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呵斥法:用盡全身的力氣,對著婬念大呼一聲「呸!」(意念上對著婬念狠狠地吐口水),婬念頓時消失。這個方法借鑒自佛門的一個無上修行法門,上根人會一瞬間進入清淨空靈的境界。當然我們是不行的,但拿來對治婬念是足夠了。

2、斷喝法:當年百丈禪師參禪於馬祖禪師,馬祖禪師振聲一喝,百丈禪師耳聾三日。禪師的一聲斷喝,極具威力,聲震屋瓦。當婬念洶湧時,不妨學學禪宗的棒喝,用盡全力大喝一聲「斷!」或大喝一聲「殺!」,婬念頓時隨聲消失。

3、閉氣法:如果斷喝法無效,深吸一口氣,嘴巴閉住,勿以鼻呼吸(或乾脆用手捏住鼻孔),忍住呼吸,直到忍無可忍時,(鬆手)以鼻吸氣。連試幾次,婬念頓息。往淺裡說,一口氣上不來,命懸一線,哪有功夫起婬念;往深裡說,在正常狀態下,一呼一吸為一息,心息相依。心念常常隨著息(呼吸)起伏,呼吸使一個念頭轉移至另一個念頭。息轉變念也跟著轉變。當婬念翻騰難以克制時,通過閉氣使息停滅,與息相依之婬念也隨之而滅。(本法借鑒自「寶瓶氣」修法。)

4、運動法:實在不行,趕快起來運動。

(一)室內運動法。可以在室內從左向右按順時針方向(天道左旋,這是宇宙法則)快速的繞圈行走,不停的走,婬念也隨之漸漸平息下來;或者快速的做俯臥撐,或仰臥起坐,或在佛像前不斷的拜佛,或做其他劇烈運動,直到自己氣喘吁吁,氣不暇接,婬念自然化解。

(二)室外運動法,即「狂奔法」。婬念最易發生在晚上臨睡前和清晨剛睡醒的時候,此時室外的路上沒有人,拿出百米衝刺的最快速度一陣猛跑,跑的上氣不接下氣,什麼婬念都沒有了。我曾嘗試在清晨的大街上狂奔,跑的喘不上氣,停下來時想起個念頭都提不起來,心中一念不生。(為何如此呢?這牽扯到禪定修習中,心念與氣脈之間相互制約、相互依存的關係:念動,氣機才發動。運動使氣跟不上,反過來又制約念頭的生起。)「狂奔法」對治婬念是立杆見影的,是見效最快的方法,可惜受外界場地的限制比較大,運用起來比較困難。

5、以楔出楔法:這個方法無論信仰佛法者或不信佛者都適用。當婬念生起無法克制時,立刻不斷大聲(或輕聲默念)念誦佛菩薩聖號:「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或「南無阿彌陀佛」,將心念集中在佛號上,直到婬念化解為止。一句佛號,口念心唯,綿綿密密的持誦,裹得婬念根本沒有個落腳處,以楔出楔的妙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