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家人不能和俗人一樣,光為這三個字忙

世界上人由少至老,都離不了衣、食、住三個字,這三個字就把人忙死了。衣服遮身避寒暑,飲食少了就飢渴,若無房子住,風雨一來無處躲避,所以這三個字一樣也少它不得。

人道如此,其餘五道亦是一樣,飛禽走獸、虎狼蛇鼠,都要安身住處,要羽毛為衣,也要飲食。衣、食、住三事本來是苦事情,為佛弟子不要被它轉。

佛初創教,要比丘三衣一缽,日中一食,樹下一宿,雖減輕了衣食住之累,但還是離不了它。現在時移世易,佛弟子也和世人一樣為衣食住而繁忙,耕田插秧一天到晚泡在水裡,不泡就沒有得食。

春時不下種,秋到無苗豈有收?可見一粥一飯,來處不易,要花時間,費工夫,勞心力,才有收成。為佛弟子,豈可端然拱手,坐享其成!

古人說:「五觀若明金易化,三心未了水難消。」出家人不能和俗人一樣,光為這三個字忙,還要為道求出生死。因為要借假修真,所以免不了衣食住。

但修道這件事,暫時不在,如同死人。古云:「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所以道人行履,一切處、一切事,勿被境轉。修道如栽田,谷子變秧,插秧成稻,割稻得米,煮米成飯。

佛性如種子,眾生本性與佛無異,自心是佛,故曰佛性。這種子和秧稻米飯相隔很遠。不要以為很遠,就不相信這種子會成飯。

成佛所以要先有信心,即把種子放在田裡,等它發芽變秧,這時間又怕焦芽敗種,錯過時光,就是說修行要學大乘,勿誤入小乘耽誤前途。

插了秧以後要鋤草,等於修道要除習氣毛病,把七情六慾、十纏十使、三毒十惡,一切無明煩惱都除淨,智種靈苗,就順利長成,以至結果。

修行要在動用中修,不一定要坐下來閉起眼才算修行。要在四威儀中,以戒定慧三學,除貪瞋癡三毒,收攝六根如牧牛一樣,不許它犯人苗稼。

美女在前,俗人的看法是,前面一枝花;禪和子的看法是,迷魂鬼子就是她!

眼能如是不被色塵所轉,其餘五根都能不被塵轉,香不垂涎,臭不噁心,什麼眉毛長,牙齒短,張三李四,人我是非都不管。拾得大士傳的彌勒菩薩偈曰:

老拙穿袖襖,淡飯腹中飽;

補破好遮寒,萬事隨緣了。

有人罵老拙,老拙自說好;

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

涕唾在面上,隨他自干了;

我也省氣力,他也無煩惱。

這樣波羅蜜,便是妙中寶;

若知者消息,何愁道不了。

也不論是非,也不把家辦;

也不爭人我,也不做好漢。

跳出紅火坑,做個清涼漢;

悟得長生理,日月為鄰伴。

這是一切處都修道。並不限於蒲團上才有道。若只有蒲團上的道,那就要應了《四料簡》的「陰境若現前,瞥爾隨他去」。

人生在世,人與人之間,總免不了說好說歹的,打破此關,就無煩惱。說我好的生歡喜心,就被歡喜魔所惑——三個好,送到老;說我不好的,是我的善知識,他使我知過必改,斷惡行善。

衣食住不離道,行住坐臥不離道,八萬細行,不出四威儀中。古人為道不虛棄光陰,睡覺以圓木作枕,怕睡久不醒,誤了辦道。

不獨白日遇境隨緣要作得主,而且夜間睡覺也要作得主,睡如弓,要把身彎成弓一樣,右手作枕,左手作被,這就是吉祥臥。一睡醒就起來用功,不要滾過去滾過來,亂打妄想以至走精。

妄想人人有,連念佛也是妄想;除妄想則要做到魔來魔斬,佛來佛斬,這才腳踏實地。

「不怕念起,只怕覺遲。」如此用功,久久自然純熟。忙碌中、是非中、動靜中、十字街頭,都好參禪,不要只知忙於插秧,就把修行扔到一邊為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