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法師、各位護法信徒:

我們人生活在天地之間,脫離不了你我的人際來往,除了物質需求之外,更要追求精神的生活、感情的生活,那麼,和我們息息相關的干天坤地究竟是什麼形狀?你我之間應該保持如何的關係?情不重不生娑婆的眾生,應該擁有一份什麼樣的感情?一連三天我要和各位‘談天說地’、‘談你說我’、‘談情說愛’,以平和輕鬆的心情,來探討天地、你我、情愛的莊嚴問題。

中國人有一句成語說‘談天說地’,意思是指一些人聚在一起,天南地北的閑話家常。今天我們聚集在這裡,我也要和各位來‘談天說地’,但是我要和各位講的‘談天說地’,是真正的談天說地。這裡的天指的是天堂,而地則自然是指地獄了,今天大家既然有緣相聚在彰化首屈一指的會堂,就讓我們探究天堂與地獄的情況吧!

彰化位於台灣的中部,是南北交通的樞紐中心,例如火車無論是由山線或海線,彰化無疑是個重要的轉接站。同樣的,人間上有天堂,下有地獄,是天堂地獄的中樞站、轉捩點。擺在人間的面前有兩條道路:一條是上天堂,另外一條是下地獄,上窮碧落下黃泉都以人間為起點。有的人一心想上天堂,上天堂自有上天堂的條件方法;有的人則墮入地獄,墮入地獄也有墮入地獄的因緣道理。雖然凡人都不願意墜落地獄受苦,但是業報招感,有時候也由不得自己的心願,不得不下地獄。因此人生在世的重要大事是要明白如何才能上升天堂,如何才能避免墮入地獄的究竟道理,自求多福,不受災獄之苦。

佛經上有一段記載:有一個人去世之後,神識悠悠渺渺,終於來到了天堂,可是天堂的門扉卻緊閉不開,這個人站在門外猛力敲打天堂的兩扇大門,並且大聲抗議說:「開門哪!你們為什麼不讓我進去呢?我在世間做了不少的善行佈施,培植不少的好事功德,現在我死後升天了,你們憑什麼把我拒絕於門外,讓我吃閉門羹呢?」

在這個人的叫罵聲中,突然從空中傳來一陣若有若無的裊裊音聲,原來是玉皇大帝的回答:「你在人間雖然也知道行善植福,但是你開賭場、酒家,販賣人口,殺業為生,為富不仁,只知斂財詐欺,縱然有一點微善薄施,但是小恩小惠,不能抵足你的惡行罪業,還輪不到天堂大門來迎接你。天堂不但不准你進來,還要把你遣送入地獄。」

這個人終於被送入地獄,當閻羅王要判處他的罪刑時,他趕快分辯說:「閻羅王!平常我對你禮敬有加,殺雞宰羊,三牲四禮齊全祭拜你,你怎麼一點也不顧念舊交要判我的罪呢?」

閻羅王鐵面無私地回答說:「不錯!你平時是常常祭拜我,我很感謝你的供養,但是你殺生無數,所有被你趕盡殺絕的雞鴨牛羊,都到地獄來控告你的罪行,我雖然也感念你對我的好意,但是地獄也有輿論,人情是敵不過輿論的批判,因此我仍然要判決你的罪名。」

這則故事告訴我們‘生天自有生天福’,人間有漏的佈施是不能感得升天堂的果報的;天堂的美果樂行是無法僥倖騙取的。如果能夠真心誠意、腳踏實地去播植善根好因,一定能轉生天堂享受快樂。下面我分成四點來和各位談談天地:

一.天堂地獄在哪裡?

(一)天堂在天堂,地獄在地獄

各種宗教都認為有天堂與地獄的存在,佛教也確定有天堂與地獄的存在事實。佛教對宇宙的看法,認為天堂有三界二十八天之分,所謂三界二十八天就是欲界六天、色界十八天、無色界四天:

(1)欲界六天:包含四天王天、忉利天、夜摩天、兜率天、樂變化天、他化自在天等六天,其中四天王天由東方持國天、南方增長天、西方廣目天、北方多聞天組成,各各守護一天下,是帝釋天的護衛大將,忉利天又稱三十三天,佛教常說:‘三十三天天外天’,意思就是說忉利天以上還有更多的天神。忉利天的天主叫釋提桓因,又叫做帝釋天,也就是民間通稱的玉皇大帝、天公。兜率天有佛陀慈悲方便示現的兜率淨土。欲界的天神和人間一樣,有身體形相,尚有物質生活的供需與精神生活的享樂,並且還耽溺於飲食男女的慾望之中,因此稱為欲界。

(2)色界十八天:初禪三天(梵眾天、梵輔天、大梵天),二禪三天(少光天、無量光天、光音天),三禪三天(少淨天、無量淨天、徧淨天),四禪九天(無雲天、福生天、廣果天、無想天、無煩天、無熱天、善見天、善現天、色究竟天)。色界的天神雖然沒有男女、飲食、睡眠等慾望,但是還有殊勝的形色、精神上的愛情、國家的形態、社會的組織等現象,此天以禪悅法喜為食,因此稱色界。

(3)無色界四天:指空無邊處天、識無邊處天、無所有處天、非想非非想處天等四天。無色界的天神已經完全超越男女飲食、身體形質的障礙,不執著於任何的形色,只有純粹精神的存在,和色界一樣以禪悅法喜及識為美食。

佛教認為地獄有十八種之分,十八地獄的思想對中國民間信仰的影響由來深遠且鉅,十八地獄就是八寒地獄、八熱地獄、孤獨地獄、近邊地獄等十八個極苦的地方:

(1)八熱地獄:指等活、黑繩、堆壓、叫喚、大叫喚、燒炙、大燒炙、無間等八個炎熱的大地獄。所謂等活地獄是說眾生造重罪墮落此道,受到斫刺磨搗等刑罰,悶死過去之後,經涼風一吹,馬上甦醒如生繼續受苦。黑繩地獄的獄卒把押來此道受罰的眾生如木匠測量木器一般,先以墨繩量度出有罪眾生的身體,然後再割鋸成塊,因此稱黑繩地獄。堆壓地獄又稱眾合地獄,也就是集合各種的刑具來處罰罪業眾生之意。叫喚、大叫喚地獄指眾生受罰,不堪其苦,大聲發出悲號啼叫,劇苦轉逼越深,號叫聲就越大。燒炙、大燒炙地獄之中烈火熊熊,燒害眾生生命,無間地獄的眾生受苦沒有間斷,最為痛苦。

(2)八寒地獄:指頞浮陀、尼羅浮陀、阿羅羅、阿婆婆、睺睺、漚波羅、波頭摩、摩訶波頭摩等八個寒冷的大地獄。頞浮陀地獄指眾生因為嚴寒逼身、長出皮疱。尼羅浮陀意為疱裂,由於寒冷切膚入骨,全身的皮疱因此破裂。阿羅羅、阿婆婆、睺睺都是由於不堪寒冷而發出的顫抖聲音。漚波羅本意為青蓮華、波頭摩為紅蓮華,摩訶波頭摩則為大紅蓮華,指在這些地獄中受苦的眾生,由於天氣酷寒難當,全身拆裂,有如青蓮華、紅蓮華、大紅蓮華的綻放。孤獨地獄和近邊地獄分散在我們生存的娑婆世界四週,或在山谷間,或在山頂上,或在曠野邊,或在虛空中。除此之外,每一個地獄各有十六個附屬的小地獄,乃至無量無數的地獄。綜而言之,只要有眾生造作惡業,就有地獄的存在,地獄就在我們的左右。

(二)天堂地獄在人間

天堂地獄在哪裡?就在我們生活的人間。天堂裡的眾生思衣得衣、思食得食,神通自在,逍遙快樂。反觀我們的人間生活,不正是天堂的寫照嗎?台灣寶島豐衣足食,隨時都可以吃到春夏秋冬某一季才出產果蔬,世界文明的結晶充斥於我們的國度,供我們利用。住的是高樓大廈,地毯鋪地,冷暖氣設備,富麗堂皇,一應俱全,不亞於極樂世界的黃金鋪地,微風吹動。出門有轎車代步,甚至搭乘飛機輪船,一日千里,好比天神的神足通;聯絡事情有電話可以馬上溝通遠在天邊的對方,譬如天神的天耳通;觀賞電視傳真報導,剎那間可以看到千山萬水以外的狀況,彷彿天神的天眼通;電腦、搖控的使用,可以隨心所欲,自如無礙,恰似天神的他心通,人間的一切就像天堂一般的殊勝。

天堂可以在人間實現,地獄也可以在人間看到它的慘烈狀況,譬如沙漠氣候變幻莫測,常常熱死許多人,美國紐約突發的熱浪,印度的炙人熱沙,讓無數的人葬身火窟,這不正說明人間也有八熱地獄的存在嗎?時下有些青年喜好登山,由於裝備不夠充分,經驗不夠老練,貿然攀登崇山峻嶺,結果被凍死在冰天雪地的山間,這不正是八寒地獄的實例嗎?報上曾經有一則新聞,報導一個小孩子因為和同伴捉迷藏,竟然躲在冰箱裡,結果活活被凍死,這也是八寒地獄的果報。

地獄在哪裡?各位只要到菜販市場、餐廳飯店走一遭,就可以一目瞭然。有人買雞鴨鵝等家禽,不但雙腿捆綁,還倒懸提掛,這就是倒懸地獄。在肉販的砧板上,切剁宰割,豬牛羊馬的臟腑肌骨被支解得四分五裂,這就是刀山地獄、劍林地獄。中國人一向講究美食,吃出許多的毛病,也吃下許多的殺伐禍因。有的人貪食蛇肉,蛇要剝皮才能吃,這就是剝皮地獄。屏東恆春一帶,每年春暖的時候,都會飛來灰面鷲、伯勞等可愛的客人,部分饕餮貪婪的人,大肆捕殺這些遠道而來的朋友,並且以火烹烤下食,這就是火焰地獄。有的人喜歡生吃猴腦,將活蹦亂跳的小猴子放在特製的盤匝裡,然後將猴子的頭毛剃盡,用錘子敲破腦蓋,以湯匙一杓一杓的生吃,猴子驚叫掙扎的慘狀比地獄還令人怵目驚心。甚至一般家庭的飲食,吃螃蟹一刀兩斷,吃魚蝦活剝肚皮,如此種種,不正是近邊地獄的鮮明映現嗎?

這個人間由於人類的智慧結晶,固然如同天堂一般的安適;可是也由於人類的爭鬥狠詐,慘絕人寰的地獄於是形成。一次的戰爭,掠奪了多少的生命財產,破壞了多少的幸福?許多人成為無家可歸的難民;許多嗷嗷待哺的幼童變成了孤兒;許多人身陷集中營,受到泯絕人性的虐待,身心所飽受的摧殘與痛苦,真是比八寒八熱地獄還要深切萬分!只要人性一日沒有提陞,地獄就在人間;如果人心趨向正道,人間天堂的完成是指日可待的!

(三)天堂地獄在我們的心裡

天台家說我們的心‘一念三千’,唯識家則說一切萬法‘唯心所變’、‘唯識所現’。我們的心念瞬息變化,捉摸不定,一天之間,在十法界中上下浮沉,忽而諸佛聖賢的心,忽而三途惡道的心。佛教認為宇宙之中有十種法界,也就是佛、菩薩、聲聞、緣覺、天、人、阿修羅、畜生、餓鬼、地獄等十個次第。成佛希賢端在一心,墮落輪迴也繫乎一念。譬如早晨起床,神清氣爽,心如明鏡纖塵不染,好似佛菩薩的心;飢腸轆轆一臉饞相,生起了餓鬼的心;看到飯桌上的菜餚不合胃口,怒氣中生大發電霆,畜生的心生起來了;如此吵鬧不休,賭氣不吃,忿而拂袖離家,地獄的心便產生了。《維摩經》上說:‘隨其心淨則國土淨’,我們如果能時時保持一顆明淨的心,來對待世間的一切,這個世間便是天堂淨土,因此天堂地獄不在他方遠處,就在我們當下的一念。

有一名武士去請教白隱禪師說:「禪師!這世間真有天堂與地獄嗎?如何才能去呢?」

禪師抬抬眼,一臉不屑的神情問他:「你是做什麼的?」

「我是一名武士呀!」

「哼!憑你這副乞丐的德性,也配做一名武士嗎?」

武士聽了大怒,士可殺不可辱,咻地拔出長劍,一劍向禪師劈了過來,禪師見了呵呵大笑說:「你看!地獄的門開了。」

武士警覺到自己的魯莽,冒犯了禪師,趕緊收劍行禮謝罪,禪師頷首微笑說:「吶!天堂的門這不就打開了嗎?」

天堂地獄在哪裡?天堂在天堂,地獄在地獄;天堂地獄在哪裡?天堂地獄在我們生存的世間;天堂地獄在哪裡,就在我們的一個轉念,一個迴心。

二.天堂地獄的情況怎麼樣?

天堂地獄和人間究竟有什麼差異?它們各自有什麼特別的情況?天堂顧名思義是個快樂的地方,天堂和人間比較起來,有幾點殊勝的地方:

(一)身勝:天堂的眾生身體高大勝於人間

現代人的身高平均六尺一八○公分就算頂天立地了,世界最高的長人也不過二○○公分左右,據說古代七尺高仍只是個童子。縱然七尺昂藏之軀,和天堂的眾生比較起來,人間的我們都變成了矮子侏儒了。距離我們地球最近的四天王天的天神眷屬,以現代的度量衡來計算,大約有九十丈之高,越往上的諸天,身高就越巨大。色界的最上層色究竟天,人民身高大約有二十六萬五千公里那麼魁偉,而台灣全島從台北到高雄全長不過三百八十公里,天神的形體有多麼偉岸碩大就可想而知了。大家或許會以為這是無稽之談,怎麼可能有如此高壯的人民呢?爬行在人類腳下的小螞蟻,抬頭仰看我們的時候,必定也會嘆為觀止,覺得高不可攀吧!

(二)壽勝:天堂的眾生壽命長久勝於人間

人間如果能活到七十歲,已經是古來稱稀的幸事了;如果能長命百歲,更是視為人瑞,人人欣羨;活得最長久的彭祖也不過八百寒暑,和天神的壽命一比較,短暫如蜉蝣的朝生暮死。天堂的壽命究竟有多長?距離我們最近的欲界忉利天可活到五百歲,等於人間的九百萬年。往上推算,一直到無色界的非想非非想處天,一個人本來可以活到八萬四千歲,每隔一百年減一歲,如此從八萬四千歲減到十歲,稱為一減劫;然後從十歲再每隔一百年增加一歲,增至八萬四千歲,稱為一增劫,合一個減劫、增劫是一大劫。八萬大劫就是歷經八萬次如此成、住、壞、空的劫數,由此看來天人壽命之亙遠彌長,恐怕連神乎其技的電腦也無法計度了。

(三)樂勝:天堂的眾生欲樂自在勝於人間

天堂的五欲享受比人間殊勝,起心動念之間,錦衣玉食自然現在眼前,不必如人間那樣奔波鑽營,更不必擔心飢寒匱乏。不僅如此,天道的無慾之樂,尤其是人間所欠缺,在天界已經泯除了憂悲苦惱,怨憎憤恨,一切已經到達從心所欲、求無不得的境界,享受光明、自在、輕快、安樂的禪悅。

(四)定勝:天堂的眾生禪定法樂勝於人間

從色界乃至無色界的眾生,已經不再以世俗紛亂動盪的欲樂為滿足,而能安住於甚深禪定之中的靜謐輕安。外境的五欲六塵之歡,有生有滅不能永遠持有;心外的聲色感官之娛,有染有漏伴隨著痛苦的種子,只有心內的法喜禪悅才是千金難換、磐石難移的真正快樂。

天界雖然有如此殊勝的妙樂,還是不如人間的難得;天堂盡管如何的美好,終究不及人間的珍貴。何況天堂的快樂並不是究竟不變,當天人福報享盡時,會出現五種衰敗的現象,依舊要墮落到六道去輪迴受苦。這五種衰敗的現象指:(1)當天人墮落的時候,身上的華衣突然變污穢肮髒。(2)頭上莊嚴的花鬘突然枯萎凋謝。(3)原本清郁芳香的身體突然臭味四溢。(4)兩腋之下汗流如雨,發出惡氣。(5)心煩氣躁,不再安住於自己的本座。

除了上述的五衰相現之外,天人福盡受報時,還會產生火燒初禪、水淹二禪、風打三禪的三種苦難,好比世界末日來臨一般,即使是無色界也逃避不出國土危脆。諸行無常的現象,終究是要毀滅消失的。

今日台灣的社會經濟突飛猛進,人民生活安和樂利,就像人間天堂一樣。可是有些人好比天人福盡,也生五衰相現的症狀,作奸犯科,或者流亡海外,或者東躲西藏,不能安份的過好日子,不知道做個人間之人的福氣,是多麼的令人為之扼腕惋惜!

天堂的快樂是如此的短暫不定,地獄又是什麼情況呢?地獄是三惡道中最為痛苦的一途,好比一個贏弱的罪犯,背負超乎他能力極限的重擔,行走於刀山熱沙之上,還要接受鐵鞭的笞打,地獄之苦千百萬億倍於此,是超乎我們想像之外的極端痛苦。一般的痛苦是求生不得,而地獄最難堪忍的痛苦卻是求死不能。如果受到的只是一時難以承當的痛苦,能夠一死百了,眾苦消除,還能存有一絲喘息的希望,咬緊牙關忍耐下去;而地獄所受的痛苦是生而復死、死而復生,綿綿不斷無止無盡的無間痛苦。

頑惡重罪的眾生墮入地獄要受到五無間罪的刑罰:(1)受苦無間-接受種種的苦刑,亦殺亦剁,亦剁亦殺,如是眾苦反覆輾轉毫不間歇。(2)身形無間-地獄眾生的身體同時佈滿一切地獄之中,接受一切的苦刑。換句話說,一切地獄的痛苦同時加在眾生的身上,其中的苦痛真是不寒而慄了。(3)時間無間-罪業眾生受刑悶死過去之後,經業風一吹,再度醒過來,繼續接受處罰,如此週而復始,永無止盡。(4)罪器無間-無間地獄各種刑罰的罪器充滿,眾生忽而上刀山,忽而下血河,忽而抱火柱,忽而灌烊銅,痛苦之酷烈實非人間所能想像。(5)眾類無間-種種眾生同時受苦毫無間隔。《地藏菩薩本願經》上說:‘五事業感,故稱無間’,就是指無間地獄由上述五事招感所成,因此稱為無間。

天堂與地獄有種種千差萬別的狀況,歷代以來是否有人到過天堂與地獄的實例?根據《太平廣記》第一四六卷的記載,唐太宗有一天夢見太史李淳風淚流滿面告他自己將不久於人世,太宗後來並且到地獄冥府周遊了一番,這段經歷還成為膾炙人口的民間說話。在《佛祖統記》第四十五卷,也有一則宋朝大文豪歐陽修游地獄、見十殿閻羅的記錄。另外佛陀到忉利天說法,甚至還運用神通,將弟子難陀帶至天堂遊玩,然後又帶至地獄觀看,以止息難陀的欲心,增加他的道念。近代禪宗大師虛雲老和尚,活到一百二十多歲才圓寂。當他一百一十二歲的時候,有一天在靜坐中,感覺自己走到了兜率天宮,彌勒菩薩坐在法座上,指著東邊的空位叫他入座,虛雲老和尚坐好定睛一看,赫然發現旁邊的維那師父竟然是阿難尊者,再放眼四望,發現了玄奘大師等大德也晏然在座。虛雲老和尚入定九天,才從兜率天宮回到人間,並且把他的經歷告示大家,這件事蹟還被收入虛雲老和尚的著作之中。如此看來,來往天堂與地獄的事例,不但不是子虛烏有、天方夜譚的怪異事情,並且可以從歷代史籍之中找到真實的記載。

三.天堂地獄如何去?

古往今來既然有那麼多人曾經去過天堂與地獄,那麼要具備什麼條件資格才能去天堂地獄呢?上天堂究竟有什麼捷徑?下地獄又是什麼機緣?下面我各提供三個上天堂、入地獄的方法:

(一)人天三福行

(1)佈施

進入天堂要修持佈施、持戒、禪定等三福行。佈施除了金錢的施舍之外,給人服務方便,給人力量援助都是佈施,甚至隨口一句好話,隨臉一個微笑,隨手一個招呼,隨心一個鼓勵,更是無上的佈施。譬如早上見面了,彼此問好招呼:「你早呀!「你好呀!」看到別人有好事,讚歎一聲:「你真了不起!」「你很勤勞呀!」口頭上的隨喜讚美就是無量功德的佈施。這個不費吹灰之力的讚美,常是成功的助緣要素,但是我們今日的社會不但最欠缺相互讚揚的美德,反而惡意譭謗攻擊美善之行。譬如看到別人發財了,有人就會心生嫉妒,酸溜溜地睥睨說:「哼!幾個銅臭錢,有什麼了不起!」見人天生麗質也不由眼紅,不願誇獎幾句也就罷了,反而取笑說:「什麼美麗,妖裡妖氣地……」看到別人樂善好施,不僅不能見思齊,反而譏諷:「專會沽名釣譽,取媚矯俗不足論。」

凡此種種,見善不喜,見好不樂,這種疑妒的嗔心惡念,縱然身處天堂也猶如地獄一般的焦慮難安。現在的社會正在大力提倡美化工作,美化工作除了美化環境、美化容貌之外,更要美化人群、美化社會,尤其要美化自己、美化人生、美化心靈,假如人人都能擁有一顆摯真至純的赤子之心,隨時佈施善意真情;人人都能具備一顆平等包融的佛心,時時施予慈悲喜舍,那麼天堂便無處不在了。

(2)持戒

持戒如同今日的守法,最進步的社會是個法治的社會,人人守法,社會自然安和樂利;人人持戒,道德自然淳樸敦厚。佛教認為每一個社會人都應該奉守不殺生、不偷盜、不邪婬、不妄語、不飲酒等五戒。五戒的根本精神在於不侵犯他人,不殺生戒是對別人的身體生命不侵犯;不偷盜戒是對別人的財產東西不侵犯;不邪婬戒是對別人的貞節情操不侵犯;不妄語戒是對別人的聲譽名望不侵犯;不飲酒戒是對自己的智慧神識不侵犯,也不喪心亂性去侵犯別人。倘若我們的社會能夠人人知法度、守五戒,社會必然沒有爭鬥紛訟的事情,為非作歹的宵小鼠輩必定銷聲匿跡,那麼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大同世界就不難實現了。

(3)禪定

佈施持戒是修福德,福德具備了,還要進一步修智慧。如何才能求得智慧?要契入甚深的禪定才能發慧。沒有禪定的福德是動搖不定的,儒家說的大學之道,要經過知止、定、靜、安、慮的功夫,然後才能有所得。其實這就是佛教澄心止慮的禪定修持,戒定慧稱為三學是通於各家的。有人或許會認為我又不想上天堂,不需要修禪定。禪定固然是上生天堂的要道之一,禪定更是一種養身修心之方,禪定是心靈的一份平靜。

在熙熙攘攘日常生活中,如果能擁有一分一秒的禪定,其中的快樂是不可言喻的。譬如公務人員,天一亮就得趕車上班,早上工作四個小時下來,身心疲憊,吃過午飯之後,有的伏在案上休息,有的躺在沙發一睡就是半晌。結果還是暈頭轉向,倦態猶存,更別說養精蓄銳了。如果懂得養身之道,運用幾分鐘禪定打坐,比起打盹一小時功效更好。修禪定有幾個要領,只要操持得法,循序漸進,自有妙用。首先將腿盤起,這是集中精神,統一意志。如果無法雙盤,單盤也可以,但是絕對不能將兩條腿散放交叉,如此便容易心散意亂,不能達到打坐禪定的目的。其次將嘴把微合,眼睛合閉,面帶笑容,這是內斂精氣的功夫,專心一致的法門。然後是調息,凡人一呼一吸稱作一息,平常我們作息極為粗心,根本不明白吸氣呼氣也是一門大學問,只顧鼻息嗅覺,感應靈通就行了。其實一息要做到心平氣和的境界才是上乘。首先將氣吸入,然後慢慢呼出,越慢越好,復歸平靜。最後是調心,有人打坐外表雖然已趨寧謐,但是內心依然心猿意馬、妄想紛飛,不能裡外合一。若能攝心一處、動靜不二,便可達到禪定的真諦了。

(二)地獄三原則

上天堂要修佈施、持戒、禪定等三福行,入地獄也有三原則,入地獄的三原則為神通、業力、大願。

(1)神通

神通可以自由出入地獄天堂,無所障礙。譬如佛陀的弟子神通第一的目犍連尊者,當佛陀到忉利天為母親說法時,優填王思念佛陀,因此請求目犍連尊者以神通帶領畫師到天宮,記下佛陀的金容,然後返回人間依樣描繪刻畫佛陀的法相,讓弟子們瞻仰膜拜。一天目犍連尊者突然想起去世的母親,不知轉生何道,尊者以天眼通一瞧,看見母親正在地獄中受苦,心痛如絞,立刻施展神足通來到地獄,希望救了自己的母親,並且度脫了無數在地獄中飽受酷刑的眾生,這就是民間婦孺皆曉的目連救母的典故。目犍連尊者能夠到地獄去救護母親,是憑仗著神通的力量。神通力並非人人皆能感得,神通要建立在道德、慈悲、禪定之上,譬如觀世音菩薩發無上心,悲願具足、普度慈航,因此神通圓融,人稱圓通大士。如果求神通只是為了譁眾取寵,甚至藉此斂財害人,根本沒有資格具備神通。沒有慈悲的神通是魔法,沒有智慧的神通是邪道。

(2)業力

佛經上說:‘不思議業力,雖遠必相牽,果報成熟時,求避終難脫。’業力是有情行為造作、果報招感的力量。有情眾生造作無量無邊的五逆重罪,這些罪業形成一股巨大無比的力量,依有情眾生所造的行為後果,將有情眾生牽引至地獄去受報受苦。因此凡夫眾生的墮落地獄,不是由天神閻君所主宰操縱,而是取決於自己的業力,業報自做還要自受,絲毫不會混淆,一點也逃不過。善的業力促使我們上生天堂,惡的業力牽引我們墮入地獄,我們對於‘萬般帶不去,只有業隨身’的身口意三業,怎能不戒懼謹慎,善加攝持呢?

(3)大願

重罪眾生輪迴地獄是由惡業牽引,而諸佛菩薩示現地獄是由於悲心大願。從佛經上的記載,可以了解許多的大菩薩都發心到最為邊苦的地方去度眾,因為病重的患者最需要醫生的治療,黑暗的幽谷最需要光明的照射,痛苦的眾生最需要菩薩的救拔,而地獄是痛苦最深的世界,因此是菩薩倒駕慈航,積極前往的地方。譬如有名的地藏菩薩就發願要度盡地獄的一切眾生:‘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虛空縱然有盡,眾生是無邊無盡的,眾生所造的惡業更是無量無數,如此看來地獄是永遠不會空的,地藏菩薩救拔倒懸的悲願之剴切遠大,是何其的顯明瞭。

四.佛教對天堂地獄的看法

佛教雖然教我們修持生天的三福行,但是並不是叫我們都厭棄人間,遁逃到天堂。好比我們乘車從高雄到台北,雖然途經台中新竹,但是不一定要下車停留,我們可以半路經過,直達台北。同樣的,我們在人間修行經過天道而成佛證果,也不必在天堂佇足不前。事實上,天堂雖然比人間享福千萬倍,但是天道的眾生只知耽逸於快樂,不能未雨綢繆,居安思危,等到福盡墮落,只有懊悔空嘆,樂極生悲了。

人間雖然比天道苦,但是人間有比天堂優勝的地方。人間有記憶,記憶使我們記取痛苦的教訓,珍惜甘甜的不易;人間有梵行,梵行使我們知道規範身心,淨化三業;人間有勤勞,勤勞使我們不敢放逸,能夠培福修慧;人間有勇猛,勇猛使我們能夠積極精進,趨向佛道。因此人間雖然有些煩惱痛苦,但是這些磨難挫折卻是成就甘露妙果的逆增上緣。人間的苦難能夠磨練我們的心志,成為我們修道的淨業,因此人間容易上進,天堂反而容易墮落,古德說:‘人身難得’,人間比天堂可貴,實是不容置疑的事實。

上升天堂固然是有些人夢寐以求的希望,但是佛教最終的目的是往生淨土,並且進一步把人間美化成淨土。淨土和天堂相較之下,有三點的勝劣異同:(1)淨土是上升而非退墮。從《阿彌陀經》可以了解,一旦往生西方極樂淨土,都是阿鞞跋致、一生補處菩薩,再也不會退轉。而天堂尚有五衰之相、三災之難,仍然要墮入六道輪迴,比不上淨土的永生不壞,亙古不變。(2)淨土是平等而非階級。淨土之中的諸佛菩、無量眾生,平等一如毫無差別,不像天堂還有天帝、神將、眷屬的階級差異。(3)淨土是進修而非完成。淨土中可以慢慢再修行,蓮增九品,花開見佛。不像天堂停頓安逸,不知精進。

今日的台灣由於社會大眾的同心協力,朝野人士的貢獻智慧,積極從事各項的建設,可以說已經把台灣建設成一個和樂莊嚴的淨土。今後我們的努力方向,除了要把生存的國家莊嚴成為人間天堂、人間淨土之外,更要進一步將內心也淨化成人間天堂、人間淨土,從內心展現淨土的清涼,讓人間充滿淨土的極樂。慈悲是我們的天堂淨土,智慧是我們的天堂淨土,勤勞是我們的天堂淨土,忍耐是我們的天堂淨土,我們要發心建設人間天堂,成就人間淨土。

有一天,刮起一場颱風,把天堂和地獄之間的圍牆吹倒了,天堂的玉皇大帝大為緊張,深怕牆一倒塌,地獄的眾生一窩蜂擠進天堂,破壞天堂的綱紀,於是火急和閻羅王磋商解決的辦法,商量如何重建這道圍牆,一番討論之後,雙方決定各自派出三位代表:一是律師、一是工程師、一是銀行家,共同來修復地獄和天堂的藩籬。律師是請來研究圍牆的產權問題;工程師是策劃圍牆的建築工作;銀行家則是籌措經費。商議已定,閻羅王很早就推選出三位地獄的代表,而玉皇大帝那一方面卻遲遲沒有回音。閻羅王再三催請,終於發出最後的通牒,警告玉皇大帝說:

「你如果再不派出人選來,地獄天堂因果錯亂的嚴重後果,一切由你負責。」玉皇大帝滿臉無奈,苦笑回答說:

「閻君請勿躁怒,並非我不派人,實在是天堂裡找不出這三種人啊。」

原來律師靠訴訟打官司維生,好行誣告譭謗,不得上天堂;工程師專門偷工減料,盜人財物,也不得上天堂;而銀行家精打細算,心機深沉,腹藏鬼胎也不得上天堂,因此天堂缺少這三種人。

我舉出這則寓言,並無蔑視或取笑這三種人才的惡意,事實上世間各行各業,士農工商都是憑心力血汗去掙取錢財的。何況我們的社會果真缺少這三種行業,就不能日新月異步開發了。沒有律師就沒有人權與法治;沒有工程師根本談不上建設;沒有銀行家金融就無法運轉發達,因此這三種人才實是社會的棟樑,國家的中堅,我之所以說這個故事,無非是告訴各位上天堂有上天堂的路,入地獄也自有其道,各行各業應該要各自盡忠職守,不要做了人間的罪人,被摒拒於天堂的門外。此時此刻,我們急需完成的是人間天堂、人間淨土,人人誓願做個頂天立地的人間之人,人人心中都能成就一片莊嚴肅穆的淨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