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救度生命的三種模式

佛教自應世以來,對消除人類現世中的種種煩惱與痛苦,以及死亡所帶來的無邊恐懼,一直展現出其獨特的魅力,並為出離生死輪迴,獲得真正安樂,發揮著其他宗教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佛教的根本目的,是要導引一切有情,覺悟「生」與「死」的本來面目,從而出離生死輪迴。

本師釋迦牟尼佛應眾生不同根機,施設種種方便法門,開示佛之智慧正見。時值五濁惡世,業力凡夫要想通過自力修戒定慧,斷貪瞋癡,出分段生死,離變易生死,何其之難!佛陀了知末法眾生難以通過自力修行來斷惑證真,解決生死大事,所以慈悲宣說淨土念佛一法,勸導眾生專念阿彌陀佛名號,仰靠阿彌陀佛大誓願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一切眾生,若以靈明不昧之覺醒心,深信阿彌陀佛大悲願力廣大無邊,以及西方極樂世界無量功德莊嚴,至心稱念「南無阿彌陀佛」萬德洪名,迴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必定得蒙阿彌陀佛慈悲接引,往生極樂。蓮華化生,證無生忍。見自性之無量光壽,成就佛果。但是,眾生因業力牽引,善根福德因緣不同,故一生所遇善惡順逆種種境緣亦相差甚遠。有的平生遇善因緣,得聞淨土念佛一法,信受奉行。一心念佛,求生西方,早早預辦生死大事,可喜可賀。但更多人卻在一生之中,忙忙碌碌,以寶貴之人身,追名逐利,機關算盡,造種種惡,感無量苦。命終之後,墮三惡道,無有出期,可悲可嘆。

為了救度九法界眾生,佛陀施設了種種善巧方便之法,特別是對那些生前造諸惡業、無緣修行,或修行不得力即將墮落到三惡道的眾生,展開大慈大悲的徹底救度。根據被救度者所處不同的狀態,可以把救度的模式分為三類:一、臨終助念,其涉及的對像是處在臨命終時的有情(包含「處生中有、睡夢中有、禪定中有、臨終中有」四種狀態);二、中陰救度,其涉及的對像是處在「法性中有、投生中有」狀態的有情,也就是已經離開上一期業報身,但還未投生到下一期業報身的生命形態;三、惡道超拔,其涉及的對像是命終之人,但因惡業的牽引,已經投生到惡道正在受報的有情,其涉及的生命形態屬於處生中有的狀態。下面對這三種生命救度模式依次進行討論。

一、臨終助念

若有眾生,將要命終,以往昔善業功德而感得懂佛法之善知識、家親眷屬勸導其皈依佛、法、僧三寶,直面死亡,消除恐懼和絕望,並為其念誦大乘經典、佛菩薩名號,令其正念舍報,往生善處,是為臨終助念。最殊勝的是淨土宗的臨終助念,為其稱念阿彌陀佛名號,善巧開導,令其發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淨土宗的臨終助念,依據《佛說阿彌陀經》、《佛說無量壽經》、《佛說觀無量壽佛經》、《佛說無常經·臨終方訣》等經的宗旨和意趣,以種種善巧的方式,為各種根器的臨終人,傳播「南無阿彌陀佛」萬德洪名,宣揚阿彌陀佛大悲願力,介紹西方極樂世界妙境界相。引導臨終者深信佛語佛願,通過不間斷地為其稱念阿彌陀佛名號,以阿彌陀佛名號無量功德,引導臨終者發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安心念佛,心不忘失。令其蒙佛願力,命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永離生死大苦,一生成就佛果。

如《佛說阿彌陀經》云:

「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說阿彌陀佛,執持名號,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亂。其人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在其前。是人終時,心不顛倒,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舍利弗,我見是利,故說此言。若有眾生聞是說者,應當發願,生彼國土。」

又如《佛說無量壽經》(阿彌陀佛四十八願之攝生三願)云:

「設我得佛,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唯除五逆,誹謗正法。(十八)

設我得佛,十方眾生,發菩提心,修諸功德,至心發願,欲生我國,臨壽終時,假令不與大眾圍繞現其人前者,不取正覺。(十九)

設我得佛,十方眾生,聞我名號,繫念我國,植眾德本,至心迴向,欲生我國,不果遂者,不取正覺。(二十)」

再如《佛說觀無量壽佛經》云:

「中品下生者,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孝養父母,行世仁慈。此人命欲終時,遇善知識,為其廣說阿彌陀佛國土樂事,亦說法藏比丘四十八願。聞此事已,尋即命終。譬如壯士屈伸臂頃,即生西方極樂世界。」

「佛告阿難及韋提希:下品上生者,或有眾生,作眾惡業,雖不誹謗方等經典。如此愚人,多造惡法,無有慚愧。命欲終時,遇善知識,為說大乘十二部經首題名字。以聞如是諸經名故,除卻千劫極重惡業。智者復教合掌叉手,稱南無阿彌陀佛。稱佛名故,除五十億劫生死之罪。爾時彼佛,即遣化佛、化觀世音、化大勢至,至行者前。讚言:善男子!以汝稱佛名故,諸罪消滅,我來迎汝。作是語已,行者即見化佛光明,徧滿其室,見已歡喜,即便命終。乘寶蓮華,隨化佛後,生寶池中。」

「佛告阿難及韋提希:下品中生者,或有眾生,毀犯五戒、八戒,及具足戒。如此愚人,偷僧祇物,盜現前僧物,不淨說法,無有慚愧,以諸惡業,而自莊嚴。如此罪人,以惡業故,應墮地獄。命欲終時,地獄眾火,一時俱至。遇善知識,以大慈悲,即為讚說阿彌陀佛,十力威德,廣讚彼佛,光明神力,亦讚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此人聞已,除八十億劫生死之罪;地獄猛火,化為清涼風,吹諸天華;華上皆有化佛菩薩,迎接此人,如一念頃,即得往生。」

「佛告阿難及韋提希:下品下生者,或有眾生,作不善業,五逆十惡,具諸不善。如此愚人,以惡業故,應墮惡道,經歷多劫,受苦無窮。如此愚人,臨命終時,遇善知識,種種安慰,為說妙法,教令念佛。彼人苦逼,不遑念佛。善友告言:汝若不能念彼佛者,應稱無量壽佛。如是至心,令聲不絕,具足十念,稱南無阿彌陀佛。稱佛名故,於念念中,除八十億劫生死之罪。命終之時,見金蓮華,猶如日輪,住其人前。如一念頃,即得往生極樂世界。」

以上經文所開示的「中品下生、下品上生、下品中生、下品下生」往生者,平生皆無修行,都是在臨命終時,遇到淨土宗善知識慈悲關懷,助其正念,善巧開導,令心安定。由此可知,無論此生有無修行,眾生臨終之時,只要有機緣聽聞阿彌陀佛的名號,內心真正相信阿彌陀佛和西方極樂世界的無量功德,願意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至誠稱念阿彌陀佛名號,祈請阿彌陀佛加持,接引往生西方。命終之時,一定得蒙阿彌陀佛接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所以,為了令有緣眾生於臨命終時能生起真實信願,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念佛行人若遇臨終者,多為演說極樂世界無量功德和阿彌陀佛大誓願力,為其念佛,助其正念,願其蒙佛接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除上述淨土經典之外,《佛說無常經·臨終方訣》及《地藏菩薩本願經》中也宣說了為臨終者助念的方法及其殊勝利益。

如《佛說無常經·臨終方訣》開示:

「復為廣說三界難居,三途苦難非所生處,唯佛菩提是真歸仗。以歸依故,必生十方諸佛剎土,與菩薩居,受微妙樂。」

「問病者言:汝今樂生何佛土也?病者答言:我意樂生某佛世界。時說法人,當隨病者心之所欲,而為宣說佛土因緣、十六觀等,猶如西方無量壽國,一一具說,令病者心樂生佛土。為說法已,復教諦觀,隨何方國,佛身相好。」

「若臨命終,看病餘人但為稱佛,聲聲莫絕。然稱佛名,隨病者心稱其名號,勿稱餘佛,恐病者心而生疑惑。然彼病人命漸欲終,即見化佛及菩薩眾,持妙香華來迎行者。行者見時便生歡喜,身不苦痛、心不散亂,正見心生如入禪定,尋即命終,必不退墮地獄、傍生、餓鬼之苦。乘前教法,猶如壯士屈伸臂頃即生佛前。」

佛陀在此經中勸導,如果有人快要命終,看護之人應為臨終者相續不間斷地稱念佛號。雖隨病人自願,卻又獨舉西方無量壽國妙相莊嚴。一心念佛,令臨終者身無苦痛,心不散亂,正念命終,除卻三惡道罪苦,乘佛功德,往生佛前。

又《地藏菩薩本願經》云:

「世尊!如是閻浮提男子女人,臨命終時,神識昏昧,不辨善惡,乃至眼耳更無見聞。是諸眷屬,當須設大供養,轉讀尊經,念佛菩薩名號。如是善緣,能令亡者離諸惡道,諸魔鬼神悉皆退散。世尊!一切眾生臨命終時,若得聞一佛名、一菩薩名,或大乘經典一句一偈。我觀如是輩人,除五無間殺害之罪。小小惡業,合墮惡趣者,尋即解脫。」經中說我們這個世界的眾生,臨終的時候神識昏迷,所以家屬應為其供養三寶,誦經念佛,令其得聞佛菩薩名號,藉三寶的力量,除臨終者種種罪業,解脫惡道之苦。

「世尊!現在未來一切眾生,若天若人,若男若女,但念得一佛名號,功德無量,何況多名?是眾生等,生時死時,自得大利,終不墮惡道。若有臨命終人,家中眷屬,乃至一人,為是病人,高聲念一佛名。是命終人除五無間罪,餘業報等悉得消滅。是五無間罪,雖至極重,動經億劫,了不得出,承斯臨命終時,他人為其稱念佛名,於是罪中,亦漸消滅。何況眾生自稱自念,獲福無量,滅無量罪。」

經中說,一切眾生如果能念一佛名號,功德無量。如果能念多佛名號,功德更是不可思議。這些念佛的眾生,無論是在生時,還是臨命終時,因自己念佛的功德自然得到巨大的利益,終究不會墮落惡道。如果家裡有人即將命終,家屬應該為其高聲念佛,這樣可以除卻臨終者五種墮落無間地獄的罪業果報。如果能令臨終者自己稱念諸佛名號,那就更好。可以令其獲得無量的福德,滅除無量的罪業。所以,為臨終者助念佛號,並令其念佛,自他皆能獲得大利,功德不可思議。是故,應當盡力為之。

又《佛說灌頂經》云:

「普廣菩薩又白佛言:若人在世,不歸三寶,不行法戒;若其命終,應墮三途,受諸苦痛;其人臨終方欲精誠歸命三寶,受行法戒悔過罪釁,發露懺謝改更修善;臨壽終時聞說經法,善師化導得聞法音;欲終之日生是善心得解脫不?

佛言:普廣!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等,臨終之時得生此心,無不解脫眾苦者也。所以者何?如人負債,依附王者,債主便畏不從求財。此譬亦然,天帝放赦,閻羅除遣,及諸五官伺候之神,反更恭敬不生噁心。緣此福故,不墮惡道,解脫厄難,隨心所願,皆得往生。」

經中說,若有眾生平生沒有皈依三寶,也不修行,此人命終之後,當隨惡業墮落惡道,受種種苦痛。若在臨終的時候,因善根成熟,想至誠皈依三寶,受持佛法戒律,懺悔改過,誠心向善,並得聞善知識開導,聽經聞法,以此福德因緣,能免墮惡道,解脫種種苦難,能隨自己意願,往生佛國剎土。所以,若遇眾生臨命終時,助念者應勸導其皈依三寶,開示佛法,借三寶功德,令其解脫眾苦,往生善處。

依經義可知,臨終助念的關鍵是要在臨終者命終之前,激發其主觀能動性,通過善巧開導,令臨終者在死亡之前,主動地生起對三寶的信心,滅除惡業,令其生起願意往生佛國的信願之心。神識在離開此期業報身後,即能往生淨土。而淨土宗的臨終助念,即是要令臨終者生起對阿彌陀佛的信心,生起強烈的求生西方極樂世界的願心,並至誠稱念阿彌陀佛名號,祈請阿彌陀佛接引往生,以期舍報神識離體之後,逕生西方極樂世界,實現助念的目標。

二、中陰救度

若有眾生,已經舍報,而因往昔善根福德因緣成熟,感得親友為亡者延請僧眾誦經念佛,供養三寶,捐資印製佛經、佛像,戒殺放生,力行佈施,修諸功德。迴向亡靈,消罪增福,投生善處,是為中陰救度。佛教寺院在一些特定的日子,根據齋主的要求,為其新亡家屬打往生普佛,即把僧眾做功課時誦經、念咒、念佛的功德,迴向給齋主的亡眷,令亡者消除罪業,投生善道。此屬中陰救度的典型模式。關於如何實施中陰救度,《佛說灌頂經》、《佛說無常經·臨終方訣》、《地藏菩薩本願經》等經有詳細記載。

如《佛說灌頂經》云:

「普廣菩薩復白佛言:若四眾男女,若命未終,若已終者,我今當勸修諸福業,得生十方諸佛剎也。佛言:善哉普廣!隨意教導十方人也。普廣菩薩語四輩言:若人臨終未終之日,當為燒香然燈續明,於塔寺中表剎之上,懸命過幡,轉讀尊經,竟三七日。所以然者,命終之人,在中陰中,身如小兒,罪福未定,應為修福,願亡者神,使生十方無量剎土,承此功德必得往生。亡者在世若有罪愆應墮八難,幡燈功德必得解脫。若善願應生父母在異方不得疾生,以幡燈功德皆得疾生,無復留難。若得生已,當為人作福德之子,不為邪鬼所得便也,種族豪強。是故應修幡燈功德。諸命過者修行福業,至心懇惻應代亡者,悔過眾罪,罪垢即滅。為亡者修福,如餉遠人無不獲果。譬如世間犯罪之人,心中思惟望諸親屬,求諸大力救其危厄,今日燒香望得解脫。為亡者稱其名號修諸功德,以福德之力緣是解脫亦復如是。徑生十方,無願不得。」

此經開示,親屬應為臨終或命終之人,於塔寺中,燒香燃燈,懸掛幢幡,誦讀佛經,修諸功德。迴施亡者藉諸功德之力,解脫罪業厄難,投生善處。

《佛說無常經·臨終方訣》中也說,如果有在家居士亡故,應當以亡者資身之物,供養佛法僧三寶,以消亡者業障,增福獲利。如經云:

「若在家鄔波索迦、鄔波斯迦等,若命終後,當取亡者新好衣服及以隨身受用之物,可分三分,為其亡者將施佛陀、達磨、僧伽。由斯亡者業障轉盡,獲勝功德福利之益。」

為了最大限度消除亡者的罪業,除了用亡者的資身之物來供養三寶外,還應為亡者請僧誦經,為其誦咒,加持淨水及淨沙土,然後以所加持之水及土灑亡者身上,滅除亡者種種業障,令其往生佛前,得大智慧,度化無量眾生,成就無上佛果。如《佛說無常經·臨終方訣》云:

「若送亡人,至其殯所,可安下風,置令側臥,右脅著地,面向日光。於其上風,當敷高坐,種種莊嚴。請一苾芻能讀經者,升於法座,為其亡者,讀《無常經》。孝子止哀勿復啼哭,及以餘人,皆悉至心為彼亡者燒香散花,供養高座、微妙經典及散苾芻,然後安坐,合掌恭敬,一心聽經。苾芻徐徐應為遍讀。若聞經者,各各自觀己身無常,不久磨滅,念離世間,入三摩地。讀此經已,復更散花燒香供養。又請苾芻隨誦何咒,咒無蟲水,滿三七遍,灑亡者上。復更咒淨黃土,滿三七遍,散亡者身。然後隨意,或安窣堵波中,或以火焚,或尸陀林乃至土下。以此功德因緣力故,令彼亡人,百千萬億俱胝那庾多劫,十惡、四重、五無間業、謗大乘經一切業報等障,一時消滅。於諸佛前獲大功德,起智斷惑,得六神通及三明智,進入初地。遊歷十方,供養諸佛,聽受正法,漸漸修集無邊福慧。畢當證得無上菩提,轉正法輪度無央眾,趣大圓寂成最正覺。」

《地藏菩薩本願經·利益存亡品第七》也說,因亡者生前所造種種罪業,當墮惡道,受種種苦,家屬應當戒殺護生,供養三寶,為亡者誦經念佛,修諸功德,以消亡者罪業,投生善處。如經云:

「世尊!習惡眾生,從纖毫間,便至無量。是諸眾生有如此習,臨命終時,父母眷屬宜為設福,以資前路。或懸幡蓋及然油燈,或轉讀尊經,或供養佛像及諸聖像,乃至念佛菩薩及辟支佛名字,一名一號,歷臨終人耳根,或聞在本識。是諸眾生所造惡業,計其感果,必墮惡趣,緣是眷屬為臨終人修此聖因,如是眾罪,悉皆消滅。若能更為身死之後,七七日內,廣造眾善,能使是諸眾生,永離惡趣,得生人天,受勝妙樂。現在眷屬,利益無量。是故我今對佛世尊,及天龍八部、人、非人等,勸於閻浮提眾生:臨終之日,慎勿殺害,及造惡緣,拜祭鬼神,求諸魍魎。」

「無常大鬼,不期而到,冥冥游神,未知罪福。七七日內,如癡如聾。或在諸司,辯論業果,審定之後,據業受生。未測之間,千萬愁苦,何況墮於諸惡趣等。是命終人,未得受生,在七七日內,念念之間,望諸骨肉眷屬,與造福力救拔。過是日後,隨業受報。若是罪人,動經千百歲中,無解脫日。若是五無間罪,墮大地獄,千劫萬劫,永受眾苦。」

「如是罪業眾生,命終之後,眷屬骨肉,為修營齋,資助業道。未齋食竟,及營齋之次,米泔菜葉,不棄於地。乃至諸食未獻佛僧,勿得先食。如有違食及不精勤,是命終人,了不得力。如精勤護淨,奉獻佛僧,是命終人,七分獲一。是故,長者!閻浮眾生,若能為其父母,乃至眷屬,命終之後,設齋供養,志心勤懇。如是之人,存亡獲利。」

通過經文可知,在中陰救度模式中,被救度對像得到利益的關鍵是家屬要在亡者舍報四十九天之內,以至誠的心為亡者供養三寶,修諸功德。以此因緣,消除亡者罪業因緣,令亡者投生善處。

三、惡道超拔

若有眾生,生前因造種種惡,臨終以及亡後七七日內都無有因緣得到佛法利益,最終墮落地獄、餓鬼、畜生三惡道,受無量苦。而後須待善業因緣成熟,感得其親友佈施供養佛法僧三寶,借助三寶不可思議功德之力,超拔亡眷脫離惡道,超升善趣。

農曆七月十五日,中國百姓要在這天祭祀先人,民間俗稱「鬼節」;而佛教信眾稱為「佛歡喜日」,是佛教的重大節日。也名「盂蘭盆節」,這是根據佛陀在《盂蘭盆經》中的教敕而確定的。大目犍連以天眼見到他的母親在餓鬼道受苦,悲切拔母之苦,盂蘭盆會由斯啟建。佛弟子在這一天供養僧眾,以期通過十方僧眾修行的功德力,超拔現世父母、過去七世父母,以及先亡六親眷屬,令亡眷脫離三途之苦,超升人天善道。如經云:

「佛告目連:十方眾僧,七月十五日僧自恣時,當為七世父母及現在父母厄難中者,具飯百味、五果、汲灌盆器、香油錠燭、床敷臥具、盡世甘美以著盆中,供養十方大德眾僧。當此之日,一切聖眾或在山間禪定,或得四道果,或樹下經行,或六通自在、教化聲聞、緣覺,或十地菩薩大人、權現比丘,在大眾中;皆同一心,受缽和羅飯。具清淨戒聖眾之道,其德汪洋,其有供養此等自恣僧者,現世父母、七世父母、六親眷屬得出三途之苦,應時解脫,衣食自然。若父母現在者,福樂百年;若已亡七世父母,生天,自在化生,入天華光,受無量快樂。」

「善男子!若有比丘、比丘尼、國王、太子、王子、大臣、宰相、三公、百官、萬民、庶人行慈孝者,皆應先為所生現在父母、過去七世父母,於七月十五日(佛歡喜日、僧自恣日),以百味飲食安盂蘭盆中,施十方自恣僧。願使現在父母壽命百年、無病,無一切苦惱之患,乃至七世父母離餓鬼苦,生人天中,福樂無極。」

又《佛說灌頂經》云:

「普廣菩薩復白佛言:又有眾生不信三寶,不行法戒,或時生信,或時誹謗。或是父母、兄弟、親族,卒得病苦緣此命終,或墮在三途八難之中,受諸苦惱,無有休息。父母、兄弟及諸親族為其修福,為得福不?佛言:普廣,為此人修福者,七分之中為獲一也。何故爾乎?緣其前世不信道德,故使福德七分獲一。若以亡者嚴身之具,堂宇、室宅、園林、浴池以施三寶,此福最多,功德力強,可得拔彼地獄之殃,以是因緣便得解脫,憂苦之患長得度脫,往生十方諸佛淨土。」

又《不空罥索神變真言經》云:

「若諸眾生具造十惡五逆、四重諸罪,猶如微塵滿斯世界,身壞命終,墮諸惡道。以是真言加持土沙一百八遍,尸陀林中散亡者尸骸上,或散墓上塔上,遇皆散之。彼所亡者,若地獄中,若餓鬼中,若修羅中,若傍生中,以一切不空如來不空毗盧遮那如來真實本願大灌頂光真言加持沙土之力。應時即得光明及身,除諸罪報,舍所苦身,往於西方極樂國土。蓮華化生乃至菩提更不墮落。」

細研經文可知,惡道超拔的關鍵是要家屬以供養三寶的因緣,仰仗十方僧眾修行的殊勝功德之力,乃至佛陀真言神咒的不可思議加持力,消除惡道眾生的種種罪業,令其解脫惡報之身,超升人天善道,乃至佛國淨土。

通過對臨終助念、中陰救度、惡道超拔三種生命救度模式的探討和分析,我們可以總結出這三種救度模式的共同特徵和不共之處。

一、共同特徵有三。其一,三者都要以家親眷屬的全力資助及至誠懇切的迴向作為救度的緣起力;其二,三種模式都必須依靠佛法僧三寶不可思議功德力作為決定救度增上緣;其三,三種救度模式都可以通過誦讀佛經、念佛菩薩名號及真言咒語,以功德迴向被救度對像,令其業障消除,往生善處。

二、不同之處亦有二。其一,救度時間的不同。臨終助念的實施時間是在眾生靈識沒有離開本期業報身之前;中陰救度實施時間是在眾生舍棄本期業報身之後,但還未投入下一期業報身期間;惡道超拔的時間是已經轉入另一期處生中有的生命狀態。其二,救度對像自覺性強弱的不同。臨終助念的關鍵是通過家親眷屬、蓮友、善知識等助緣來激發被救度對像自己的主觀能動性,讓被救度對像自覺力與三寶的功德力感通,實現救度目的。中陰救度和惡道超拔中的被救度對像,因罪惡業力的緣故,不由自主,無法把握業力,其主觀能動性很難起用,不能自覺,其被救度的希望完全依賴家屬至誠資助,通過供養三寶的功德力,消業脫苦,以達到救度超拔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