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和平

世界和平,是每個人都關心的問題,亦是人類一致的希望。可惜,自古至今,人的心願都無法實現。特別是現在,呈現世界各地的不是和平,而是戰爭的火焰;即使沒有戰事的地方,也醞藏著無限的殺機,時刻都在備戰的緊張狀態中。為甚麼?問題的結懲何在?是極其值得我們研究的。現在,可分三點來討論:

一、和平的意義

在字面解釋,和是和合,和諧,和順,和睦。平是平安,平靜,平等,平定。意思是人類在平等待遇的環境中,過著平安平定的生活,每個人內心都能心平氣靜,和諧和樂,不被他人侵犯,不受政治逼害,不受戰爭威脅,自由自在,安居樂業,就是和平。所以,和平是幸福平安的象徵,是自由自主的標幟,是世界人類和平共處,共存共榮的實現;當然也是世界人類共同追求之目的。但事實上並不如此。原因何在?一言蔽之,不外人心太壞,壞在那裡,壞在人心充滿貪瞋癡慢疑惡見種種毛病,導致種種不道德的行為,結果,製造戰爭,破壞和平,致使一部人類史,變成一部血淋淋的鬥爭史。

二、不和平的因素

可以說,人類世界,不和不平的主要因素,就是人心充滿貪、嗔、癡、慢、疑、惡見。現分述如下:

(一)貪無厭足

貪心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心理毛病,亦是人求生存的本能。人為求生存,爭取衣食御寒充飢;營造房屋,以防風雨;疏導交通,方便營業;理所當然,無可厚非。可惜人心共同的弱點是貪無厭足。衣要高貴華麗,時髦新潮;食要美味可口,高級營養;住要高樓大廈,環境幽美;行要名牌汽車,私家飛機、遊艇。衣、食、住、行,樣樣講究,在在需財,非努力發展經濟來源,盡力爭取大量金錢不可。

據說:古時有二人結伴出外營商,夜宿古廟,無意中發現地洞中藏有多金,理應平均分享,但由於貪心,各懷鬼胎。甲說:由於城皇爺的保祐,我們才發現多金,理應買些三牲酒禮來拜祭,於時到市場去購買祭品,同時買些毒藥,放在食物中,預備毒死同伴,獨佔黃金。某乙也乘某甲離開時,找得利斧一柄,當某甲回來,向廟神叩頭拜祭時,一斧斫下,某甲立即身首異處,死於非命。當某乙獨取黃金,準備離去時,看見祭壇上的酒肉,頓感飢餓,獨自進食,結果也毒發身亡。後來,空中飛鳥,因啄食餘肉,亦中毒而死。所以說:‘人為財死,烏為食亡。’

其實,金錢並非萬能,世上很多東西並非金錢可能買到,而世上擁有大量金錢的富豪,亦不一定快樂。可惜世人往往財迷心竅,為了滿足金錢的佔有,而不擇手段,損人利己。所以莎士比亞說:‘黃金對於人的靈魂,較諸任何毒藥更毒。而且它在這個邪惡的世界上,殺人最多。’何況人的貪心,不止於金錢的佔有,除了追求金錢之外,還貪名,貪利,貪食,貪睡,貪物質佔有,貪權力擴張,貪地位升高,貪色情享受;無止境的貪,無厭足的貪。

由於人的貪心,不斷伸展,勢必導致人與人爭,家與家爭,國與國爭。荀子曰:‘人不能無慾,欲而不得必爭,爭必亂。’阿含經說:‘以欲為本,母共子諍,子共母爭,父子兄弟親屬,展轉共爭。’又說:‘以欲為本,王王共爭,民民共爭,國國共爭。’征之事實,世間父子相爭,兄弟相殘,夫妻反目,朋友成仇,無一不是因利害衝突而起。由於人的貪慾無窮,而世界物資有限,結果,失望的多,滿足的少。當人失望時,悲觀、憤怒、怨恨、敵對、種種不良的心理,不平的情緒,皆隨之而來。使人內心煩躁不安,表露於言語、行為,自然不和不平,處處散發爭端,在在妒忌破壞,陷人生於苦惱,導社會於混亂。所以法華經說:‘諸苦所困,貪慾為本。’增一阿含經亦說:‘欲生諸煩惱,欲是生死本。’可知人心貪無厭足,不僅是生死根本,亦是破壞世界和平的主要因素。

(二)嗔恨妒忌

嗔恨,是人心最惡毒的毛病,能違害慈悲,損惱自他,為害甚大。人因逆境,心生嗔恨,內心煩躁不安,毒火攻心,非置對於方死地不可。社會上很多殘殺,謀殺,兇殺,甚至發生碎尸,炸尸,食尸,種種恐怖的罪惡行為,皆由人心嗔恨憤怒所致。所以佛說:‘嗔是心中火,能燒功德林。’又說:‘一念貪心起,百萬障門開。’何止障礙自己前途,燒燬所有善根,同時阻止社會和睦,破壞世界和平。因為嗔恨,往往加深人間仇恨,使人際關係惡化,使國際關係充滿暴力。世界各地種種破壞性顛覆性活動,皆由人心嗔恨妒忌所致;所以嗔恨妒忌,亦是破壞世界和平因素之一。

(三)愚癡錯覺

人因缺乏智慧,愚癡無知,錯認無常、苦、空的四大假我為真我,產生我見,我愛,我慢的固執。在自我的錯覺中,幽禁人性,迷失佛性,使高貴人生陷於苦惱深淵,常在無明煩惱黑夜中摸索,只知有我,不知有人。為我而貪,而嗔,不明真理,不服真理,不講道德,不尚正義,唯利是視,身則殺、盜、婬,口則妄言綺語,今日世界局面的混亂、不安,而國際間各懷鬼胎,互相猜忌,懷疑,奸詐,欺騙,實是人類前途的致命傷。若想實現世界和平,非取消人心的懷疑,建立信用,共謀發展不可。

(四)互不尊重

人因愚癡錯覺,固執我見,處世做事,每以自我為中心。在不知不覺中,抬高自己,輕慢他人,引生偏見,不喜他善,不耐他榮,妒忌心生,讒害妒謗,致使人間,不能互相尊重,和平共處。是以我慢與偏見,表面看來,只是個人的修養問題,似不重要,其實,正是人間爭執的導火線。人間很多災難,皆因我慢而來。因為我慢的人,領袖慾、佔有欲、支配欲,都特別強,事無大小,總希望他人屈服。例如:家庭中丈夫總希望妻子服從自己,而妻子亦希望丈夫尊重自己的意見。若然彼此都固執己見,難免發生爭執,使家庭產生不協調的氣氛,甚至導致婚姻破裂。今日社會很多家庭糾紛,妻離子散,皆因組織家庭的成員,都狂妄自大,不肯尊重對方所致。

又如社會團體,或國家首長開會,目的是聽取他人的意見,以集思廣益,共謀發展。可是,當彼此意見不能一致時,我慢的人,總是認為自己對,希望所有人都遷就自己,服從自己,不肯檢討,不受規勸。若然彼此都固執,必然產生不和不平的結果,甚而演變成權力的鬥爭。很多社團的人事不和,以及世界各地內亂或政變,皆與我慢和偏見有關。所以人的我慢與偏見不除,無論是家庭、是社會、或是世界,都無法實現和平。

(五)互不信任

人心除了驕傲與偏見,還有一種對事懷疑不決,對人不肯信任的毛病。遇事既然不能當機立斷,又不肯信任他人,使自己陷於迷惑的陰溝中,無法辨別應走的方向,更無法理解人生應盡的責任,妨礙進步,迷失自己。甚或因狐疑不決,造成思想的混亂與錯覺,懷疑真理,不信真理,或盲從跟進,不知不覺,走向罪惡,誤入歧途,致使人的精神道德日趨沒落,人的言行,決乏信用。今日世界,局面混亂不安,國際關係,彼此猜忌,互不信任,實非人類前途之福。是以若想實現一世界和平,非取消人心的懷疑,建立信用,共謀發展不可。

(六)見解邪惡

由於人心充滿貪、嗔、癡、慢、疑種種邪噁心理,形成見解上的邪惡,產生身見,邊見,邪見,見取見,以及戒禁取見。

身見,是對人體堅執為我的成見。本來,人體是由四大五蘊種種因緣條件組合的假形像而已,緣聚則生,緣散則滅,原無實我;至於人類所佔有的一切物質,更是無常敗壞,幻妄不實。可惜眾生不知因緣生法,緣起性空,內執四大組合的色身為自我,外執生滅無常之物為我所有。附我者榮,違我者辱,甚而‘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此我見由身而生,故名身見。

邊見,是偏於斷見或常見的一邊。因人無法理解人生的真相,每以為人死如燈滅,故說只有今生,沒有來世。所以無需負生前行為的責任,是屬於斷見。或有人認為人死為人,畜死為畜,一切生命,死後復生,永遠循環不息是屬於常見。實則,六道眾生由業力所牽,互為人畜,或升或沉,皆憑人生前所作善惡業力所驅駛。

如佛弟子中受天人供養第一的憍梵波提,過去生中,出家為小沙彌,因譏笑老比丘食時,如牛吃草,由此口業,墮落五百世受牛身之報。因曾出家持戒修福,雖墮牛身,亦貴為牛王。後因追求水草,右繞精舍而行,見佛像莊嚴,生歡喜心,乘此福報,口業報盡,轉生為人,得見釋尊,從佛出家,速證聖果。但仍有牛嚼草的習氣,佛恐其在人間受供,不知者又造口業,故遣其常居天宮,受天人供養,由此證明,人畜之身,皆隨業力而轉。

邪見,是一種違背真理,歪曲事實的邪惡見解。人因不解宇宙真理,不明因果法則,不信六道輪迴之說,故謗無因果。如唯物論者,認為宇宙不過是一所寵大的工廠,人類則如工廠內部機器;又如有些宗教,認為宇宙萬有皆是神的作品,一切皆由神主宰,信之,敬之,可以上升天堂,不信不敬,必墮地獄。這種撥無因果的邪知謬解,自誤誤人,故名惡見。實則,人之所以上天堂,落地獄,或為鬼為畜,全是個人善惡行為做作的結果。有如是因,必招如是果。因果報應,如影隨形,絲毫不爽。

中國宋朝嘉州有一高僧,時常喜歡勸人設羅漢齋供眾,是以嘉州居民,皆稱他為常羅漢。嘉州有一楊姓老婦,喜歡吃雞,一生所殺雞隻數以千計。死後,兒子請道士為他念經超度,剛開始,常羅漢即不請自來說:‘我來為你們超度’。因被請入中堂,既不念經,也不拜祭,唯叫人到東街某店,把一隻花色雌雞買來殺食,吃完即走。當晚,東街的雞鴨店主人,及楊家兒媳,皆夢見老婦人來道謝,說他生前殺業太重,死後已投生為雞,幸得常羅漢為她懺悔業障,現已脫離畜生之身云云。自此,嘉州人爭相聘請常羅漢作佛事,但常羅漢不一定答允,於紹興末年圓寂,肉身不壞。

又中國清朝大業年間,有一位行堅法師,一日行經泰山,天色已晚,到山獄廟投宿。廟祝說:這裡無房舍設備,唯有走廊可以棲身,但來此停留的人,在一夜間,都中邪遭殃,你不怕,就到裡面好了。堅法師入,在走廊打坐,一更時分,忽聞環珮叮噹之聲,出來一位衣冠華麗的嶽神,還有眾多部從隨後,向堅師合掌作禮。師言:‘聞宿此者皆死,是否檀越所害?’神言:‘彼聞我聲,見我形,自生恐怖而死,非我殺害。’師問:‘世傳泰山嶽神治鬼,是否屬實?’神答:‘弟子福薄,正主持此事。’師言:‘我有兩位出家同學已死,不知他們現在何處?’神問姓名,翻閱部冊言:‘一已轉生為人,一現在地獄受苦。’隨即帶堅師到一地獄,見一人在火光中慘叫,已血肉焦臭,不成人形。堅師欲救同學出苦,嶽神說:‘可替他做寫經功德,或可免苦。’天亮,廟祝見堅師未死,殊感意外,堅師也不多言,趕回寺中,寫法華經。

一個月後,寫好帶來獄廟,嶽神晚上又來相見,歡喜作禮。師說:‘經已寫好,特為救贖同學而來。’神說:‘弟子已知禪師寫經,當剛開始寫經題時,彼僧已脫苦,現已轉生人間去,此處不清淨,不宜安經,請師帶回寺中供養……。’以上所錄,都是真實的歷史故事,至於六道輪迴之事實,古今記載傳說的事實甚多,豈可邪見,撥無因果?

見取見,屬於強烈的主觀。狂妄自大的人,每以自己見解為是,而斥他人非,人間一切是非爭執,皆隨之而來。故堅執己見,又名見取見,屬於惡見之一。

戒禁取見,是屬於外道邪教的思想與言行。外道們不信因果,不識邪正,加以利慾薰心,每為滿足個人的領袖慾,支配欲,而標奇立異,僅憑個人錯覺,創立邪教,愚惑無知,以不合情理的教條,強人遵守,導人迷信,名戒禁取見;如佛在世時,印度所流行的九十六種外道。又如目前世界各地所流行各種邪知邪見的宗教。或利用咒術殺人;或主張種族歧視,鼓勵民族鬥爭;或利用宗教,激發反叛情緒,策動戰爭。種種邪行,何止令人迷失心智,且給人類製造無比災難。所以戒禁取見,是惡見中的惡見。這種以歧途為正軌,以束縛為解脫的邪思邪行,簡直是人類思想的鴉片,是破壞人類幸福的惡魔,擾亂人心,毀滅和平的武器。由於人心貪無厭足,嗔恨妒忌,愚癡錯覺,互不尊重;互不信賴,加以見解邪惡,致使人的四週,危機四伏,世界各地,戰火瀰漫,環境惡劣如斯,怎能實現和平?

三、和平的實現

我們欲想世界和平,唯一方法是運用佛法來清潔人心,治理人貪、嗔、癡、慢、疑、邪見種種心理毛病。現分述如下:

(一)以弘願代替貪慾

弘願,是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的志願。上求佛道是自利,下化眾生是利他。自利是智慧的開發,深知五欲過患,不為貪求滿足私慾而損人利己;利他是助人的美德,願意舍己為人,佈施修福,對治慳貪。如果社會群聚都能學佛,以佛道無上誓願成,為自利目標;以眾生無邊誓願度,為利他願行;以法門無量誓願學,為淨化身心的聖藥;以煩惱無盡誓願斷,為進趣佛道,提陞自己的階梯;以寡慾知足代替物質貪慾;以修心聖道代替男女愛慾;以淨化身心,代替家族繁榮情慾;以克制自己,服務大眾,代替個人虛榮欲;以大公無私,平等饒益,代替支配他人的領袖慾。使自己在利他行為中,完成自利功德,達到煩惱無盡誓願斷之目的。像諸佛菩薩一樣,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一己求安樂,深入人間,悲心救苦,貢獻自己的財力、物力、智力、體力、則人間何來鬥爭?怎不和平?

(二)以慈悲止息嗔恨

慈悲的定義,是拔苦予樂。故大智度論說:‘大慈予一切眾生樂,大悲拔一切眾生苦。’因為佛菩薩的大慈大悲,是情理統一,悲智雙運。以其悲中有智,故能在情感高張的同時,提高理智,控制情緒盲目的衝動,不致嗔恨妒忌,反而能容忍、寬恕,減少煩惱,解除痛苦,還能進而拔除一切眾生因煩惱而招致的無量痛苦。以其智中有悲,當理智提高的同時,又能運用情感,擴大愛心,給予一切人物質的救濟,真理的快樂。如果人皆學佛的慈悲,使自己理智與情感平衡發展,必能擴展人心的摯愛,孕育容忍寬恕的美德,止息嗔心,溶化仇恨,離苦得樂。

今日人類不能互愛互助,反而互怨互恨,互相殘殺,使人在生理與心理苦惱逼迫的同時,還要承受人為的災害,皆因人心欠缺慈悲之過。

今日社會,不能和諧共處,共存共榮,反而互相奸害饞謗,中傷破壞,使人在自然界逼害之外,還要接受人事界的衝擊,皆因社會欠缺慈悲之過。

今日世界不能和衷共濟,互惠互利,反而互相侵犯,互相鬥爭,使人類除了天災人禍逼害,還要接受戰爭洗禮,死亡威脅,皆因世界欠缺慈悲之過。因此,我們欲想人類互愛互助,社會共存共榮,世界和平安寧,非運用佛的慈悲,來止息人心的嗔火,化解人間的仇恨不可。

(三)以智慧破除愚癡

佛的智慧,不但理解宇宙原理,洞悉人生真相,還能透視虛妄的現象,親證本體的真實。研究佛學,可以發掘人性本覺的智慧,使人了解人生,不生我法二執,可以破除人因迷理而起的根本無明煩惱;信受佛法,明白因果法則,認識世間事物,緣起性空,不生邪見,不起邪行,可以消滅人因迷事而起的枝末無明煩惱;使佛性出纏,智光顯現,照亮自己,也照亮別人。不再因無明煩惱擾亂自他,作諸惡業,流轉生死;更不會因愚癡無知,順境生貪,逆境起嗔,自害害人,反而能放棄我愛、我慢、我見的固執,激發無我大悲的精神,去利己利人。

因為內心充滿智慧的人,深知人與人之間,人與社會之間,絕對息息相關;人心健康,然後社會健康,社會安定,人的生活才能安定;所以人有責任維持社會秩序,也有義務推展社會福利。故能本著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志願,為社區福利而工作,為負起人生責任與義務而努力,為世界和平貢獻自己。

(四)以隨喜降伏我慢

人因我慢貢高的心理病態,往往‘己不修而惡人之修’,不喜他善,不耐他榮,令社會出現‘事修而謗興,德高而毀來’的顛倒現象。結果,阻止人行善,障礙社會進步,直接間接破壞人間和平。所以佛教提倡隨喜功德的心意,不僅隨喜諸佛菩薩及二乘聖人所修所證的出世功德;同時隨喜六道眾生所有功德。因為人間天上,奉行佛法,持戒修福,固然是功德;地獄眾生,受苦時心生悔恨,亦是功德。鬼道眾生,聞法護法,是功德;畜生道中,牛能耕田,馬能拉車,犬守夜,雞司晨,蜜蜂合作,螞蟻團結,無一不是功德。

至於人類,智慧不同,出生環境,教育程度,德性修養,工作經驗都不同,故其功德大小不一。他人勝己,固然應恭敬尊重,隨喜學習;若己勝他,亦要謙遜禮讓。當知一山還有一山高,所謂‘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愚者千慮必有一得’,怎可以狂妄自大,恃己凌人?可惜人因固執己見,不肯服輸,明明不懂,卻不肯受人指導,明明不對,為了面子,也要力爭;。殊不知爭辯愈烈,結怨愈深,每使人生如戰場,時刻都在鬥爭中。若能學佛,以隨喜之心,做人處世,自可降伏我慢,建立互相尊重,禮讓的美德。取消人間不和不平的氣氛。

(五)以正信斷除疑惑

疑惑,本身不是罪過.但人因有疑惑之心,不信真理,不能當機立斷,反被人利用,誤入歧途,為邪人邪事見證,就是罪過。特別是有人利用宗教名義,迷惑無知,主張種族歧視,鼓勵仇恨,策動戰爭,美其名曰聖戰,實則殘殺異己同胞,真是罪過。例如中東猶太教徒與回教徒的戰爭,又如古巴海地流行一種利用邪術,置人於死地的邪教,還有魔教殺人食人,惡毒行為,豈僅導人迷信,簡直導人走向罪惡與死亡。所以,我們要澄清人類思想的混亂,糾正人類知識的錯誤,使人過著正覺合理的生活,非正信三寶不可。

若然人皆信仰三寶,而且是真信,誠信,正信,了解佛法,實踐佛法的信。自然可以開發正智,點燃心燈,認識人生意義,負起人生責任,確立目標,堅定立場,遠離邪惡,止於至善,甚至停止戰爭,實現和平。

(六)以因果對治惡見

人有惡見,皆因不知業感緣起的真理。業是甚麼?梵文羯磨,譯名造作。有形的造作,是身體行動與語言表達。無形的造作,是內心意識的活動。人在日常生活中,身口意的活動,無論是善惡,都能形成一種潛伏在識心中,作為引生同類果報的力量,佛教名之為業力,或業種子。如植物種子,憑值外界水土陽光肥料種種助緣,自然發芽、開花、結果。人的生命亦然,由過去身口意三業所作或善或惡的業種子為因,配合父母的助緣,而產生現世或苦或樂的生命,謂之業感緣起。宇宙萬有,因由業感緣起,故人一生的際遇,貧富貴賤,壽夭得失,皆由個人業力使然。

過去中國安徽省,安慶縣,迎江寺有一位老實修行的香燈師。一日,看見一位氣派不凡的人走入大殿,後面還有十幾個隨從呢!但老實的香燈師,心不扳緣,仍在走廊上經行念佛,不上前招呼。來人怪香燈師無禮,見了縣官大人,也不招呼,竟叫左右,打他三十大板。之後,縣官心生悔意,並可憐他年老還要當職,想建造一間靜室供養他。香燈師無故捱打,豈敢受縣官大人供養?幸該寺住持修行致通,力勸香燈師去受供養,以了結一段因緣。

原來三十年前,有一天,香燈師在吃餅,一隻狗走來,想討餅吃。當時,香燈師年少氣盛,不肯施食,反而踢狗一腳。後來悔恨,向狗懺悔,並給半餅餵狗。狗在寺中天天聞人誦經念佛,滅罪生福,報盡轉身為人,貴為縣官。由於因果報應,絲毫不爽,半餅三年糧,是善報;一腳三十板,是惡報,非受不可。

此故事不但說明業感緣起,因果循環,還說明眾生六道升沉,隨業受報。我們明白業感緣起之理,知緣聚則生,緣散則滅,一切無常,自可取消因我而起的身見。我們深信因果,善惡報應,貧富苦樂,皆自作自受,自可取消撥無因果的邪見。知六道眾生,輪迴不息,非斷非常,自可取消或斷或常的邊身;知意識錯覺,顛倒夢想,不生執著,就可以取消見取見;知業力主宰人間禍福,而止惡修善,不作無益苦行,就可以取消戒禁取見。如是惡見盡消,知見正確,善根增長,不貪,不嗔,不癡,不我慢貢高,不懷疑真理,不生惡見。由個人內心的清淨無染,和諧和平,而策動行為的端正,實行和諧和平,則我們的世界,也就自然和諧和平。

所以,各位,我們現在的結論是:目前世界戰爭不息,今日社會罪惡日增,人生苦惱,無窮無盡,皆因作為社令單位,組織世界基層的人類內心貪無厭足,嗔恨妒忌,愚癡錯覺,互不尊重,互不信賴,加以邪見、惡見的結果。我們欲想止息戰爭,取消罪惡,拯救人類的不幸,誠應信佛學佛。學佛的智慧,實踐佛的慈悲,轉移人的貪心、嗔心與癡心,取消人的傲慢、邪見與惡見,提陞人類的品質,促進人類互愛互助,互相信賴,互相尊重的美德。然則,何止可以實現世界和平,同時可能建立人類永久性的和平。

如果香港居民都能學佛的慈悲,運用佛的智慧,放棄個人私慾,化解仇恨,隨喜功德,互愛互助,共同為爭取更好的明天,而衷誠合作,則不但九七可平安度過,且今後前程光明遠大,福樂無可限量,這是本人的希望,也是衷誠的祝福。

懺悔業障

各位,昨天講到運用佛法,消除人心貪瞋癡種種不良心理病態,自可取消社會罪惡,促進世界和平,只是就人今生行為的善因善果而言。但因果報應通於三世,即使今生止惡行善,但多生多世前由貪瞋癡所作種種惡業未消,仍然會招致種種苦惱與不幸,破壞幸福,障礙世界和平。因此,今天特別提出‘懺悔業障’的問題,與各位討論。懺悔業障,可分為三點說明:

一、懺悔的重要

懺悔二字,出自佛經,梵文懺摩,意譯忍恕,即請求他人,容忍寬恕自己的過失。華言悔,是悔恨,悔改,屬於一種追悔罪過,立志改往修來的心意,華梵兼舉,合名懺悔。

人的一生無論是在思想、語言、或行動各方面,都不可能純善無惡,絕對無錯,除非聖人再來,或可例外。特別是當人受到環境衝擊,或事業上發生利害衝突時,往往喪失理智,做出不可理喻的錯事。即使能逃避法律裁判,亦難免受良心責備,遺憾終生,後悔莫及。若有機會接受善知識的勸導,說罪懺悔,何止解除心中鬱結,還可滅罪生福,身心舒暢。

或有人說:我自少家教森嚴,品行良好;長大成人,亦能奉公守法,從不犯罪,何用懺悔?或說:我一生樂善好施,從來不作虧心事,又何必懺悔?其實,人非聖賢,孰能無過?何況我們生長在多災多難的時代,廁身於複雜的環境中,一舉一動,都直接或間接受到環境及他人影響,很可能做出直接或間接對他人有害無益的事而不自覺。凡損害他人的事,就是罪過,都應懺悔。何況我們多生多世以來,由貪、嗔、癡等不良心理驅使,亦可能作出種種惱亂他人的惡業,致使三世因果循環不已,六道輪迥,生死不息。雖然今生自問行為光明磊落,無愧於心,但誰能保證自己宿生不曾作惡?若不懺悔宿業,勢必從迷積迷,罪過日深,如人泥足深陷,無法自拔。

例如:小孩無知,犯了錯誤,若肯接受父母師長教導,改過自新,從此立品勵行,則其前途必然遠大。若不肯悔改,任性妄為,勢必淪為問題少年;何止自毀前程,抑亦遺害社會,可知懺悔對兒童,非常重要。

一般青年或因無知,或受環境感染,一時糊塗,觸犯法紀,或使用暴力,危害治安。若能及時醒覺,痛改前非,誓不再犯,自此發奮自強,立德立業,則不失為良好公民,社會中堅;否則,不受規勸,不知悔改,喪德敗行,無惡不作,何止要受法律懲罰,還要接受因果報應,所以懺悔,對青年人亦非常要。

至於老年人,更要檢討自己一生所作所為是否出錯?若能做到清夜撫心,自問無愧,固然可以心安理得;若因年少無知,曾經闖禍作孽,就應把握殘生,趕緊懺悔。否則‘一旦無常到,方知夢里人,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將悔之已晚。所以,懺悔對老年人言,更加重要。

可以說:懺悔是青少年洗除心垢的強力清潔劑;懺悔是成年人敦品勵行孕育新生的高級營養素;懺悔是老年人拋棄罪惡,創造未來幸福生命的指南針,亦是全人類滅罪生福、離苦得樂的無上法寶,是六道眾生,自救自拔,尋求解脫的主要力量。

從前有個青年,時常喜歡提出很多古怪的問題來考驗師傅的智慧,但每次師傅的回答,都令他敬佩不已。有一次,他在郊外旅行,看見一隻牛,在一棵大樹下,無論向左轉,或向右轉,都無法擺脫繩子的束縛。他想,這次師傅不在場,一定無法回答我的問題。於是他跑去問師傅:‘如何是團團轉?’師傅說:‘只因繩不斷。’青年人簡直懷疑師傅有天眼通,不然,怎知道是因繩不斷呢?

師傅說:你見的是事,我答的是理。因為六道眾生,被煩惱所牽,業繩所縛,輪迴生死不息。若非誠心懺悔業障,誓不再造,是無法截斷惡業繩索的束縛,將永困三界生死輪轉。由是可知,懺悔對於六道眾生的重要,所以佛在業報差別經中說:‘若造重罪,作已深自責,懺悔不更造,能拔根本罪。’又在心地觀經說:‘若覆罪者,罪即增長,發露懺悔,罪即消滅。’

二、懺悔的方法

懺悔的方法很多,現分述如下:

(一)二種懺悔

一是事懺、凡決心懺悔業障的人,應先潔其心,淨其意,三業恭敬至誠,對被傷害的人,或對佛菩薩聖像前,披露罪過,陳說己非,表示悔意,求乞對方原諒寬恕自己的過失,並誓不再犯。或依古德所編製的各種懺悔法儀,頂禮受持,求佛菩薩,慈悲攝受,以消除多生多世,因身口意三業所犯之罪,著重於形式及行動的表達,故名事懺。

二是理懺、端坐觀心,知罪性空,不生執著,罪福之相,因而舍妄念,證實相理。所謂‘罪由心起將心懺,心若滅時罪亦亡;心滅罪亡兩皆空,是則名為真懺悔’。

(二)三種懺悔

一是作法懺、依法如儀,胡跪合掌,以清淨身心,在三寶前說罪懺悔,誓不再犯,能滅犯戒之罪。

二是取相懺、心運懺悔之想,求佛菩薩慈悲攝受,感佛菩薩,現身摩頂,以求感應,能滅煩惱罪。或選一種懺法,如大悲懺,淨土懺,水懺或梁皇懺等,定期於一七日,或三七日中,專心一意,如法修持,懺悔宿業,期感瑞應,名取相懺。

三實相懺,正心端坐,摒除妄念,觀無生法,念實相理,知罪性空,不生執著,故觀普賢經說:‘若欲懺悔者,端坐念實相,眾罪如霜露,慧日能消除。’前二種是事懺,後一種屬理懺。

(三)五種懺悔法

五種懺悔法,又名剎利居士懺悔法,是佛在觀普賢菩薩行法經中,為在家居士所說。在家佛弟子,無論貴為國王,大臣,或賤如貧民,若因貪瞋癡,作五逆十惡罪,或譭謗三寶,果報必墮三惡道。自救之法,是正心誠意,懺悔業障,力求止惡修善;不謗三寶,反而恭敬供養三寶;不毀正法,反而弘揚佛法;不障人出家修行,且恭敬供養;不但讀誦大乘經典,進而思惟第一義,實行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施、念天、助長菩提,生菩薩法,是名第一懺悔法。

其次是孝順父母,恭敬供養師長,是名第二懺悔法。

‘以正法治世,不邪枉人民’是名第三懺悔法。正法,指合情合理的法律,是適應時代環境,適應民生需要,又能維持秩序,令人安居樂業的法律。否則,身為國王,或執政長官,施行苛政,提倡邪見,或自我膨脹,專權橫蠻,或貪贓枉法,或枉殺無事,必受惡報,故應反省自責,誠心懺悔。

‘於六齋日,敕令管轄區域力所及處,實行不殺’名第四懺悔法。齋,指過午不食,或八關齋戒。六齋日,指農曆每月初八,十四、十五、廿三、廿九、三十等六天。四天王巡視人間,或遣王太子下凡,紀錄人間善惡,作為賞善罰惡的依據。諸惡鬼神,亦於此六日伺機害人,主使疾疫、凶衰、擾亂人間。若人能於此六日,持齋持戒,修善作福,當令諸天歡喜,降福人間;鬼不得其便,自可消災解難,遇禍成祥。至於國家主管,更應於此六齋日,在自己權力所及地方,禁止民間殺生、食肉,以此功德,消除宿世殺業。

‘深信因果,信一實道,知佛種不滅。’名第五種懺悔法。世事有因必有果,果必由因。如涅槃經憍陳如品言:‘善惡之報,如影隨形,三世因果,循環不失。此生空過,後悔莫及。’因果報應,通於三世,前生所作一切善惡行為,固然可以影響今世運程,而今生行為好壞,又能引生未來果報體的苦樂,故因果經說:‘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束,今生作者是。’若想離苦得樂,世世生生,幸福如意,當深信因果,止息妄念,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一實道’,指一乘真實之道,亦即是深信‘眾生佛性本具,平等真實。’循此進修,必成佛道。

‘佛種不滅’,意是指極惡眾生,雖斷善根,但佛性不滅,因緣具足,仍然可以成佛。凡能發大乘心,讀誦大乘經典,深信因果,信一實道,知佛種不滅,上求佛道,下化眾生者,皆名第五種懺悔法。

如佛滅度後一百年間,印度出現一位阿育王,自少性情殘暴好殺,父王駕崩,殺兄自封為王,任意殺害異母兄弟,及諸大臣;。又聽耆利言而造人間地獄,枉殺無辜。後因為海比丘的感化.發露懺悔,皈依三寶,興隆佛法。在自己領土內,建八萬四千佛寺,並造八萬四千寶塔,供養佛舍利,自此以正法治世,亦不再枉殺無辜,即實行第五種懺悔法。

(四)六根懺悔法

六根懺悔法,出自佛說觀普賢菩薩行法經。六根,指人耳、鼻、舌、身、意等器官,人生於世,六根具足,原是福報。可惜世人,不識運用六根功能,作有益自他的事業,反而眼貪好色,耳貪好聲,鼻貪好香,舌貪好味,身貪好觸,意貪快樂的享受。在六根貪戀六塵的迷網中,嗔恨妒忌,憍慢邪見,種種不良心理,隨之而生。結果策動身口,走向罪惡,殺盜婬妄,胡作非為。既作惡因,當感惡報,是以流轉六道,生死不息。普賢菩薩愍念眾生,教授六根懺悔方法:

(1)懺悔眼根罪法

眾生眼根貪戀的對像是色塵,色有內外之分,內色指眾生內在果報的色身,外色指外界色、香、味、觸等塵境。無論因貪內色引生男女色情愛慾之想,或貪外色而追求名利財富,皆能障蔽佛性,喪失理智,顛倒行事,作諸惡業。特別是貪戀色情,更是為患無窮。如楞嚴經說:‘汝愛我心,我憐汝色,以是因緣,經百千劫,常在纏縛。’正常婚姻關係,都是生死根本,何況因貪色而邪婬、非禮、強姦、謀殺,更是罪大惡極。所以說:‘萬惡婬為首’。至於貪圖外色享受,貪而不得必爭,爭必亂;小則破壞家庭,擾亂社會治安,大則導致世界戰爭。如是由業感果,世世生生,彼此互怨互恨,互相侵犯,互相殺戳。故普賢菩薩教導眾生,於諸佛前,發露眼根所作眾罪,誠心懺悔,誓不再犯。

(2)懺悔耳根罪法

人的耳根,所對不出聲塵。聲有有情聲、無情聲,可意聲及不可意聲等四種。可意聲,令人聞之心情喜悅,貪戀不舍。不可意聲,聞之憎惡、逃避。本來娑婆世界,眾生耳根偏利,功能殊勝,具有圓、通、常、三種功德。諸佛亦於此界利用音聲作佛事。楞嚴經,文殊菩薩選擇耳根為圓通本根言:‘此方真教體,清淨在音聞,欲取三摩提,實從聞中入。’可惜眾生不識利用耳根修行,旋聞與聲脫,從聞性回歸佛性。反而終日執緣外界聲塵,分別取舍,聞讚則喜,聞毀則嗔。故普賢菩薩說:‘汝於多劫,耳根因緣,隨逐外聲,聞妙音時,心生惑著;聞惡聲時,起八百煩惱賊害,如此惡耳,報得惡業,恆聞惡聲,生諸扳緣,顛倒聽故,當墮惡道,邊地邪見,不聞法處。’見(觀普賢菩薩行法經)。因教眾生,於十方佛前,發露耳根積劫所犯罪過,至誠懺悔。

(3)懺悔鼻根罪法

人的鼻根嗅覺,對外界香塵,扳緣不舍。或因迷戀男女身香,而犯婬戒,或因貪飲食美味而犯殺戒,故觀普賢行法經言:‘我於無量劫時,貪著香味觸,造作眾惡,以是因緣,無量世來,恆受地獄、餓鬼,畜生、邊地邪見,諸不善身,以此惡業,今日發露,歸向諸佛正法之王,說罪懺悔。’

(4)懺悔舌根罪法

人的舌根,不但貪著好味,殺生食肉,損惱眾生,同時搬弄是非,惡口罵人,或妄言綺語,或讚歎邪說,作種種口業,招致墮落,故普賢菩薩教眾生於佛前,長跪合掌,說舌過患:‘無量無邊諸惡業刺,從舌根出,斷正法 輪,從此舌起,讚歎邪見,如火益薪,猶如猛火,傷害眾生……以妄語故,墮大地獄,……今向十方無量諸佛,大悲世尊,發露黑惡,誠心懺悔。’

(5)懺悔身根罪法

人的身體,所對觸塵,實包括一切人事接觸,並不限於與人體切膚接觸的冷暖澀滑等外界事物。因為人執著四大五蘊組合的假我形象,為自己實際存在的個體;又執外界事物確屬我自己所佔有。故每為滿足私慾,而爭名奪利,貪之無厭,貪財則盜,貪色則婬,貪不得則嗔,嗔則兇殺、殘殺、暗殺、謀殺。由於殺盜婬種種惡業牽纏,輪迴六道生死,償還財債,命債,情債,障礙修道,不得解脫。故普賢菩薩勸導眾生‘汝等今當懺悔,如是惡不善業。’自此誓不更作,五逆十惡,反而受持諸佛清淨禁戒,名懺悔身根罪法。

(6)懺悔意根罪法

人的心意,貪戀法塵,法塵範圍甚廣,包括有形無形,有想無想,或善或惡諸法。在時間言:通於過去、現在、未來三世。在空間言:通於十方十法界,聖凡、因果、依正二報,無一不是意根思量的對像。人因意根思想,執著我及我所有,而引生意識,扳緣法塵,妄起分別,愛惡取舍之心,繼而策動身口語言行動,作善惡業,成為招致生死的根本,故普賢菩薩說:‘汝等今應當身心懺悔,身者殺盜婬,心者念諸不善……。’又教人讀誦大乘經典‘觀心無心,從顛倒想起;以此想心,從妄想起,如空中風,無依止處,如是法相,不生不滅,何者是罪,何者是福,我心自空,罪福無主,一切法如是,無住無壞,如是懺悔,觀心無心,法不住法中,諸法解脫,滅諦滅靜,如是想者,名大懺悔,名莊嚴懺悔,名無罪相懺悔,’亦即是懺悔意根罪法。

我們果能隨順普賢菩薩教導,實行懺悔六根罪法,從身至心,由有相懺悔,進而無相懺悔,一定身心清淨,感應十方諸佛現身,說無生法,得入菩薩正法,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三、懺悔的功德

懺悔能令人停止作惡,改往修來;懺悔能令人消除業障,增長善根;懺悔能令人自覺自勵,自利兼他,速證佛道。如‘阿闍世王,從文殊菩薩懺悔,得柔順忍,命終入賓吒羅地獄,即入即出,生上方佛土,得無生忍。彌勒出時,復來此界,名不動菩薩,後當作佛,號淨界如來。’(見普超三昧經)。

阿闍世,譯名未生怨。母后懷胎,即反常態,怨嫌頻婆娑羅王;出生後,相師言:此子長大,必殺父母,因名未生怨,母愛之名善見,立為善見太子。因受惡友提婆達多影響,幽禁父王,奪取王位,後遍體生瘡,群醫束手無策。時名醫耆婆勸往見佛,求乞懺悔,後成為佛教大力護法。佛滅度後,五百比丘結集佛經時,阿闍世王擔任護法之職,因懺悔功德,滅無間地獄罪,並得授記作佛。

又波斯匿王女,名波闍羅公主,面貌丑陋,肌膚粗澀,膚如蛇皮,頭髮粗強猶如馬尾,自少被父王幽禁宮中,不准外出;長大後,王覓一破落戶青年,招為附馬,建造宮殿七重,重重深鎖,不令人見,一切享用,由國王供給。當時豪族,每月共宴,皆攜眷赴會,唯獨駙馬一人獨往,眾人生疑。有一次,灌醉駙馬,盜取門匙,啟門而入,偷窺公主,見美麗端莊,相貌非凡,急退。

原來,這次駙馬外出,公主感懷身世,雖貴為公主,但相貌丑陋,幼被父王監禁,今嫁人又被夫重重深鎖,不覺悲從中來,遙向佛懺悔,求消業障,解除丑陋及監禁之苦,感佛來應,惡業盡消,證得初果,改變形像,美如天仙,駙馬歸,竟誤以為是別家婦女。後求見父王,同往見佛,王問:‘此女何福,得生帝王家?又作何罪,受丑陋形?’

佛言:此皆業力使然。過去久遠時,有一大富長者,財富無量,供養一辟支佛,身體粗惡,形像丑陋。長者之女,每見噁心,輕慢訶罵辟支佛,面貌丑陋,皮膚粗糙。直至辟支佛將入涅槃,受供養畢,踴身空中,作種種神變,時長者女,始知是聖人,立即懺悔自責。辟支佛雖聽其懺悔,但因口業,故遭此惡報;以其曾供養辟支佛,故世世生在富貴之家,又得見佛。今因誠心懺悔功德,滅罪生福,還復端正。

可知懺悔功德,微妙難思。可以說,懺悔是滅重罪、銷惡業的利器;是解脫生死,離苦得樂的南針;是通往佛果菩提,進入寶所的橋樑。我們欲想消除業障,災禍不侵,幸福如意,非誠心懺悔不可。心地觀經說:‘懺悔能燒煩惱薪,懺悔能往生天路,懺悔能得四禪樂;懺悔能雨摩尼珠,懺悔能入常樂宮,懺悔能出三界獄,能開菩提華,能見佛大圓鏡,能至於寶所。’

金光明最勝王經亦說:‘若人犯罪,應當懺悔業障;若人想生人間富豪尊貴之家,享受如意,應當懺悔業障;若人想生六欲天中,享受諸天妙樂,應當懺悔業障;若人想證初果,二果,乃至阿羅漢果,應當懺悔業障;若人想得三明,六通,獨覺菩提,甚至十力四無所畏,佛果菩提,更應當懺悔業障。’

業障是甚麼?業是業力,障是障礙。人作惡業,障生善處,障修佛道,故名業障。業梵文羯磨,意譯為造作,指人日常生活中,無論是思想活動,或語言行為造作,都能形成一種習慣性的力量,印烙於八識心田中,作為引生未來果報體的潛勢力,猶如含有生機的種子,能引生未來果實,故又名業種子。

業種子有善有惡,有定及不定,共與不共種種差別。凡能利己利人的事業,能引生未來福報,名善業。凡損人利己,或損人不利己的作業,將引生不良的惡果,名惡業。凡立意籌謀,堅決去做的事,無論善惡,一定招致同類的果報,名定業。若在無意中犯錯,又事後懺悔改過,或力行眾善以補過,所謂將功贖罪,則不一定受報,或重罪輕受;或因佛力加被,惡業盡銷,名不定業。個人各別行動,無論善惡,皆由自己負責,不關他人,所謂:自作自受,名不共業。若眾人共同合作,或一家一國,或一小撮人,為了共同利益,從事一種作業,或善或惡,必由大眾共同分享或苦或樂的結果,名共業。例如:人生存於同一制度的社會,彼此共同認識,共同操作,形成社會共同趨勢,使大眾共同分享社會福利,或共同分擔應得的惡果,就是共業。不管定業或不定業,共業或不共業,凡對人有害無益,皆是惡業,都能障礙人向上進取,障礙人斷惡修善,故名業障。

人之所以作惡多端,皆因內心充滿貪瞋癡慢疑邪見種種煩惱之過。由貪等煩惱,驅駛人的身口意作不善業,障礙人天善道,障礙進修佛道,故名煩惱障。

由惡業招致三惡道的果報體,喪失人身,障生善處,故名報障。

人因愚癡我慢固執己見,囚於主觀錯覺,不肯接受客觀意見,所謂‘當局者迷’,障礙真知灼見,不能進德修道,故名所知障。

所知障重的人,更障礙信佛學佛,每以為自己是知識份子,豈可迷信?其實世間知識,只知事物表層,不知事物真相。例如:人只知妻子貌似天仙,溫柔體貼,內外俱美,殊不知人命無常,青春不永,曾幾何時,美麗少婦,竟然老態龍鍾,而溫柔體貼,亦因日久生厭,變為河東獅吼,無復昔日之美,最後一坯黃土,長埋白骨,昔日風流,於今何在?

又如人只知金錢地位之可貴,而不知世態滄桑,幻變莫測,最後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昔日財富顯貴,已非我所有,所以佛說:‘世間現象,無常苦空。’不應貪戀,佛性常住,人性真善,值得追求。若然僅迷惑於事物表面知識,不能透視現象,深入本體,將障礙認識人生真相,不能了解自己,提陞自己,因名所知障。

我們無論取用何種方法懺悔,除了懺悔業障,懺悔煩惱障,懺悔報障外,還要懺悔所知障。放下個人妄想執著,拋棄我慢與偏見,接受真理的啟示,與善知識的輔導,毅然斷惡,積極修善,以取消社會罪惡,建立人間淨土,實現世界和平,才是真誠的懺悔。目前世界各地天災人禍,無日無之,此皆是眾生共業所感,而在各種水災、火災、風災,地震或交通意外種種不幸事件中,有人受到嚴重傷害,有人卻安然無恙,有驚無險,此亦各人別業使然,絕非僥倖。所稱‘作如是因,必感如是果’。既不可以強求,亦不可以逃避。我們欲想扭轉世界人類共業所感的惡運,減少天災人禍的傷害,實現世界和平,非全世界、全人類共同懺悔業障、止惡修善不可。

我們實行二種懺悔法,可取消個人犯戒之罪,而得身心清淨。實行三種懺悔法,不但個人滅罪生福,還可以福蔭他人,改善社會。實行五種懺悔法,由消極的說罪懺悔,進而積極的止惡修善。由不謗三寶而皈依三寶,自行化他;由不謗大乘而讚歎大乘,自覺覺他;由不作五逆十惡,而奉行五戒十善,孝順父母,恭敬師長,以正法治世,教人不殺。由深信因果,信一實道,而發菩提心,行菩薩乘,弘揚佛法,淨化人心,則善因善果,一定可以消滅共業,改變現實,增進社會康樂,實現世界和平。這是必然的趨勢,也是懺悔的功德。

我們實行六根懺悔法,更能令人惡業盡消,罪障皆除,善根增長,今生福壽康寧,災禍不侵,來世得生善處,見佛聞法,速證佛道。故佛說:‘此懺悔者,十方諸佛,諸大菩薩,所懺悔法。’又教阿難:‘汝今持是懺悔六根,觀普賢菩薩法,並為十方諸天世人,廣為宣說。’使凡欲想速證佛道的人,都能隨順佛語,實行六根懺悔法,‘能於一彈指頃,除去百萬億億阿僧祇劫生死重罪,是真佛子,從諸佛生,具足菩薩戒,應受人天供養。’(見觀普賢菩薩行法經)。由是可知六根懺悔法,是一切懺悔法中,最上、最勝、功德利益最大的法門。

因為六根懺悔法,既包括懺悔身口意三業所作罪孽,也包括懺悔策動三業作惡的貪瞋癡等煩惱障,報障,以及所知障。亦即是普賢菩薩懺悔偈所說:‘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癡,從身意語之所生,一切我今皆懺悔。’初句是懺悔業障,次句懺悔煩惱障,第三句懺悔報障,第四句包括所知障。我們能至誠懺悔,一切業障,必然眾罪皆滅、福樂自臻。

現在,就讓我們以清淨的三業,實行至誠的懺悔。以懺悔的心,來反省自己;以懺悔的心,來改廣造自己;以懺悔的心,來拯救自己,創造自己;也以懺悔的心,來祈禱世界和平,香港繼續安定、繁榮。

自求多福

我們雖懂得運用佛法,對治心病;懺悔業障,滅罪生福,以求實現世界和平。但仍然需要各人自求多福,始可以維持人類永久性的和平。今天就讓我們站在佛教的角度,來討論自求多福的問題。何謂福?福有那幾種?我們又應如何進行自求多福?現在分三點討論如下:

一、福的意義

福是福祿、福壽、福德。福祿,即是富而且貴,福壽是富而且壽,福德是富而且仁。所以,擁有財富,享用如意的人是福;地位崇高,受人尊重的人,是福;身體健康,延年益壽的人是福;能仁慈愛物廣積陰德也是有福;壽終正寢,無疾而終的人更有福。反之,富而不貴,或壽而無財固然非福;即使福壽雙全,但不平安,欠缺健康,亦非福;若然為富不仁,作惡多端,報在晚年,不得善終,更非福。因此,世人皆以長壽、富貴、康寧、好德、善終為人間之福,所謂‘五福臨門’,該是人生最幸福的賞心樂事。

佛教則認為福,除了富貴長壽外,還要相好端正、善名遠播,加以聰明大智合名五福。因為富貴壽考,加以相貌端正,善名遠播,是福德莊嚴;聰明大智,是智慧莊嚴,能具足福智二嚴的人,才是人間真正的幸福。所以佛在賢者五福德經中說:學佛的賢人,除持戒修福,還要多聞佛法,增長智慧,自行化他,實行法佈施。若能演說佛法,令人聞法,停止殺業,進而慈仁愛物,來生必得長壽之福;令人聞法止偷,進而樂善好施,來生必得大富大貴之福;令人聞法止嗔,顏色悅愉,來生必得相好端正之福;令人聞法生信,皈敬三寶,來生必得善名遠播之福;令人聞法,心開意解,增長智慧,來生必得聰明大智之福。由是可知,佛說五福的內容,既概括因果法則,更包含福慧雙修,要人在修福的同時修慧,明理去執,如說修行;又在修慧的同時修福,樂善好施,自利兼他。不然,有福無慧,將是癡福;有慧無福,變成窮慧。所以說:‘修福不修慧,大象掛瓔珞;修慧不修福,羅漢應供薄。’必需要福慧雙修,福慧具足,才是真福。十方諸佛無不廣修福慧,福慧圓滿,然後成佛。是以自求多福的人,一定要福慧雙修;也唯有福慧雙修,福慧具足,才是福的真實意義。

二、福的種類

福的種類,可分為三:

(一)世間人天有漏之福

世指過去、現在、未來三世,是時間的代表;間是東、南、西、北、四維、上下,指空間而言。六道眾生,生死輪迴,困居三世,受時空的限制,無法超越,因名世間。世間眾生,個性善惡不等,作惡之人,死必墮落三惡道,喪失人身;良善之人,若能受持五戒,奉行十善,不止可以保持人身不失,更可以享受人天福報,甚至五福臨門。可惜世間事物,皆是生滅無常,好景不永,轉瞬即逝,夢幻不真,往往樂極生悲,福盡還墮,仍然漏落三界,輪迥六道,生死不息,故名世間有漏之福。

(二)出世間清淨無漏之福

能夠超越三界時空的限制,擺脫人間天上的煩惱枷鎖,再不漏落生死輪迴,名出世間無漏之福。因為出世聖人,接受佛法啟示,深知道人天福報,絕非永恆,所謂財富,不過是暫時擁有,一旦無常到,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所謂壽命,亦將有盡時,人間下壽,不過八十,中壽一百,上壽亦僅得一百二十。雖然天上壽命,數以劫計,但縱使八萬劫,終歸落空亡。何況天災人禍,隨時可以奪走人的生命,是以人間福報,終歸有限,天上享樂,亦非長久。學佛的人,不應該熱衷追求世間富貴壽考,而要寡慾知足,修心聖道,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癡,謀求親證真理生命的永恆,享受涅槃清淨無為、輕安快樂的福報,是名出世間清淨無漏之福。

(三)佛道圓滿無上之福

佛道之福,由菩薩勤苦修因所得。菩薩最初發心,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盡學諸佛無量道法,啟發般若正智,斷盡無明煩惱,是智慧莊嚴;眾生無邊誓願度,廣修六度四攝法門,興慈運悲,平等利益一切眾生,是福德莊嚴。涅槃經說:‘有二種莊嚴:一者慧,二者福德,若菩薩具足二種莊嚴,則知佛性。’菩薩由福慧雙修,而至福慧莊嚴,由知佛性,而親證佛性,於其中間,經歷無量時空,所謂:‘三祇修福慧,百劫種相好。’結果,斷盡一切煩惱,成佛道,證法身,達到福德之最,智慧之極,再無人能過其上,因名佛道圓滿無上之福。

三、如何自求多福?

無論是:人天有漏之福,出世無漏之福,或佛道圓滿無上之福,皆由修因而得。所以我們欲想自求多福,當努力修福,種福,還要惜福;切勿損福,或折福。否則,未富先驕,或未貴已享盡貴福,一定損福,折福。損福、折福的人,勢必墮落,俗語所謂:‘折墮’,意義在此。

從前有一個富孀,守寡養孤兒,因相師說:此兒相貌奇特,將來當貴為天子,遂將無限希望,寄託在兒子身上,驕縱溺愛,不加管教,致使兒子自小奢侈放逸,揮霍無度,而且好勇鬥狠,橫行霸道,分分鐘在損福。有一次,與人打架,不敵受傷,其母憤然咒言:待我兒將來貴為天子,必殺你全家報復。此即是俗語所謂:‘未登天子位,先置殺人刀。’成語的來原。由於居心不軌,因此折福,母子二人,貧窮終老。

至於未貴先享貴福的人,如中國明朝,有同學二人,同年、同月、同日、同時生,同年考試,同日高中,同時面聖授官,一為刺史,一為知府,二人相約,互通訊息,得知禍福,互相照顧。不久刺史死,知府為其治喪,禱言:‘我與先生,同年、同月、同日、同時生;同年考試,同月高中,同日面聖,同時授官,今先生辭世,我仍未死,原因何在,請託夢告我。’當晚,果然夢見刺史對他說:‘我自少生在富貴家,衣食享用甚豐,折福而死;你出生寒微,未得享用,故能長壽。’知府自此積德行善,實行節約,自求多福。結果,官升極品,福壽康寧,可知福由修來,非關出生年月日時。再講,世界各地,同時出世的人,何止千萬?但各人的際遇,相去天淵,苦樂不等,即使是同胎孖生,同一環境長大,同受相等教育的兄弟姊妹,其個性、嗜好、以及一生窮通得失,富貴壽夭,都不同,為甚麼呢?佛說:此皆是各人前生所作善惡業力使然。是以佛勸世人,應該止惡行善,努力修福,種福,還要惜福。

(一)如何修福

修福,是從修改自己行為,由不善而止於至善所得的福報。現代人,大都不重視品德的修養,行為的操守,致使人的質素,越來越低,人的行為,越來越壞,若不設法挽救,力求改善,人類前途,實無幸福可言。佛教,是重視德性修養的宗教,釋迦牟尼佛,更是挽救人性墮落的拯溺者,因為佛的戒法,可以令人防非止惡,改往修來,敦品勵行。佛的定學,能令人止息妄念,增長智慧,擴展德性。佛的慧學,教人明白因果,知善惡,識邪正,不致迷失自己。學佛的人,憑藉戒定慧三學的力量,提高人的理智,擴展人的德性,使人止惡修善,保持人身不失,既可以享受人天福樂,還可以進取無漏之福,甚至證得佛道無上之福。所以戒定慧是修福之基,成佛之本,欲想自求多福,當從戒定慧三無漏學開始。

戒有五戒、八戒、十戒、具足戒、菩薩戒多種,但皆以五戒為根本。五戒,即是戒殺,戒偷,戒婬,戒妄語,戒飲酒。

戒殺:是尊重一切生命生存的權利,保障他人生命的安全。不因利害衝突而殺人,也不因貪圖口腹之慾而殺害一切生物。因為有命盡貪生,不分人與畜。我們愛護自己的生命,豈可以任意殺害其他生命?所以自求多福的人,首先要培養慈悲,擴展愛心,實行仁慈愛物,建立互愛互助的人際關係,自然可以取消多病短命的惡報,獲得健康長壽的福報。

戒偷:是尊重他人的權益,不侵犯他人的財物,以保障他人財產安全。因為世間,物各有主,非份之財,不可貪求,更不可強奪巧取。應該尚正義,去私慾,止慳貪,實行樂善好施,賑災濟貧,建立共存共榮的社會關係,自然取消貧窮困苦的惡運,報得富貴多財之福。

戒婬:是尊重他人的名節,保障人體的安全。不因見色起心而施暴,不因獸性衝動而非禮、強姦、或亂倫,宜克制自己,實行尚節守禮,建立互相尊重的人倫道德,自然停止家庭糾紛,可以避免婚姻破裂的惡果,報得眷屬和諧,家庭快樂之福。

戒妄語:是尊重人格,尊重信用,保障自他權利,維持社會正常操作。不因貪求名利權位與財富,而妄自誇大,抬高自己;不因嗔恨忿怒,而惡口罵人;不因妒忌他人的成就,而破壞中傷,挑撥離間;不因滿足自己的私慾,而花言巧語,欺騙對方,而誠實可靠,言行一致,實行衷誠合作,共謀發展,建立人間互惠互利,和平共處的美德。就可以避免是非口舌,被人誹謗的惡報,獲得受人尊敬讚歎,共享太平的福樂。

戒飲酒:是尊重人性的尊嚴,保障人行為的安全,不致荒廢正業,不致借酒行兇,不致醉酒闖禍,而提高理智,保持清醒頭腦,實行發展利己利人,福利社會的事業;必然遠離邪惡,阻止意外發生,報得身體健康,四季平安的福樂。

如是嚴持不殺、不盜、不婬、不妄語、不飲酒的五戒,堅守仁、義、禮、智、信的人倫道德,身戒妄作,心戒妄動,身心不犯,身心清淨,自然轉移內心貪瞋癡的煩惱,成為慈悲喜舍四無量心,加以修習四禪八定,是修人間天上的福。

若由五戒十善開始,進求具足戒,由四禪八定,進修九次第定,經歷觀、練、熏、修四層次,最後引生無漏智慧,斷盡見思煩惱,超出三界生死,親證生命的永恆,獲得輕安自在純樂的涅槃境界,是修出世間無漏的福。

若再發菩提心,勤求佛道,修習六度萬行,以佈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等福行,助修般若智行;再以般若智行,領導佈施等福行。福慧雙修,定慧均等,自利兼他,直至二利究竟,即得佛道圓滿無上之福。

無論是人間、天上、有漏之福,出世間二乘聖人無漏之福,或佛道圓滿無上之福,皆是以戒定慧為基礎;由戒生定,因定發慧,以戒定慧力,去惡積善,滅罪生福,福從修來,因名修福。

據說,宋朝有一位大將名叫曹彬,助宋太祖定天下,功勞不少,但殺人無數。有一天,遇見相士博希夷對他說:你印堂寬闊,目長光顯,必定早年富貴,但頤削口垂,沒有晚福,凡出兵作戰,宜網開一面,以積晚福。曹彬僅記於心,後帶兵攻蜀,佔領遂寧,當時部下將士主張屠城,曹嚴令禁止殘殺無辜。士兵俘擄婦女,辟室保護,不准部下強姦非禮,戰事平息,有家婦女,給資遣送,無家者代擇配偶嫁人。

後又奉命征伐江南,因不忍殺害人民,假病不肯就職。同僚武將,皆來問病,曹對將士言:‘我的病決非藥物可以治癒,如各位肯發誓,在攻破江南之日,不妄殺一人,我的病或可全愈。’部下將士,即對天發誓,相戒不許殺人,因此,大得民心,不用武力剋復江南,保全千萬人命。

曹彬又與陳搏希夷相遇。陳說:‘你今相已改變,口角頤豐,金光聚耀於面目鬚眉之間,必能增祿延壽,後福無量。’結果,曹晚年甚佳,高壽而終。由此故事證明,戒殺的確可以修福積福。

(二) 如何種福

種福,是將福德種子散播於福田中,小心護理,努力灌溉,精進拔除煩惱雜草,施以慈悲肥料,灑以智慧功德水,使福德種子萌福報之芽,開福報的花,結福報的果。此福由種植培養而得,因名種福。

何謂福德種子?又何謂福田?佈施,就是福德種子,因為佈施是眾善之門,六度之首,世出世間一切功德福報,皆從佈施中來。

般若經說:‘若菩薩摩訶薩,欲證無上菩提,一切行中,應先行施。’

佛在分別佈施經中告阿難言:‘能於大眾,起淨信心,而行佈施,當知是人,獲福無量。’

罪福報應經中佛說:‘賢者好佈施,天人自扶持,施一得萬報,安樂壽命長,今日施善人,其福不可量。’

據說,清朝有一富翁名王文簡,浙江省吳興縣人,二十歲結婚,連生九子,個個傻頭傻腦。王氏夫婦,虔敬觀音菩薩,且樂善好施。乾隆年間,天旱成災,餓死居民無數,王氏夫婦變賣田地,賬濟災民。不久其長子突然死亡,不出幾年,九個兒子相繼夭折,親戚朋友皆懷疑善因善果的真實性。王氏夫婦悲傷之餘,寫一疏文,陳詞懇切,在觀音菩薩像前焚燒。當晚,夫婦同時夢見白衣大士說:你家雖富,但祖上缺德,九個兒子都是債主投胎的敗家子。幸你們樂善好施,變賣田地,賬災救急,活人無數,故上天收回九個敗家兒,不久當有文曲星降生汝家,不要悲傷。

王氏夫婦因是轉憂為喜,繼續佈施積福。二年後,王氏懷孕,連生五子,個個聰明好學,官至尚書,王氏夫婦健康長壽,子孫世代顯貴,可知佈施確是福德種子。自求多福的人,非努力播種不可。

佈施有多種:將自己財物分贈別人是財施;演講佛法,或用知識技術教導他人,是法施;見義勇為,保障他人生命財產安全,是無畏施。仁慈愛物,予人快樂,是慈心佈施;悲憫同情,拔人苦惱,是悲心佈施;隨喜讚助慈善公益事業,是喜心佈施;不分彼此,平等救濟,是舍心佈施。面目慈祥注視他人,是好眼佈施;和顏悅色,對待一切人,是容顏佈施;出言柔順,安慰勸導,勉勵他人,是言辭佈施;執役服勞,義工助人,是身行佈施;見人困苦,心生憐憫,見人佈施,心生隨喜,見人學佛弘法,隨喜讚歎,是心意佈施;敬老尊賢,舟車讓坐,居家讓床,是床座佈施;建寺造塔,供佛安僧,或以房舍,供給父母師長居住,是房舍佈施。只要發心,無論財力,物力,體力,智力和心力,都可以佈施。

至於福田,是比喻,比喻農夫播種於田地,必得秋收之利。我們將佈施的福德種子,播種在福田中,必得福樂之果報,故名福田。梵綱經說:福田有八種。一佛,二聖人,三得戒和尚,四阿闍梨,五僧人,六父,七母,八病人。歸納而言,不出三種:佛、聖人、僧眾,是功德福田,又名敬田;

戒和尚、阿闍梨、父母,是報恩福田,又名恩田;病人,包括貧窮困苦,一切殘障人士,是貧窮福田,又名悲田。

用恭敬尊重心,佈施供養佛、僧,及一切聖人,是在功德福田種福。用孝順報恩之心,佈施供養父母師長,是在報恩福田種福。用悲憫同情之心,佈施病人,救濟貧窮困苦,協助一切殘障人士,是在貧窮福田種福。

無論是在敬田,恩田,或悲田種福,都獲得一定的同類福報。不過,眾福田中,以三寶福田最勝,得福最大。阿毗曇甘露味經說:‘佈施畜生,可得百世福;佈施不善人,可得千世福;佈施善人,可得萬世福;佈施離惡欲凡夫,可得千萬世福;佈施得道聖人,可得無數世福;佈施諸佛菩薩,其福報無盡,唯佛能知。’是以十方諸佛,是第一福田,供養諸佛菩薩,功德最勝。

佛滅度後,印度月氏國有人在山上採得一朵金色庵摩羅花,持入佛寺供養釋迦佛聖像,念佛功德,恭敬禮拜後,問寺中比丘‘一花供佛,得福幾何?’比丘答:‘我無學問,不得而知,可往請教法師。’法師說:‘我無道行,不得而知,可往請教聖僧。’聖僧用神通力,觀察一花供佛功德,命終生天,天福享盡,再來人間,生富貴之家。如是在八萬大劫內,往返天上人間,享用如意,其福尚未窮盡。至於八萬劫後,其福如何,又非聖僧可知。

眾人請聖僧運用神通,到兜率陀天,請問彌勒菩薩,一花供佛,福報幾何?彌勒菩薩說:‘即使恆河沙數一生補處菩薩,尚不能知,況我一身,待我將來成佛,到時方知。’可見供佛功德,微妙難思,唯佛能知。故佛在福德田經中告訴天帝釋:凡是興造佛像,建立僧房,供養出家僧眾,佈施園林花果樹木等,得福無量。

有一相師說:波斯匿王,僅得七日壽命,王恐怖憂煎,請佛救護。佛教他發心持戒,修最上福,可延長壽命。發心,是發慈悲喜舍之心而行佈施;持戒,是受持不殺生戒;修最上福,是建佛塔寺,供養三寶。佛為之說偈:‘建立佛塔,福利難思,三世如來,所共稱讚。’(見佛說造塔延命功德經)

特別是建造佛像,給人禮拜供養,得福更大。佛在大乘造像功德經中說:優填王因佛往忉利天宮結夏安居,為母說法,非常想念如來,欲召集工匠,用純紫檀木,雕刻佛像,以便禮拜供養,但又恐造像不似如來,反而有過,陷於進退維谷中。感動毗首羯磨天人,變為工匠,前來應徵,雕刻佛像。伐木之聲,上達忉利天,佛用神力,令眾得聞,以消除煩惱罪垢,並盛讚優填王造像功德,授記當來成佛。

帝釋問佛:今此人間天上,有人曾於往昔作佛像者否?佛言:今北方毗沙門天王子,曾於往昔,造菩薩像,憑此功德,福報生天,貴為王子,後得為王,名頻婆婆羅。

佛弟子中,優樓頻羅,伽耶,那提三迦葉兄弟,前生曾修理佛寺,由此福報,今得見佛聞法,證阿羅漢道。

憍梵波提,昔作牛身,追求水草,右繞精舍而行,見佛像莊嚴,生歡喜心,乘此福報,今得聖果。

尸毗羅,曾持寶蓋供養佛像;阿耨樓陀,過去曾燃一燈供佛;輸鞞那,曾掃佛堂;阿波摩那,於佛前燃燈施明;難陀比丘,尊敬佛像,用香水洗木,由是福報,今得見佛聞法,修行證果。

佛從忉利天下至人間時,梵王於右執白蓋,帝釋於左持白拂,無量諸天隨從,散眾妙華,天龍八部,奏樂讚佛,場面弘偉壯麗,世所希有,佛相好莊嚴,於諸天中,特別明顯殊勝。優填王白佛:我所造像,不似於佛,竊自思維,深為過處。佛言:‘非為過咎,汝今己作無量利益,更無有人與汝等者。汝今於我法中,初為軌則,以是因緣,令無量眾生,得大信利,汝今已獲無量福德,廣大善根。’

當時,四眾弟子,渴望佛說造像功德,彌勒菩薩代眾問佛。佛告彌勒,凡在佛前佛後,造佛形像,無論大小,若能恭敬,禮拜,供養,其福報殊勝,能消惡業,滅無間罪,永離惡道,常生人間天上,尊勝種族,貴為天王,人王,輪王,七寶具足,相好莊嚴,壽命延長,無諸疾苦,當來彌勒菩薩成佛,龍華初會,決定得度。

此外,佛說施燈功德經,諸福德田經,地藏菩薩本願功德經,無不讚嘆造佛形像,與佈施供養三寶功德,不可思議。是以造佛菩薩形像,或修補佛菩薩聖像,是種福;建佛塔寺,或修理佛寺,是種福;抄寫佛經,印贈或修補佛經,是種福;在佛前燃一盞燈,燒一枝香,獻一朵花,供一杯水,是種福;在佛門執役服勞,打掃佛殿,清潔僧房,都是種福。除供養三寶外,對父母師長,恭敬供養,侍奉湯藥,也是種福。對一切殘障疾病以及貧窮困苦的人,尊重佈施,無一不是種福。

種福,要不斷的播種,還要由財施進而法施,由有相佈施,進而無相佈施。因為財施有盡,法施無窮。財施濟人一時困苦,法施令人斷煩惱,了生死,究竟離苦得樂。有相佈施,是種有漏之福,福盡還墮;無相佈施,得無漏福,終至成佛。

華嚴經教人行法佈施,所謂:‘諸供養中,法供養為最。’金剛經教人實行無相佈施,如經言:‘菩薩於法,應無所住行於佈施。’又言:‘菩薩不住相佈施,其福德不可思量。’‘是故菩薩滅度一切眾生已,而無有一眾生實滅度者。’如是三輪體空,無相佈施,平等饒益一切眾生,種佛道無上福德的種子,作為成佛親因,則生生世世,福報隨身,將來龍華初會,決定得見彌勒世尊,親受教益,證佛道圓滿無上之福。故放光般若經,大乘理趣六波羅密經,以及佛說法雨經等大乘經典,無不教人實行無相佈施。因為無相佈施之福最大、最多、最勝。

(三)如何惜福

惜福,是珍惜愛護自己勤苦所修所種之福。衣但求遮體御寒,不追求時尚;食但求充飢,不貪圖美味;生活勤儉節約,不貪慕虛榮,不講究排場,不任意揮霍金錢,不隨便拋棄可食之物。當知勤儉絕非慳貪,慳貪是慳吝自己所有,貪求他人財物,以滿足自己。勤儉,是將自己勤奮所得財物,節儉積蓄,約束自己,用錢適當,飲食節制,以增進健康,以擴展德性,向善發展。

古人說:‘儉則約,約則善念生;侈則肆,肆則百惡俱縱。’又說:‘奢者富不足,儉者貧有餘,奢者心常貧,儉者心常富。’可知勤儉節約,本身就是財富,就是美德。可是現代人,大都愛慕虛榮,講究享受,往往揮金如土,以顯排場。今日用盡,明日求人,求不得時,則怨則恨。

有人為求遺產早日到手,而動殺機,謀害親人;有人鋌而走險,從事不正當活動,以廣收入,以供揮霍,何止損福,折福,簡直是害群之馬,罪大惡極。是以惜福之人,首先要勤儉節約。唐彪言:‘儉之一字,其益有三。安份守己,無求於人,可以養廉;減我身心之奉,賑拯苦人,可以廣德;忍不足於目前,留有餘於他日,可以福後。’

中國宋朝高僧法演禪師,亦勸人福不可享盡。世界上很多人,身在福中不知福,每嫌不足,諸多要求,或不知節省,任意暴殄天物,每飧剩餘飯菜,隨手拋棄,飲茶宴客,為表示高貴大方,隨便浪費食物,實在折福。

美國生活,除大富與極貧,普通家庭,雖然講究衛生,但不浪費,即使請客,亦僅每人一份,吃不完,帶回去明天再吃。多餘物資,無論衣服、食物、或日用品,都送去救濟窮人,或在車房拍賣,不隨便拋棄。至於生活費用,早作安排,量入為出,一般家庭,大都生活安定。當然,由於貧富懸殊,人種複雜,加以物質文明,精神貧乏,教育又重於智育,疏於德教,家庭教育更不健全,致使美國社會,罪惡層出不窮。其實,香港人最有福,因為香港人,雖重視金錢,力求致富,但香港人懂得利用金錢修福,種福,供養三寶,樂善好施。香港佛教教育文化事業,比較其他華人社區進步,就證明香港人信佛虔誠,肯修福,種福。

若能再在日常生活中,惜福,培福,勤儉節約,不浪費金錢,不浪費食物與水電;在公共場所,愛惜公物,保持清潔,遵守秩序;在三寶地方,愛護常住,一花一果,不隨便採摘,一飯一水,加以珍惜,以惜福,培福,積福,則其前途,必然遠大,福樂無窮。

當知人間禍福,實係於人心一念之間。我們一個意念,一個動作,一句說話,都是禍福的關鍵。所以希望各位,在修福、種福的同時,還要惜福,積福。謹慎語言,檢討行為,靜思己過,力求改善,自求多福,一定消災納福,平安快樂