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富由勤,大富由命

普天之下,熙熙攘攘,來來往往的,都是為了一個「利」字。不論千乘之國,或者萬戶之侯,或者百室之君,他們都一個個唯恐受到貧窮的困擾,更何況一般老百姓!

有些人不是繼承祖業,或世襲俸祿而來,都是靠自己的努力,用心經營,把握了時機,去規規矩矩地發展,以最平實的方法來賺錢,而以最高明的原則來守成。靠自己的勞力,從小生意做起,一點點積蓄起來,這是謀生髮財的正道。

但是小富由勤,大富由命,發大財也要靠機運。發大財,還要有頭腦,譬如用兵,要出奇制勝。並且專精一業,勤奮努力而來的。

致富並沒有什麼一定的行業,財富也不是說一定永遠屬於誰的。有能力的人自然會發財,懶惰的人就是站不起來。富有了自然就顯貴。一個富有千金的人,就像士大夫般地被人敬重。至於巨萬富翁,就和王侯一樣享受。這不是上天所賜,也不是祖宗所給,都是要靠自己努力得來的。

孔子說,「富而可求也」,這是《論語》上有名的話,但在《史記·伯夷列傳》上,司馬遷引用孔子的話是「富貴如可求也」,還多一個「貴」字。這也是一個問題,古書上這些小問題,讀書時也要注意到。我認為《論語》的記載比較對,應該沒有「貴」字。

《尚書·洪範篇》上講五福:壽、富、康寧、攸好德、考終命,便沒有「貴」字。我們中國人的人生哲學,富貴兩字往往連起講,富了自然就貴,不富就不貴,富更重要,所以在這裡富字應該已經包括了「貴」字而說的。孔子認為富是不可以去亂求的,是求不到的,假使真的求得來,就是替人拿馬鞭,跟在後頭跑,所謂拍馬屁,乃至教我干什麼都干。假使求不到,那麼對不住,什麼都不來。「從吾所好」。孔子好的是什麼?就是下面說的道德仁義。

孔子所謂的求,不是「努力去做」的意思,而是「想辦法」,如果是違反原則去求來的,是不可以的。所以他的話中便有「可求」和「不可求」兩個正反的道理, 「可」與「不可」是指人生道德價值而言。如富可以不擇手段去求得來,這個富就很難看,很沒有道理,所以孔子說這樣的富假使可以去求的話,我早去求了。但是天下事有可為,也有不可為,有的應該做,也有的不應該做,這中間大有問題。如「不可求」,我認為不可以做的,則富不富沒有關係。因為富貴只是生活的形態,不是人生的目的,我還是從我所好,走我自己的路。

真的富貴不可求嗎?孔子這話有問題。中國人的老話:「小富由勤,大富由命。」發小財、能節省、勤勞、肯去做,沒有不富的;既懶惰,又不節省,永遠富不了。大富大到什麼程度很難說,但大富的確由命。我們從生活中體會,發財有時候也很容易;但當沒錢時一塊錢都難,所以中國人說一錢逼死英雄漢,古人的詩說:「美人買笑千金易,壯士窮途一飯難。」在窮的時候,真的一碗飯的問題都難解決。但到了飽得吃不下去的時候,每餐飯都有三幾處應酬,那又太容易。也就是說,小富由勤,大富由命。但命又是什麼東西?這又談到形而上去了。

「命」是什麼?「天」又是什麼?在中國哲學中是大問題。後世的觀念,對於所謂「命」,以為就是算八字的那個「命」、看相的那個「命」、宿命論的那個「命」,這就弄錯了。這不是儒家觀念的「命」,而儒家觀念中的「命」,是宇宙之間那個主宰的東西,宗教家稱之為上帝、為神、或為佛,哲學家稱之為「第一因」,而我們中國儒家強調之稱為「命」。這樣說來,不就簡單了嗎?所以這「命」與「天」兩個東西,可以討論一生的,也許一生還找不到它們的結論。

「命」是什麼東西? 在宇宙間生命有一個功能——用現在科學的觀念稱它為功能。

人的生命的功能很怪,因此發展出「宿命論」。我的醫生朋友很多,中醫也有,西醫也有。我常對他們講,天下醫生都沒醫好過病,如醫藥真能醫好病,人就死不了。藥只是幫助人恢復生命的功能。有一位醫生朋友,在德國學西醫,中醫也很懂。我介紹一位貧血的同學去就醫,這個醫生朋友說什麼藥都不要用,要這病人多吃點食物,多吃點飯。他說世界上哪裡有藥會補血的?除非直接注射血液進去,一百西西注射進去,吸收幾十西西就夠了,其餘變成渣滓浪費了。西醫說打補血針是補血的,中醫說吃當歸是補血的。補血的藥只不過是刺激本身造血的功能,使它恢復作用。與其打補血針,還不如多吃食物,吸收以後,就變成血了。所以中國人有句老話:「藥醫不死病,佛度有緣人。」

所以用藥醫好的病,能夠不死是命不該死。有一個病始終醫不好的,這個病就是死病,這是什麼藥都沒有辦法的。所以我和醫生朋友們說,小病請你看,生了大病不要來,你們真的醫不好。這就是說生命真是有一個莫名其妙的功能,作戰時在戰場上就可以看到,有的人被子彈貫穿了胸腹,已經流血,但在他並不知道自己已受傷時,還可以衝鋒奔跑,等他一發覺了,就會立刻倒下去。等於我們做事時,如果在緊張繁忙之中手被割破,並不會感覺到痛,但一發覺了,立即就感到痛,這種精神的、心理的作用很大。胸腹貫穿了,在發覺以前,中間這段時間,還可維持一下,向前奔跑,這個維持住生命的東西,也是「命」,而命的安排就非常妙。

關於富貴,孔子也說過,大家都想發財,但發財很難。我也一輩子想發財,我什麼都不怕,就是怕錢,可永遠發不了財,想盡辦法也沒有用。所以乾脆不去想辦法,曉得「猴子摘包谷」摘不到的。年幼時家鄉有個人,專門為出喪人家抬棺材,夜間就敲更,非常窮。有一次幾個月沒見到他,後來又見到了,問他到哪裡去了。他說意外地得了一筆錢,本想過一段舒服的日子,不料生了病,把錢醫光,病也好了,還是和以前一樣窮。當時聽了就讓它過去了,後來人生經驗漸漸增加,就想起這個人。中國人的話「小富由勤,大富由命。」不可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