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恐怖及不順,都由所造的罪業而產生

護眼色: 字體:粗體 作者:索達吉堪布 發佈時間:2017-1-16 0:28:46 简体字 

痛苦恐怖及不順,都由所造的罪業而產生

一切的痛苦、恐怖及不順,都是由往昔所造的罪業而產生。

「痛苦不悅意」:學過《俱舍論》的人都知道,痛苦可分為心的痛苦和身體的痛苦,如《四百論》中說:「高官有心識上的痛苦,小民有身體上的痛苦。」五根群體所產生的痛苦,叫做身苦;意識不悅意、不舒暢,叫做心苦。不管是身體的痛苦,還是心裡的痛苦,全部來源於前世所造的惡業。

有些人遇到不順的事情而產生痛苦,有些內心沒辦法調伏而產生痛苦,世間上的任何人,除了極少數對佛法有體悟以外,都有不同層次的痛苦。高人有高人的痛苦,劣者有劣者的痛苦,表面上看來,他們好像非常開心,其實身心都有不同的痛苦。一方面這是輪迴痛苦所致,另一方面,也源於自己前世的惡業。

很多人身體經常生病,這肯定跟他前世害過眾生有關。昔日阿育王的王子被挖去雙目,就是因為他前世是獵人時,挖掉很多野獸的眼睛。現在世間上有些是盲人,有些是聾子,有些是啞巴,有些心不堪能,有些身體有各種疾病,都是前世或者今生的業力所感。明白這個道理以後,無論是別人身上的痛苦,還是自己身上的痛苦,都應該深深地意識到:這是因為前世害過眾生。

比如我今天脊椎特別痛,肝臟特別痛,或者心臟特別痛,肯定是我以前挖過別人的肝臟,或把別人的脊椎弄壞了。這是惡業成熟的果報,現在光吃一點藥、打個針能不能解決呢?可能暫時起一些止痛的作用,但要完全制止的話,恐怕是不行的,因為我前世也曾讓別人如此痛苦。

「種種諸畏懼」:地水火風的災害、怨敵的恐怖、非人的威脅,以及有些人天黑不敢出門,早上來上課如果沒有電筒,就害怕路上有餓狗、惡人,世間上有各種各樣的畏懼,實際上也是前世的果報。

尤其在放生的時候,有些居士不顧及動物的感受,一邊說笑,一邊把它們拋得高高的,然後掉在海里面。雖然放生是件好事,但在整個過程中導致眾生特別害怕,《俱舍論》中說,這很可能成為自己瘋狂的因。因此在放生的時候,大家應該溫和一點。

《中觀寶鬘論》中說:「今生的短命、恐懼,來世難忍的地獄痛苦,全是前世殺野獸等果報而現前的。」所以我們身心感受痛苦時,應當反觀自己,不要一味地埋怨別人,把自己的痛苦加在別人身上,認為自己生生世世都是好人,從來沒有做過壞事。有些不懂因果的人經常說:「我是非常善良的人,為什麼今生不順,別人總是欺負我?」也許你今生真的很善良,但你敢保證前世一點業都沒造過嗎?如果不敢的話,那麼今生所面對的這些人,不一定都要對你特別恭敬吧。

「所求不順遂」:世間中所有的不順利,比如想獲得地位、財產、飲食,始終無法如願以償,經常出現種種違緣障礙,這也源於自己往昔的罪業。

以上所說的這些痛苦,都可以包括在生老病死、愛別離、求不得等八苦當中。這些痛苦的來源,無一不是前世的惡業所感。惡業的類型非常多,詳細的因果類別,唯有佛陀的無礙智慧才能通徹照見。因此,大家在遭受這些痛苦時,不要總歸咎於別人,應該想到是自己的問題。

然而,現在的世間人,希求佛法、希求解脫的寥寥無幾,不要說不信佛教的人,就算在佛教徒裡面,憑良心觀察自己的相續時,誰敢說自己今生唯一希求的就是解脫。有一次,我順便問一個虔誠的佛教徒:「你現在最擔憂的是什麼?」他的回答是:「我白天晚上最擔憂的就是股票下跌。」我又問另一個人:「你現在最痛苦的是什麼?」她說:「每次照鏡子時,臉上的皺紋越來越多,這是我最痛苦的事情。」如果換成是深信因果的人,可能最擔憂的是造惡業,生生世世不得解脫;最痛苦的就是來世墮入地獄,或者一想起今生的痛苦源於前世的惡業,就覺得特別痛苦。真正相信因果的人,他的擔憂和害怕,全部都會跟因果有關。

還有一個大老闆,也是佛教徒,他悄悄地跟我說:「我應該開悟了。」我就問他:「你一生中最希求的是什麼?」他說:「其他沒有什麼,家庭平安就可以。」假如真是開悟者,最希求的應該是利益眾生,即使沒有開悟的話,也希望早日從輪迴苦海中解脫。可是,關在「監獄」裡的眾生,根本不知自己的處境如何,只盯住眼前的一點名聞利養,表面上雖不否定來世的存在,但從言行舉止中也可以看出,他唯一重視的就是今生,這是非常愚昧的!

大家應當反觀自己: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現在希求的是什麼?對來世解脫有什麼打算?自己應該最明白。倘若沒有這方面的希求,所作所為必定隨著世間而轉。我們的心如同駕駛員,它開到哪裡,身體就會隨之而去。倘若心的方向是來世解脫,那麼身體的車輛也會謹慎取舍因果,但若心只放在今生的小院子裡,那自己永遠出不了輪迴的牢籠。

當然,我並不是說自己對解脫有什麼定解,這絕對是沒有的。有時候觀察自己,覺得非常慚愧,但有時候又想,我在上師如意寶面前聽過不少佛法,對前世今生的甚深因果還是相信的,尤其知道今生很短暫,沒有必要留戀這些,這一點理念還是有。即生中有名聲也可以,有財產也可以,快樂也可以,但這些都是短暫的,最漫長、最難忍的是什麼?就是來世,乃至生生世世。所以,獲得這樣的人身時,為了來世需要精進,自己還是有一種非常微小的希求心。但這種希求心也經不起違緣的摧毀,一遇到各種外緣時,它就消失了。

其實像我這樣的人,很多道友也基本上差不多,平時在互相交談的過程中,很容易知道他們在想什麼。他們最關心的是什麼?就是今世。因此,我經常感到法王如意寶的不可思議,他老人家接近圓寂時,一直在強調:「今生和來世當中,我最重視來世;世間法和出世間法當中,我最重視出世間法。」每當這些教言歷歷再現時,我心裡總有種不同的感覺。對於因果,大家也應該有這樣的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