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佛含蘊深奧醫學原理

我還有一點經驗也許可以提供給您們參考一下,也許在病中會有很大的突破和幫助。我生病不久,懺公師父就指示我,要我多拜佛,消除業障。‘業障’兩個字,淺顯一點說—‘業’就是行為,‘障’就是障礙,也就是由過去種種行為累積下來所產生的障礙,不論是身體或是心理的障礙。所謂過去的種種行為包括—我們心裡想的念頭,與嘴裡說的語言和身體的姿勢、作為。

為什麼說念佛、拜佛可以消業障呢?因為在拜佛時心念要調整到‘恭敬’而且‘慈悲清淨’,口裡念佛就沒有其他的雜話,達到‘言語清淨’,身體的動作是柔軟又謙和恭敬,可消除平日姿勢不良,所造成的壓迫、障礙。這樣身口意三方面都清淨恭敬,就可以消除過去自己身心行為不合理所製造的障礙,(消業障),這也順便訓練在‘動中的安定’。也彷彿把水管不斷的灌水、沖洗,慢慢的就可以流暢而清淨,可以開發出潛能,也可以活化身體各部分的機能。

在我很衰弱的時候,因為腫瘤又很大,拜佛的動作是‘五體投地’—人要跪下來而且頭要貼在地上,(因為‘兩個手、兩個膝蓋和頭部五部位都貼在地上所以叫作‘五體投地’。)剛開始不明白方法,作這個動作時使腫瘤和腸子擠在一起,感覺幾乎喘不過氣來,站起來的時候覺得天昏地暗,每拜一拜都很吃力。不過我對佛倒是有很深的尊敬和信心,所以心裡覺得能拜死在佛前總是比沒有拜好,總是比躺在床上病死好,就再支持拜下去。

剛開始一天拜一百拜要很努力才拜得到,感覺身體很沉重,稍微動一下就很喘,天昏地暗。後來有一天我知道有一位患了骨癌的王學長,她鋸掉了一條腿,每天都用她僅剩下來的一條腿,單腳站立念佛拜佛,她天天都能拜一百零八拜,還能做很多的家事,我聽了很慚愧就想:她用一條腿那麼困難都能恭敬拜一百零八拜,我的兩條腿還好好的,至少也要拜三百拜。其實您只要自己試試看就可以知道一條腿拜比兩條腿拜是十倍困難!比我十倍困難的事她都有辦法做到,所以我應該要更努力,所以就發了一個願:要拜十萬拜來感謝佛恩、感謝父母、師長、一切眾生的恩惠,也迴向苦難的眾生和癌癥的朋友們,大家都能夠離苦得樂。

以為會很累,不料越舒暢輕鬆

世界上並沒有人強迫我拜佛,相反地,大家都勸我不要太累,是我自己發的願,發了願就要作,再苦也要支持下去。然而很奇怪,並不像大家所認為的那麼苦、那麼累。相反的似乎越來越不累,包袱好像越來越輕了。本來一天三百拜要分好多次才能完成,後來不知道怎麼了,越拜就越輕快,我也沒有想到要趕速度,只是身體的重量好像減輕許多。有一種水管沖得比較乾淨,水流得比較舒暢的感覺,不像剛剛沖水的時候好像有許多泥沙黏在一起沖不動的樣子。有一天忽然不覺中,一次就把三百拜拜完,而且也不累也不喘,就好像剛剛拜了第一拜那樣。

雜念越少,身心越輕

以前我聽說有一位法師他每天早上都拜三千拜。這是我很早以前聽到的,當時我不信,人家說他很快就拜完三千拜,我實在難以相信,因為我自己拜得很遲鈍又很沉重,怎麼加速度也沒有辦法拜完三千拜,其他也有像我一樣不信的人就去現場看那位法師拜佛幫他計算,真的看他拜得並不急迫,樣子也很從容,沒有趕速度加快的樣子,只是看起來很輕飄,動作很流暢,好像沒有什麼重量,幫他計算真的是三千拜,一拜都不少,後來我才相信‘當人的妄念越減越少時,身體的負擔就愈少、愈輕飄,活動越沒有障礙,才能作得那麼快。在佛門裡默默這樣用功的法師很多,算起來我是很懶隋懈怠的。

拜佛含蘊深奧醫學原理

以前聽懺公師父說:‘拜佛是最好的運動,比氣功和太極拳更好’,我還不能體會,後來在拜佛中發現很多拜佛的好處,以及拜佛和醫學的原理相應的關係才漸漸了解師父的話:拜佛是使我們身、口、意清淨的運動,可以和佛相應當然也可以治病。拜佛和醫學的關係,我們有一個另外專門的專題來討論,在這裡只簡單地說幾句話。

拜佛具‘脊椎醫學’的療效,(整脊醫學) 強化內臟、增加細胞帶氧量

現代人精神很緊張、壓力大,全身的肌肉不自覺的都是很緊繃,而且因為缺乏運動,整條脊椎都很硬很難彎曲。由醫學上來講,脊椎一節和一節中間的縫隙是神經和血管通過的地方,由脊髓出來的神經是負責管理各個內臟的,如果脊椎骨一節一節擠得太近就會壓迫血管和神經,哪一節的血管神經受壓迫,那一節就會出問題,它所支持的內臟功能就會漸漸壞掉。因為姿勢不良,肌肉緊張迫使脊椎骨太擠了,血流不通、神經不暢所以不能送充分的營養和氧氣給內臟的細胞,細胞若是缺氧就容易變成癌細胞,所以和癌癥有很大的關係。所以我們平時行、住、坐、臥的姿勢、動作和呼吸對整個病情有很大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