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池大師(1535—1615)明代高僧。名袾宏,浙江杭州人。俗姓沈,出身世家,年少有才名。除夕飲宴,玉杯落地,因悟一切無常,產生厭離,作七筆勾詞,傳誦一時。三十二歲出家,後住持杭州雲棲寺,提倡淨業,嚴持戒行,說法四十餘年,著述甚多,皈依弟子數千人,受教化的不計其數。大師於萬曆四十三年(公元1615年)六月初進杭州城與朋友告別,七月初—晚,告訴大眾說:「我明天往生了!」第二天晚間,有小病,在方丈室閉目而坐,城內弟子們均趕來,大師開眼說:「大眾:要老實念佛,不要捏怪,不要破壞我的規矩!」說後,面向西方念佛而逝,僧臘五十,世壽八十一。殞後,王春宇將遺著編輯成《雲棲法匯》,共三十四卷行世。大師與憨山、紫柏、藕益(智旭)併稱為明代四大高僧,被尊為淨宗第八代祖師。

1.恩重山丘①,五鼎三牲未足酬②。親得離塵垢③,子道方成就。嗏④!出世大因由⑤,凡情怎剖⑥。孝子賢孫,好向真空究⑦。因此把五色封章一筆勾⑧。

[解]①丘:土山,比喻父母恩重如山。②鼎是三足兩耳的盛器,亦作烹飪用,五鼎三牲,指用豐富的飲食孝敬父母。酬:報答。③塵垢即煩惱,意謂使父母得離生死煩惱,則為子之道方算圓滿完成。④音叉、或差,感嘆詞,多用於曲調中。⑥超塵出世的大事因緣,也就是報答罔極親恩的無上福德因緣。⑥凡夫的淺知陋識怎能剖析這真實義諦。⑦有心孝順父母的賢孝子孫。應該好好研究博大精深的佛教,悟一真法界,證真空妙理,圓滿菩提,歸無所得。一子得道,九祖超升,佛祖得果後,超拔父母,具有經典記載。⑧求得富貴,顯親揚名,榮宗耀祖,都是眼前幻景。畢竟沒有一法可得,因此一筆勾銷。

[釋]哀哀父母,生我劬勞,十月懷胎,三年乳哺,推干就濕,咽苦吐甘。恩比山高,德如海深,不是能用五隻鼎器烹牛豬羊三牲之血祀,能報答於萬一的。若想報答父母之恩,惟有皈依三寶,上求佛道,下化眾生,則不僅一生父母,得蒙拔濟,生生父母,盡得超升。這樣孝子之道,就圓滿了。唉!想報父母恩,須向出世法之大事因緣中求。但凡夫之情見,怎樣理解得了呢?孝子賢孫們,只有明白世間法都是無常的,如幻如化,從而向無為真空的解脫境界中去參究,才能放得下。不要追求什麼「金榜題名、光宗耀祖」 。所以把五色封章從思想上勾銷。

2.鳳侶鸞儔①,恩愛牽纏何日休②?活鬼喬相守⑧,緣盡還分手④。嗏!為你倆綢繆⑤,披枷帶扭⑧,覷破冤家,各自尋門走。因此把魚水夫妻一筆勾⑦。

[解]:①鳳和鸞同類,神話中神鳥。儔;伴侶。比喻如鸞鳳一樣親密無間的伴侶。②難分難舍的恩愛牽纏著,什麼時候才能罷休?③像活鬼一樣喬裝假相,互相欺騙,迷戀不悟。④因緣盡時,各自分離。就如旅行時遇到的朋友。雖然互相仰慕,但畢竟要分離。人生在世,也如客人住旅店,夫妻如旅店中遇到的朋友,旅店不是長久之家,路上所遇到的朋友也是要分離的。⑧綢繆:纏綿的意思。恩愛難舍,互相牽掛。⑥枷、扭;古代刑具,披枷帶鎖,比喻被恩愛牽纏,不得解脫。⑦覷:音區。覷破,看破。今日夫妻,往往是前世冤家。古德雲;「夫妻好似同林鳥,大限來時各自飛。」何況每日同居,勾心鬥角。同床異夢,互相疑忌者,計較爭論者,紛紛擾擾,各懷異己之心,何待緣盡。因此把魚水夫妻一筆勾。

[釋]:恩愛夫妻,同心異形,朝夕相處,都想白頭到老,但往往不能如願,雖然相互牽纏罣礙,無休無止。但世事無常,轉瞬即逝,因緣盡時,還得分手。所謂「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金錢萬貫,不能帶走分文;子孫滿堂,誰也不能代死。只有生前的所作所為善惡之業,如影隨形的決定著自己的去向。善者升,惡者墮,因此便有天堂地獄。慾念輕的升天堂,慾念重的生人道:慾念無休止的,墮畜生道;慾念全無的,出離三界,成阿羅漢;兼行大慈大悲的,菩薩法界;萬德圓滿,佛法界;嗔恨心重的,成阿修羅;邪見深重,是地獄種子。吾人平時心念,即十法界受生因緣,不可不慎!人身難得今已得,佛法難聞今已聞,不向出世法中求解脫,萬劫沉淪無已時。唉,一失人身,萬劫難復,值得深省!要知恩愛乃生死之根本,恩與怨同根,互相轉化。恩是怨的開始,怨是恩的結局。今日恩愛,安知不是昔日冤家?眼前對頭,焉知不是過去夫妻。俗眼誰知,只見情愛綢繆,以慧眼觀之,實在可憫可憐!披枷帶扭,所為何事!明智之士,應具慧眼,盡早看破,跳出情網。快刀斬亂麻,永不受纏縛。人從淫慾而生,故婬根難斷,生死難了。為佛弟子,應時加警策,克制防範,如臨大敵,如臨深淵,其對治之法,離不開教中經典所說,其要有三:(一)悟佛知見。即明瞭即心即佛,人人本具,個個現成。但伏見思惑,任運無為,才能明白佛性,所謂「無念境界,唯證方應。」綿綿密密,心無間雜,自然斷惑證真,破無明顯實相。(二)知自心是佛,雖末見性,但念起即覺,覺之即無,也不管善念惡念,盡皆放舍,隨它去。如古德云:「休歇即是菩提。」如寒灰死火,古井不波。如禪宗參話頭,淨土宗都攝六根、淨念相繼。妄心的對治方法,水清月現,心淨佛現。(三)修不淨觀、九想觀、白骨觀等,皆是對治慾念的方法。不淨觀,即觀此身,皮肉筋骨,五藏六腑,各盛污濁之物,猶如皮囊,內裝腥臭。白骨觀,觀頭是骷髏,胸骨及四肢骨,逐一觀之,觀心純熟,婬念自輕,若平日不修對治,遇境逢緣,即為境所轉。以上三法時時覺照,綿綿用功,常使正智現前,妄情脫落,習氣淨時,自然本地風光,盡大地無非如來法身,揚眉瞬目,皆是法事,豈不快哉!

3.身似瘡疣①,莫為兒孫作遠憂②。憶昔燕山竇⑧,今日還存否?嗏!畢竟有時休,總歸無後④。誰識當人,萬古常如舊⑤。因此把桂子蘭孫一筆勾⑥。

[解]:①瘡:瘡毒。疣:贅瘤。說我們這個幻身,如瘡毒贅瘤,使自己受苦,即「身是罪藪」 、「身是苦本」之意。②不要為兒孫作馬牛。②從前燕山人(今河北省)竇禹鈞費盡心機,教成五子,名揚天下,今日什麼也不存在!如水中泡沫,虛幻影子,剎那即滅。④世間萬事萬物,皆是無常,須臾變化,沒有可戀。早期自度,休得自誤。⑤要覺悟甜,我們人人本具的真如本性,卻是永恆常存,永不生滅,何不求證此真常淨妙本地風光,而常妄情於後代賢達之癡情乎?⑥把希望子孫成龍成風的癡妄情想一筆勾。

[釋]: 人的身體是四大和合的假相,看外表相貌堂皇,察其內膿血腥穢,生老病死苦,人人難免。遍身瘡疣浸襲,有如浮囊度海,朝不保夕,哪能把這個寶貴的時光花在為子孫顯貴的浮名上呢?就拿竇燕山來說,雖然教成五子,名播海內。現在看起來,還不是舞台上的一場假戲,戲散後,空無所有。生死路險。無常迅速,世間一切皆不常久的。生命有限,得罷休時且罷休。再如,你雖為兒孫著想,但後輩能體諒你的艱辛創業,繼承你的志願嗎?所以說積財似遺子孫,子孫未必能守:積書以遺子孫,子孫未必能讀;惟有積陰德於冥冥之中,而子孫自食其報。孔子讚周易謂: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因果之理不可不知。

4.獨佔鰲頭,漫說男兒得意秋①。金印懸如斗,聲勢非常久②。嗏!多少枉馳求,童顏皓首⑧。夢覺黃粱,一笑無何有④。因此把富貴功名一筆勾⑤。

[解]:①獨佔鰲魚頭,比喻中狀元,這是男兒最得意的時候了吧。②佩掛金印如斗,可以煊赫一時,但轉瞬即逝,可憐不常不久。③唉!多少人白白花了許多功夫,昔日童顏,轉眼白了少年頭。真是枉馳求,空悲切!④到頭來,黃粱夢醒,俱是過眼煙雲;眼光落地,一雙空手見閻羅。⑤奉勸君,百年渾是戲文場;頃刻一聲鑼鼓歇,不知何處是家鄉。何不早回頭,把富貴功名一筆勾,做個清涼漢,撒手往西方,位居不退,快樂無疆。

[釋]:寒窗十年,磨穿鐵硯,一旦得中了狀元,好不榮耀,但時光如駛,片刻也不能停留,雖擁有斗大的金印,這聲名威勢是不能長久的。世上有多少人,枉自向外奔馳,求名求利,今日童顏,轉瞬間就變成白髮蒼蒼的老人了,真如一場黃粱大夢,相傳呂洞賓學成趕考,路過邯鄲,住宿旅店,遇漢鍾離授他一枕頭,忽然倦臥入夢。夢見少年登第,出將入相,貴顯無比。後來打了敗仗,貶官殺頭,一夢驚醒,鍋裡的黃粱飯尚未煮熟。由此息了功名心,而去學仙。功名富貴,過眼煙雲,切不要迷惑在這幻夢中。要知道享福必然造罪;招致後苦,稱為三世怨,生生相報,無有了期。

5.富比王侯,你道歡時我道愁①。求者多生受,得者憂傾覆②。嗏!淡飯勝珍饈③,衲衣如繡④.天地吾廬,大廈何須構⑤。因此把家舍田園一筆勾。

[解]:①家宅田產,富比王侯,雖然是歡喜事,僧家看來卻是無盡憂愁。②有了錢,雖然是享受自在,可是又怕盜搶,又怕火燒,連自己妻子兒女也不相信,日夜憂愁著害怕損失,所以佛說,錢是毒蛇,飽暖思淫慾,它能驅使人廣造惡業。③唉,粗茶淡飯,只要能吃飽肚皮,心中無求,快樂自在,勝過那美味珍饈。④百衲寶衣,只要遮蔽身體,抵禦寒冷,胸懷淡泊,安貧守道,比那身穿錦鏽莽袍的帝王還要自在。所以康熙皇帝說:「惟有袈裟披最難」。⑤隨所住處恆安樂,盡天地間,無非我安居茅廬,而且不須要勞心營造。因此把勞勞碌碌廣置田宅的思想—筆勾。

[釋]:錢多了,是很喜歡的吧,但我看財多並非是福,卻因此而憂愁,多塵煩惱,無有片刻安寧。有錢人千方百計想賺錢,絞盡腦汁又怕營業失利,思前慮後,憂心忡忡,坐臥不安。財多累已,變成金錢的奴隸。那能比受用自在、無憂無慮的道人生活呢?前人有詩說:「青菜豆腐著鹽炒,粗茶淡飯一腹飽,日餐三頓能足腹,安樂自在無煩惱,身穿百衲無價寶,莽袍錦鏽多煩惱,天地即我結茅處,何必營謀家園好。若信山僧閑言語,管取快樂直到老」。

6.學海長流,文陣光茫射鬥牛①。 百藝叢中走,鬥酒詩千首②。嗏!錦繡滿胸頭,何須誇口。生死跟前,半字難相救③。因此把蓋世文章一筆勾。

[解]:①學識淵博深如海,文章光芒萬丈,②多才多藝,鬥酒千篇,③縱使滿腹文章,但又有什麼值得誇口的呢?生死到來,一點也不能相救。是修心了生死好?還是文章蓋世好?憑君選擇吧!

[釋];才學淵博,筆思敏捷,倚馬成文,傾瀉如流,琴棋書畫,件件皆精,才華蓋世,因此放浪無羈,縱酒貪花,目中無人,不可一世。慧眼冷觀,有什麼值得誇耀?要知道生死面前,人人平等,不因為你文章寫得好,可以留在世上。所以生死到來,毫無用處,只能說你白白虛度年華,錦心繡口,能救卿卿性命否?佛法無邊,苦海慈航,廣則舉手低頭,童子遊戲,聚沙成塔,皆種菩提種子,究竟佛果;深則悟佛密因,與佛祖一鼻孔出氣,一言一行,皆秉佛旨,了義正印,普利有情,彌陀願深,四眾同登慈航;觀音悲切,三途悉獲解脫,知而不信,諸佛奈何?信而不行,等於未信,行而不切,自怠蹉跎!普勸大眾,生死路險,無常迅速,時已末法,休再貽誤!努力今生須了卻,莫教累世受餘殃!

7.夏賞春遊,歌舞場中樂事稠①,煙雨迷花柳,棋酒娛親友②,嗏!眼底逞風流,苦歸身後,可惜光陰,懡欏空迴首③,因此把風月情懷一筆勾。

[解]:①夏觀賞,春旅遊。歌舞場中遊興正濃。稠:。濃密的意思。②倚翠偎紅,尋花問柳,迷戀多少浪蕩子,酒席會上書畫琴棋,親朋歡聚,逍遙終歲。③可誰知風流一時,痛苦百世,苦歸身後。白白浪費了寶貴光陰,可知欠下多少風流帳;老來懺悔,惜己晚矣!因此應即早回頭,收拾蕩心,洗心滌慮,莫再風月情懷逞風流。懡欏:梵語。羞愧之意。

[釋]:世人多有以放蕩享樂為受用和自得者,因此縱情任性,放浪形骸,奔走歌樓,調情月下,炫富恃才,自逞風流。殊不知折損福報,深積罪愆,種禍招殃,苦歸身後,殃及妻女,終得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