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八條繩子就把男人捆住了

你們看過《西廂記》、《紅樓夢》沒有?男女害相思病的時候,茶不思、飯不想,你們大概沒有這種專情的經驗。現在男女年輕人之間,情都不專,好像蠻解脫的;不是解脫,是無情。你不要把男女之愛的情,看成壞的情,像第六代達賴說的,「若將此心移學道,即生成佛有何難」。男女的愛情和父母的親情,相是兩樣,情是一個,轉過來的話就是大慈悲。菩提薩埵是覺悟有情,但是有情眾生貪圖這個情,有情而沒有覺悟。

「謂女人身上,八處所攝可愛淨相。」這講的是什麼意思呢?明顯一點講,女人有八處妙相,並不是女人多可愛,我們男人也蠻可愛的。立場不同,男人看女人可愛,女人看男人可愛,不過佛經只講一面。但是你不要認為佛重男輕女,不是的;而是知道了一面,那一面自然通了。譬如有一天,有一位同學來對我說,某某人對於女性特別反感。我說他這個人有問題,是性變態心理,因為都是人呀,不應該有反感,一切眾生平等視之,沒有男女相。只有那些心理有問題的,會對女人有偏見,因為它阿賴耶識裡就有這個東西在,為了逃避而不敢看。如果真無此念,女人同泥巴,男人同狗屎,不是一樣嗎?所以變態心理的人,往往是矯枉過正。

「由此八處,女縛於男,所謂歌、舞、笑、睇、美容、進止、妙觸、就禮。」由這八個特點,女人好像用一條繩子就把男人縛住了,就是所謂唱歌跳舞等。像我喜歡跑舞廳,幹什麼呢?我們跑舞廳,是穿長袍布鞋,買個門票進去一坐,咖啡一泡,是來參觀的。坐在那裡,等到燈一暗,看到那些鬼影憧憧、跳來跳去的男女,我們則在那裡做工夫,很好玩。我在重慶也常如此,一輩子不會跳舞,喜歡去看,那個裡頭是道場。

你們在座的人對人生只懂了八分之一,那個跳舞聽歌上了癮的人,在這裡坐都坐不住,到那個時間,雙腳心硬是癢起來。坐在這裡上課,有些太太先生,到時間,雖然在這裡聽課,癮發了,硬會扭兩下,那雙腳自然動了一下,我在上面一看就知道,他是跳舞上癮的。以後你們去做法師,在上面一望,下面的角色就很清楚,誰都逃不了,做土匪的有做土匪的習氣。「笑睇」,女性那個笑,牙齒一露,「睇」就更嚴重了,眼一瞄一勾的,真會迷死人。

漂亮女人的「進止」,像穿高跟鞋,這樣進一步,退一步,或直線走,有少數女人是經過這種訓練的,走起來,真會多看她一眼。年輕人這些都不懂,還來學佛,這些魔境界你沒有經歷過,學佛能成功嗎?到了那個時候,給你一個「美容」,一個「進止」,你的定力統統垮了,蓮花寶座一塊一塊地掉下來了。尤其出家的,將來女眾的弟子皈依多了,你們那個法師的法統統空了,現在先傳你們這些法,先把他們參通。

手拉手就是「妙觸」,或者身體碰一下,男女之間,只要挨到一下,他那個魂都掉了。「就禮」,這個女性或者這個男性,彬彬有禮,絕不粗魯,你心中就會想,這個修養,這個教養,這個風度,真好呀!你就完了,這一條繩子最難搞,共有八條繩子捆你。

「由此因緣,所有貪慾,未生令生,生已增長,故名為食。」男女之間有這樣八條繩子,就這樣捆住你了。這八條繩子未生能夠令你生,如果心中有一點影子,就是已生令增長。「故名為食」,佛經解釋得多清楚呀!這就是「食」,這個是識食,是你的精神食糧,捆住了你。

佛教裡有個故事,有一位老和尚找不到一個適合修道的傳人,因為一般人都被世間污染得太厲害了,因此,他到孤兒院去找個幼兒,帶上山去撫養。這個小孩長到十幾歲後,什麼事情都不懂。老和尚什麼都不教他,只管穿衣吃飯而已。有一天老和尚下山去了,剛好他的一位道友上山來探望,看到小和尚事事無知,連一般待人接物的禮貌也不懂,於是就教他如何問訊、行禮等等。

等到老和尚回來,發現有異,問明原因,唉!氣死人了,花了十幾年的心血,就是要將他養成猶如白紙般的純淨,結果,被那傢伙教壞了。既然如此,就帶他下山去走走吧!下山之前,特別吩咐他要小心一樣叫老虎的動物,長得跟你我差不多,頭髮長長地在頭上做個髻,看到這種東西不可以多看。吩咐完後,就帶小和尚下山到城市里逛,逛了幾天,回到山上。老和尚就問,看了那麼多稀奇新鮮的東西,什麼東西最可愛最好看?小和尚說,師父啊!看來看去,還是老虎最可愛。

我們要注意到兩點。第一:人類男女相愛,是與生俱來的自然天性,並不要接受後天的知識後才懂得。第二:如果這個小和尚,一直生活在山上,沒有見過女人,他雖然不知道女人樣子,當然也不會引起愛悅的情緒,可是,我們不能說,他沒有男女相愛的功能,只能說,他具備有這種功能,而沒有對像把它引發起來而已。

這個故事說明了人性的根本問題,屬於生理?屬於心理?不是那麼簡單,要了解這個問題,必須研究所有佛教經典,包括密教部分。一般修行的人,不論是在家或是出家,在修行的過程中,一定會碰上這個問題,這個問題很難解決。即使有人解決了欲的問題,但是不要忘了「情」、「愛」與「欲」還是同樣的東西,只是層次不同。沒有欲,那有沒有愛?沒有愛,那有沒有情?不只是對人的愛,對物質以及名利,乃至留戀一花一草一木,皆是如出一轍。欲不只一種,除了男女之間的性慾之外,例如愛錢財、愛名,乃至名利都不愛,愛清高,也都是欲。由於種種的慾望,它是一股力量,使得你不得不去攀緣,使得你千方百計想去了緣,這些更引發增長根本的愛慾,使得我們永遠在生死中打滾受累。

我們所生存的欲界乃是以欲為根本;到了色界,則偏重於愛;到了無色界,則昇華為情。宋朝朱熹寫給朋友有首名詩,就是講欲:

十年浮海一身輕,乍睹梨渦倍有情。世上無如人欲險,幾人到此誤平生。

梨渦,就是酒窩,指美人而言。欲,最基本的一關是男女之欲,兩性關係都是荷爾蒙在作怪,你要是能化掉這荷爾蒙,也不要談修定通氣脈,就成功了一半。過了這一關,到了色界的幾關就比較容易。看各位修道,都是在二界關上徘徊,像蹺蹺板一樣,醒了就上升,不醒就再下墮。作功夫修道,到了一定程度就像站在蹺蹺板上,難啊!道家講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的確有這樣的次第。煉精化氣做到了就精滿不思婬,氣滿了就不思食,神滿就不思睡,都是確實的功夫。到了這樣的程度,才能說基本上破了兩性慾的這一關,只是身欲。還沒破眼、耳、鼻、舌四個欲關呢!看了美麗的衣裳、秀麗的山水你還喜歡嗎?喜歡就著欲了。舌是食慾,比身欲還難解脫。譬如這有一杯茶,茶葉要一萬塊錢一兩,想喝一杯嗎?這一念就可以把你的欲逗起來,飲食之欲難解脫啊!你能解脫欲就超越欲界天去了色界天,可是在色界天還要求解脫。

這裡代大家提出個問題,你說欲、色這麼難解脫,可是有的人不愛漂亮,是無慾無色了嗎?還有的人,自己長得體面,可是偏偏愛上眾人認為不漂亮又笨拙的人,原因何在?剛才說欲界是荷爾蒙在作怪,色界不是荷爾蒙在作怪,是神經在作怪。無色界呢?是感情的情在作怪,情人眼裡出西施就是情的原因。所以「乍睹梨渦倍有情」,碰到情,你一點辦法沒有。我積數十年之經驗,很多男女同學告訴我,他們這一輩子決不談情。我說,這個話好像是我前幾輩子發過的願,你碰到了個冤家,他不想你,你要想他。這就印證了紅樓夢的話:「不是冤家不聚頭,冤家聚頭幾時休」,這就是情。

欲界的天人還同我們一樣有色身,到了色界的天人就沒有肉身,只有光明的光身,若有若無。無色界的天人連光身都沒有,但是這一念情還在。

宇宙中的三界眾生,都在情、愛、欲的困擾中。古人有首詩說得極好:「無情何必生斯世,有好終須累此身。」如果沒有情愛則不會到這個世界上來做人,只要有嗜好終究是生活的拖累。嗜好就是愛,佛經在這裡則說明此乃輪迴之根本。

學佛修道要想「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非常困難!其根本問題就是情、愛、欲難分難解。據我所了解,一般的宗教及其修行的方法,對於這個問題,除了逃避和壓抑,別無方法。佛告訴我們必須解決這愛慾的問題,才能成佛。至於如何去了脫愛慾的方法,雖未明講,但在經典中卻仍有跡可尋。一般宗教指出「欲」的罪過,而人類在認其為罪,在無可奈何的尷尬下,卻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結果,都被老虎吃掉了。

所以道家要降龍伏虎,這個老虎你永遠抓不住的。我在《楞嚴大義今釋》裡有十幾首詩,最後有兩句:「一笑拋經高臥隱,龍歸滄海虎歸山。」各歸本位,讓它自然,是龍回到海里,是虎回到山林,這就是「降龍伏虎」了。道家所謂龍,有時候代表血,有時候代表那個心念、思想。我們的妄念變化無常,捉摸不住的,這是龍。虎代表氣,身體健康,慾念衝動了,老虎下山要吃人了,很可怕,所以要「降龍伏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