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到來,如何預知時至

承問:生死到來,如何預知時至?此則不難。若能念念了達目前生滅,凡起一念,凡滅一念,俱要了知,則生死不待預期,自然瞞不得矣。故古人有言:「死時應盡終須盡,坐脫立亡唬小兒;酪出乳中無別法,死而何苦欲先知?」但時中不可差過也。

二問:死後杳無蹤跡者。譬如大王睡熟時,亦嘗做夢不?四體調適不動,與死何異?然則夢中所有善惡是非,苦樂得失了了不昧,豈盡無蹤跡耶?但他人不見,以之為無,自己則未嘗無也。

三問:善知識臨終有病者。此所謂異熟業也。夫知識秪此一生,則永出三界。所有曠劫積集業債,於此畢酬,不待再來也。如人遠去不返,所有陳債俱要索還;如不遠去,債主不急索。此必然之理矣。凡夫無病而有預知者有二種:一謂多生所積戒殺功成,二為報其現生無事真實,必非詐謀多事者能之也。

四問:枯骨埋塟有吉凶者。教中所謂名言習氣也。諺曰:「一人傳虛,萬人傳實。」況人身四大,共稟五行。順則為吉,逆則為凶。豈特枯骨為然?架屋造船,皆有休咎分焉。

五問:坐禪,開眼閉眼皆不論,祇要念念不昧,了了嘗知,自然寂不失照,作得主宰。故曰:「不論禪定解脫,祇要見性。」此之謂也。

六問:雜念紛飛,如何作觀?古人有言:「以紛飛之心,窮彼紛飛之念。」窮之無處,彼紛飛之念自然無矣。此乃還源之妙觀,非彼觀動觀靜觀彼觀此之可比也。

七問:身中果有三魂七魄?不知有魂管屍骨不?此皆聖賢指凡夫,迷一真性,枉受輪迴;不了自心,作一多解。故曰:「原是一精明,分成六和合。」如能獲悟,則一根若返源,六用成解脫。又云:「尚非其一,何處有六?一六既非,三七何有?」 不可以迷為解,自起深疑也。

八問:身中十二宮辰。此本玄門外道,執色身為自己者,作此說也。不聞老子云:「吾有大患,為吾有身。」若能了悟能依之色身不有,則所依之十二宮辰何在?亦不可執無有身落於斷見。何則?人人有法身常住,不生不滅,備之在我,終不繇他。儒云:「未知生焉知死。」又云:「天開於子,地辟於丑,人生於寅。」究之於未分已前,混沌已後,惟一虛空,何有十二宮辰?天地可譬人身,虛空可譬法身。迷成兩途,悟惟一致。所謂三魂七魄、十二宮辰,不可執其定有定無也。

拙衲管見如此,惟大王鑒之於文字語言之前。自知曠劫已來,無有一物一名,可稱外有;直下孤明獨立,無物當情。縱橫去住,豈讓於佛?諒大王早見及此,為愍末世眾生,故作此問。發明向上大事,示彼苦海舟航,真菩薩之再來也。奈貧道智淺才疎。不能少副所問為慚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