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次閉關念佛的體驗:吃得下苦才體會念佛的甜

我是一名大學教師,2008年的一場大病,把我推入了佛教大門。從2011年退休開始,我每年參加一次東林寺百萬佛號的閉關修行,到2020年11月25日結束的這次閉關,一共參加了十次。這也是最後一次閉關了,因為我明年就滿70歲了,超過了閉關的年齡限定,不能再參加如此殊勝的精進念佛的修行活動了,心裡感到無比遺憾。

回想起這十次的閉關經歷,真是感慨萬千,有很多話想寫出來與大家分享!

記得我第一次參加閉關,在入關前,非常有幸地得到了一位參加過幾次閉關的師兄指點,從一開始她就幫我建立起了對閉關的正確認知和態度。她對我說的那番話,令我印象深刻,大意至今記憶猶新。她說,關房可不是休息的地方,裡面的床除了晚上睡覺,白天碰都不要碰;閉關就如同一場戰鬥,是與自己的睡魔、懶惰,還有各種妄念、煩惱和習氣做鬥爭的戰場,分分秒秒都是寶貴的,千萬不能浪費。

師兄當時這番話讓我很吃驚,我原以為閉關就像在家裡念佛,念累了就歇歇,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她的話讓我知道了,關房是精進修行之地,進了關房就是戰鬥的開始,不可有半點的懈怠。所以第一次閉關,我就選擇了具有挑戰性的計數念佛,一天10萬聲佛號。

由於自己念佛速度較慢,每天從早上3點多到晚上10點多,要近20個小時才能念完,都快累癱了。那十天總算連滾帶爬地堅持下來,完成了百萬佛號,這給了我極大的信心。以後每次閉關我都是計數念佛,每天10萬聲,十次閉關共完成了1000萬聲佛號。

要說這十次閉關的感受,可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主要是跟困魔抗爭。

其實我是一個有著十多年病史的頑固失眠癥患者,不靠安眠藥就無法自主入睡。本以為閉關念佛不犯睏,對我來說是小菜一碟。但奇怪的是,從進關房第一天開始,就哈欠連天,困得一塌糊塗,幾乎不能坐,一坐下來就會睡著。

為了對治睡魔,完成10萬聲佛號,前幾次閉關我幾乎整天都是在經行,不坐不靠不臥,還多次24小時晝夜經行念佛。由於那幾年經常參加東林寺的晝夜念佛,有過這方面的鍛煉,所以在關房也能進行。

記得當時我的腳底板,由於長時間行走,血液不流通,變成了紫黑色,經過這樣一番「惡治」,困的情況終於得到了改善,就變成以經行為主、打坐為輔來念佛。而且總覺得每天時間都不夠,緊張得要命。

為了節省時間,我改成日中一食。吃完飯後馬上就開始點香念佛,中午從不睡覺,連上衛生間都是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否則在晚上九點前就念不完(第二天早上還要三點起床)。盡管後來念佛越來越從容,不用那麼趕了,但在關房內我依然一分一秒都不敢浪費和懈怠。

第二階段就是跟層出不窮的妄念展開拉鋸戰。

雖然那時能勉強完成佛號數量,但念的質量不高,每天只是為了完成任務而拚命地念,念得口乾舌燥,嗓子冒煙,不停地喝水,有時一天能喝掉兩大暖壺的水。而且總是在為念佛的速度糾結,念快了聽不清,心裡發虛;念慢了又怕完不成數量,不知怎麼念才好。

加之各種妄念不斷冒出來,念佛的過程中時常走神兒。雖然自己意識到了趕緊拉回來,但拉回來不一會兒又跑了,根本控制不住,讓人特別沮喪。不明白為什麼自己這麼精進地念佛,卻感受不到念佛的法喜,這讓我苦惱萬分。

後來我想到了入關前護關師父的開示,他說「念」 字上面是一個「今」,下面是一個「心」,「念佛」的意思是不要管你的前念和後念是什麼,只要放在當下的佛號上,而且心裡要有佛,才叫念佛。這讓我豁然開朗,原來我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念佛的數量上了,心裡根本就沒有佛,所以才會「口念彌陀心散亂,喊破喉嚨也枉然」。

於是我採用觀想法念佛,就是想像西方極樂世界的各種美好,想像阿彌陀佛慈父般的目光注視著我,金色的佛光籠罩著我,令人無比幸福和溫暖。一想到大悲慈父阿彌陀佛千百年來對我望眼欲穿的等待,可我這個自私、任性、造業無數的浪子,卻至今執著六道不知回家。我還聯想到對自己親生父母的虧欠,常常淚流滿面,痛哭不已。佛號不再是一句句乾巴巴的聲音和文字,而是激發出自己本來具有的清淨、平等、慈悲的佛性種子。

第三個階段就是開始享受念佛的過程。

由於把佛念到了心裡,心中有了佛,念佛不再那麼枯燥和辛苦,慢慢帶給了我越來越多的法喜。佛號很自然地就像是從心底裡流出來一樣,綿綿密密持續不斷,那是一種說不出來的輕安和美好,只想一直這樣念下去。

特別是最後兩次閉關,我腦子格外清醒,不管念得多快,佛號在心裡都清清楚楚,而且整天都沒有一點困意,晚上想睡都睡不著,於是我乾脆不睡了,只要不困就一直念下去。

就這樣,最後兩次閉關,我都是在十天之內進行了三次24小時念佛,隔一到兩天做一次,而且毫不影響第二天的念佛,照常完成10萬聲佛號。有一次我還連續念了36個小時,我自己也覺得很奇怪,這麼「連軸轉」念佛也沒覺得特別困和累,還很享受其中,時常感到法喜充滿。這種念佛的法喜,出關後持續至今。

總之,這十次閉關確實像是經過了一場場的戰鬥,得到最重要的一條經驗就是,只有吃得下苦,才能體會到念佛的甜。

因為吃苦就是消業,雖然每一句佛號能消除八十億劫生死重罪,但《普賢菩薩行願品》中說我們從無始以來積累下來的惡業無量無邊,「若此惡業,有體相者,盡虛空界,不能容受」。如此龐大的惡業,豈是我們輕輕鬆鬆、舒舒服服念幾句佛號就能消除掉的,非勇猛精進念佛不可!

吃得苦中苦,方得甜上甜。我們只管努力念佛,積累往生西方的資糧,功不唐捐!總有一天能感受到念佛顯發自性的快樂。

我十次閉關最大的收穫就是,剛剛開始嘗到了一點念佛的甜頭,粗淺地感受到了念佛的美好,感到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就在我心中。心自本有,何用外求?自家之地哪有不歸之理?只要真信切願,執持名號,今世必生無疑!我從今往後再無他念,一句佛號念到底,一心歸家,萬牛難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