罪。故佛菩薩教導我們,假如能在一切順緣逆緣中不失本法——安祥,其實已是自我掌控。

所以說修行者修的正是當下的妄「我」、垢「我」,這樣真我自可如雲無寄,方有自由自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