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丘度化阿恕伽王建塔因緣

阿恕伽王(又稱阿育王)是一位暴虐無道、瞋怒好殺的君王。他建造了一座監獄,獄城卻名為‘外可愛樂’。阿恕伽王又找來一名兇惡的人,名叫耆梨,在獄城裡架設大鑊湯、鐵丸、刀、劍等種種殘害人的邢具。任何人只要進入獄城,都一律被治罪處死,不得活著出獄城。

有一位長者子,名叫做海,出家修道為比丘,一次,在外遊行乞食時,誤入獄城,看見種種害人設施,心生恐怖,立刻轉身想奪門而出,被耆梨阻擋,要將比丘治罪處死。比丘知道自己死期難逃,立刻放聲大哭。耆梨問:‘你這個出家人怎麼哭成這個樣子!你怕死嗎?’比丘回答:‘我不是怕死,是因為我出家不久,還沒有證道。你要知道,能生而為人,又能值遇佛法,是非常難得殊勝的因緣。想到大事未了,即將受死,空過此生,心中悲痛,所以哭泣。’耆梨告訴比丘:‘阿恕伽王有令,只要進入此獄,就不能活著出去。’比丘哀求說:‘我不貪生怕死,但請寬容我七天的時間,讓我精進用功,七天後,我願意遵照獄規受死。’耆梨同意等他七天再處決。

阿恕伽王宮中有一宮女,因為與男子互相調戲,國王大怒,交付刑獄處治。此女被鐵杵搗碎,骨肉分散,猶如碎末。比丘見此景象,深感厭惡,慨嘆說:‘大悲世尊所說的道理實在是真實不虛!色身無常、危脆不堪,猶如泡沫、火焰,很快就化為烏有,難以久保。先前,此女顏容端正姣好,如今何在?人的生命虛妄不實,任誰也無法永久守護這個色身。

人雖有尊貴、貧賤,智愚等差別,同樣都得面臨死亡。如同陸地上的大小河川,源流雖異,終將歸入大海。人也一樣,業報不同,生命長短有別,最後終歸死亡。再看看這個身體,九孔流不淨,涕、唾、便、溺,臭穢不堪,外覆薄皮,眾生不覺身內污穢、老病苦痛變化之惡,卻對外皮覆蔽之色身產生種種貪愛慾想。實在奇怪啊! 生生死死,竟是無知的嬰兒及愚人所樂,賢聖絕不會將心思耽著其中。’比丘夜以繼日,如此觀察、思維,終於契悟,斷除見惑煩惱,證初果須陀洹。再鍥而不舍的繼續精勤用功,最後證得四果阿羅漢。

七天後,耆梨說:‘寬限的時間已到,趕快準備受死吧!’比丘回答:‘我心中的煩惱怨賊,皆已斷滅,如無明黑闇之夜已過,心中慧日已出,所做已辦,隨你處治。’耆梨瞋恚惡毒地將比丘丟到大鑊湯內熬煮,猛烈燃燒的火焰,但鑊湯非但不熱,卻轉為清涼,實在令人奇怪!於是耆梨打開爐鑊查看,看見鑊中生出一朵千葉蓮華,比丘就盤坐在蓮華上。

耆梨立刻去稟報阿恕伽王,阿恕伽王隨即帶領隨從眷屬來到獄城查看。此時,比丘踴身於虛空中,作十八種神變。阿恕伽王仰觀眼前種種殊勝的神通變化,生起希有難遭難遇之想,恭敬讚歎說道:‘我現今與比丘同具人形,而威德卻有如此奇妙的差距!我雖貴為國王,卻遠遠不及。唯願尊者為我等宣說法要。’

比丘想要度化阿恕伽王,於是說道:‘我已斷除煩惱,超脫三界;離諸動亂,寂然安樂。大王你應當知道,佛陀曾授記預言您將在他滅度百年後,於華氏城當國王,並提到您會護持正法,廣為搜集佛舍利,建造八萬四千寶塔,大王您現在為何卻建造這樣的獄城,用此酷刑殘害眾生,毫無悲愍心呢?您應當圓滿佛當初的授意,施與眾生無畏之樂。’

阿恕伽王聽完比丘開示,深深的懺悔與自責,當下歸依三寶,發起恭敬深信之心。並開始收集佛陀的功德舍利,在各地建造八萬四千寶塔。

建塔完畢,阿恕伽王到雞頭末寺,合掌啟問上座耶舍:‘在這個世間,是否還有任何人如同我一樣,蒙受佛的授記?’ 耶舍回答:‘世尊授記優波毱多尊者,於百年後興盛正法,使眾生得殊勝之大利益。’國王又問:‘這位尊者是否已經出生於世間呢?’耶舍說:‘尊者早已出世證得阿羅漢道,現正在憂陀山附近說法。’

阿恕伽王隨即命人準備莊嚴的寶車,想前往禮拜尊者,於是派遣使者先去稟報:‘大聖!阿恕伽王將前來向尊者禮敬問訊。’尊者心想:‘我此處狹隘簡陋,無法容納很多人。不如我親自前往王宮,還可以利益更多人。’於是尊者便啟程前往華氏城。

阿恕伽王聽使者回報,尊者將親自前來,非常歡喜,下令所有街巷道路都要灑掃潔淨,燒香、散華、演奏美妙樂曲,並率領群臣列隊恭迎尊者。阿恕伽王見到優波毱多尊者時,五體投地,至誠禮拜瞻仰,稟白尊者:‘大聖!我雖身為國王,自在快樂;但此樂遠不如今天親自瞻仰聖者!’阿恕伽王心中無限歡喜,以偈頌說道:

‘佛雖入寂定,尊今補處生。今應見教敕,我當隨順學。’

於是,優波毱多尊者以手摩阿恕伽王頭頂,也以偈頌回答:

‘謹慎恐怖莫放逸,王位富貴難可保。

 一切皆當歸遷滅,世間無有常住者。

 三寶難遭汝今遇,恆當供養莫休廢。’

阿恕伽王隨即啟請尊者進入王宮,親自攙扶尊者,陞座於所備置之莊嚴寶座上。阿恕伽王稟白尊者:‘尊者,我想在佛陀於人間遊方行住之處,啟建寶塔,以增長大眾景仰與深信正法之心。’尊者讚歎:‘善哉!善哉!讓我引導大王到你發願想建塔的地方。’

阿恕伽王即帶領侍從及四軍跟隨引導,啟程前往佛陀住世時遊方之處。最先到佛誕生地--林微尼(藍毗尼)園,最後到佛入涅槃處-拘尸那城時,阿恕伽王聽聞優波毱多尊者說:此地是佛化度眾生因緣已了入涅槃處時,當下氣悶憂惱,悲傷昏迷,左右護衛趕緊以冷水灑面,阿恕伽王才清醒過來。此後阿恕伽王在佛陀遊方所到之處,皆下令啟建寶塔,佈施百千兩黃金後才離去。

優波毱多尊者又引導阿恕伽王拜見舍利弗尊者等五百羅漢的功德塔,阿恕伽王皆一一禮拜、施金供養,最後又至薄拘羅塔、五百大阿羅漢塔…等等。阿恕伽王於供養如來及聲聞塔後,法喜充滿,合掌說偈:

‘設百千祀,方得為人。我今便為,不空受生。遇良福田,具造勝業;以危脆財,而修堅法。我所起塔,嚴閻浮提,猶如白雲,莊校虛空。’ 說完此偈,頂禮而去。

典故摘自:《付法藏因緣傳·卷第三》

省思:

佛法講因緣果報,所謂‘有因有緣事易成,有因無緣果不生。’不論面對什麼樣的順逆因緣,最重要的關鍵卻在於能否堅住正念。海比丘在生死逼迫關頭,精進用功不懈,才能於七天內剋期取證,開悟證果,並以慈悲心適時度化阿恕伽王,就是以正念將惡緣轉為逆增上緣的最佳典範。

在種種因緣中建立、運用緣起,堅住正念,自利利他,便能成就種種善法功德,進一步心亦不住著善法功德,便能成就自性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