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如是:一時,佛游於披祇國,妙華山中恐懼樹間鹿所聚處,與大比丘眾俱。比丘五百人,一切賢聖,神通已達,悉尊比丘,其名曰:賢者了本際、賢者馬師、賢者和波、賢者大稱、賢者賢善、賢者離垢、賢者具足、賢者牛齝、賢者鹿吉祥、賢者優為迦葉、賢者那翼迦葉、賢者迦翼迦葉、賢者大迦葉、賢者所說、賢者所著、賢者面王、賢者難提、賢者和難、賢者羅雲、賢者阿難,如是之輩五百比丘。復有菩薩如彌勒等五百人,其名曰:增意菩薩、堅意菩薩、辯積菩薩、光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瑛吉祥菩薩、軟吉祥菩薩、神通華菩薩、空無菩薩、喜信淨菩薩、根土菩薩、稱土菩薩、柔軟音響菩薩、淨土菩薩、山積菩薩具足菩薩、根吉祥菩薩,如是等菩薩五百人。

爾時,彌勒菩薩從座起,整衣服,長跪叉手,白佛言:「願欲有所問,唯天中天聽者乃敢問。」

佛告彌勒菩薩:「我當聽所問,便問在所欲,如來當隨其所欲,而發遣之令心歡喜。」

於是彌勒菩薩得聽所問,踴躍歡喜白世尊言:「菩薩有幾法行,皆棄諸惡道不隨惡知識中?」

佛告彌勒菩薩:「善哉!善哉!彌勒,菩薩多所哀念,多所安隱,愍傷諸天及人,乃發意問如來如此之義。諦聽!常思念之。」

彌勒即言:「唯然,世尊。」受教而聽。

佛言:「彌勒,菩薩有一法行,棄諸惡道不隨惡知識中。何謂為一?謂寂靜平等道意,是為一法。」

佛語彌勒:「菩薩復有二法行,棄諸惡道不隨惡知識中。何等為二?一者、住於定無所起,二者、方便別諸所見。是為二法。」

佛語彌勒:「菩薩復有三法行,棄諸惡道不隨惡知識中。何等為三?一者、得大哀法,二者、於空無所習,三者、所知無所念。是為三法。」

佛語彌勒:「菩薩復有四法行,棄諸惡道不隨惡知識中。何等為四?一者、立於誡,二者、於一切法無所疑,三者、樂處閑居,四者、等觀。是為四法。」

佛語彌勒:「菩薩復有五法行,棄諸惡道不隨惡知識中。何等為五?一者、常立德義,二者、不求他人長短,三者、自省身行,四者、常樂於法,五者、不自念身常救他人。是為五法。」

佛語彌勒:「菩薩復有六法行,棄諸惡道不隨惡知識中。何等為六?一者、不慳貪,二者、除弊惡之心,三者、無愚癡,四者、無粗言,五者、其意如虛空,六者、以空為舍。是為六法。」

佛語彌勒:「菩薩復有七法行,棄諸惡道不隨惡知識中。何等為七?一者、有善權之意,二者、能分別於諸法寶,三者、常精進,四者、常當歡悅,五者、得於信忍,六者、善解定意,七者、總智慧明。是為七法。」

佛語彌勒:「菩薩復有八法行,棄諸惡道不隨惡知識中。何等為八?一者、得直見,二者、直念,三者、直語,四者、直治,五者、直業,六者、直方便,七者、直意,八者、直定。是為八法。」

佛語彌勒:「菩薩復有九法行,棄諸惡道不隨惡知識中。何等為九?一者、菩薩以脫於欲遠離諸惡,不善之法無有想念,以得寂定歡喜,行第一一心;二者、已除想念,內意為寂其心為一,無想無行便得定意,心為歡悅,行第二一心;三者、離歡喜觀常為寂定,身得安隱如諸聖賢,所說所觀心意無起,行第三一心;四者、苦樂已斷,歡悅憂戚皆悉為止,所觀無苦無樂其意清淨,得第四一心;五者、過於色想;六者、無復說想;七者、不復念種種想,悉入無央數虛空慧;八者、皆過無央數虛空慧,入無量諸識識知之行;九者、皆過諸識知之慧,無復有無之想,皆過諸無識之慧,便入有想無想之行,不見想得寂定三昧。是為九法。」

佛語彌勒:「菩薩復有十法行,棄諸惡道不隨惡知識中。何等為十?一者、得金剛三昧;二者、所住處有所進益三昧;三者、得善權教授三昧;四者、得有念無念御度三昧;五者、得普遍世間三昧;六者、得於苦樂平等三昧;七者、得寶月三昧;八者、得月明三昧;九者、得照明三昧;十者、得二寂三昧,於一切諸法具足。彌勒,是為菩薩十法行,棄諸惡道不墮惡知識中。」

於是彌勒菩薩以偈讚佛言:

「世尊本佈施, 妻子及飲食,頭目無所惜, 佛德度無極。

護禁無所犯, 如鶡愛其毛,奉戒無與等, 功德度無極。

已現於忍力, 悉等諸苦樂,忍辱為大勢, 佛德度無極。

已了精進力, 無上德對害,精進為大至, 佛勤度無極。

已斷一切惡, 導師樂一心,大慧寂為力, 佛淨度無極。

清淨慧自在, 自然無所起,智慧常第一, 佛明度無極。

慧降魔官屬, 樹下得大智,上義離諸穢, 佛力降伏魔。

世尊轉法 輪, 大身師子吼,恐伏諸外道, 佛慧度彼德。

色妙無與等, 戒德及智慧,精進度諸岸, 佛道過眾德。

難譬不可喻, 無上大智慧,常講諸法寶, 光明導御眾。」

爾時,賢者阿難白佛言:「未曾有!世尊,是彌勒菩薩所願具足,說法無缺減,講法字句平等,所說法句無所縛著,講經竟無亂。」

佛言:「如是,如是,阿難,如其所云,彌勒菩薩辯才具足,所說經法無所缺減。」

佛言:「阿難,彌勒菩薩不獨以偈讚我。乃往過世十無央數劫,爾時有佛,號炎光具向作王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今現在成慧行、安定世間父、無上士、導御法、天上天下尊、佛天中天。爾時,有梵志長者子,名曰賢行,從園觀出,遙見如來經行身色光明無央數變,見已心念:‘甚善未曾有也!如來之身不可思議,巍巍如是,光色妙好,威神照曜,吉祥之德以為莊飾。願令我後當來之世,得身具足如是光色威神照曜吉祥之德而自莊飾。’作是願已,便身伏地心念言:‘審我當來之世得法身,若如來無所著等正覺者,如來當過我身上。’於時世尊炎光具向作王如來,知賢行長者子梵志心之所念,便過其身上。適越其上已,便得不起法忍。於是佛還顧告侍者言:‘我所以過長者子梵志賢行身上,即時令得不起法忍,眼能洞視,耳能徹聽,知他人心中所念,自知所從來生,身能飛行神通具足。’佛適過梵志賢行身上,便達眾智,五通具足無所亡失,即以偈讚佛言:

「‘往來世到十方, 人中尊無與等,唯志道過諸行, 願稽首覺導師。

以過諸世間明, 及摩尼火炎光,佛光明為最上, 願稽首覺導師。

如師子一鳴吼, 諸小獸無不伏,佛講法亦如是, 悉降伏諸異道。

眉間相清且徹, 威無量如積雪,其光明照三界, 佛在世無與等。

聖足下生相輪, 其輪妙有千輻,此土地及山陵, 不能動無上尊。’」

是時,佛告賢者阿難:「欲知爾時長者子梵志賢行者?今彌勒菩薩是。」

賢者阿難即白佛言:「彌勒菩薩得不起忍久遠乃爾,何以不速逮無上正真道最正覺耶?」

佛語阿難:「菩薩以四事不取正覺。何等為四?一者、淨國土,二者、護國土,三者、淨一切,四者、護一切。是為四事。彌勒菩薩求佛時,以是四事故不取佛。」

佛言:「阿難,我本求佛時,亦欲淨國土,亦欲淨一切,亦欲護國土,亦欲護一切。彌勒發意先我之前四十二劫,我於其後乃發道意,於此賢劫以大精進,超越九劫得無上正真之道成最正覺。」

佛告賢者阿難:「我以十事致最正覺。何等為十?一者、所有無所愛惜,二者、妻婦,三者、兒子,四者、頭目,五者、手足,六者、國土,七者、珍寶財物,八者、髓腦,九者、血肉,十者、不惜身命。阿難,我以此十事疾得佛道。」

佛語阿難:「復有十事疾得佛道。何等為十?一者、以法立於誡德,二者、常行忍辱,三者、常行精進,四者、常一其心,五者、常行智慧度於無極,六者、不舍一切,七者、已得忍心等於一切,八者、不習空,九者、得空法忍,十者、得無想之法。阿難,我以此十事,自致得佛道。」

佛語賢者阿難:「我本求佛道時勤苦無數,乃得無上正真之道,其事非一。」

佛言:「阿難,乃過世時,有王太子,號曰一切現義,端政姝好,從園觀而出道,見一人得疾困篤。見已有哀傷之心,問於病人:‘以何等藥得療即痊?’病人答曰:‘唯王身血得療我病。’爾時,太子即以利刀,刺身出血以與病者,至心施與意無悔恨。」

佛語阿難:「爾時現義太子,即我身是。阿難,四大海水尚可升量,我身血施不可稱限。所以爾者?求正覺故。」

佛語賢者阿難:「乃往過世有王太子,號曰蓮花王,端正姝好威神巍巍,從園觀出遊道。見一人身體病癩,見已即有哀念心,問於病人:‘以何等藥療於汝病?’病者答曰:‘得王身髓以塗我體,其病乃愈。’是時,太子即破身骨,以得其髓持與病者,歡喜惠施心無悔恨。爾時太子即我身是。」

佛語阿難:「四大海水尚可升量,身髓佈施不可稱計!」

佛語賢者阿難:「乃往去世有王號曰月明,端正姝好威神巍巍,從宮而出道。見盲者貧窮飢餓隨道乞丐,往趣王所而白王言:‘王獨尊貴安隱快樂,我獨貧窮加複眼盲。’爾時,月明王見此盲人哀之淚出,謂於盲者:‘有何等藥得愈卿病?’盲者答曰:‘唯得王眼能愈我病,眼乃得視。’爾時,王月明自取兩眼施與盲者,其心靜然無一悔意。月明王者,即我身是。」

佛言:「須彌山尚可稱知斤兩,我眼佈施不可稱計!」

佛語賢者阿難:「彌勒菩薩本求道時,不持耳鼻、頭目手足、身命珍寶、城邑妻子及以國土佈施與人以成佛道,但以善權方便安樂之行,得致無上正真之道。」

阿難白佛:「彌勒菩薩以何善權得致佛道?」

佛言:「阿難,彌勒菩薩,晝夜各三正衣束體,叉手下膝著地,向於十方說此偈言:

「‘我悔一切過, 勸助眾道德,歸命禮諸佛, 令得無上慧。’」

佛語賢者阿難:「彌勒菩薩以是善權,得無上正真之道最正覺。阿難,彌勒菩薩求道本願:‘使其作佛時,令我國中人民,無有諸垢瑕穢,於婬怒癡不大,慇勤奉行十善,我爾乃取無上正覺。’」

佛語阿難:「後當來世人民,無有垢穢奉行十善,於婬怒癡不以經心,正於爾時,彌勒當得無上正真之道成最正覺。所以者何?彌勒菩薩本願所致。」

佛語賢者阿難:「我本求菩薩道時,欲護一切悉令得淨,處於五濁婬怒癡中樂在生死。所以者何?是諸人民多為非法,以非為是,奉行邪道轉相賊害,不孝父母心常念惡,惡意向兄弟妻息眷屬及他人,輕易師和尚,常犯男子垢濁轉相食啖,願處是時世於中為佛!若郡國丘聚縣邑,但說眾惡轉相賊害,瓦石相擊杖相撾撥,便共聚會轉相罵詈,自還其舍設置飯食,以毒著中欲害他人,起想垢濁轉起誹謗,伏匿過惡還相發露無復善意。」

佛言:「阿難,我以大哀普念一切,為此輩人講說經法。」

賢者阿難聞佛說此,即白佛言:「未曾有!是天中天如來等正覺,能至勤苦普弘大意,調御弊惡令得成就,為除重擔具足法寶,為此輩人說其經法。」

佛言:「如是,阿難,如汝所言,佛能忍此爾,乃應如來等正覺。教化剛強為除眾冥,用佛法德具足之故,乃為此人說其經法。」

阿難白佛言:「我聞如來堅重精進等心如是,衣毛為豎。此經名為何等?云何奉行?」

佛言:「阿難,此經名為《本願當持慈氏本行彌勒所問》,當善持之。」

佛說經已,彌勒菩薩,賢者阿難、賢者大迦葉、諸大弟子,及眾菩薩,一切會者,諸天、龍、神、乾沓和、世間人,聞經歡喜,前為佛作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