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緣無好丑,提起佛號正念

一日之計在於晨,叢林的早課是古佛青燈生活的特寫。 「得見眾沙門,是為最吉祥。」

早課時,站在後面的女居士陡然在我褲管上拍了幾下,示意我趕緊跺腳。見她神色慌張,猜測是有蟲子爬到我身上了。念佛堂內四眾弟子莊嚴肅立,鼓聲陣陣。這樣的氛圍,我可不敢妄動。於是默默在心裡持念佛名,同時祈願跪立之時不要誤傷到它。計劃早課後照常誦經。不管碰到任何事情,也要先把功課做完再說。

下殿後,師兄告訴我,剛才她看到的是一隻蜈蚣,所以急著讓我跺腳,後來蜈蚣自己爬走了。莊嚴道場,先從注重殿堂威儀開始。我始終相信,即使當時跺腳,它也未必會走,而善心卻是可以感通的,也是最好的護身符。蕅益大師在《靈峰宗論》裡講道:「慈心之人,瞋者見之歡喜,怖者見之安隱,憂者見之開釋,苦者見之悅樂,乃至鳥獸見之不生毒害恐怖之心。」

從頭至尾,我都沒有看見那只蜈蚣,所以心裡沒有恐懼。

而第一次見到蛇是在很突兀的情況下,在路上走著,忽然看到前方三米處有一條蛇,卷成一團。當時就愣了,看著它念了一會兒佛號。表面鎮定,心裡卻著實有些震撼,打電話給淨柳:「我剛才看到蛇了!」哪知她卻輕描淡寫地說道:「這有什麼奇怪的,我以前經常看到。只要你不攻擊它,蛇是不會傷害人的。」

想起印祖的開示:「毒惡與慈善不相敵。人若心無毒惡,蛇虎亦可為伴。即未到此地位,若常念佛念經之善人,決不被此等所害。以心存慈善,可以化彼毒惡。況修行之人,常有善神衛護。」心裡的恐懼稍稍有些緩和,不安的陰影還在。到了晚上,渾身發冷,莫名其妙地難受,體內翻江倒海般,猶如中暑的病人。強作鎮定,念著觀世音菩薩名號,默默安慰自己「一切恐懼,為作大安」。睡了一覺,第二天就好了。

很多時候,人是被自己嚇壞的。「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學佛以後,開始相信善惡也不是絕對的。只有因果,沒有對錯。生生世世的複雜因緣我們都看不清楚。而我唯一能做的是守護自己這一念心。做任何事,心有不安時想一想經文所說的:「因地不真,果招迂曲。」

隨眾,最忌諱的是自以為是,只想自己就會有矛盾。曾經在羅漢堂看到一偈:求同存異相安好。念佛人要多憶念佛的慈悲,阿彌陀佛連五逆十惡之人都能原諒;彌勒菩薩,大肚能容,容天下難容之事;觀世音菩薩,大慈大悲,聞聲救苦不捨任一眾生。我們作為佛子,就該看著學、跟著做。學佛不應只停留事相上的修持上,更重要的是通過念佛、拜佛、誦經等實修內容,克除習氣,變化氣質,改變思維方式,修好這顆心。

佛氏門中,有求必應。然而,菩薩隨緣度生,眾生無緣則不能度;喻如月在天上,本無絕水之心,水自不清,月則不現。若只知向外馳求,則難得佛法實益。師父也教導我們,自求多福。「相信佛,境緣無好丑,提起正念——南無阿彌陀佛。」

「不二」的涵義值得我們反覆思量和踐行。依正不二,一切境界都是宿世業力和當下內心的幻化。自他不二,我們對待這個世界乃至他人的態度最終會折射回來。

「心淨則佛土淨,心穢則佛土穢,境之善惡,由心之善惡所感。斷無有善心淨心而感惡境穢境,噁心穢心而感善境淨境者。」種下一個善因,自然收穫善果。結下一個惡緣,將來自食其果。所以說,利人即是利己,害人甚於害己。

真正的高手只在自己的心地上下功夫,而不會浪費時間糾結外境好壞和他人的態度。省庵大師《勸修淨土詩》云:「自有好華堪供佛,更無塵事可幹懷。」何妨寬心耐意,安忍無厭,作隨緣消舊業想,報盡往生西方為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