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龍三關

大略是這麼三種關口:

對於破本參後,就是見性,但未了事。事雖然多,眼睛已經打開,不怕多,能了一件少一件。那麼,事是什麼東西?你們還知道嗎?譬如一桶糞擺在那裡,今天向外澆,明天也向外澆,天天向外澆,一下子把它澆完了。澆是澆完了,似乎很好的,但是還有臭氣在。臭氣是什麼?是垢,垢就是事。了事就是了垢,了垢就是了這個臭氣。

這個臭氣是怎麼了法呢?向前是用“念佛是誰”澆的;現在去垢,還要“念佛是誰”不要?你們思索一下子!當然以“念佛是誰”刮這個垢。刮過三層、五層還是臭,何以呢?木頭把糞吃進去了!木頭與糞混合起來,試問如何刮得了?刮不了,怎麼辦呢?必須把桶子刮成粉子,連粉子都要飄掉才對。

為什麼要這樣?當知了垢是了我們心上的垢,糞與糞的渣滓都是心上的病。今天糞也去了,渣也除了,垢還要刮盡,連桶也不許存。就如心上的病,心病好了,心上的垢光了,連心還要去掉。你們想想:糞去了,糞桶還能擺在這裡?垢去了,心還能擺在這裡?大家可以明白了事的事,所以說時間要久。

那力量最大的人悟過來,心也了,事也了;理也通,事也融;可以說“事、理雙融,心、境無礙”。但是沒得神通。在過去的祖師,大概破這一關的居多。

每每有人說:“既然悟了,為什麼沒有神通?”這就是誤會。再則,他不知道宗門下的事,所以有很多的人會弄錯。得神通,要到得神通的那一部關口;能可以打破向上的關頭,佛、祖不住,有餘涅槃不住,無餘涅槃亦不住,這個時候才得神通。“頂門有眼”,“腦後加錐”,亦復如是以通為證。

破本參未了事的人,可以說是破祖師關;明心、見性,事、理雙融的人,也可以說是破重關;頂門有眼,腦後加錐的人,是破末後牢關。這是宗門“黃龍三關”的正解。

我在當清眾的時候,有一位老參師傅,他是四十年的苦行單,住金山、高旻,功行是有的;對於工夫上,知識少一點。他每每與人說話,都是講他破那一關,開口就說什麼關。有一天,他問我:“破哪一關?”我說:“不知道什麼叫關。”他真把我當初參,他說:“這個人連三關都不知道,還算是用功的人麼?”我就問他,他說:“第一、是當面關,第二、是山海關,第三、是雁門關。”

我聽了他這三關,我心裡愈好笑!愈可憐他!我又問他:“怎麼叫當面關?”他說:“工夫用純熟了,人家打、人家罵,無論稱你、毀你,連念頭也不動,就可以過了當面關。”我問他:“你姓什麼?”他跳起來,紅了面說:“我又不是在家人,為什麼問我姓什麼?”急的不得了。我問他:“過了當面關,為什麼還有這個?”他聽了,似乎不錯。

歇下來又問他:“如何是山海關?怎麼過法?是先過山關,後過海關?”他說:“不是的,生死是海,涅槃是山;愛是海,嗔是山;斷愛,就是出生死海;除嗔,就是打破涅槃山。”他說的理還有一點。我問他:“如何是雁門關?”他說:“那深了!恐你不懂!”我說:“你告訴我!”他說:“雁門關,要工夫用到如雁過晴空,過空不留痕跡,才算破雁門關。”你們想想:這許多錯見,錯到哪裡去了!後來,我告訴他這黃龍三關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