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境逆境都不能忘記求生西方

「諦法師專修淨業,予料其必得大利益。以彼撐持道場種種心,皆死盡無餘。」

那麼從這篇文章中,我們要讀懂幾個要點:一個是意識到這幾個難,我們一方面已經具足了,另一方面具足了,我們要知道得來的不易,要珍惜,人身呀,佛法呀,那麼既然這樣的話,既然珍惜要了生死,那麼就一定要專修淨業。

專修淨業,能夠修的起來,必須有具足因緣,這個因緣一方面是我們親近專修淨業的善知識,另一方面還要遠離有可能毀壞我見地的一些俗情俗友或者是惡知識,這也是這篇開示的核心點。

因為我們現在很多時候並不是善知識,惡知識,怎麼評判,最起碼一個,如果你跟他打交道,越來越俗情,越來越人情,那就不對,如果他對你的影響越來越往道上匯,越來越讓你覺得慚愧,越來越覺得無地自容,覺得人家修的好,人家這個信心足,人家這個戒律上清淨,那這樣的話,才應當是近朱者赤,而不是近墨者黑。

第三個要點就是,印祖開示希望能夠念念在道,隨忙隨閑,不要離彌陀名號,這是第三個要點。

不要離開彌陀名號的話,我們現在每個人是可以這麼去操作的,因為很多時候大家會忘卻,這就得練,每天就是關注到念阿彌陀佛。可以說這是一個道人的頭等大事了,那麼你如果把頭等大事擺在第二位,那都是不對的,順境逆境不忘往生西方,任何境界來的時候,逆境來了越發提起厭離娑婆。

就像韋提希夫人,兒子要往死里弄她的時候,才想起濁世太惡了,她要生無憂惱處,這個不是反而成了道業的增進了嗎,順境來了,要謹慎,要警醒,為什麼,因為好景不長。我就常吃這個虧,你要知道,只要有一點舒服的話,可能你就已經不對了,你要覺得這個地方啊,咱們這就算父母之邦,沒有舒服,要苦的你,這種五陰熾盛,念念都是苦,出口氣都是苦,活著都是苦,大家不要錯解這個法。

如果你心到過這了就知道了,你甚至有時苦的這個世界你都投入享受不進去,必須往生,念念你都歇不下來,這種享受心歇不下,那才對了。不知道有幾人能夠曾經到過此處,反正希望大家盡情的努力,這是第三個點。

那麼第四個點就是印祖從諦閑法師和大德來講,我們去學習祖師或親近大德,要向他學習他的這種風骨,他的這種道量,而不是去學習他,也要跟他一樣。我們現在不要說出家人了,很多居士走著走著就想當出家人,干出家人的事,做出家人每天該做的這些法務。

所以有時候害怕,我們現在說你當個義工,你就老老實實,少說,多為大家服務,默默無聞的,本來覺得修的還以為可以,那麼一旦我跟你說做了義工給大家服務,他就以為當了頭了,吆三喝四的一天不知道自以為是,殊不知就因為這個,又種下了多少罪業。

你看印祖就給他這個小和尚說,你不要學老和尚的做派,你現在還沒到人家那地步。

最後一個第五個點,你看印祖又要閉關了,諦閑法師偷心死近無餘了,也就讓一個真正的念佛行人,應當死盡偷心,方能出塵,方能出這個滾滾紅塵。

印光大師文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