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無常經·臨終方訣》要略

人生苦短,無常是生命常態,任何人都逃脫不掉。無常二字概括了世間和人生的真相,生命和伴隨生命的一切都是變動不停的,沒有永恆的事物。

儒家先哲孔子回答弟子「未知生,焉知死」,多少讓人覺得語焉不詳。而道家代表人物莊子顯然不滿意這樣的回答,莊子大聲疾呼「死生亦大矣!」多少古人也感嘆:無常迅速,生死事大!因為對於死後的世界人無法想像,亦無法把握,所以發出如此蒼涼的人生浩嘆。

佛家認為解決死生輪迴問題,是人生第一要務。佛陀大慈大悲,為解決這一大事,特別宣說了這部《無常經》,經的末後便是臨終方訣。方訣就是正確的處理方法。

益大師在《閱藏知津》卷31寫道:「《佛說無常經》,唐大薦福寺沙門釋義淨譯。說老、病、死,三法不可愛。經前有偈讚,偈述,絕妙。經後有五言偈頌,七言咒願頌,並臨終方訣二紙。」

臨終概念

世俗醫學所謂的死亡就是呼吸停止,而佛教指出,大部分病者氣絕後,因為神識尚未離去,所以仍然是有知覺的。須經過一段時間,通身冷透,神識出離,壽、暖、識都離開了身體,方算死亡。

佛教所謂的臨終指一期生命就要結束了,神識離開肉體之前。呼吸停止到神識離體,叫做臨終中陰。神識離開以後到投胎轉世叫做中陰期,其間經曆法性中陰和投胎中陰。除了大善業或大惡業的眾生,一般業力眾生中陰期為四十九天。在中陰期,眷屬為亡者做供養三寶、超度等佛事,對亡者都有幫助。其中最殊勝的就是淨土法門的臨終助念,可幫助亡者帶業往生,直出輪迴。

下文對臨終方訣做個概述。

若芻、芻尼,若鄔波索迦、鄔波斯迦,若見有人將欲命終,身心苦痛。應起慈心,拔濟饒益。教使香湯澡浴清淨,著新淨衣,安詳而坐,正念思惟。若病之人自無力者,餘人扶坐。又不能坐,但令病者右脅著地,合掌至心,面向西方。

芻、芻尼、鄔波索迦、鄔波斯迦是音譯,今譯為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信奉佛教的四眾弟子,如果見到臨命終的人,身心非常痛苦,佛弟子應該從內心中發出慈悲心,幫助臨終者拔除痛苦,得到安樂。命終時是上升或墮落立判之際,在這關鍵的時候幫助臨終者,能使他們獲得無量的不可思議的利益。具體方法是用香湯,即檀木或檀香粉煮過的水,給臨終者洗澡擦身,換上乾淨衣服,佛教徒穿上海青最好。根據臨終者的平時修行情況和意願,如能安詳端坐,便引導他正念思惟。因為一切唯心造,所以樹立正念思惟就是助念的根本。如果臨終者病得沒有力氣,就幫助他向右側臥,面朝西方。右側臥不會壓迫心臟,呼吸也會比較順暢。合掌表示他接受佛教理念,有目標有正念,面向西方就是加強他的信、願、行。

當病者前,取一淨處,唯用牛糞香泥塗地,隨心大小。方角為壇,以花布地,燒眾名香,四角燃燈。於其壇內懸一彩像,令彼病人,心心相續,觀其相好,了了分明,使發菩提心。復為廣說三界難居,三途苦難非所生處,唯佛菩提是真歸處。以歸依故,必生十方諸佛剎土,與菩薩居,受微妙樂。

在病人的床鋪前佈置一個小的壇城。佛在世時,是在牛糞中加好的香末塗抹在地上。因為印度是農業古國,牛和人的關係密切。牛只吃草,為人耕田和產乳,對人類恩德甚大。古印度教認為牛是毀滅之神濕婆的坐騎,印度人自古對牛敬如神明,不但不殺牛吃肉,還讓牛自由活動,至今還可看到印度城市里的牛旁若無人地漫步。印度人敬畏生命,知恩報德,這是令人尊重的地方。牛被視為神聖潔淨之物,牛糞也不例外。好的香能驅邪避魔,淨化空氣,還有與法界溝通的作用。高級的檀香效果頗好。燃燈散發的光明,可以幫助業力重的病人驅除黑暗恐懼和不安,擺脫恐怖的心態。臨終者看著佛像,觀佛的相好莊嚴,能增進他的厭苦出離之心和欣慕佛國淨土之心,一心一意求生佛國,成佛後再廣度和自己有緣的苦難眾生,這就是菩提之心。再為臨終者說三界無非火宅,認清真相,莫要錯過往生的良機,唯有佛的智慧功德成就的佛淨土,才是我們真正的歸依處。這時給病人授歸依,他容易接受,必定往生佛國,與菩薩為伴侶,享受淨土清淨微妙的快樂。

問病者言:「汝今樂生何佛土也?」病者答言:「我意樂生某佛世界。」時說法人,當隨病者心之所欲,而為宣說佛土因緣、十六觀等,猶如西方無量壽國,一一具說,令病者心,樂生佛土。為說法已,復教諦觀,隨何方國,佛身相好。觀相好已,復教請佛及諸菩薩,而作是言:「稽首如來、應、正等覺,並諸菩薩摩訶薩,願哀愍我,拔濟饒益。我今奉請,為滅眾罪;復將弟子,隨佛菩薩,生佛國土。」第二第三亦如是說。既教請已,復令病人稱彼佛名,十念成就。與受三歸,廣大懺悔。懺悔畢已,復為病人受菩薩戒。若病人困不能言者,餘人代受,及懺悔等。除不至心,然亦罪滅得菩薩戒。既受戒已,扶彼病人北首而臥,面向西方,開目閉目,諦想於佛三十二相、八十隨形好,乃至十方諸佛亦復如是。又為其說四諦因果、十二因緣無明老死、苦空等觀。

根據病人的意願,為他說明佛國的具體狀況,促使病者心有所託,樂生佛國。佛身相好凝聚了佛的一切功德,觀察佛身相好,有巨大的滅罪功效。教導病人反覆地祈請佛菩薩快來接引往生,這樣一心繫念佛號,感應道交,佛菩薩現前接引,十念一念都能成就。歸依三寶後,發至誠心懺悔無始劫來的罪業,再為病人授五戒、菩薩戒,種下成佛的種子。面朝西方,心裡一心觀想佛的相好光明。還要為病人說苦集滅道、十二因緣、無常苦空等正觀,讓病人真正明白這些道理,進一步生起厭離三界心和欣求淨土心,一心一意地念佛。

若臨命終,看病餘人,但為稱佛,聲聲莫絕。然稱佛名,隨病者心,稱其名號,勿稱餘佛,恐病者心而生疑惑。然彼病人命漸欲終,即見化佛及菩薩眾,持妙香花來迎行者。行者見時便生歡喜,身不苦痛,心不散亂,正見心生,如入禪定,尋即命終,必不退墮地獄、傍生、餓鬼之苦。乘前教法,猶如壯士屈伸臂頃,即生佛前。

對臨終的病人,只為他助念佛號,不要間斷。隨順病人的意願,不要改念其他的佛名,使病人分心,意志猶豫,產生懷疑。病人的身心調整到至心念佛,臨終時必然看見佛菩薩化身,拿著妙香花來接引。這時念佛的行人看到果報現前,便心生大歡喜,身無痛苦,心意亦不散亂顛倒,此時必定心生正見、如入禪定,即刻往生,決定不會退墮到三惡道受苦。按照以上方法去處理,就如健壯的力士抬起胳膊一屈一伸這麼短的時間,就往生到佛的淨土。

若在家鄔波索迦、鄔波斯迦等,若命終後,當取亡者新好衣服及以隨身受用之物,可分三分,為其亡者將施佛陀、達磨、僧伽。由斯亡者業障轉盡,獲勝功德福利之益。不應與其死尸著好衣等,將以送之。何以故?無利益故。若出家芻、芻尼及求寂等,所有衣物及非衣物,如諸律教,餘同白衣。

在家佛教徒命終後,對亡者的財物,可分成三份,將其中一份替亡者供養佛法僧三寶,這樣可使往生者業障消除,獲得提陞往生品位的殊勝功德。勿給亡者穿好的衣服及置備陪葬品,這樣對亡者毫無利益。如果是出家人亡故,要由寺院常住按照佛教戒律,處理遺物。

若送亡人,至其殯所,可安下風,置令側臥,右脅著地,面向日光。於其上風,當敷高坐,種種莊嚴。請一芻能讀經者,升於法座,為其亡者,讀《無常經》。孝子止哀勿復啼哭,及以餘人,皆悉至心為彼亡者燒香散花,供養高座、微妙經典及散芻,然後安坐,合掌恭敬,一心聽經。芻徐徐應為遍讀。若聞經者,各各自觀己身無常,不久磨滅,念離世間,入三摩地。讀此經已,復更散花燒香供養。又請芻隨誦何咒,咒無蟲水,滿三七遍,灑亡者上。復更咒淨黃土,滿三七遍,散亡者身。然後隨意,或安堵波中,或以火焚,或尸陀林乃至土下。

送亡者到火化地方,安置在下風向,向右側臥,面向陽光。這樣亡者的神識是趨向光明的。在上風處,佈置法台、香花等種種莊嚴具。請一位持戒清淨的比丘為亡者讀誦《無常經》。進行完供養儀軌後,安穩坐下,合掌至心,一心聽比丘誦經。隨文入觀,反觀身心內外一切,無不為無常之火所吞,從亡者身上真切體會到無常,就會發起真實無偽的猛烈的出離心,進入禪定的狀態。讀經後,念二十一遍咒語,加持甘露水,然後灑在亡者身上。再念二十一遍咒語,加持乾淨的黃土或沙土,就成為所謂的金光明沙,撒在亡者身上。之後就可以把骨灰安放在塔內,或撒到林中,或埋入地下。

以此功德因緣力故,令彼亡人,百千萬億俱胝那庾多劫,十惡、四重、五無間業、謗大乘經一切業報等障,一時消滅。於諸佛前,獲大功德,起智斷惑,得六神通及三明智,進入初地。遊歷十方,供養諸佛,聽受正法,漸漸修集無邊福慧。畢當證得無上菩提,轉正法-輪,度無央眾,趣大圓寂,成最正覺。

綜合以上功德力量,能令亡者多生多劫所造罪障,都得以消滅。這時就會生到佛前,獲得開發智慧、斷惑證真的殊勝果報,得三明六通,進入初地菩薩之位。往來十方法界,上供諸佛,聽聞受持佛宣說的正法,漸漸修集無量無邊的福德與智慧。最後必定證得圓滿的智慧,宣演正法,度無數眾生,趨向圓滿寂滅之境,最終成就佛果。

在臨終方訣中特別告訴我們帶業往生的方法。依臨終方訣之法處理,如畫龍點睛的一筆,行者一躍上蓮台,浪子終歸家,父子喜重逢,慶喜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