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蓮老和尚念佛親見的不思議境界

1997年,我和一誠老和尚等八個師父到台灣去傳戒,妙蓮老和尚請我們到日月潭去看看。妙蓮老和尚就住在日月潭邊上,是南投區,他的道場也叫靈岩山。

他原先在香港沒地方住,有居士給他搭了一個茅棚。他總共閉了二十一年的關,三年一個關,那就是七個關啊。當他閉關閉到十年以後,他打了一個般舟七,所謂般舟七,就是不坐不睡,只是站、拜、行、繞。

那天我們兩人聊天,我說:「老和尚啊,你鄉音蠻重的啊,你是哪里人啊?」他說:「我是安徽巢湖人,你的鄉音和我的差不多,你是哪里人?」我說是含山的,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說:「哎呀,我今天在這裡見到老鄉了。」他鄉遇故人,他異常高興,我們的話自然就越聊越多。

我說:「聽說你在香港閉了二十多年的關。」他說:「哎呀!我沒地方住啊,就只好閉關了。」我說:「聽說你在關裡打了十幾個般舟七,得到念佛三昧了。」他說:「念佛三昧啊,還談不上,只是遇到一些境界。」

我說:「您老人家把境界講給我聽聽如何。」他說:「打第十一個般舟七的時候,外面下了四、五次雨。台灣地區天上沒有云,可是說下雨馬上就下,下完後立馬天就晴。

那一次有個居士把我的衣服洗了,打招呼說,我把你的衣服洗了,掛在門口,要是下雨打雷的話,你把它收一下。當時我在修般舟拜佛,念南無阿彌陀佛,拜下去剛起來,就不知道自己站到哪裡了,看不到自己的家。這怎麼搞的?

再一看,就看到阿彌陀佛了,盡虛空,徧法界,周圍上下都是阿彌陀佛放光,而且向我微笑。當時我的身心啊,不知怎麼的舒服,感到自己像鴻毛那麼輕。半個小時以後,境界消失了。那是外面下雨我一點都不知道,打雷也聽不到。」

後來幫他洗衣服的居士跑回來,在外面喊,老和尚啊,叫你把衣服收回來你怎麼不收,你看衣服都淋潮了。妙老說:「外面下雨啦?」居士說又打雷又下雨。妙老說我沒聽到呀。居士說:「打雷你都沒聽到?」妙老說:「我確實沒有聽到,我還打妄語嗎?」

所以真正得念佛三昧的人,你只要停留在那句佛號上,外面打雷颳風你都聽不到啊。你就念一句佛號,聽一句佛號,你也會什麼都見不到,就見到阿彌陀佛。

我和老人家談了一個多小時,他老人家一再說,一句佛號也不容易念啊,關鍵就是要看破放下。妙老說我是不得已啊。到這個廟住不得,到那個廟住不得,只好在街上化飯吃。我帶著蒲團,晚上只好在人家店門口走廊上打個坐,有些居士晚上出來看到了,咦,這個師父晚上天天在這裡打坐啊!他們問:「你是大陸人啊?」「是啊。」「你沒廟?」「我沒廟。廟裡不掛我的單,又不讓我住。」居士說:「哎呀,我們幫你搭個茅棚把。」他們講的茅棚,是蓋瓦的,一棟樓有上下三層,居士住得沒多遠,在家把飯燒好送給他吃。

我們這幾年年年去香港打七,去過他的茅棚,現在住的茅棚更大了,在大嶼山那一帶。所以你們講念佛,真真正正想往生極樂世界,我以妙蓮老和尚的這種修持方法很值得我們學習。他老人家掛不上單,又沒廟住,沒有辦法,只有閉關,情況一急,他不得不放下。

白天在街上化碗飯,晚上就在店門口打坐,香港那個地方,沒有定力根本不行,這是他的命運,也是他的助道因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