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臨終的病人指一條路

宋代有個荊王夫人也是站著「走」的,有人神遊極樂世界,還看到極樂世界有她一朵很大的蓮華。這些盛況現前,使在場的眾生見聞,激發了念佛求往生的菩提心。

所以淨土法門給我們提供一個臨終助念的最奇妙、最安樂的臨終關懷。

現在看眾生臨命終時真的是很苦啊!特別是晚期癌癥病人,他受身見我執的思想控制,就是要做手術、要化療,不惜一切代價要搶救、插管子,這些病人都是被折磨死的啊!已經知道任何的治療毫無意義,為什麼還要去折磨這些病人吶?

現在真的要有一個全新的思惟了。到了癌癥末期,說明他生命終結嘛,這時候不要折騰他了,不要再去進行治療了,讓他安靜下來,讓他在最後的時刻思惟一下生命的本質,讓他跟親人有一個良性的互動,有一個情感上的交流,讓他有時間能跟一切親朋好友一一告別、一一交代,這是一種人性化的臨終關懷啊!西方都在盛行臨終關懷啊!如果他相信淨土法門,那就好了,臨終就是他生命最輝煌、最出彩的那一刻到來了,隨佛往生。

而且,他真正去念這句名號了,說不準還能夠起死回生。在東林寺,我們有太多這方面的例子了。已經到癌癥晚期,就是到東林寺求往生的,這些癌末病人,有些就順利地往生,還有些就帶著他念佛,念得他身體越來越好了。

所以,我們在臨終助念的時候祈禱阿彌陀佛,都是有兩種可能性:

第一,如果這個病人命數未到,祈請阿彌陀佛慈悲加持,令他身心康樂;

第二,如果命數已到,定業難逃,祈求阿彌陀佛接引他順利往生。

這兩種可能性都存在。我們對病人的要求還是一心求往生,不要一心求身體健康。最近,東林寺助念團報告兩個消息,也是同樣的癌癥病人,一個就是求身體健康,反而生命終結;另一個一心求往生,反而念好了。

所以我們就是給病人指一條路,就是一心求往生。一心求往生,說明你信願具足,信願具足,跟這句名號感應道交,名號裡面有光明,光明就能治你的病。如果你一心求身體好,說明你貪生怕死,貪生怕死就跟這句名號不相應,你該怎麼死還是怎麼死。所以這裡很重要,就是一心求往生哪!

所以我們現在對一些病人的交代就是,你一心求往生,而且一心歸命,交給阿彌陀佛,讓阿彌陀佛來決定我的命運。阿彌陀佛要我活一百歲,我就健康地活一百歲;阿彌陀佛要讓我今天走,我愉快地跟阿彌陀佛走,你不要有自己的想法,一心歸命,交給阿彌陀佛去處理就好了。往往就能出現奇跡。

六字洪名,阿伽陀藥,真實不虛。但是六字洪名,我們不是求健康的,因為一切法無常,終究要離開這個世間的,還是以求往生作為自己終極的目標為好。

所以我們有必要向全社會推廣阿彌陀佛臨終關懷的這種巨大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