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釋迦世尊帶著五百個比丘弟子,從拘留國游化到羅歐吒國,由於佛陀的聖德和聲望的感召,當他尚未到達時,關於他的種種事蹟,已經傳遍了全國,也轟動了全國。當他開始為羅歐吒國的人民說法的那天,真是萬人空巷,把那說法的地方,擠得人山人海,水泄不通。這次的說法,當然攝化了許多的人,賴吒和羅卻是其中最最突出的一個。

賴吒和羅,是國中首富的富家公子,而且是他父母晚年向天神求來的獨生子,財富、妻妾、奴婢等的享受,除了國王,沒有誰能比得上他,但他對於這些,並不感到歡樂。現在,當他聽了佛陀的教法之後,使他憬悟到他的嚮往,乃是從佛出家。因為佛說:「居處家中的人是不能自求清淨而學佛道的。」所以當他隨著大眾走到聽法回家的半路上時,越想越希望能夠剃光鬚髮,披起架裟,做一個沙門,想到最後,終於下了決心,折回頭去,跪在佛陀的座前,請求佛陀哀憐慈悲,度他出家。

「你曾求得父母的許可嗎?」佛陀親切地問他。

「我還沒有稟報過父母。」賴吒和羅說。

「父母不許可的,不得作沙門,也不得授你的出家戒,這是諸佛的常規。」佛說。

「好的,世尊,那麼請讓我回家稟報父母,父母許可之後,再來求度出家。」

「非常好,就照你自己的意思去做吧!」

一個大富長者的獨生子,尤其是晚年得子的父母,當他們尚未抱到孫子之前,兒子就要求著去出家,這該是多麼意外而感到傷心的事啊!不用說,賴吒和羅要想取得父母的同意,那是很不可能的事。當他剛剛說出自己的要求,他的父母已老淚縱橫地向他勸說了:「我們老倆口子命苦,到了老年來時,好不容易,千求萬求,才求天神送來你這麼一個命根子;縱然你先死去,我們也將坐守你的尸體至死,如今竟想活生生地拋下我們,天底下那有這樣的道理?」

但是,賴吒和羅的意志已定,所以他說:「請求雙親大人成全了我吧!否則,從此以後,我就不再飲食,也拒絕沐浴;我將臥於荒地,除非准我出家,否則,我就因此而死。」

賴吒和羅真的絕食了,真的不再沐浴了,真的離開豪華的住宅而獨自臥在空曠的荒野中了。然而,天下的父母,可受死別之苦,卻忍不下生離之痛,自己的兒子要去出家了,怎麼也舍不得的,若不到真正無法可想的地步,他們決不放棄一切可能的努力,希望兒子迴心轉意。

因此,請來了許多的親戚朋友,遠遠近近、上上下下、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的,乃至九族之內的宗親戚友,一批又一批地去看賴吒和羅,勸慰賴吒和羅;那些勸慰的辭意,卻又幾乎完全相同,那就是他的父母最初已經說過的那幾句話。

時間,一天一天地,蝸牛爬坡似地過去了,一連五天,親朋戚友,越來越多,賴吒和羅的身體則越過越衰,他的神態,卻越來越安靜;他的呼吸,越來越微弱,他的意志,卻是越來越堅強。

終於,那些為他父母做說客的親戚朋友,畢竟是受了他的感動,感動得熱淚滿面,不得不反過來幫著賴吒和羅去勸說他的父母了:

「看樣子,還是讓你們的公子去出家吧,如果他喜歡過出家的生活,你們尚可見面,如他過不慣出家的生活,必將返俗回家;否則,你們如此堅持下去,他是必死無疑,萬一真的不幸,豈非白白地逼死一條人命?死了之後,一堆腐尸臭肉,除了蟲蟻爭食,還有甚麼用處?如今已到不能再拖的程度,還是勸你們二老看開一些,准了他吧!」

這一席話,說得合情合理,並且語語動人,最受激動的人,當然是賴吒和羅的父母,所以放聲痛哭,這樣一來,在場的人,也都陪著哭泣起來──生離與死別,乃是人間的大悲劇,兩者之間,似乎沒有太大的分別,奈何,既生為人,誰也無法逃避這樣的悲劇,天下哪有不散的筵席?哪有不謝的花朵?

終究,賴吒和羅的父母同意了賴吒和羅的請求,但是還要帶著親情深如海的情懷,探問賴吒和羅的意向:「如果真放你去作沙門之後,你是否一定回來再跟我們相見?」「如果不死,當然會來跟父母相見。」

就這樣,賴吒和羅已經是自由之身了,他欣喜,也感動,他很想立即就去見佛陀出家,可是經過了五天的絕食,身體已衰弱不堪,何況在這五天之中,佛陀已經去了舍衛國,從羅歐吒國到舍衛國之間,須經五百里路的長程跋涉,他必須先把身體調養復原之後,才能前去見佛陀。

幾天之後,賴吒和羅用印度最高的禮節,五體投地,並以頭面貼著父母之足,然後立起,右繞三匝,便告別了他的父母。

不久,賴吒和羅已是佛陀座下的出家弟子,佛陀親自度了他,給了他的架裟,也授了他的沙門經戒,並使諸大羅漢弟子,按日代佛教授賴吒和羅,教他怎樣持戒、怎樣修定。

賴吒和羅本是宿根深厚的人,經過佛及諸大羅漢的教授指導之後,沒有多久,他便修得了四禪的禪定;接著又是初果、二果、三果,很快地就證到了小乘聲聞的最高境界──第四阿羅漢果,同時也得到了羅漢所能得到的神通,他能飛行自在,他能以天耳通聽到遠近大小的一切聲音,他能以天眼通看到無微不至、無遠弗屆的一切事物,他也能以宿命通觀察自己在過去世中的死死生生。就這樣,他在佛陀座下,一待便是十年。

十年的歲月,完全在充滿了禪悅、法喜,以及和樂的生活中度過;雖已過了漫長的十年,在於賴吒和羅,好像僅僅是轉眼之間的事。

但他不是忘恩的人,他想到了父母,他想到了他的父母是在怎樣地盼望他的早日歸去,他想到了作為一個出了家的兒子,也該回家化度自己的父母。於是,他把他的意念請示了佛陀,佛陀知道他已不再退入愛慾之中(他是已從愛慾之中得到解脫的人)所以也很讚成他返家去省親。

然而,賴吒和羅到達家門之時,並未受到俗家的歡迎,他以托缽僧人的姿態,走到他家的門口,家中的人,誰也不理睬他。有幾個僕人見了他,竟還詛咒著說:「出家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十年前由於沙門的到來,引誘去了我家的少主人,所以直到現在,我家主人痛恨所有的出家人,我們也不敢不痛恨所有的出家人。」

在自己的俗家,既然不受歡迎,為了午前的飲食,賴吒和羅只好走向別處托化,可是,他在附近的路上,遇見一個從他俗家出來的婢女,提著一桶已經腐敗惡臭的豆羹渣滓,準備倒棄。對於一位乞食的聖者來說,這也正是乞化的對像,所以問那婢女:「請問這位大姊,你要把它倒掉,豈不可惜?」

「這已臭得不能吃了,有啥可惜?」婢女隨口應了一句話。

「既然如此,就請你佈施給我罷!」

「你要,就給你好了。」

婢女一邊說著,一邊已將臭豆羹渣滓倒入了賴吒和羅的缽裡,倒完之後,她好奇地偷看了這個沙門幾眼,想不到,她這一看,竟給她帶來了好運,她顧不得再說什麼,急忙奔回屋去,找到了她的女主人──賴吒和羅的母親,興奮地報告了這個驚人的好消息:

「我們的公子賴吒和羅已經回來了,我剛看到,就在門外的附近哩!」

「真的嗎?」賴吒和羅的母親,顯得非常的驚喜:「不是你這丫頭在騙我?」

「真的呀!我認得公子的,除了已穿著沙門的裝束之外,跟十年以前一模一樣。」

「好的,如你所說是實,為了報酬你的稟告,為了賴吒和羅的回來,從今日起,即免除你的奴婢身份,放你去做良民,並願以我現在身上所著的衣服珠環等物,全部賜給你的母親。」

於是,賴吒和羅的父親也知道了,這時他正在為了想念兒子而垂頭喪氣。他連忙吩咐全家上下,一齊出動,分頭尋找,大街小巷地,轉彎抹角地到處尋找,最後,被他找到了,賴吒和羅坐在一個僻靜的所在,一邊吃著剛才化到的臭豆羹渣滓,一邊仰面望著日影,日正當中的時候,他就不再進食,這就是最有名的出家戒「過午不食」。賴吒和羅的父親見了這一情景,既高興又感到生氣,所以責問賴吒和羅說:「你既然回到家鄉,為何不回家裡去吃美好的飲食,反而像乞丐似地在這兒吃這惡臭腐敗了的豆羹渣滓?豈不糟蹋了你自己也丟了咱們家的面子?」

賴吒和羅,聽了他父親的話,卻不以為然,他說:「請不要這樣說,我已棄家學道,作了沙門,出家無家,哪兒還有我的家呢?」

「就算你已出家無家,也該回家吃飯啦!」

「謝謝了,今天的食時已過,我已不需再食。」

「那你就跟我回家去住吧!」

「沙門之法,日中一食,樹下一宿,不住俗家。」

「你總得跟你的母親見見面哪!」

「是的,這次回來,就是為了省視雙親,所以,明日午前,我當托缽經過家門。」

「好了,我就回家準備飲食,明天算是受我請供。」

「很好,我當準時到達。」

於是,賴吒和羅的俗家,大家忙碌起來,為了賴吒和羅的回家應供,大家忙著怖置、打掃、清理、裝飾、準備飲食,簡直像是往年賴吒和羅新婚前夕的情景重演。最最忙碌的人,是賴吒和羅的母親,在她的心裡,重新燃起了往日的希望,她要趁此機會,把兒子留在家裡,不再讓他跑掉。因此,她教婢女們,把她當年陪嫁而來的金、銀、珍珠、寶石,及一切的貴重飾物,全部搬了出來,置於庭院中的土地上,然後用布把它們蓋住,堆積起來,超過人頭,遠遠地看,像座小山,她希望以這些無價的珍寶,拴住她兒子的出世之心。

第二天的上午,賴吒和羅如期到達了他的俗家,他受到全家上下的熱烈歡迎,跟昨天的情形,已有天壤之別;但這對他來說,絲毫沒有不同的感受,他還是那樣的平靜、慈祥、穩重、端莊,正像一位出世的羅漢所應有的儀態一樣。他,賴吒和羅尊者,本為應供而來,本為跟他的母親見面而來;他的母親,卻先以那堆珍寶相示,她一見賴吒和羅,就連忙揭去了珍寶堆上的覆蓋,連忙對她的兒子說:
「孩子,你使我們等得好苦啊!我們為了這些珍寶的繼承而等你,這些珍寶,都是我和你的爸爸所有,除了你,誰也不配接受。像如此的珍寶,我們家裡還有許許多多,它們的價值,多得無法計算,你可以用它們來行善,給出家人佈施飲食,你可以用它們來享樂,要什麼就有什麼,所以,像你這樣的人,做一個出家的沙門,哪能比得上做一個在家的白衣,更自由更自在呢?」

事實上,財富的誘惑,只能打動愚疑凡夫的心,哪能搖撼得了羅漢聖者的心呢?所以,賴吒和羅說話了:「大人的意思,我完全了解,如果大人能夠聽我的話,我想有一件事告誡大人。」

「好的,你就請說罷!」他的父母說。

「那就是做一隻大布袋,裝了這些珍寶,運到恆河的水深之處,把它們投入水底。否則的話,儲蓄財寶太多,乃是一樁令人憂惱的事:或怕縣官的搜刮,或愁盜賊搶劫,或恐水火的天災,以及怨家的陷害。試問:財寶多了,豈是好事?」

人,愚疑的凡夫,總是衝不過財色的兩大重關,所以也被財色牽住了鼻子,終身作著財色的牛馬;自己被財色牽住了鼻子,往往也企圖用財色去牽住他人的鼻子,賴吒和羅的父母,就是這樣的人。他們發現,財寶一關,已被他們的兒子衝破,自然而然地便用上了美色的鎖練,吩咐家中所有年輕的美女,包括賴吒和羅往日的妻妾以及歌女舞女在內,全體盛裝,打扮得花技招展,像是應召進宮競選王妃一樣的美麗,香湯沐浴,珠玉裝飾,羅衫蟬衣之下隱現著一個個惑人的胴體。讓她們魚貫出來,禮見賴吒和羅,並教他們以最大的努力,取得賴吒和羅的歡心,同時要說:「我們最敬愛的相公,你看我們這樣的年綺美貌,世間難道還有比我們更美的美人嗎?你怎忍心拋下了我們,難道沙門的生活之中,有著另一種更美的玉女嗎?」

事實上,賴吒和羅在十年之前,就已證得阿羅漢果,就已斷除了男女的愛慾,他看人間的一切,都是平等,沒有可憎的,也沒有可愛的;如果說有,那就只有可憐的感觸,所以他說:「諸位大姊,正因為我不需要玉女,所以才去出家。」

那些美女聽到賴吒和羅把他們稱做大姊,既感到羞愧,又覺得驚恐,所以一齊跪了下來,用雙手遮住了面孔,頭也抬不起來,並且低聲地訴說:「先是遺棄了我們,如今不喚我們愛妻,反而稱做大姊了,這叫我們如何是好呢?」

這對於賴吒和羅來說,無疑是一種無謂的困擾,所以,他終於向他父母提出了抗議:「請不要如此地折磨我,我是為了應供而來,如果不能供我飲食,我就從此告辭!」

看看,財色兩關,都叫賴吒和羅輕易地闖過了,他的父母已經沒有更好的方法可想了,只好搬出了飲食,供養賴吒和羅。

然而作為一個獨生子的富豪父母,總是希望留住自己的兒子;不能永遠留住,也要設法暫時留住。於是,正當賴吒和羅進食之際,便在暗底下命令僕人,把一切的門戶,全部關閉,並且上鎖。這些計謀,賴吒和羅自然是看得明明白白,但他已是聖者,為了化度他的父母,他不著急,吃過飯,漱完口,他便從從容容地向他的父母說法:「不必如此的關門上鎖,荒野之人,以及山間的野獸,最好不要拘禁他們,否則他們就不自在;野獸且要因人的拘禁而遠離人群,進入山中,何況我是學道的沙門?要知道:世間紅顏美女,粉白黛綠,雖可以引誘愚疑的凡夫,哪能迷惑出世的聖者?我視她們,僅是一堆堆的骷髏骸骨,裹上了剎那生滅的皮肉血液,裝飾了毫無用處的珠玉瓔珞而已,如果貪戀她們,就等於赴湯蹈火;沈醉在愛慾之中的人,便會失去理智,不能做他們當做的事,乃至父母兄弟也不能顧。所以,婦女之患,譬如眾水之流,水流的歸向是海洋,貪慾女色的歸向是三塗──地獄、旁生、餓鬼,因此,要想求得不生不死的泥洹之道者,應當遠離婦女。」

就這樣,賴吒和羅先是說明了財寶使人憂惱,現在又說明了婦女使人下墮,這是給他的父母用的對症下藥的方子。財寶萬能的觀念,美色拴人的功用,在賴吒和羅的言行之中,竟予徹底的打破了,也徹底的粉碎了。他的父母,對於世間俗情的執著,經過這一打破、粉碎,也該有所領悟了。到此為止,賴吒和羅尊者的省親任務,已經圓滿,所以說法之後,也不等開門,他就以神通離開,從天窗中騰空飛去,像一隻猛獸,從人間的牢籠,重新奔返了深山的叢林。他是去得如此的迅速而神奇,僅此神通的顯現,已足感化他俗家的人了。

賴吒和羅已經遠離了俗家,但他尚有一處的化緣未了,他必須再度一個人,才能離開他的祖國;那個待他化度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他祖國羅歐吒國的國王拘獵,他也是賴吒和羅的老朋友,從小就已認識了的。

拘獵王正好驅車外出,就在道旁的樹下發現了賴吒和羅尊者。印度民族的人,特別尊敬出家的沙門,何況賴吒和羅又是他的老朋友,所以下了車,問了訊,行了禮,坐於一側,準備聽聽賴吒和羅在這闊別了十年以來的生活情形。

「大王來了,我真高興,我真為大王的到來而高興!」賴吒和羅首先表示欣慰之意。

「是的,能在這裡見到了你,我也有說不出的高興;但我沒有事先準備,不知應該贈送你一些什麼財物才好。我是必須贈送的,可不是嗎?我們是從小就很熟識了的老朋友啦!」

「這太好了,大王!不過請你不要送我任何財物,因為我已擺脫了財物的牢獄而出了家,如今大王豈能把這一牢獄重擔放回我肩上呢?」

「那麼,我該送你一些什麼來表達我對你的友善和敬意呢?」

「有的,大王!只要你能照我的話,祈願一遍,就是送了我的禮物。」

「請教,那該怎麼祈願呢?」

「大王,你當如此祈願:『令我國家富強,五穀豐熟,人民眾多而健康安樂,沙門住此而乞食易得;令我不使官吏侵擾人民。』」

「是的,聖者,我當受教,我當祈願,如聖者所教。」拘獵王接著又說:「我另有一個疑問,不知是不是可以請教?」

「當然可以。」

「那就是據我所知,凡是出家人,不外由於如下的四種原因所促成:一者,年老無依,精力衰退,無力自謀生活,所以才去出家;二者,疾病纏身,無錢治療,無力自謀生活,所以才去出家;三者,孤獨一身,無藉無靠,無力自謀生活,所以才去出家,四者,貧窮飢寒,自念貧窮,無力自謀生活,所以才去出家。然而,我很奇怪,你是如此的盛年、健康,擁有眾多的妻妾僕役,擁有富甲全國的金銀財產,除了我國王之外,誰能比得上你呢?可是你竟出了家了,這真使我猜想不通。」

賴吒和羅尊者聽完了拘獵王的疑問,因為這是一般不解佛法者所有的通病,總以為只有因了年老、疾病、孤獨、貧窮的緣故,才去出家,寄佛偷生,所以他是不能不辯的:「大王!你的看法是不正確的,也許外道的出家人是因如此而來的,佛陀座下的沙門,則絕不如此。」

「哦!難道說,還有別的原因使你出家嗎?」王問。

「是的,不過也是四種因緣,只是所見的角度不同而已。」

「這是有趣的,請教你用的是什麼角度?」

「也不是我的角度,我只是從佛陀的教法中得來。」

「佛陀的教法怎麼說?」

「佛陀常常用四事教誡於人,我就是由於領悟了佛陀的教誡,才去出家的。佛說:一者、人生無有能夠避免老的,也無有能使自身不衰老的;二者,人生無有能夠避免於病的,也無有能使自身不害病的;三者,人生無有能夠不死的,無有能由他人代替死的,死了也無有能將財產帶了走的;四者、人生至死無有能夠厭離愛慾及財產的,人皆為了愛慾及財產而作奴婢。試問大王,像這樣的人生,一旦看穿了之後,哪有不生厭離之心而去出家的呢?」

對於拘獵王而言,這樣的佛法,也是聞所未聞的,所以聽得他心悅誠服,讚歎不已:「佛陀能夠如此解釋了四事,透視了四事,使我的茅塞頓開,真是偉大極了!崇高極了!稀有難得極了!難能可貴極了!這些真理,句句扣動了我的心弦,也句句沁入了我的肺腑。真想不到佛陀的智慧,有如此的高超。」

「是的,佛陀的崇高偉大,佛陀的智慧,那是無可比擬的,也是無法揣測的。大王!還有一事,我希望告訴你:佛陀說『人若恣意行惡,必有凶變恐懼,身所作惡而自陷囹圄及殺身之禍,死後復當墮於三類惡道──地獄、旁生、餓鬼之中;又譬如樹木,有葉有華,然後結果。華有成時即落、開時而落、結果之後再落的不同;人亦如此,有的胎死腹中,有的落地即亡,有的童年而夭,有的少壯而死,有的老邁而終,人命短長,不可預知。』所以,人當及時看破,及時行善,這也正是我要出家修道的最大原因。」

拘獵王聽法到此,已經信受奉持,並已證得了初果須陀道,接著請求賴吒和羅尊者,給他授了五戒──不殺生、不偷盜、不犯他人婦女、不妄語、不飲酒。受戒之後,他懷著初果聖者的清涼喜悅之心,禮別了賴吒和羅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