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唯識的中心是改造心地

唯識是講什麼的?唯識的中心思想是改造心地。《華嚴經》講:「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間。五蘊悉從生,無法而不造。」《心地觀經》講:「心生法生,心滅法滅。心染則國土染,心淨則國土淨。」我們的心地貪瞋癡重就形成染污現象,我們心淨,內心清淨,以清淨心、善心就可以形成現實的和諧清淨世界,萬法由心生嘛。

唯識學就是闡明「三界唯心,萬法唯識」這個道理的,《華嚴經》講:「三界虛妄,唯識與心作。」心能造業,就有無明和業所感的這個器世界。心能轉業,以淨心就可以形成一種清淨世界,和諧的世界。所以阿彌陀佛他有淨心與願心,就形成西方極樂世界。彌勒菩薩以淨心在欲界天形成了兜率內院。將來彌勒下生,龍華三會就是五戒十善那麼一個清淨的世界。《瑜伽師地論》就是彌勒菩薩說的,是唯識宗的根本大論,詳盡地闡述了這個世間(有情世間、器世間、聖者世間)是如何由心識建立的。

二、念佛號就是一切唯心的體現

世親菩薩是唯識宗祖師,同時也是淨土宗祖師,他寫有一部《往生論》,解釋這個淨土的教義。《往生論》說:「此三種成就願心莊嚴,略說入一法句故;一法句者,謂清淨句;清淨句者,謂真實智慧無為法身故。」什麼叫清淨句?就是佛號。我們能夠念一聲佛號,就形成極樂世界的三種莊嚴:佛莊嚴具八種功德;菩薩莊嚴具四種功德;國土莊嚴具十七種功德。這個功能就這麼大。心力強過一切,這就是一切唯心的道理。

過去,毛主席講過:正確的思想指導正確的行動,有正確的行動就有正確的結果。盡管物質決定意識,但是意識的反作用那個力量強大,可以改造自己,可以改造世界。所以念佛功德相當大!以清淨句形成莊嚴。我們的祖師講:若人但念阿彌陀,是名無上深妙禪。念佛就是參禪,為什麼這樣講呀?參禪就是恢復你的那個清淨心,恢復佛心。佛心就是清淨心、廣大心、正直心、平等心、慈悲心。念一句佛號消除貪瞋癡,修慈悲觀這就恢復了佛心。

所以念佛之人,必須懂唯識的道理,這是佛法的根本思想,學習唯識對於念佛,有著最現實的指導意義。這樣,念佛就不是盲念、瞎念,念一句就有一句的功德,否則如果你心不到,哪怕你一天到晚念得再多,念得唇疲舌焦,也起不到多大作用。因為佛法是改造心靈的,三界唯心,萬法唯識。心能創造一切,心又能認識一切,就像一個工程師一樣,繪了藍圖,根據藍圖修造房子,修造了以後又要憑「心」來認識它合不合標準,這就是三界唯心、萬法唯識的道理。也就是《華嚴經》講的「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間。五蘊悉從生,無法而不造」這個意趣。

三、念佛與人生佛教思想一致

人生佛教是太虛大師提出來的。太虛大師是倡導唯識學的。那時我在縉雲山讀書,他給我們講過唯識學,也講過人生佛教。要改造心靈,走上佛的道路,必須把人做好。他有兩首詩,一首就是:「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現實。」你要想成佛嗎,先把人做好,人做好就可以成佛,這是基礎。還有一首詩講:「如果發願學佛,先須立志做人。三皈四維淑世,八德十善嚴身。」這個就比較具體了,怎樣學佛呀?怎樣做人呀?做人的標準,三皈,要皈依三寶;四維,要懂得禮義廉恥;八德就是孝、悌、忠、信、禮、義、廉、恥;十善就是身三「不殺、不盜、不邪婬」,口四「不妄語、不粗惡語、不離間語、不綺語」,意三「不貪、不嗔、不癡」。

太虛大師就在這首詩裡提出做人的具體標準:三皈四維淑世,八德十善嚴身。這與淨土宗的三福業相一致。淨土宗經典《觀無量壽經》具體指出:「念佛人要修習三種福業。」哪三福?「一者孝養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二者受持三皈,具足眾戒,不犯威儀。三者發菩提心,深信因果,讀誦大乘,勸進行者。」此三福業,第一代表人天乘的善,第二代表聲聞緣覺乘的善,第三代表大乘菩薩行的善。所以學佛,先從做人作起,這是最起碼的。

在抗戰時期,有一個記者問太虛大師:什麼是佛教最重要的一法?什麼是中國最急需的一件事?太虛大師就答,佛教最重要的一法是講業報、講因果。不懂業報、不相信因果這就不是佛法,學佛要懂因果。第二個問題什麼是中國最急需的一件事呀?太虛大師說:「道德。」要以德化國家,國家才能太平,社會才能安定,人類才能和諧。太虛大師精通唯識學,處處講改造心靈。心靈不改造,道德不建立,因果不彰顯,這個社會就混亂了。

所以大家就要明白這個道理,學習唯識對這個念佛人的現實指導意義很大,心的力量很大。你念佛,若是能夠以佛的五心「清淨心、廣大心、正直心、平等心、慈悲心」來念,當下就是淨土,當下就是極樂!你們就要有這個心,有這個心就可以創造和諧的世界、和諧的團體、和諧的家庭,可以增加團結力、向上力、革新力,就起這個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