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淨心成正覺

若人靜坐須臾頃,勝造浮圖七寶塔,

寶塔究竟化為塵,一念淨心成正覺。

要是有人能靜坐須臾頃一會兒,「勝造浮圖七寶塔」,超過、勝過造浮圖七寶塔,造佛塔。寶塔究竟能化為塵、也是無常。一念淨心要延展起來、要精純起來,能成正覺,能成佛。就是這一念淨心、靜坐一會兒很寶貴。

由這一念淨心要延長、延到盡未來際,總是這麼淨,那就是無量壽了;這一念淨心,要極精純,精純到極處,也就是光明到極處了,那就是無量光明。無量光明、無量壽命,空間無量、壽命無量、時間無量,這是諸佛的法身、眾生的心性,宇宙人生真理的本體。

那麼說這一念淨心,我們就不造浮圖七寶塔?也造。並不是不造,也不能執理廢事,就造浮圖七寶塔,也不忘這一念淨心。造浮圖七寶塔、建設道場,也為了大家延展這一念淨心,使這一念淨心,心心相傳,傳到後世,當下能徧到十方,也不執理廢事。

不過這一念寧靜的心很寶貴,不然從早到晚、從月竟年,勞碌奔波,隨著人群打滾,不知道自己究竟為的什麼?轉過來有一念淨心,道場能坐一坐,觀察人生、反省我們的身世,要提撕警醒,往佛法進求才好。

祖師又說:「塵勞迥脫事非常,緊把繩頭作一場,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塵勞可以說是生死、無始劫來的習氣,迥脫、要想脫離開、事非常。這種了生脫死的生死大事,不是尋常世間事情可以作;所以古德、以至於將相都讚歎,了生脫死不是世間將相所能為。

不過也有能為的,這也就是捉心中賊難。塵勞迥脫事非常,緊把繩頭作一場、戰一場。繩頭在哪兒?就在自己的心頭,不生不滅的心,把著這個心,生滅以前未生,那是繩頭、是話頭。作一場,就鍛煉一場,這十一天,我就鍛煉,又怕什麼。

「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需要經過一番寒徹骨、極苦、極刻苦的時候,在大寒之後,梅花含苞待放、才開始開放,都是在大寒之後,經過一番徹底的、寒徹骨之後,梅花才開,開了就是十里芬芳,能撲人的鼻子那麼香。那意思,經歷一番辛苦之後才有點成就。

不但是迥脫塵勞,就是學業、世間的事業,也是需要經過一番刻苦努力,才能成就,何況了生脫死的生死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