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雞的血淚史

你是否可以想像這樣一種人生:在你出生沒幾天的時候你就被關在某個狹窄的空間,和你的眾多同伴擠在一起,連轉身都非常困難,你每天生活在污濁的空氣裡,你只能從鐵絲網之間探出腦袋去吃東西去喝水,你幾乎沒有任何自由,連睡覺都要站著睡。

長大對你來說並非一件值得期待的事,因為那意味著你的空間越來越小。但是你無法要求換一個大一點的牢房。當你長到某種程度,你周圍的同齡的夥伴開始一個一個被帶走,被帶走之後就再沒見他們回來過。傳說他們去了一個叫做廚房的恐怖地方。那裡像地獄一樣恐怖。

有一天,你也會被從你從小長大的地方帶走,你會被帶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你後來才知道那就是廚房,等待你的是菜刀,你當然不會慷慨就義,但是你的反抗無效,敵我力量太懸殊,雖然你會掙扎會反抗,會大喊救命,但你最終會被殺死,你的毛將被拔掉,你的屍體將被分解,並且做成各種各樣的食品,出現在各大超市的冷藏櫃裡。你是否希望有這樣的人生,你當然不希望。動物們也不希望,但是很多動物每一天都在過這種生活。當你了解了他們的生活,不知道你是否還對吃他們的肉感興趣。

我不知道每一天有多少隻雞因為我們要吃飯而被屠殺,但我想那決不是個小數目。還有很多其他動物擁有類似的命運,比如很多被圈養的狐狸,養它們的人之所以願意為他們提供並不豐富的食物,只是為了有一天可以剝掉它們的皮毛。

也許你會說,它們是我養的,我當然對他們握有生殺大權。這個理由並不充分,這些動物並沒有跑來祈求你養著他。是你在很久很久之前把他們抓來當做囚犯,然後你開始嘗試著把他們作成食物,你覺得它們的味道還不壞,為了以後可以經常吃到這種還不壞的美味,你開始圈養它們,然後他們慢慢習慣了牢獄生活。

事實上離開人類,這些動物也並非不能存活。所以這個理由不能成立。即使你把他養大,也不代表你有權利吃他的肉。假如你對某個動物說,我把你養大就是為了吃你的肉。我相信那個動物一定會要求立即獨立。

有時候我會看到一些熱衷於肉食的人向我介紹某道菜是如何美味,我在想,假如那道菜是用他的肉做成,不知道他是否還有心情品嚐,是否還認為那是一道美味。為了自己的享受而割掉別人的肉是不道德的。

假如你是佛教徒,你會了解到這些動物在輪迴的過程中都曾經是你的親人,你就更不應該繼續吃他們的肉,因為你不能保證你正在啃的豬蹄不是你前世父親的手。你也不能保證你準備熬湯的那條魚不是你剛去世半年的姨媽。

無論從任何角度來說,吃肉都是不被讚賞的行為,即使你不是佛教徒,你也應該知道割掉別人的一塊肉會帶給它的痛苦,想像一下你被割掉一塊肉的感受,想一想你的手被啃是什麼滋味,想一想你被放在鍋裡蒸是何感覺,那可不是蒸桑拿。假如一個人這樣對你,你會和他握手言歡嗎(假如你還有手的話)?

如果你是一個肉食主義者的話,你在不知不覺中就為自己製造了無數的仇人,假如你一天吃一隻雞的話,那麼你一生將會吃掉一萬多隻雞,想像一下一萬多隻充滿怨氣的雞找你算帳的情形。當然你肯定不止是吃雞,你肯定還對其他動物的肉感興趣,這樣你一生將會造成幾萬隻動物的痛苦,而你還認為自己是個好人,還在為自己所遭遇的種種不順而怨天尤人。假如你認為自己還算是個有道德的人,那麼你就不應該繼續為了自己要吃飯而傷害別人。這樣對你,對它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