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法師、各位護法居士:

今天是佛學講座的第二天,在講過了佛教裡面的許多奇人之後,我們繼續講佛教裡面的許多奇事。

所謂佛教的「奇事」,就是指佛教裡一些玄深奇妙、梵行高遠的事蹟,既非現代科學所能證明,也不是普通知識可以闡釋的;然而這些不可思議的事情,幾千年以來不但繪聲繪影地存載於經典之中,更且言之鑿鑿的流傳於故老之間,是的的確確發生過的事。我們究竟應該用什麼樣的心態來面對這些奇人異事,先要「離眾生垢,離我垢」,棄除一切不究竟的成見、我執,把平常慣用的分別心、凡俗心先擱置到一旁,把日常累積的事理知識觀念放在一邊,用白紙一樣的心來聽聞佛法。為什麼呢?這就像藝術家作畫,愈少的背景愈能凸顯繪畫的主體,愈單純的心象愈能浮現作品的主題。我們平常吸收的一切知識未必正確,久而久之往往累積成為偏執的意念,形成一付有色眼鏡,當我們不知不覺戴著這種眼鏡來觀察世界的時候,許多事理就會變色,失去了真實,造成「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的現象,我們如果像這樣從世俗知識的門徑夾縫中衡量佛教裡面的奇人異事,也很容易「以管窺天,以蠡測海」,無法掌握到真實的實相。佛經裡面「盲人摸象」的故事,最能說明這種所知障的弊病:有一群瞎子從來沒有見過大象,很想知道大象長得什麼樣子,於是紛紛憑著手的觸覺去摸大象、感覺大象。第一個瞎子摸到大象的長鼻子,就點點頭得意的說:

「我知道了,大象像一支鉤子!」

第二個瞎子一摸摸到象的大耳朵,就搖頭反駁說:

「才不是呢,大像是跟芭蕉扇一樣的!」

第三個瞎子伸手一摸,摸到大象的尾巴,立刻欣喜地喊起來:

「不對!不對!大象的樣子像一支掃帚!」

第四個瞎子順著大象的腳摸下去,細心的一直摸到腳趾頭,才站起身來十分權威的宣佈:

「你們都錯了!大象長得又粗又圓,完全像房屋的柱子!」

這四個瞎子於是各各執著於自己的臆測,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是對的,吵吵鬧鬧的爭論不休,永遠也不知道大象的全貌,這就是成見、邊見的害處。我們一定要摒棄這種自以為是的「我執」,要避開一切心理的分別與識見的偏失,千萬不要窒滯在知識的陷阱裡,因為知識也會害毛病的,「知」有了病,就變成「癡」了,「癡」就不能了知真相。所以,我們要敞開智慧的心眼來認識佛法,用虛空萬象的心胸來攝受個中三昧,先使心中的污垢清淨了,方能「菩提月現前」。

下面,我就分成四點來向各位談一談佛教裡面超凡入聖的奇事。

一、本省和大陸的奇事 

奇異之事原是不分時間空間,不分男女老幼的,它遍諸一切有情無情,貫注各人三生十世,無微不到,無遠弗屆,在因緣湊泊時靈光一現,開出了奇花妙果。這就好比浩瀚宇宙中的星球,經由固定的軌道運行,在一定的時間撞擊出炫亮的流星。

在台灣和大陸,都發生過許多佛教的奇事,有些迄今仍為人嘖嘖稱道,我現在就說幾件給大家聽聽:

(一)奇身

本省最奇的一件事,就是民國四十八年發生在汐止鎮彌勒內院,曹洞宗第四十七代祖師慈航法師「肉身不壞」的事蹟,這件事曾經轟動一時,各位之中可能有些人還有印象,有些人也可能已經去彌勒內院參拜過。民國四十四年我收到一封慈航法師在四月七日寫來的明信片,上面很詼諧的提醒我說:喂!你這麼久都不來看我?現在閻王和小鬼天天想陪我,你再不來啊,可不要怪我沒有事先跟你說一聲!」我看了信嚇一跳,簡直難以置信。因為慈航法師四月六日就已經圓寂了,我是先接到海明寺的電話,後來才收到他的信的,實在令人奇怪。更奇的是他在遺囑裡面交代:「遺體不用棺木,不用火化,用一大缸,跏趺盤坐於後山上,三年後開缸,如散壞,則照樣不動藏於土,如全身,裝金入塔。」因為有這麼一段遺言,所以到了民國四十七年屆滿三年的時候,就有很多人想開缸看看,那時候我勸大家說:「這種事不宜輕舉妄動,以免壞了慈航法師的道念。如果不開缸,讓一件美好的事永遠流傳,不是很好嗎?何必拿這件事為賭注,萬一輕率開缸,壞了慈航法師的全身,大家不是會很難過嗎?」因為有這一層顧慮,大家就沒有開缸。第四年過去了,終於有人忍耐不住,還是把缸打開來了,這一看,可不得了,慈航法師的肉身果然沒有壞,五官分明,眉毛長得又長又濃,連頭髮也長出來了,一日之間,國內外的報紙紛紛發佈消息,照片在報紙上登了又登,二十一天之內前往瞻仰的群眾竟超過了八十萬人,消息一直傳到海外各地,很多人都說台灣能出現一位肉身菩薩,是大家的福氣!

像慈航法師這種肉身不壞,佛教裡面又叫做「全身不壞」,或「全身舍利」。談到舍利子,常常有人問我:這個舍利子究竟是什麼東西?怎麼樣才會有舍利子?據說當年釋迦牟尼佛過世的時候,火化出四萬八千斛舍利子,一時四境信眾爭相供養,更有八國的國王為了爭奪佛陀的舍利子而互相攻伐交戰,這就是佛教史上有名的「八王分舍利」。現在在台灣,因為常常有人到印度旅遊後,請了釋迦牟尼佛的舍利子回來供養,所以也常常聽到有關舍利子的消息,有的舍利子是真的,有的真偽莫辨,而流風所及,就形成了一種觀念,被普遍的稱道:

「某某寺的法師,死後火化出很多舍利子。」

「我們家的父母,死後燒了很多舍利子出來了。」

有人以為這就表示他們修為精純、道德高尚,所以身體火化之後,會燒出發亮的結晶小珠,這個小珠就叫做「舍利子」,也叫「堅固子」,是千古不壞的,是得菩提、般若行的一種表徵。但是有時也很難確定,譬如出家人身上掛的念珠,也會燒成一個個狀似舍利子的小球,因此是不是真的舍利子,要用慧眼去看,不能只憑一時的臆度,而一個人的道行是否高超,也不能靠燒出舍利子來斷定,全身舍利而遺愛人間的大德固然不乏其人,不留一物而長存人世的高僧更是不勝枚舉!

(二)奇燈

佛光山在高雄的分院壽山寺,每年舉辦藥師法會,十數年從不間斷。有一年的法會中,由於信徒們的虔誠感應,竟然結了好幾萬粒的燈花舍利,甚至一個燈花就結了七、八粒,五彩繽紛,亮晶晶的很美麗,這種燈花舍利是我親眼看到的。可是奇怪的是,有人把燈花拿回去點,在家裡卻怎麼樣都點不出來;而且在寺裡進佛堂的時候,如果有人講話或是穿鞋子進堂,燈花就不結舍利了。那個時候有幾十人不分晝夜照料寺裡幾百盞燈火,在誠心禮佛的感應下,燈花舍利愈結愈多,使高雄的信徒們信心大增,把燈花舍利看成他們虔誠靈驗的象徵。

關於舍利子的奇事,不止在台灣出現過,在大陸上也常有所聞 :有的人用筆寫經,寫到筆頭生舍利;有人潛心讀經,讀到紙上跳出舍利來;還有人持誦佛經時念念相續,誦得舌頭都長出舍利子了……像這樣的奇事,在佛教裡面可以說是屢有傳聞的事了。

(三)奇豬

過去有一個以殺豬為業的屠夫,作惡多端,殺孽很重,到了臨終的時候,請人為他誦經,那時他已經病重得不能開口念佛了,不過手還勉強可以動,就豎起一隻手,可惜另一隻手還來不及豎起合掌,就斷氣了。幾天以後,鄰村一戶人家生出一頭三隻豬腳、一隻人手的豬,把遠近的村民驚駭得不得了,大家都說這隻豬就是那個殺豬的屠夫轉世的,因為他死前雖然已經懺悔了往昔所造的各種罪業,想要合掌皈依佛,可惜來不及合掌,所以只有一隻手成了人手,其它的部位還是轉到豬身去受報了;大家對這只怪豬起了慈悲心,就把它送到寺院裡面。這件奇事除了不可思議之外,更啟示了我們因果輪迴報應的真實不爽,經上說「一切眾生所作業,縱經百劫亦不忘;因緣和合於一時,果報隨應自當受」,就是這個道理。

類似的奇事還有很多,像嘉義地區曾經出現一頭會做算術的牛,不但能算出幾加幾等於多少,連十位、百位數都會算得分毫不差;像西湖雷峰塔下,代代相傳膾炙人口的白蛇白素貞,為爭許仙而大戰法海,水漫金山寺的故事,大家想必也是耳熟能詳。這些在轉世化身之間發生的奇事,真是太多了。

(四)奇觀音

南海的普陀山寺裡,有一尊大有來歷的「不肯去菩薩」。是五代後梁的時候,有一個日本和尚慧諤法師到山西五台山參訪,看到一尊法相莊嚴的觀世音菩薩,非常喜愛,拜了又拜,捨不得離去。他想:如果向常住開口要這尊佛像,一定拿不到,不如直接向菩薩求討,悄悄把這尊佛像請迴日本供養,菩薩一定會原諒我的!於是就在沒有人注意的時候,一把抱走了這尊菩薩,立刻乘船迴日本,想不到船航行到舟山群島─就是現在的普陀山附近時,海上忽然浮現出很多鐵蓮花,在船前船後密密圍了一匝,使這條船既不能前進,又不能後退,就此困住了好幾天無法脫離。這時候慧諤法師終於覺悟了:「大概是菩薩不肯去日本吧!」想了又想,覺得也許菩薩跟這個地方有緣,於是就抱著菩薩下了岸,在當地開山建寺。舟山群島這個地方,從此得了「蓮華洋」的美稱,而南海普陀山也從此成為佛教聖地之一。慧諤法師在普陀山建的第一個寺院,就叫做「不肯去觀音院」,用以紀念「不肯去菩薩」的這一段奇緣。

一年前,我在佛光山也遇到類似的情行形:有人在別的地方建了寺院,想供養地藏王菩薩,就僱了一輛大卡車從高雄運地藏王菩薩去,經過佛光山的時候,地藏王菩薩卻好好的從卡車上掉下來了!我心裡想:「難到是地藏王菩薩不肯去嗎?」所以我就在原地的上面建了一座地藏殿,來共供養地藏王菩薩。這一類的靈異,有不可思議的奧妙境界,不是親身歷受的人不能體驗的。

(五)奇橋奇塔

這就是中國佛教史上有名的「觀音造橋,羅漢建塔」的奇譚。原來,有一天觀音菩薩雲遊天台山國清寺,正好遇到五百羅漢在山門化緣,羅漢們看到這麼一個莊嚴相好的人上山,就紛紛趨向前來合十結緣;觀音菩薩心念電轉,就有意無意的開示這些羅漢說:「我看你們這些羅漢對天台山一點貢獻也沒有,可惜可惜,白白糟蹋這麼好的山!」羅漢們聽在耳裡,宛如晴天霹靂一樣,個個大吃一驚,急忙向這個人討教:「施主,請您指點!」

觀音於是含笑說:「大家看看,這天台山雲靄四合,別有洞天,各寺院的規模也大致具備了,可惜獨獨缺了一座鎮山寶塔,豈不是很可惜嗎?」五百羅漢面面相覷,仔細一想,覺得這話倒也不錯,可是:「施主,建一座寶塔不容易啊!」

觀音點點頭:「原來如此,你們這麼多人連個塔都蓋不起來?這樣好了,你們不必跟我化小緣,乾脆由我來跟你們結個大緣,我來替你們天台山建個寶塔算了!」

羅漢們一聽這人口氣這麼大,居然開口就建塔,不把五百羅漢放在眼裡,就暗使神通仔細審視這個人,剎那間真相大白,原來是觀世音菩薩法駕到此,這真是稀有難得的事了。五百羅漢一番商議,決定跟觀音結大法緣:

「好極了,我們天台山確實需要這麼一座寶塔,可是您看,最要緊的還是兩山之間這個千丈岩要造一座寶橋,省得大家因為無法橫渡而不停的上山下山,穿來越去的走辛苦路,要是千丈岩間有一道橋樑,那就方便多了!」

觀世音菩薩望著天台山高聳險峻的山勢微微一笑,接受了五百羅漢的難題:「可以!你們去建寶塔,我來替你們造橋,看誰能先在一夜之間完成,不過,聽到雞啼的時後就要停止了,不能再動工了。」五百羅漢聽了,正中下懷,齊齊一聲:「好啊!」

於是一到夜裡,五百羅漢就大顯神通,搬磚的搬磚,砌石的砌石,運料的運料,一層又一層的寶塔開始建了起來。觀音菩薩看了心生歡喜,笑著想:

「這些羅漢畢竟還是神通廣大,此後天台山總算有寶塔了。我也不能光看著他們忙,也該為他們去建橋了!」

於是觀音菩薩將身一移來到千丈岩前,緩緩伸手把兩座山頭一拉,石橋就造出來了!山岩石頭那麼硬,可是一到觀音菩薩的手裡,卻彷彿成了軟軟的面條般,一捏一合,渾然天成,直到現在地質學家還無法解釋石橋是怎麼形成的。觀音菩薩眼見石橋完成了,回頭一看,羅漢們還在忙忙碌碌的趕工,寶塔都已經快建到塔頂了。觀音心裡一高興,就想:

「給他們開開玩笑!」

於是隨口發出公雞咕咕的啼叫,五百羅漢聞聲齊齊一楞:糟糕!寶塔的塔頂還差一截沒有做好!可是有言在先,也只好全部停工不做。第二天,天台山附近的老百姓起來做早飯的時候,一個個嚇了一跳,發現屋子裡都是煙,原來家家屋頂上的煙囪全都被羅漢們拆去建寶塔了!一直到現在,天台山國清寺的「通天塔」還是又黑又難看的站在那裡;而天台山附近的民家也還是沒有起煙囪,就是為了紀念觀音造橋、羅漢建塔的這樁神妙奇事。

這件公案並沒有就此結束,還有一個尾巴:原來天台山的五百羅漢們自從這件事以後,總覺得心有不甘,一方面記掛著寶塔沒有如期完成的憾事,一方面也想多多見識一下觀音的法力,於是大家互相約定,等觀音菩薩回普陀山的時候,他們也要跟著去掛單。等到羅漢們在普陀山過堂吃飯的時候,不得了!一吃吃了一百多桶還不夠,一個個嚷著吃不飽,寺裡的典座師父一再加派人手去煮都不夠,簡直要束手無策了。在大陸的叢林裡有個規矩,就是不管怎麼樣,飯一定要給人吃飽,絕對不可以說吃不飽沒關係,大家忍一忍就好了;或是敷衍說這次吃不飽算了,下次再補吃吧。因為有這個規矩在,五百羅漢就紛紛大聲嚷叫起來:

「這是什麼普陀山,還好意思說是什麼觀音菩薩的道場呢,我們不遠千里來參訪掛單,竟連一頓飯都吃不飽啊?」

這樣子一嚷,終於驚動一位師父了,他走到羅漢們面前合了個十,莊嚴和藹的安撫大家說:

「失禮失禮,我來煮飯給大家吃吧,請大家一定要放開羅漢肚皮好好吃個飽,也顯示我們普陀山對各位的歡迎和禮敬!」

於是這位師父挽起僧袖,妙手揮動之餘,一下子就煮成了一鍋千僧飯,任憑五百羅漢如何吃了又吃,總是吃不完,上桌的羅漢菜也依樣如泉湧現。五百羅漢吃得又高興又歡喜,這才拜謝觀音菩薩回去了,普陀山的各堂師父才恍然大悟,原來是觀音菩薩現身來煮這一鍋千僧飯、羅漢菜的!一直到現在,普陀山的齋堂還有個規矩,就是中午吃不完的飯要留一點到晚上再吃,晚上吃不完的飯,也要留一些到明天吃,一千多年的飯就這樣餐餐相繼的傳下來了,一千多年的佛法也這樣薪火相傳的綿延下來了。在普陀山,觀世音菩薩的飯是要一直吃下去的,正是所謂的「紹隆佛種,續佛慧命」。

你們各位聽到這裡,覺得奇不奇呢?我再講一段發生在普陀山的奇事給大家聽聽:

(六)奇燭

很多信徒到普陀山朝山時,都喜歡點蠟燭。有的蠟燭很小,叫做「小拜燭」,就是點著了以後,拜幾拜的時間內就點完了;也有的蠟燭很大,比我的人還高,大約有五、六百斤重。那時候朝山的信徒一批又一批的川流不息,真是人山人海,香燈師父在殿上替信徒們點蠟燭上香,由於人實在太多了,蠟燭剛點著,一拜完就得一口氣「呼」的吹熄收起來,以免後面的人抱怨,因為等著點蠟燭的人實在太多了。有一次有一對富賈父子,也遠從外地帶了一對大蠟燭來點,香燈師替他點了一下就拿到旁邊去,這個信徒立刻氣上心來,責問道:「我辛辛苦苦不辭千里帶了這麼大的一對蠟燭來,是要點幾個月的,您怎麼可以這樣才點一下就把它收起來呢?」當場又不好吵架,就氣呼呼的離開了。

想不到才走道半路上,他的小孩就得了重病,來不及延醫治療就一命嗚呼了。這個父親傷心之餘,也只好買了一口小棺材將孩子收殮了,準備帶回家鄉安葬。誰知道一回到家,那個小孩子卻活蹦亂跳地站在門口喊:

「爸爸!爸爸!你回來了!」

這個父親定睛一看,嚇的臉都發白了,登時大叫:「不得了!有鬼!有鬼阿!」

等到父親又摸又捏的確定這個孩子是真的人以後,就立刻把小棺材啟開來檢查,一看之下,哪裡有小孩子的身影,只見棺材裡橫臥著一對大蠟燭,上面寫著:「來意不誠,退回原處;財子才銀,奉歸施主。」

所以,奉勸各位以後送功德到寺院裡時,不妨隨喜順受,東西任憑寺裡處理就好了,你的福田總是已經種下了。所謂「淨財入山門,功德歸施主」,就是這個意思。我們敬佛拜佛,在心不在物,只要心誠意切,縱然是一毫一滴的佈施,必定是功不唐捐的。

講完了上面這些本省和大陸的奇事之後,我們接著換一個角度來探討佛門中的奇事。

二、佛身和淨土的奇事 

佛身常住世,淨土恆現前,這其間的因緣奇歷,非功行深至者不能到,華嚴經上說:「一一微塵中,見一切法界」,就是形容十方諸佛的身土世界中,無有不奇。我們先舉佛陀的法音來說:

(一)奇音

在佛教裡面,形容佛陀的莊嚴相好,有所謂的「三十二相,八十種好」這種圓滿具足的相好並不是天生就有的,而是經過九十一大劫的修行才成就的。在三十二相裡面,有一相是:「口中音聲,遠能聽聞」;八十種好裡,也具足了「因應眾聲」、「聲不增減」的莊嚴相好,都是形容佛陀說法的音聲可以無遠弗屆而不增不減。例如有一次,佛陀的大弟子目犍連,想測量佛陀說法的聲音可以傳到多遠,便飛身到十億佛土以外的佛國,到了那兒,發現依然可以聽聞佛陀說法的聲音,清晰而明確,無增也無減。當時世自在王如來正在說法,忽然有一個弟子把目犍連尊者托在手裡叫道:「我們的道場裡,怎麼會有一隻小毛蟲呢?」因為世自在王如來的佛國裡,身相都很高大,相形之下,我們娑婆世界的眾生都只是小毛蟲了。世自在王如來聽了立刻解釋:「這不是小毛蟲,是娑婆世界釋迦牟尼佛座下的弟子目犍連。」並開示目犍連:「諸佛的威德不是你們聲聞弟子所能擬想的,不可用懷疑的心,試探如來的聲音!」

經上記載佛陀具有廣長舌相,聲音遍覆三千大千世界,這種聲音遠聞的殊勝德相,在我們想來是很奇異的,可是也正好說明了佛陀功德的巍峨不可思議!

(二)奇掌

這個奇掌,就是西遊記裡面孫悟空和如來鬥法的那一隻佛掌,西遊記一書系脫胎於《大唐西遊記》,充滿了想像、神奇的怪異小說,情節千奇百怪,多子虛烏有之事,與史實時有出入,有關佛教方面的敘述也與真正的佛法大異其趣,但是其中一段描述如來收伏孫悟空的精彩文字,對於佛陀法身的徧滿一切處提供了美妙的詮釋。原來孫悟空在未修得正果前,十分調皮搗蛋,既偷吃王母娘娘的蟠桃,又打破太上老君的寶爐,更與眾神大戰不休,想爭奪玉皇大帝的寶座。如來為了收服悟空的野性,好讓他助玄奘上西天取經,即喚了阿難、迦葉兩尊者相隨,來會這個孫行者:

「悟空,你若有本事一斤斗翻出我這右手掌,玉帝天宮就讓給你,否則便須下界應劫。」

說完,目注孫行者。

悟空聽了,肚裡暗笑:「我老孫一斤斗翻出去就是十萬八千里,他那手掌方圓不滿一尺,哪有跳不出去的道理!」便即洋洋得意的賭下了。但見如來緩緩伸開右手,如荷葉大小;悟空抖擻神威將身一縱,站立佛祖手心裡,發一聲喊:「我去也!」,便一翻身騰雲駕霧而去,瞬間十萬八千里無影無形而過,來到一處地界,只見前方五根紅柱子撐著一股青氣,悟空心想:

「好極好極,這裡大概是天界盡頭了,老孫今天因緣和合來此,且留個紀念。」

說著變出一管筆,在那中間柱子上大書「齊天大聖到此一遊」八個字,又再柱下撒了一泡猴尿,這才翻觔斗雲回到本處,得意非凡的向如來索討天宮,想不到佛祖卻如如不動的訶斥笑道:

「禰這頑皮猴,那裡翻出我的手掌心了?」

悟空不服氣,低頭一看,只見佛祖中指寫著「齊天大聖到此一遊」的字,指掌間還有一灘猴尿味,卻畢竟未曾翻離如來佛掌一步。佛掌尚且如此廣大,不似人掌之有限,如來法身之遍海虛空,無處不在,實在不是我們凡夫的知解所能窺探明瞭的。

(三)奇火

丹霞天然禪師是佛教史上的奇人,他為了根治眾生的執著名相的毛病,常常做出一些奇事來。

有一年的冬天,丹霞禪師到一個寺院參訪,看到上上下下的人只知道要執取、禮拜有形有相的佛像,而不知道與佛感應道交,啟發自己本有的內在佛性,就在晚上大雪紛飛天寒地凍的時候,將殿裡的佛像取下烤火,糾察師父看到了,大為驚恐:

「胡鬧!怎麼可以用佛像烤火?太不恭敬了!」

「我不是在烤火,我是在燒取舍利子啊?」丹霞禪師從容不迫的解說。

「胡說!佛像是木雕的,哪裡有舍利子?」

禪師笑了,閉目養神說:「那好阿!既然只是木頭,何妨多拿幾尊來燒吧!」

丹霞禪師的這一把奇火,要燒的不是佛像,而是眾生執著名相的毛病,其實,佛身遍及十方世界,宇宙無處沒有佛,何必固執在泥雕木塑的佛像身上,而迷失了自身清淨的佛性呢?要認識真實的如來,不能只從聲音、手掌、木像等有形有相的表面皮貌去認知,必須先拂去心垢、粉碎邊見,從無形無相的般若真如去體悟,才能印證真正的佛性。

(四)奇瑞

唐朝的善導大師,畢生致力於淨土思想的弘揚,對於淨土宗之確立功不可沒。善導大師自身持誦彌陀聖號,精進不懈,一心念佛,雖然冰寒地凍的天氣,也要念到汗流浹背才肯停歇,日積月累,功行愈深,後來竟修持至每稱念一聲佛號,即有一道光明自口中發出的境界,世人因此尊稱他為光明大師。

比善導大師稍後的少康大師,不僅自己專注於彌陀信仰的追求,並且誘導小孩子念佛,每念佛一聲,便給予一錢,影響所及,佛聲竟盈絡不絕,不少人因此而對淨土思想建立信心,大師「欲令入佛道,先以欲鉤牽」的方便智慧於焉可見。大師本身念佛不輟,德行高遠,開口一稱誦彌陀聖號,便湧出一尊佛像;十聲連誦,十佛如連珠一般湧現,大眾引以為奇!

善導、少康兩位淨土祖師,他們能有,奇異的瑞應,是平日加行精進,日月一深,水到渠成自然感得。我們若能傚法古賢,把佛號念念瞭然於心,縱然不能口出光明、舌現佛像,也能夠身心安寧,遠離熱惱。

談到淨土,下面我們就來談談極樂淨土的奇妙。我們現代人生存的環境雖然只是一個因緣聚散的有限時空,但是近幾年來由於不注重生態和環境的維護,造成了各式各樣的污染、不平衡、災荒……,使有限的環境更加支離破碎了;相形之下,淨土世界更顯得奇妙了。大家知道淨土世界是什麼樣子的嗎?依照經上的記載,佛陀的世界不但大地遼闊,黃金布地,而且還有七寶行樹、八功德水、花樹奏樂、水鳥說法,生活得逍遙自在,稱心如意。

大家聽我說了這樣的極樂世界,心裡一定很嚮往,有人大概就想問我:「奇哉!奇哉!怎麼可能有這麼好的地方?」我跟各位說,真正重要的不是「有沒有這個地方」,而是「你願不願意去這個地方?」因為極樂世界不但在佛說無量壽經、觀無量壽經及阿彌陀經等淨土三經中有明明白白的記載,並由印度的龍樹、世親兩位大菩薩各著論稱頌弘揚,經過東晉慧遠大師以來的歷代高僧修持顯揚,絕對不是無法實現的幻想;只要你當下了悟,遠離五欲六塵的煩惱,一心修習諸佛善法,你就愈來愈接近佛國淨土了。所以,佛陀的極樂淨土雖然十分奇妙,可是如果你現在就發心前往,念念不忘,那才是人間最為美妙、珍奇的事了!

三、古德和古寺的奇事 

在中國佛教史裡面,幾千年來發生過的古德和古寺的奇事,實在如同恆河沙數多得無法計量,先聖先賢典範長存,是我們參學的榜樣。各位到過寺院的人,大概都會看到寺院的齋堂裡供了一尊胖胖的彌勒菩薩;事實上,那不是彌勒菩薩本來樣子,而是唐朝的布袋和尚,據說他就是彌勒菩薩轉世的化身。

唐朝的天寧寺有一次舉辦法會,信徒打齋供養大眾,到了吃飯的時候,住持還沒有到,大家正在靜靜坐候,忽然不知從哪裡跑來一個胖和尚,嘻嘻哈哈的一下子就坐在住持的位子上,糾察師父一看,這還得了!怎麼連齋堂的規矩都不懂?就立刻上前一把扭住了布袋和尚的耳朵,低聲斥道:

「下來!下來!」

布袋和尚卻依舊笑嘻嘻的一動也不動,糾察師父使力一揪,胖和尚不但不叫疼,反而更加若無其事的笑開了口;糾察師父使氣一拉,布袋和尚的耳朵立刻長了一倍,卻笑得更開心了。糾察師父心中大覺奇怪,就再拉一下,又拉一下,拉了又拉的把布袋和尚的耳朵整整拉了一丈多長,都快扭到門外去了,布袋和尚反而越笑越開心,使滿座的人咋舌不已,就在這個時候天寧寺的住持趕到了,一看竟然有個胖和尚高踞首座,耳朵拉得那麼長,心知此人大有來歷,就立刻製止說:

「讓他坐!讓他坐!我坐旁邊吧!」

布袋和尚依然笑容可掬。

從那時起,各大寺院的齋堂在吃飯時,漸漸都把中間的位子留給大肚能容的布袋和尚坐了,終於形成現在一般齋堂供養彌勒菩薩的風氣。有一首詩偈說:「有人罵老拙,老拙只說好;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有人唾老拙,由它自幹了;你也省力氣,我也省煩惱」,就是布袋和尚「難忍能忍」奇行的寫照。維摩經上說:「一切煩惱,為如來種,譬如不下巨海,不能得無價寶珠,如是不入煩惱大海,則不能得智寶」,我們現在很多人都有飲食豐盛的大肚皮,為什麼不更進一步學學彌勒菩薩的大胸襟呢?

明朝雲棲寺的蓮池大師,是淨土宗第八祖,他的事蹟也很奇特,別的不說,單單拿他念佛來說吧!他有一種類似於佛陀「音聲遠聞」的本領,即使只在寺裡悄然小聲地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幾十里外的路人卻都可以聽到。有一年,雲棲山左近大旱,天干不下雨,環山近百里的稻田都龜裂了,禾苗也枯槁了,附近的信徒紛紛到寺裡來請他求雨。蓮池大師登時明言了:「我那裡會求雨?我只曉得誦經念佛,別的法術是沒有的!」

可是群眾再三祈求不斷,蓮池大師只好勉為其難,他先薰沐淨身,誠心誠意的祈求龍天護持,然後身披袈裟,手持木魚,「篤!篤!篤!」的一面順著田埂繞行,一面持誦「阿彌陀佛!阿彌陀佛!……」,身後跟隨的農民也跟著稱誦,聲聞於天。說也奇怪,不到一會兒田間起風,烏雲四布,瞬間大雨傾盆而下,把久旱的田舍作物、土地農民都淋得歡忻跳踉,持誦的佛號也一聲比一聲大……

我講蓮池大師的這段奇事給大家聽,是有深意的,各位不要以為人死了才念「阿彌陀佛」,平常你們如果祈求無量壽、無量福,也盡可以念「阿彌陀佛」,因為「阿彌陀佛」就是「無量壽」、「無量光」的意思,念「阿彌陀佛」往極樂世界,真正的意思是「生」不是「死」,是「吉祥」不是「凶煞」,我們誠敬誦念「阿彌陀佛」,就是希望能像阿彌陀佛一樣超越時空,達到無盡無量的境界,把我們自己也念到無邊無際的佛國淨土。

還有唐朝的藥山禪師也有一些奇異的事蹟,他慣用臨機示現的方式,去點醒眾生的愚癡,表面上不著一字,裡面卻深藏玄機,需要別有會心的體悟。像文宗皇帝愛吃蚌肉,有一次正在興高采烈撥蚌殼的時候,忽然從蚌殼裡面現出一尊觀音菩薩像,文宗嚇了一跳,立刻著人傳喚藥山禪師來問個究竟,藥山禪師說:

「佛身無虛應,這一定是觀音菩薩現身啟示陛下的信心,普門品裡面說:‘應以菩薩身得度者,即現菩薩身而為說法’,可見陛下福報不凡,無須多疑。」

唐文宗聽了,還是半信半疑:「你說的菩薩現身,我是看到了,可是,菩薩沒有說法啊!」

藥山禪師知道唐文宗落在形相音聲的魔網裡不能超越,於是從旁敲擊,另作別解:「陛下,您相不相信這是觀音菩薩?」

文宗說:「這尊菩薩這樣莊嚴,我怎麼敢不相信呢?」

藥山於是機鋒一轉:「既然已經相信了,那不就是觀音菩薩在為您說法嗎?」

藥山禪師與魚朝恩的另一段對話尤其具有這種「妙高頂上,不可言傳;第二峰頭,略容話會」的性質。有一天,魚朝恩問藥山禪師:「觀世音菩薩普門品中,有‘黑風吹其船舫,飄墮羅剎鬼國’的說法,什麼是‘黑風’?」

「魚朝恩!你這呆子,問此何為?」藥山反問。

那魚朝恩乃當朝天子跟前紅人,幾曾有人敢如此冒犯他?聽到藥山禪師如此訶斥他,不由得心頭無名火起,臉色勃然大變,正要發作,藥山禪師已經呵呵笑了起來:

「這就是黑風吹其船舫了!」

在佛教裡,尤其是禪宗,特別講究心證神會的工夫,講求不言而喻、無言而化的境界,認為言語只是一道溝通心意的橋樑,而不是左右心靈的桎梏,類似的情形見之於德山棒,見之於臨濟喝,見之於大慧宗杲禪師的犀利機鋒。那時有一個將軍興沖沖的聲言要出家,大慧禪師袍袖一拂拒絕了他:

「你家中還有妻子兒女,不行,時候未到!」

將軍立刻堅決的說:「這些我都能放下,我可以不要妻兒!」

大慧禪師還是不准,讓他回去了。將軍經過了這次挫折,就更加沉潛修煉,果然儀行舉止很快就不一樣了。有一天,他一大早就來寺裡參拜,端莊地向禪師請安:「除卻心頭火,特早禮師尊。」

大慧禪師有意考量他,就故意數落他:「緣何這麼早,不怕妻偷人?」

將軍聽了,面色大變,是可忍孰不可忍:「你這老和尚,焉敢亂開言?」

大慧禪師於是藹然一笑的說:「輕輕一撥扇,爐中又冒煙!」意思是說:我不過稍微拿話撩撥了你一下,你這嗔恨的爐火就又開始冒煙了?可見這時候出家還太早了些,還是再等幾年吧!

古德的見聞覺知,往往能超脫世間顛倒取相的偏執,而進入無執無染的洞天,他們的奇異,不奇在言語文字上,而是奇在明心見性上,「百千燈炬常照明,向夕未嘗知有暗」,他們是在一片絕頂光明的世界中呼吸的人。

以上我們談過了古德的奇事,下面我們接著講古寺的奇事。大家應該知道:中國的第一座佛寺就是漢朝的白馬寺,傳說東漢明帝永平年間佛法初傳中國,是由印度迦葉摩騰、竺法蘭兩位法師用白馬運經東來,所以就取名叫「白馬寺」。因為因緣殊勝,上自王公大臣,下至士人百姓,都歡歡喜喜信奉了佛教,如此一來,就引起了原本盛行的道教抗拒,展開了一場中國佛教史上有名的佛道鬥法事蹟,一邊是氣焰薰人的道士,一邊是兩位平常的法師,比試開始的時候,道士們說:

「先比辯才。你們這些和尚不是以善說義法而自詡的嗎?那就先比論說好了!只要你們說一個道理,我們就能接著說二個道理,你們若能舉一,我們必定反三。有什麼高深大論盡管道來!」

迦葉摩騰聽了,就慢慢地把一隻腳提起來,舉向空中,微笑說:「阿彌陀佛,我已經舉一了,請你們舉二!」

那些道士面面相覷,被難住了,好半天都想不出破解的方法,就換個方式比:

「我們來比理論。你們佛教自稱‘內學’,稱我們是‘外道’,可是古往今來講內外的,總是內不比外大,所以,你們的內學小,比不上我們的外道大!」

迦葉摩騰合十作禮,慢慢的開示解說:「天子居內宮,百姓居外城;內宮雖小,天子卻大。一沙一石能容三千大千世界,沙石雖小,卻比世界大。心在體內,手足在體外,心的活動無量無邊,手腳的運作卻很有限,這又是外不如內。仔細想想,佛教的內學比外道大太多了!」

道士們強辯無效,為了挽回頹勢,終於使出最厲害的本領來:「比法術吧!」

於是桌分二排,一排放置道教的經典,一排是佛經和舍利,只見道士們手捏七罡腳踏五行,口中念念有詞的舉起三昧真火,要燒去佛經舍利,念著念著,他們自己的經書燒了起來,佛經反而放出光芒。這時候迦葉摩騰袍袖一揮,縱身飛上天空說法:

「狐非獅子類,燈非日月明;池無巨海納,丘無山嶽嶸。」

意思是說:你們道教的氣度像狐狸一樣小,和我們有獅子一般氣度的佛教不同;你們的經書教條像燈火一樣,和我們如日月之光的佛典經藏比起來,更加不可同類而語了。而道教的理論如果是小小池塘,那麼佛法就像大海一樣的空曠廣闊;你們的道行如果是小山丘,那麼佛教的神妙就是古木參天的千岩萬壑了。

這次比試之後,佛教便在中國深深的紮下了根,不但人才輩出,而且基業輝煌,而白馬寺便也成為中國佛教史上的首剎道場,一間間寺院隨之興建起來,中國佛教的奇花妙果之所以代代繁衍,就是從煌煌的白馬寺發展出來的。

四、因果和輪迴的奇事 

關於因果和輪迴方面的奇事很多,首先,我舉出兩件同樣發生在金山寺的故事給各位參考。

王陽明是明朝有名的理學大儒,有一次到金山寺去遊訪,看見寺內外山水清幽,風清氣爽,一時詩興大起,就在壁上題了一首詩:

「金山一點大如拳,打破維揚水底天;閑依妙高台上月,玉簫吹徹洞龍眠。」

這首詩自此流傳下來。

他在遊山之時,途經山後的一間關房,看見房門用封條封住,因為年歲久遠,封條都已經斑剝碎散了。他忽然覺得一切十分眼熟,好像從前曾經來過此處,但是思前想後的想了半天,自己的確未曾到過金山。王陽明禁不住好奇困惑心的驅使,就特地禮請寺僧打開關門一看,寺僧原本不允,因為自從五十年前住持封關後,寺裡即規定任何人不得擅自開啟,怎麼能破壞寺規呢?後來實在拗不過王陽明一再懇請,終於把關門打開了,王陽明持燭進到關房裡,只見一僧坐化,面貌長得和他一模一樣,牆壁上也題有一首詩:

「五十年後王守仁,開門猶是閉門人;精靈閉後還歸復,始信禪門不壞身。」

原來,這個坐化的老僧乃是他前世的肉身。

另外有一位張方平,是宋朝的名臣,蘇東坡曾經做過他的部屬,後來,蘇東坡到徐州任太守的時候,就邀請張方平一起到金山寺去游賞。張方平走到地藏院的時候,突然覺得眼前的事物熟悉得很,心內忽然有所覺悟,就叫人拿來一把梯子,爬到屋簷上觀望,這一來就在屋瓦間發現一本用絹布寫的楞伽經,經文沒有完全寫完。張方平一時願心大發,提筆要將未竟的經文寫完,才寫了幾個字,發現自己的筆跡和經上的墨跡一模一樣,忽憶起自己的前身原是地藏菩薩的侍者,一時恍然大悟,痛哭流涕,勘破塵世出家了。蘇東坡為了感念這一件奇事,就自告奮勇把經文寫完,到現在,東坡居士的真跡還刻在金山寺地藏院的牆壁上。

關於因果輪迴的奇異事蹟,悟達國師的罹患人面瘡,修制慈悲水懺的因緣,也是千古傳奇、膾炙人口的奇譚!

悟達知玄禪師尚未顯名於世時,一天途經京師,看到一位西域異僧身患惡疾,人皆厭其惡臭,拂袖而去,只有禪師耐心的為他擦洗,照顧他的疾病。病癒後,這位出家人就對禪師說:

「將來你如果有何災難,可以到西蜀彭州九隴山間二松樹下找我,以報今日活命之恩。」

禪師後來德風日播,朝野上下景仰,唐懿宗尊為國師,欽賜檀香法座,極盡優厚。一日膝上忽然長了個人面瘡,眉目口齒俱備,每以飲食餵之,則張口吞啖,和常人無異。國師遍攬群醫,都無法醫治這個人面瘡,正在束手無策,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忽然憶起昔日西域異僧的言語,於是依約來到九隴山,只見煙雲飄渺間的兩棵青松蒼然挺立,一道銀帶似的瀑流,從兩座聳入雲霄的山岩間傾瀉曲壑,氣勢滂渤。放眼望去,蓄著短髭的西域異僧早已站在松樹之間,含笑迎接國師。國師道明來意,西域異僧怡然答道:

「不用擔心,用這清泉洗滌,便能免去病苦。」

悟達國師正待掬水洗滌瘡口的時候,說也奇怪,人面瘡竟然開口說話了:

「慢著!你博通古今,可曾讀過西漢書嗎?」

「讀過!」

「既然讀過,你還記得西漢時代袁盎殺晁錯的事情嗎?你就是袁盎來轉世,而我就是當年被你腰斬於東市的晁錯,十世以來,輪迴流轉,我一直在找尋湔雪冤仇的機會,可是你捨身入佛,十世為高僧,持戒謹嚴,苦無機會可以下手。直到最近你因為集朝野禮敬於一身,起我慢心,損及道行,因此我才有機可趁,附著你身,不過我現在蒙受迦諾迦尊者慈悲,以三昧法水洗我累世罪業,從今以後不再與你冤冤相纏。」

悟達國師聽了人面瘡這一番振振言辭,驚悚不已,不覺汗如雨下,連忙俯身捧起清水洗滌,突然一陣劇痛,徹及骨髓,一時悶絕過去,等到甦醒過來時,膝上的人面瘡不見了,眼前也沒有了西域異僧,只見兩松中煙靄渺杳,山岩間清泉潺潺,訴說著千古的故事。

從佛教的立場來看,生死的因果和輪迴的時空都是無限廣闊,息息相關的,只看你能不能憬悟知覺而已。只要能覺,那麼回過頭來看看這些本省和大陸的奇事,想想這些佛身和淨土的奧妙,聽聽這些古德與古寺的奇譚,參參這些因果與輪迴的靈異,就知道這一切諸法從因緣生,從因緣滅,其實是稀鬆平常,一點也不稀奇。一點也不怪異的。

今天晚上,感謝各位來聽講,我們明天將繼續講「佛教奇理譚」,明天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